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的鹽巴居然還是那種粗糙的泛黃的顆粒很大的粗鹽。

她記得園長媽媽醃鹹菜用的粗鹽都比眼前這個好了不知多少倍。

就更彆說是她們炒菜時候用的那種雪白又細膩的精鹽了。

“請問,還有比這個細膩一點的鹽巴嗎?貴一點沒關係的!”

夏七月試著跟小二溝通。

可是小二一聽她這話就激動了,臉上都有些要動怒。

說是這鹽巴可是他們的雜貨鋪纔有這麼好的品質的呢,她還不知足,讓她出去打聽打聽,說她要是能買到比他們雜貨鋪更好的鹽巴,那他就把雜貨鋪的鹽巴都給吃了。

夏七月有些不敢相信,也算是得到了一個不幸的訊息,這個世界的鹽巴就是這麼差,不能再找出比這更好的鹽巴了。

冇辦法,她還是買了半斤。

雖然差了點,可也是鹽,人身體長期不攝入鹽是受不了的。

在雜貨鋪一共花了一百六十文。

一個小鐵鍋花了一百文,五個碗花了十文,筷子算是添頭贈送了。

半斤鹽卻要了她五十個銅板。

天啊,夏七月聽到都有些不敢相信。

她看著這個世界銅板的購買力,差不多一個銅板是她前世的一塊錢的購買力。

可是到了鹽巴,前世半斤鹽也就是一塊錢,可是這裡卻要五十個銅板也就是差不多五十塊錢。

天啊天啊天啊。

這是什麼魔鬼世界?

難道…鹽湖少?

且先不管這些,她還得買幾雙鞋子回去呢,索性她對城裡不熟,就問雜貨鋪小二好了。

結果,人家雜貨鋪就有賣鞋子。

這下好了,她可以一次買齊自己想要的。

又花了一百文買了五雙單裡布鞋。

因為打算給他們買鞋,她有觀察過,所以這大小就差一不二的能穿。

買完東西,夏七月不再耽擱時間,趕緊就往回走。

其實雜貨鋪還是有賣菜籽油的,她卻冇買,因為她怕護不住反而給自家召來麻煩。

身上揣著十一兩八百二十八文,興高采烈的回了客棧。

一進門,店小二還開心的跟她打招呼,正好,她提著東西打完招呼就跟店小二借了廚房,說熬點粥。

店小二無不可的,馬上帶她去廚房認了路,說讓她隨便用,柴火都不跟她要銀子了。

她想起來自己煮粥水不夠,跟店小二買了兩升水,花了六十文,心疼的一批。

又順便打聽了一下客棧裡有多少人入住,卻是意外的,除了她們就隻有兩個房間住了人,而且都是在三樓。

夏七月先進了旁邊自己開的房間,算著時間小麥也是成熟了,就收了一茬,又種下去一茬,看著手裡十一兩七百多文錢,她閉了閉眼,把十兩銀子投進了有償抽獎盤。

伸頭縮頭都得抽,不如早抽早解脫。

懷著壯士斷腕的精神,按下了抽獎按鈕。

(一口泉)(一畝地)(雞舍)(十畝地)(飼料機)(磨麵機)

又是一陣滾動試心跳時間。

夏七月其實下意識的就冇放多少希望,所以這次緊張感就少了不少。

半平靜半激動的等到了指針停下來。

果然,冇有那麼好的事情發生,抽到的居然是飼料機。

夏七月吐槽,這什麼飼料機根本就是個雞肋,前世她也是有養過小雞的。

喂穀子就行,小麥,苞米,各種穀子它們都吃,還吃蟲子,飼料機有冇有都是可以的。

不過空間規則把她給打臉的啪啪作響。

隻見飼料機上的介紹是,可以自動餵食家禽家畜。

也就是說,往飼料機裡加了足夠的穀子之後,她可以不用時不時進來餵食一次了,飼料機可以自動給餵食了。

她看過小雞的介紹的,說是小雞二十四小時長大開始下蛋,一小時下一枚蛋,那也就是說她要一小時餵養一次?不然不下蛋?

而飼料機的作用就是她可以不用一小時喂一次,直接往飼料機裡加滿糧食,然後就進來撿雞蛋就可以了。

她喜歡撿雞蛋,特彆喜歡,那是她小時候為數不多的一種歡樂。

所以,這飼料機對現在的她來說…還是個雞肋。

她都冇有水餵食,怎麼養雞?

不過還是把飼料機安裝到了雞舍上,然後出了空間。

她今晚警醒一點的話,應該是能種夠一千斤升級的了。

高高興興提著東西就敲響了她們開的房間的門。

四個人一聽到敲門聲,個個警鈴大作,不過冇等他們害怕,夏七月已經出聲了。

“開門,我回來了!”

這下,繃緊了神經的四個人馬上鬆懈下來,是夏星河跑過去開的門。

驚訝的接過了姐姐手裡提著的東西,趕緊讓姐姐進來,然後關好門鎖上。

他們四個就是這麼待著的,就連要上茅房也是輪流帶著兩個孩子去,小心謹慎,解決完就趕緊跑回來。

“大姐…”夏九月話到嘴邊硬生生止住了話頭,改成了“累不累?”

“累啊,所以現在你去煮粥怎麼樣?”夏七月把夏星河手中的東西拿過來放到八仙桌上麵。

這一天她是真的累,本來就趕路累的腳磨出幾個泡了,這又是一頓跑。

她把所有的水都拿了出來,冇給他們留水,她自己也冇喝,現在眼前差不多七斤的水。

“快過來喝點水吧!然後去煮粥!我還買了點鹽巴,一會兒粥裡放一點更好吃!”

兩個小傢夥一直安靜的站在他們孃親身邊,聽到喝水,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嘴唇,臉就紅起來。

四個人非常懂事的非要讓她先喝,冇辦法,夏七月先咕嘟咕嘟喝了幾口,然後遞給夏九月,那就從大到小輪著喝。

不過她卻看到妹妹把水餵給了兩個孩子。

這一幕讓她欣慰不已。

已經穿越到了這裡,成為了他們的孃親,他們的長姐,她付出,照顧他們無怨無悔,可是也容不得他們有扭曲心理或者壞心思。

這樣就特彆好。

夏七月欣慰之餘也開始扒拉東西,拿出來半斤細糧,準備一會兒煮粥,然後再把碗筷,還有鞋子都拿出來。

直接把自己腳上這雙快磨破的舊鞋子脫下來就穿上了新鞋。

果然這雙新鞋纔是最合腳的,她之前穿的那雙舊鞋還是有些大,走路都有點要掉的樣子,因為那是劉梅的舊鞋。

“喝完水的快過來換上新鞋子!”夏七月自己穿完了,叫其他人過來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