還是之前買布料的布莊,不過掌櫃的死都想不到,眼前帶著兒女弟妹來買夾襖的女人會是前不久買緞子送心儀姑孃的那個小夥子。

夏七月花重金一人買了一套夾襖,又買了一套棉襖,厚實的,然後棉鞋也得安排上啊。

不過這棉花屬實忒貴,要不是自己不會做, 加上現在冇條件讓他們做衣服,她空間裡可還有布和十來斤棉花呢,從柳林縣買的。

好在她這幾天做買賣掙了銀子,五兩多的銀子她還消費的起。

提著包裹出來,回租房的路上經過集市,看到賣豬肉的,夏七月又嘴饞了,不顧妹妹的拉扯, 好傢夥買了十斤五花肉, 又給人家的二十斤排骨包圓了。

經過賣菜的地方,她想買點土豆,可三個人已經提不動了,夏七月不氣餒,直接讓老闆把一兜子土豆送去租房。

五個人到了租房之後,趕緊先把夾襖穿在了衣服裡頭,然後夏七月把排骨留出來三斤,剩下的肉,排骨, 棉襖棉鞋全部收進空間裡。

很快土豆也送來了, 夏七月給了銀子, 拿出來幾個準備一會兒跟排骨擱到一起燉的, 剩下的也收進了空間裡。

這下她有安全感了, 空間裡啥都有了,去哪裡也不會出現餓死渴死的情況發生了,她隻要時刻注意不被人暗算,應該能安全到京城了吧。

都穿上了夾襖之後,暖和的讓人舒服喟歎, 夏七月把煮茶葉蛋的調料全部收起來,中午就做排骨燉土豆,燜大米飯吃,簡直不要太好吃。

兩個孩子喜歡吃當不得了,眯起眼睛享受的嚼著嘴裡的排骨,就連土豆也香的讓人停不下來。

她們吃完了午飯就早早回了難民營。

她還找她的六個打手有事商量呢,接下來的路她想買馬車,問問他們的意見,畢竟她姐弟三個都不會趕馬車。

回去之後,夏七月就讓弟弟夏星河去把安子昊,安有德,安東安成兄弟倆,安良跟安四金都找了過來。

六個人被夏星河找過來,看著夏七月一時冇話,還是這裡性格最活潑的安有德先開口打破了安靜。

“四嫂,你有啥事儘管說,我們肯定能幫你辦好!”

夏七月本來就要開口說話, 被安有德這麼一搶白,笑了。

“是有件事找你們談談!”她看向六個朝氣蓬勃的小夥子, 這幾天他們一天六個大餅子分著,精氣神兒都好了不少。

“說唄!”安四金跟安有德勾肩搭背的,接話道。

“是這樣的,你們應該也都知道劉吧?裡正要帶著大家往京城走了,我想買輛馬車,這樣的話就不用辛苦用兩條腿走路了,不過我們不會趕馬車,你們誰會趕馬車?”

一聽買馬車六個人眼睛都亮了,馬車在這裡好比後世的寶馬了。

幾個小夥子誰不喜歡呢,夏七月看幾個人興奮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頓時意識到他們都不會趕馬車呀!

村兒裡冇有有馬車的人家,誰也冇有趕馬車的經驗,這誰會啊?

“四嫂,我們都不會趕馬車啊,這怎麼辦?”

說話的還是安有德,不過其他人都跟我點頭,安子昊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自家四嫂,心想,如果四哥在就好了,冇有他不會的東西。

原本,他還是他四哥的小迷弟來著,隻是這些夏七月不知道而已。

“四嫂,要不這樣吧,買馬車的時候咱們去學一學,誰學會了讓誰趕…”大伯家的小兒子安良提出建議。

夏七月覺得這樣也不錯“就是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跟我走,家裡都冇事兒嗎?”

“冇事!”

第一個接話的居然是安子昊,要說這裡,最應該抽不開身的就是他纔對,不過看樣子,老安婆子為了一兩銀子啥都能克服了。

“當然跟著啊,要不是你不讓,我們這幾天也都會跟著的,家裡不用我們!”安四金拍著胸脯說。

“是啊!家裡不需要我們!”安獵戶家兩個兒子也說。

“四嫂,你就彆考慮那麼多了,我們肯定是要跟我你們保護你們!”安良也符合著。

安大伯家還有其他兒子兒媳婦,用不上這個還冇成家的兒子,加上一個月還能拿一兩銀子,就更樂意了。

安有德更是兄弟四個,家裡冇他也不影響,安四金,上麵還有三個哥哥,安獵戶家的兩個兒子更不需要擔心家裡了。

他們爹孃還年輕,加上又是獵戶出身,冇有兩兄弟在家吃飯他們更輕鬆些。

“行,那就這樣,明天跟我去鎮上買馬車,然後你們學一下趕馬車,現在先回去休息吧!”

夏七月決定了之後就冇有什麼事兒了,讓人都回去。

下午的時間過的挺快,老夏家當又來了一次,卻被村兒裡人給趕走了,夏七月都懶得跟他們對上。

在山北莊子鄉親們眼裡,夏七月可是個活菩薩,幫她解決麻煩都覺得自豪。

天黑透之後,夏七月簡單拿了幾個包子填飽肚子就睡下了。

下午也冇有出個結論,不過大家已經開始收拾行李,說不定隨時都會走,夏七月也把除了被褥之外的行李都裝在了輪椅下麵了格子。

晚上睡覺的時候厚衣服冇有脫,加上新棉被,還燒了火堆,特彆暖和。

幾乎家家戶戶都燒著火堆睡覺,所以整個難民營都有些亮堂堂,夏七月被空間鬨鈴吵醒的時候,四周都能看到東西,火依然燒著呢。

她接著被窩的遮擋,進了空間收穫了水稻,又種下去一茬,簽到抽獎之後趕緊出了空間。

後麵收穫的三千多斤玉米她都冇有賣,留著餵雞,又腫種出來的一千一百斤水稻她也冇捨得賣,可是也吃不上。

空間裡還冇有磨米機,水稻還不能磨出來成大米。

一刻不敢耽誤的出了空間,剛給孩子們掖好被子,感覺有些搖晃,她拍拍腦袋,以為是自己頭暈了。

可是下一秒就意識到,不是她頭暈,這種晃動感是真實的,因為地上的火堆被晃到她腳邊了。

夏七月嚇的瞳孔睜大,趕緊把被子一拽,直接扔進了空間,同時大喊著“九月,星河趕緊起來,地震了!”

喊完去抱孩子“可兒軒兒醒醒,快醒醒,九月星河快醒醒快啊!”

一邊抱著還睡眼惺忪的孩子跑去放輪椅裡,一邊狠命喊著快醒醒,地震了!

冇話說,求個五星好評好幾天了,一條都冇有,唉。。。悲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