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家帳篷之後,生活還要繼續,雲初繼續編織著馬鞭,塞來瑪繼續紡著羊毛,娜哈自然百無聊賴的在帳篷口永無休止的玩耍自己的白石頭。

“是你殺了他們是嗎?”塞來瑪有些興奮。

“不是我,是騰格爾看上他們父子倆了,召喚他們去了天國。”這種事雲初打死都不會承認的。

“我總覺得是你殺死了他們。”

麵對塞來瑪莫名其妙的第六感,雲初隻好停下忙碌的雙手道:“我都冇有靠近過他們父子。”

塞來瑪點點頭道:“也是,看來是騰格爾看不慣他們父子為非作歹,把他們送到了黑山底下受苦去了。”

雲初順從的點點頭,他覺得塞來瑪的話非常的正確。

雲初的經受過的教育,絕對不允許他將殺人這種罪名攬在自己身上,哪怕真的是自己做的,他也絕對不會承認,就算殺人有功,他也不會承認。

因為,不論你因為什麼緣故殺了人,都會讓很大的一部人覺得你跟他們不一樣。

“你準備讓什麼樣的女人進入你的帳篷呢?”冇有了來自大阿波的壓力,塞來瑪又恢複了往日的活潑。

雲初瞅瞅塞來瑪,見她早就做出了一副抬頭挺胸的模樣,就很自然的道:“必須跟你年輕時一樣的女人才成。”

塞來瑪咯咯大笑起來,在紡錘上用力扭了一下,紡錘就飛快的轉動起來,看的出來她真的非常高興。

“雲初啊,你要記住,你找女人的時候啊,一定要找最會生孩子的女人,如果她能給你生一群男孩子,那麼,你就能成為一個小部族的族長。

如果你找一群女人給你生很多很多孩子,你就能成為大部族的阿波老爺。

如果有一個部族的女人都給你生孩子……”

雲初笑眯眯地看著塞來瑪揮舞著一雙手熟練的紡線,一邊水橫飛地給他灌輸塞人的生存發家之道。

一個人,一個家族創造一個族群,一個國家,在這裡並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事情。

西域的很多國家,部族,就是這樣起來的。

隻要男人足夠強悍,雄性激素足夠充足,能找來足夠多的食物養活眾多的女人,就能創造出一個人創造一個種族的神話!

塞來瑪說的越是激動,雲初就越不想當什麼狗屁的回紇人。

一來,他覺得自己冇有本事不挑不揀的睡一整個部族的女人,二來,這個不算大的回紇人部族裡就冇有一個能看得過去的女人。

“雲初啊,你一定要娶很多很多的美人,生很多很多的孩子,過最好,最好的日子,吃最好最好的食物,穿最好最好的衣裳。”

雲初放下手裡的牛皮帶子笑眯眯地道:“你想看到我過上好日子的模樣,首先啊,你一定要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你最好多活一段時間,隻要你活得足夠長久,我保證你會看到我美若天仙的妻子,健壯如牛的兒子,以及讓很多很多人都想娶的女兒。

在說這些之前,咱們是不是商量一下,我能不能不要再當回紇人了,我實在是受不了他們了。”

塞來瑪手中的紡錘停止了轉動,她低頭擦擦眼角的淚花道:“你本來就不是回紇人,也不是塞人,也不是我的兒子……部族搬遷的時候,路過一片戈壁,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娃娃,一個跟山一樣大的巨大娃娃,當時,那個娃娃就趴在地上睡覺,那麼的可憐,那麼的孤獨,我想把他帶回家,就是搬不動……那個娃娃很大,且一點都不軟,硬的跟石頭一樣……”

雲初抱住塞來瑪的肩頭低聲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回紇人,也不是塞人,但是呢,我永遠都是你的兒子。”

塞來瑪吃驚的拍開雲初的手激動地道:“你不是我的兒子,你是神的兒子!”

塞來瑪想要進羯斯噶的帳篷,在這個小小的部落裡已經算不上什麼秘密了。

部落裡的很多女人都很羨慕。

她們會守在羯斯噶的必經之路上等待,一旦守到羯斯噶,就會搖著滿是虱子的髮辮,眨巴著眼睛,扭動著腰肢嗲聲嗲氣的跟這個前途無量的男人獻媚。

這讓塞來瑪非常的憤怒,不止一次的向那些女人發起攻擊,有時候是丟石頭,有時候是丟紡錘,更多的時候是吐口水跟咒罵。

娜哈自然會幫助母親,所以,這個小傢夥最近學會了翻白眼跟吐口水。

每當娜哈吐口水罵人的時候,那些女人就會追打娜哈,隻要娜哈被追打了,雲初就會跳起來追打那些可惡的女人,隻要雲初開始追打那些女人,那些女人的父兄,弟弟們就會圍毆雲初。

到了這個時候,羯斯噶就會立刻出手,毆打那些圍毆雲初的男子們。

打女人這種事按理說不是雲初能乾出來的事情,但是呢,在這個塞人部族裡不打不成!

你不打她,她就會認為你是一個窩囊廢,會覺得在你身邊不安穩,就會罵你是羊日下的,就會主動去勾引那些打女人打的很厲害的男人。

開始的時候,雲初很不理解它們這種主動找揍的行為,在回紇部落待的時間長了,他也算是看出來了一點門道。

不是這裡的女人喜歡捱打,而是她們認為找一個強壯的,脾氣暴躁的男人依靠實在是這個世道裡活命的不二法門。

就像野羊通過鬥角來爭奪交配權一樣,這一套,在回紇部落裡也同樣盛行。

戲文裡跟老婆恩恩愛愛,舉案齊眉,溫柔和煦的書生在這個環境裡,估計活不過三天。

因此,隻有武力高強,身體強壯,脾氣暴躁如公羊的男人纔是回紇女人選婿的不二人選。

有雲初跟羯斯噶幫忙,塞來瑪跟娜哈總是能夠以最後的勝利者身份,將口水吐在那些倒地的女人臉上。

至於鼻青臉腫的雲初跟鼻血長流的羯斯噶的慘狀,她們母女兩是看不見的。

在她們眼中,不鼻青臉腫,不鼻血長流的男人就不配跟她們母女兩一起生活!!!

羊日下的,跟狼日下的是有著天壤之彆的。

毫無疑問,雲初跟羯斯噶就是後者!

回到帳篷裡,雲初跟羯斯噶接受了塞來瑪跟娜哈帝王級彆的服務。

不僅僅有滾燙的蒲公英茶喝,還有按摩肩膀的服務,隻不過,塞來瑪媚眼如絲的服侍羯斯噶,娜哈則胡亂在哥哥肩頭亂捏。

“你的大阿波拿下嗎?”雲初非常關心羯斯噶目前的地位,隻有他的的地位高了,才能真正的保護好這母女兩個。

“比粟特勤答應我了。”羯斯噶多少有一些驕傲。

“還有什麼困難嗎?”

羯斯噶眼中寒芒一閃,低聲道:“你知道的,葛璐薩有十一個兒子。”

雲初看了看羯斯噶道:“其中有六個還不足八歲。”

“那就要看婆潤可汗是不是會憐憫葛璐薩,比粟特勤畢竟是婆潤可汗兒子中的一個。”

雲初皺皺眉頭道:“既然你是比粟特勤的人,他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吧,咱們這一支兩百帳的回紇人,多少也算是一股能數得上號的勢力,他想什麼都不做就控製這些人,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羯斯噶端起木碗喝了一口苦澀的蒲公英茶低聲道:“這就是我要對你說的事情,今晚……”

羯斯噶冇有把話說完就繼續低下頭喝茶,似乎接下來的話他不應該說。

雲初轉身就對給羯斯噶捏肩膀的塞來瑪道:“收拾好皮子,我今晚帶你們去熏旱獺。”

羯斯噶納悶的道:“晚上去熏旱獺?”

雲初點頭道:“我怕去的晚了旱獺不在家。”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就是去殺一下葛璐薩剩餘的兒子,以及他的爪牙。”

“這是比粟特勤告訴你的?”

羯斯噶搖搖頭道:“是卡索恩告訴我的,要我晚上做好準備,一旦亂起,就趁機殺光葛璐薩的兒子們。”

“亂起?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

雲初盯著羯斯噶的眼睛看了好一陣子才低下頭瞅著火塘裡的火光久久不吭聲。

羯斯噶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走的時候雲初還在沉思,隻有塞來瑪跟著他出去了。

回紇人說自己是狼的子孫,所以,塞人現在也開始說自己是狼的子孫了。

雲初不知道生殖隔離在這個奇怪的世界裡起不起作用,回紇人給出的答案是不起作用。

女人隻要跟狼睡覺了,就會誕生出狼人,男人隻要跟羊睡覺了,就會誕生出羊頭人,甚至有一些回紇人開拓性的想跟老鷹啦,駿馬啦,犛牛啦,雪豹啦一起睡覺,看看能不能誕生出新的強有力的後代,他們不僅僅這樣想,還付諸實施……每年都死很多人。

以上的話雖然荒誕,回紇人卻是認真的,在他們的部族傳說中,最早的回紇祖先是一個女人,為狼妻而產子,最後繁衍成了強大的回紇族。

所以,每年都有很多回紇女子主動走進狼群,希望能被狼王看上……

連女人都如此的有冒險精神,這樣的一個族群哪裡會缺少什麼冒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