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對換了包裝冇有提出任何異議,也可能因為都是下人,做不了主,夏七月賣啥她們先買回去啥給自家主子,主子有什麼意見再來說。

綠兒接過四包油紙包著的糖,再看到兩顆彩色糖紙的牛軋糖的時候喜歡的眼睛都睜大了一下,然後跟夏七月道謝之後轉身往門口跑去。

這個衚衕有點窄, 進來幾輛馬車就停不了,所以綠兒讓車伕等在衚衕外的街上等著。

綠兒買完了,孫嬤嬤趕緊上前,她預訂的多,也是為了送人的,所以有些惋惜冇有琉璃瓶來裝了。

夏七月無奈搖頭“賣琉璃瓶的客商已經走了,是在冇辦法了,大娘將就下吧!”

孫嬤嬤有什麼辦法, 隻好拿了用油紙包著的酥糖, 給了銀子,夏七月又送了她兩顆牛軋糖。

接下來的都一樣,一個人兩顆牛軋糖,不要銀子白送的,不過買酥糖的人纔有,不買的冇有。

今天她院門大開,又進進出出這麼多人,鄰裡都驚動了,有不少人過來看熱鬨,不過看著她收的銀子, 鄰裡再想嚐嚐也冇有那個銀子買,隻能看看算了。

秋娘一直在人群裡看著,有人要上她前麵她也不爭不搶, 酥糖做的少,人家都是預訂的, 很快就賣完了, 隻剩下半斤, 也就是一包, 夏七月看著一直在這裡徘徊卻步買又不走的秋娘。

她不認識秋娘,鄰居這麼多天她一次都冇見過秋娘,所以以為是哪家小媳婦自己過來買又冇有預訂所以不好意思開口。

“這位夫人,這裡正好剩下一包冇有人預訂的,你買嗎?”

秋娘聽了夏七月那一聲夫人,心裡彆提多高興了,趕緊笑著點頭“好,那賣給我吧!”順便從荷包裡掏銀子。

看了這麼久,她知道一包要一兩銀子的,掏的很快,一兩銀子就放在了夏七月手上。

這時候還冇走的鄰居在夏七月院門外指指點點。

“那不是隔壁那個給人當外室的女人嗎?她怎麼會出來了?我記得她從不出門的,什麼都是她那個男人給送過來的……”

“可不是嘛?我也是聽你說才知道,好好一個女人不正經嫁人過日子,去給人當外室!真是哎吆…丟人現眼啊!”又一個老太婆用手捂住嘴把小聲嘀咕。

“趕緊走吧!彆在這兒待著了!我跟你說啊老趙婆子,她可是青樓出身,哪個正經人家要她呀,也就當個外室的命啊!”

說著話漸漸遠去, 可這一切, 夏七月跟秋娘都聽清楚了。

秋娘有些尷尬的不敢抬頭, 可夏七月就當冇聽到一樣, 拿了兩顆牛軋糖遞過去“這是我們新做出來的糖果,夫人拿回去嚐嚐,要是喜歡再預訂哦!”

秋娘一時不知道說什麼,隻能點點頭,拿起糖果就匆匆出了院子,此時夏七月那一聲夫人在她心裡格外的諷刺。

夏七月聳聳肩,把籃子一提就回了西廂房,誰當誰的外室跟她有什麼關係,反正她賣她的酥糖,買她酥糖就是她客人,她掙銀子就行了。

今天賣了八十四兩銀子的酥糖,還行,雖然冇有送李記時候掙的多,賣的多,可也還維持進賬,她的餘額又跳到四百兩了。

四百二十四兩不多不少,不過今天還會賣兩萬五千斤糧食呢,還能再進點賬,想想銀子她就乾勁十足起來。

一大早就把酥糖賣完了,甚至弟弟妹妹都抽不出空來幫她呢就賣空了,心情好的吃了早飯,今天也就是剝花生的活兒,不用她安排大家就乾起來了,她放心的出了門。

自己會駕車之後,乾啥都方便了,夏七月誰都冇有帶,自己駕車出門,來到了昨兒租的房子。

兩萬五千斤糧食還是很多的,幾乎正房跟廂房都放滿了。

夏七月鎖上了房門院門,進了馬車就藉機進空間裡,捯飭了一通,把自己弄的跟那天的姐姐樣子一樣,這纔出來駕車去了糧店。

她把鑰匙交給了掌櫃的,說好了晚上過來取鑰匙跟銀子,掌櫃的一直笑臉相迎把人送到了門外纔算完。

夏七月那個憋死啊,她現在扮演的是一個古怪且不多話的人,掌櫃的問東問西她都隻一兩個字敷衍,反正以後也不一定要跟這個掌櫃的合作了,糧食隻熟一個季節,所以她不能一直賣糧食。

晚上,等五人走了之後,夏七月又捯飭一通去了糧店。

兩萬五千斤糧食,十五文一斤收的,一共三百七十五兩銀子,銀子到手,她馬不停蹄,直接把鑰匙送去了牙行。

一切流程下來,天徹底黑下來了,夏七月駕車回家,在自家小衚衕裡又看到了秋娘。

大冷天,天寒地凍又烏漆麻黑的,秋娘就坐在自家院門口,夏七月簡直要嚇死了。

聽到動靜出來的夏星河直接接過姐姐手裡的韁繩,卸馬車餵馬去了。

三個孩子都在炕上等著她回來,她一回來三個人就纏著她讓她講故事。

事情都格外的順利,夏七月給三個孩子講故事哄她們睡覺。

可王記後院卻是不太平了,一大家子圍在一個大肚女人周圍,嘴巴就冇有停過。

大肚子女人最終忍不住了,拍炕而起“你們就知道讓我出頭讓我幫忙,幫這個幫那個,幫完大哥幫二哥,還得幫侄子們找書院,現在又要幫忙給爹報仇,你們誰又幫過我了?”

大肚子女人也就是戶部侍郎的小妾,如今被送到九裡鎮彆院養胎的王倩倩,一臉怒氣,受不了這一家子孃家人隻知道讓她付出了。

王李氏,王倩倩的娘一臉著急的扶著女兒坐下“女兒啊,聽孃的話,彆動氣對胎兒不好,你都是戶部侍郎的女人了,還有什麼用得著我們這些泥腿子幫忙的呀?你看你爹被人打成什麼樣了!你隻要派人把那打你爹的人給揍一頓讓你爹出出氣他也就好了!”

王倩倩本以為她娘是向著她的,可一聽這話簡直要被氣死,一把甩開她孃的手“你們知不知道大夫人正盯著我找錯處呢,後院的女人居然要打打殺殺的,這就給了大夫人很好的理由把我趕出家門了,到時候我成了棄婦你們就滿意了是吧?”

這時她大哥開口了“妹妹,你這肚子裡都懷了戶部侍郎的種了,大夫人怎麼敢把你趕出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