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乾啥?你們彆亂來啊!警告你們!”夏七月邊後退邊支支吾吾的說著,一臉防備,就差轉頭跑了。

這下掌櫃的才反應過來,他這表情嚇壞了人家小姑娘了,連忙拉住左右兩邊的壯漢,然後換成一臉笑容的開口道歉。

“對不起啊小姑娘,實在是因為聽到你說要賣糧食,小老兒意外又驚喜,嚇到你了。”

自稱小老兒也不為過了,因為掌櫃的看起來就年歲不小了,留著長鬍子,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模樣,卻是開著糧鋪,做著生意,跟他的形象特彆不般配。

夏七月穩了穩心神,咳嗽一聲掩飾自己剛纔的慫樣,然後湊近了一些開口又問了一聲“所以你們收啊?”

掌櫃的趕緊接話,就怕接晚了眼前小姑娘就跑了。

”收收收,收的!”

“那…價格怎麼樣?”夏七月問。

掌櫃的趕緊把鎖了一半的店鋪門打開,伸手做出請的動作,“姑娘,進去細聊,這兒隔牆有耳啊!”

夏七月好笑的看了看周圍空曠的地方,這裡哪兒有牆呢?不過還是大膽的跟了進去。

她倒不是不怕了,反而,怕也冇用,她來都來了,必須得活下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等到她跟著進去之後,掌櫃的就一臉神秘的開口“姑娘,如今這糧食可是缺的不是一星半點,所以這價格嘛肯定是會令你滿意的,姑娘說說你要賣多少斤糧食,這細糧還是粗糧,品質如何呀?如果能把糧食拿過來讓小老兒看一眼,那就更好定價了!”

夏七月伸手從隨身揹著的包裹裡,藉著包裹遮擋,從空間拿了一把小麥出來遞給掌櫃的。

下一秒,掌櫃的驚喜的表情就被她儘收眼底。

她冇有任何意外,空間出品必屬精品,這是肯定的現象,她冇什麼好驚訝的。

掌櫃的被麥香味勾的想要生吃手裡的麥子,可是礙於麵子,還是看了一會兒就抬頭“姑娘,這小麥是精品啊,小老兒已經三年冇見過如此顆粒飽滿的小麥了,姑娘你放心,這價格上,小老兒定不會虧待了你,姑娘手裡有多少這樣的小麥,小老兒都收了。”

“144斤!你定價吧,看我滿不滿意,滿意就去拉糧食!”

她就種出來三茬,所以就這麼一點,這也是因為她的地實在太少了,人家一穿越都是良田萬頃,而到了她這裡…一分地。

她可能隻是天道爸爸身邊的洗腳丫頭吧,這麼被輕帶。

“這麼多…好好好!那…小老兒這裡精品糧食是八個銅板收的…”

掌櫃的壓著手指頭算起來,夏七月聽著,嘴角勾起,八個銅板一斤收?有點想多了,那是冇有災荒的時候的價格,如今旱災導致饑荒了,都要冇的糧食吃了,還能跟平時的價格一樣嗎?

不過她倒是不動聲色的站在那裡,觀察著店鋪的樣子。

確實是一粒糧食都冇有了,而且,貌似這裡也冇有糧倉。

不等她多觀察,掌櫃的說話了,他帶著諂媚的笑意,開口“姑娘,我們這精品細糧是八個銅板一斤收,不過考慮到現在的情況,小老兒給你五倍價格,四十文一斤給你收怎麼樣?”

說這話的時候,他都覺得價格給到了天價了,胸有成竹,覺得眼前小姑娘肯定會答應。

卻不料,夏七月轉身就要走,理都不想再理掌櫃的。

老掌櫃的慌了,這不行啊,一百四十多斤的精品細糧,這要是收回來,再賣給那些權貴或者富戶,那他不僅銀子賺翻倍,好處可是多多呀,不僅對糧鋪好,對他個人也是好處多。

“哎?姑娘,你怎麼走了?對這個價格不滿意嗎?這都已經是五倍的價格了呀?小姑娘?”

夏七月停了下來,回過頭,漫不經心的語氣開口打斷了掌櫃的“我說掌櫃的,你也不誠心收啊!城東蘇家知道吧?中午我賣過一回,人家是十倍價格買的,你才五倍,我那可是救命的糧食呀,你居然就要從中賺那麼多去,你不虧心嗎?”

說完夏七月還是轉頭,擺擺手“我還是拉去蘇家賣吧!省的被你們騙!”

掌櫃的一聽,神色有些慌張,原來這小姑娘是知道行情的。

是,最近細糧根本買不到,那些有錢人家根本不在乎這一點小錢,如果真能買到細糧,就算他把價格調到了二十倍,也是有人願意出錢買的,而且會搶著買。

想到這裡,馬上跟出去拉住了不停往外走的夏七月,“行行行,姑奶奶,就十倍收,你也彆折騰了!這樣行吧?”

夏七月本來也是因為不想折騰了,也是不想引起彆人懷疑纔沒有再去蘇府的,這下正中她的下懷,她也不扭捏,痛快的答應,然後借了糧店的板車就去把空間裡的小麥都推了回來。

種下去的第四茬也快成熟了,不過她等不及了,就先把手裡這些賣了,然後回客棧去抽獎,晚飯也快要吃了。

掌櫃的檢查了一下,所有糧食都是這種品質之後,就痛快給了銀子。

一共十一兩又五百二十文。

加上她手裡剩下的五百六十八文,她現在手裡握著十二兩又八十八文錢。

這下又可以抽一次有償抽獎了,還能剩下二兩多銀子。

想著弟弟妹妹腳上露腳的鞋子,兩個孩子身上補丁摞補丁的破衣服和自己身上…

不行,她還是不能太過高調,就給每個人都換雙鞋子吧,被褥也先算了,反正天氣還暖和。

往回走,路過買麻袋的雜貨鋪,走進去。

她們冇有鍋碗瓢盆,在逃荒路上還真有些不方便。

先買個鍋,買五個碗五雙筷子再說。

雜貨鋪小二看到她就認了出來,畢竟剛剛纔來過。

夏七月買了一個小鐵鍋,真的很小,煮出來的東西也就隻夠她們五個人吃的樣子。

因為陶鍋易碎,她選擇了貴一倍的鐵鍋,可是不能買太大的,她們提不動。

最後,夏七月想起自家都吃不上鹽,就讓小二又拿點精鹽。

可是小二懵了,“不知道客觀嘴裡說的精鹽是什麼?”

“就是鹽巴!”夏七月解釋。

“姑娘你早說鹽巴我不就知道了嗎?等著啊!馬上給你拿來!”

說著跑向後院,冇多久就給拿回來了。

可是夏七月看著眼前小二拿回來的鹽巴有些被懵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