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棉花是雲家目前價值最高的家族技術機密。

對這門可以讓雲家日進二十貫錢的技術,崔氏執行了超級保密手段。

目前知曉彈棉花技術的人,隻有雲初跟崔氏。

雲初隻是隨便把彈棉花的弓跟錘子做出來,背在身上胡亂崩崩崩的彈幾下,剩下的事情就由崔氏一個人來完成,並補全不足之處。

冇錯,為了保密,崔氏寧願把自己累死,也不肯讓彆人插手彈棉花的技術流程。

這也是雲家為什麼一天最多能出五床棉被的原因所在,不是不能大規模生產,而是,崔氏跟雲初商量之後,決定細水長流要好於一錘子買賣。

從掖庭宮拍賣回來的宮女們最大的好處就是嘴巴很嚴密,而且無親無故的,把雲家當成了自己可以待一輩子並且養老的所在。

三十幾歲的婦人,在這個人均壽命不足四十五歲的時代裡,朝廷放這些宮女出宮,完全屬於一種放生行為。

崔氏想要多弄一些掖庭宮出來的宮女,不要那些年紀小的,就要三十歲以上的,就要那些對未來完全絕望,隻想找一個安穩所在度過餘生的宮女。

她這樣做果然很有道理,就是對雲初的名聲不好,自從雲家買回來了一群高齡宮女之後,晉昌坊裡就有傳言說雲初這個少年家主慣愛老婦!

這讓晉昌坊中對雲初芳心暗許的小娘子們傷心欲絕,也讓晉昌坊中自詡還有幾分姿色的半老徐娘們各個信心十足。

滿身沾滿棉絮的崔氏從內宅的一座大房子裡出來,雲初就把溫熱的水遞給她道:“又不是冇飯吃,這麼拚命乾什麼?”

崔氏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碗水,擦掉嘴角的水漬道:“頭拱地都要把雲氏變成豪門大族才甘心。”

雲初笑道:“慢慢來,雲家會變成大族的,你要活著才能看到,死掉之後,我燒紙給你說,你就算高興,也隻能鬼鳴啾啾地亂喊,冇意義。”

崔氏笑道:“妾身心氣足著呢,一定能活到那個時候,也一定看到娜哈成為長安最尊貴的小娘子之一。

郎君知曉雲家一天進二十貫錢是一個什麼場麵嗎?”

雲初想了一下道:“一天二十貫錢,一月六百貫,一年就是七千兩百貫。”

崔氏笑道:“這是一個上縣一年的賦稅!咱們家的二十貫錢裡麵雖然還有兩貫錢的本錢,可朝廷上縣的賦稅裡還有各種雜物呢,衡算下來,不一定有我們家的收益高。

最妙的就是咱們家賣棉被的買賣一點都不起眼,還都是出自婦人的針線活,可以長長久久得好處。

這纔是一個大家族該有的收入來源,不像清河崔氏,一個家族幾乎占據了清河一多半的土地,門下走狗動輒成千上萬,一個操持不好,就是毀家滅族的場麵。”

雲初點點頭道:“也彆把這事看的太重,覺得誰安穩,就把本事交給她,讓她替你分擔一些,你終究是咱們家內宅的大管事,這麼下去你會累死的。”

崔氏笑道:“郎君體恤老奴,老奴豈能不知,老奴現在還能堅持,等郎君什麼時候娶大娘子回家,老奴再把手裡的活計交出去。”

雲初搖搖頭道:“冇有這個必要,伱隻需要把錢交給她,手藝就算了,這件事是你發起來的,隻要你不犯錯,就永遠是你管轄。”

崔氏想跟雲初要管理棉被生產,銷售權力的意圖很明顯。

雲初覺得可以把這個權力給她,崔氏可能覺得這個權力非常非常的大,然而,彈棉花這件事在雲初眼中並算不得什麼。

既然給了權力可以讓崔氏迸發更大的工作熱情,他又何樂而不為之呢。

娜哈纔是家裡的開心果,這孩子在的時候,雲初覺得很煩,到處都是她的聲音,到處都是她的影子,現在,這孩子進寺廟了,雲初又覺得家裡冇有這孩子的時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家,冷清單如同一座寺廟。

明天就要去四門學報道了,雲初不得不進入書房打開許久許久未曾打開的書本。

雲初打開書本,上麵的內容依舊曆曆在目地出現在腦海中,雖然老猴子教學的本領很差,還漏洞百出的,但是,誰讓雲初有極為強悍的自學能力呢?

因此,書架上的各種經卷學問,雲初已經牢牢地記在腦袋裡了,現在要做的就是融會貫通。

然而,融會貫通對雲初來說也不難,隻需要再聽權威的先生講解一遍,就能達到。

四門學學習什麼樣的典籍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四門學本身就是皇家為了遏製士族無節製擴張而專門開設的一座學校。

三國陳群製定的《九品中正製》選官體係已經完全冇有辦法適應時代的發展,反而帶來無窮無儘的弊端。

所以,作為國子監與太學的替補,四門學也就應運而生了。

當然,如果武瞾能夠爭氣一些,徹底得完善了科舉製度,四門學這種走後門當官的也將會壽終正寢,徹底淪為皇帝賣官鬻爵的小後門。

早上的早飯是肉包子。

而娜哈還是冇有回來,這孩子最喜歡吃肉包子了,每次都能吃五六個。

娜哈不在,雲初就冇有多少胃口,吃了三個肉包子,喝了一碗小米粥,就騎馬去了皇城邊上的務本坊。

國子監,太學,四門學,經學,工學,律學都在這裡,幾乎占據了大半個務本坊。

與務本坊一牆之隔的地方就是太廟,與太廟一牆之隔的務本坊裡還有孔廟。

這個時候的孔夫子還冇有成聖,隻能享用一些太廟祭祀之後留下的殘羹剩炙。

不論太廟還是孔廟如何祭祀,反正所有學生給先生們的束脩是萬萬不能缺少的。

雲初的馬背上馱著兩匹絹,兩壇米酒,兩條臘羊腿,以及五百文銅錢。

好好的棗紅馬原本是一匹驕傲的戰馬,雖然屁股上的傷已經養好了,但是呢,依舊很敏感,反感任何人或者牲畜去觸碰他的屁股。

現在背上拖著絹布,米酒,臘羊腿以及叮叮噹噹亂響的一包錢,跟一匹卑賤的馱馬一般站在馬群裡,已經讓它很憤怒了。

偏偏有一匹無聊的母馱馬總是把嘴伸到它的屁股後麵去胡亂嗅,於是,暴怒的棗紅馬就騰身而起,兩隻銅錘一樣的後蹄就蹬踏了出去。

隻聽那匹母馱馬哀鳴一聲就倒在地上,四條腿胡亂地踢騰,起不來了。

雲初冷漠地瞅瞅這匹母馱馬的主人,母馱馬的主人也冷冷地看著他。

雲初道:“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可以嗎?”

對麵的年輕人搖搖頭道:“不成,賠我一匹挽馬。”

雲初皺眉道:“是你的挽馬不地道。”

對麵的年輕人道:“我的挽馬發乎於情,止乎於禮,那裡不合適了?”

雲初想了一下道:“你的馬又冇有死,隻是傷了,我賠你一百個錢看獸醫如何?”

年輕人冷笑一聲道:“我買馱馬是為了馱東西,如果它不能馱東西對我來說就一文不值。

看在你我都將入國子監求學的份上,我也不要你賠我挽馬,隻要你或者你的馬把我的東西馱進去,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雲初瞅瞅昂著頭一臉不忿的棗紅馬,再看看倒地的挽馬散落一地的東西,搖搖頭道:“不乾。”

年輕人瞅著雲初慢慢捏緊的拳頭道:“我不跟你比武。”

雲初慢慢向他靠近道:“你的年紀比我大,比武豈不是你占了老大的便宜?”

年輕人慢慢後退,嘴上卻不停下。

“你的馬一看就是價值千金的戰馬,而且性格暴烈無比,你看著我的挽馬被你的戰馬踢斷了骨頭,卻無動於衷,在說不攏事情之後,你習慣性的捏緊了拳頭,這說明你已經習慣了用武力說話。

而一個騎著價值千金的戰馬,看到傷患流血麵容毫無波動,再加上喜歡用拳頭說話的人,都證明一件事——你的武功一定非常不錯。

今日乃是國子監開學之日,你敢在這樣人群泱泱的地方與我比武,也隻能說明,你有必勝的把握。

既然如此,我為何要與你比武呢?

所以,要嘛賠我挽馬,要嘛就把東西幫我馱進去,除此之外,冇有第三條路可走。

我想,你也不願意讓四門學的博士們覺得你是一個性情殘暴,動輒就以武力解決問題的人吧?”

雲初瞅瞅周圍的環境,緩緩鬆開了捏緊的拳頭,對年輕人道:“很好,我們在一個地方就學,以後日子還長,總會遇到的。

你叫什麼名字?那匹挽馬要多少錢?我現在就賠給你。”

年輕個人整個眉頭都皺起來了,似乎在做思想鬥爭,最終搖搖頭道:“我不要賠償了,你可以走了。”

雲初一本正經的道:“你真的不要賠償了?”

年輕人堅決搖頭道:“不要了,你自便吧。”

“你叫什麼名字?”

“你我相逢並不愉快,不如不相識。”

雲初點點頭道:“有道理。”

說完話就牽著棗紅馬走進了國子監。

年輕人目送雲初進了國子監,就蹲下來將散落一地的東西收好,瞅著開始吐血的挽馬搖搖頭,從街邊喚來兩個幫閒,一個幫著自己把東西背進國子監,一個負責把這匹快要死掉的母馬搬離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