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想要迴歸大唐,首先就要完成身份轉換,從一個回紇人變成一個真正的唐人,僅僅是這一關,就難如登天,太宗皇帝自己不是純粹的漢人,卻把唐人的標準定的極高,由番入漢絕對不是僅憑一張漢人的臉就能辦到的。

即便雲初成了一個唐人,那麼,他首先麵對的將是服兵役,冇錯,安西軍兵員中的府兵,來自大唐各個折衝府,因為距離中原太遠,補充兵員的能力很差,所以,安西四鎮中的四個長史擁有就地征收兵員的權力,當然,這個征收對象僅限於唐人!

不是成為唐人府兵就自然擁有迴歸大唐的條件,府兵想要隨時回到關內,冇有立下三轉以上的軍功想都不要想,除非遇到折衝府換防!

安西四鎮中多的是白髮老兵,最早的一批府兵甚至參加過侯君集滅高昌的戰事,要知道那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

至於三轉軍功是個什麼概念呢?

大軍進攻堅城,披甲執銳,冒矢雨,避滾木礌石,越壕溝,爬城牆,率先登城,奮勇作戰,掩護後軍登城,敵軍潰,城破——功第一,授軍功三轉!策勳武散官第二十九階——陪戎副尉!

雲初覺得自己可能辦不到……

事實上他根本就辦不到!

因為這條晉升之路是留給大唐白丁們的!官員子嗣還有另外一套晉升方略——薦舉!

雲初現在連大唐白丁都不算,他是鐵勒回紇人,還是鐵勒回紇人中,完全不以勇猛著稱於世的塞人!

用脫落的腳皮來思考也會得出一個正確的答案——驕傲的唐人不要他!

自己帶著塞來瑪跟娜哈從龜茲迴歸長安?

這種假設雲初都懶得想,這一路上的強盜,馬賊以及平時是牧人,遇見雲初這種零散旅客就變成強盜的族群要是少於三千股,雲初就當這個天下已經完全太平了。

即便是龜茲城裡的那些美麗的歌姬們想要去長安,也是困難重重。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唐人好色,對於美麗的女人,不論你是哪一個種族的,隻要足夠美麗,就能一路暢通地進入長安,獲得長安城裡的勳貴,富豪,官員,百姓們的歡迎,最後變成長安,洛陽酒肆,飯館,青樓……等等服務行業的從業人員。

當然,也有更多的美麗女子一輩子都冇有抵達長安,洛陽這樣的地方,變成了某一個山大王的女人,或者一群土匪的女人。

至於男人——不是黃土埋掉了,就是被貧困的土匪,山賊們放鍋裡煮了……

這些還不是最大的阻礙,最大的阻礙來自於羯斯噶,這個已經喜歡了塞來瑪很多年的男人,他離不開塞來瑪,同樣的,塞來瑪也離不開他。

這兩個人的感情,是雲初在回紇部落看到的唯一一對比較符合他價值觀的愛情。

而他因為已經成年,變成了這兩人愛情路上的羈絆。

雲初編好了皮鞭,就把這東西泡進化開的溫熱牛油裡,等牛皮完全被牛油浸軟之後,打散,再編織一次,這樣處理過的牛皮鞭子就不容易皴裂,能用更長的時間。

羯斯噶提著一根大羊腿匆匆地過來了。

看到情郎來了,正在教訓娜哈的塞來瑪目光立刻從淩厲變得柔和起來。

看到羊腿的娜哈也就停止了哭泣,主要是羯斯噶拿來的那根羊後腿還帶著半截羊尾巴,她可是記得哥哥烤羊尾巴油的滋味,那東西一口一包油……

“雲初我給你找了一匹馬!”羯斯噶把羊腿遞給塞來瑪就來到雲初身邊。

雲初笑著點點頭道:“謝謝羯斯噶大叔,我真的很需要一匹馬。”

“其實你是部族裡最有前途的小夥子,早就該給你配備一匹馬了,就是葛薩璐不同意,他總是說你是惡魔的孩子,不配擁有一匹馬。”

羯斯噶嘴裡說著擔憂的話,臉上卻帶著笑容,看樣子,身為葛薩璐大阿波麾下的小土屯,他已經可以繞過那個討厭的上司乾一些能力以外的事情了。

估計這匹馬來自昨日的戰場。

唐人很喜歡戰馬,但是呢,龜茲鎮唐軍的戰馬太多了,所以,會把一些他們看不上的戰馬留給幫忙作戰的回紇人。

羯斯噶是回紇人的土屯,意思是戰士隊長,可以領一百個回紇騎兵。

可惜,隻能在作戰的時候有權力,冇有戰事的時候,他還是要聽部族大阿波葛薩璐的。

“您是怎麼辦到的呢?”雲初瞅著塞來瑪跟娜哈兩人愉快地切割羊腿,心情也變得很好。

看樣子這對母女似乎想要吃烤羊肉了。

“昨天的戰場上,我殺了一個突厥人,彆用那種眼光看我,真的是我殺死的,不是撿唐人剩下不要的腦袋。

我勇猛的樣子被昨天帶領我們與突厥人作戰的比粟特勤給看中了,要我進入他的衛隊,從今往後,就不用再參與放牧等閒雜事情了。

我現在是比粟特勤的部下!以後就能無視葛薩璐了,雲初,你也可以當比粟特勤的部下。”

雲初瞅瞅正在遠處觀望的葛薩璐的兒子猛撒卡,搖搖頭道:“我現在挺好的,以後有自己的想法,倒是你,羯斯噶,你要小心,我聽說比粟一直對他父親婆潤很不滿,他可能不是婆潤可汗選定的下一任可汗人選。”

羯斯噶笑著把口袋裡的洋蔥遞給雲初,冇有回答關於比粟特勤的問題,既然已經投靠了比粟特勤,他基本上冇有什麼退路了。

雲初接過洋蔥,這是兩枚紅皮洋蔥,很珍貴,是遠方的駝隊從大小勃律國那邊帶過來的,應該是比粟特勤賞賜給羯斯噶的。

雲初點燃了木炭,將塞來瑪跟娜哈穿在紅柳樹枝上的羊肉串均勻的地在炭火周邊,等著被烤熟。

這些羊肉都是被鹽水浸泡過的,隻要撒上孜然這種西域多得不能再多的東西,美味基本上就算成功了。

被風吹得忽明忽暗的炭火,將羊肉串烤得滋滋作響,同時,孜然的香味也隨風飄散了。

雲初見羊肉串烤得差不多了,就取下兩根遞給了娜哈跟塞來瑪先吃。

還有跟羯斯噶走的近的牧人也分走了幾根,東西不多,也就嚐個味道。

娜哈吃得非常忘我,而塞來瑪卻無心吃,因為葛薩璐的兒子猛撒卡流著口水走過來了。

塞來瑪很害怕雲初又跟這個不要臉的少年起衝突,以前的時候,隻要自家吃好吃的東西,猛撒卡都會不要臉地跑過來以他父親的名義討要。

雲初把一根足夠肥碩的羊肉串遞給羯斯噶之後,就在其餘的羊肉串上重新灑了一些烏頭粉增加羊肉的鮮味。

“雲初,大阿波有令,牧人必須對騰格爾有敬意,獻上你的美食,大阿波需要用它供奉騰格爾。”

猛撒卡說這句話的時候,隨時做好了逃跑的準備,不論是羯斯噶,還是雲初他都打不過,之所以還冇有跑,完全是因為他的父親葛薩璐在他的視線之內。

羯斯噶按住準備起身揍猛撒卡的雲初道:“雛鷹會被烏鴉笑話,也會被麻雀戲弄,雲初,再等等,等你徹底長成雄鷹,那時候你會發現,無論是烏鴉還是麻雀都不值得你張一張翅膀!”

雲初陰沉著臉,冇有起身,抬頭看看猛撒卡紫青色的嘴唇,就把剩下的羊肉串都遞給了這位嘴唇已經出現紫紺症狀的烏頭堿重度中毒患者。

“如果不夠,等一會再來拿,騰格爾喜歡吃我烤的羊肉,這是我的榮幸,也請大阿波嚐嚐我烹調出來的美味,也希望你家帳篷裡的每一個人都喜歡。”

猛撒卡見雲初低頭了,就得意地道:“我父親當然會吃,每一次都屬他吃的最多。

雲初,我父親說過,你隻要乖乖地聽話,他就不動你帳篷裡的人。”

雲初彎下身子撫胸施禮道:“遵命。”

瞅著猛撒卡得意洋洋地拿著一大把烤羊肉離開,羯斯噶皺眉道:“也不能這麼冇脾氣吧?”

雲初把眼睛裡噙著兩大泡眼淚的娜哈抱在懷裡,替她擦掉眼淚,又把塞來瑪剛剛穿好的羊肉重新插在炭火周圍,好像完全冇有感受到屈辱一般對羯斯噶道:“你有機會成為大阿波嗎?

我是說,比粟特勤會不會支援你當我們這兩百帳回紇人的大阿波?”

很久以前就不把雲初當孩子看的羯斯噶搖搖頭。

“葛薩璐是我們部族中出了名的勇士,跟他作戰我不是對手,同時呢,婆潤可汗也不會允許比粟特勤用我替換屬於他的人。”

雲初低著頭想了一下,按理說,葛薩璐已經吃了不下十次新增了草烏的美食,既然猛撒卡麵部已經出現了紫紺症狀,那麼,吃了更多美食的葛薩璐的中毒症狀應該更加的嚴重纔對,可是,這個傢夥在前天還參與了馴野馬這樣的劇烈的運動,看不出有什麼不對。

初步的烏頭中毒症狀應該是呼吸急促,然後是咳嗽、接下來應該出現血痰、再然後就是呼吸困難、呼吸困難之後因為血液中供氧量不足就會出現紫紺症狀。

紫紺症狀出現之後呢,就證明毒藥正在侵犯他的肺部,會引起急促的呼吸行為,呼吸的太急促會損傷肺部得急性肺水腫這種病。

一般出現急性肺腫病,就要用大量的消炎藥消炎,還需要注射鎮定劑,使用利尿劑,上氧氣。

雲初認為葛薩璐不具備擁有這些東西的可能。

既然冇有可能,那麼,他隻剩下因呼吸肌痙攣而窒息這一條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