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以前就有看公文以及當地報紙的習慣,因為隻要夠細心,就能從這些公文以及文書中看出一個地方的政治生態以及人文關係。

這是政治美學中的一種,考究的是讀者強大的發現,歸納,總結,思考的能力。

在各個衙門中,這種能力就變成了一種日常能力。

觀察一個人,或者很多人是雲初的職業習慣,就像他的化學老師告訴他的一樣,每一個人其實都不是一成不變的,要用運動的思維來看待一個活著的人。

就像化學反應一樣,冇有時間這個催化劑,就冇有化學這門學問。

不要樹敵,不要樹敵,不要樹敵!

這是老師再三警告他的話。

就算你是一塊金子,隻要有一塊破抹布蓋住你,你就冇有發光的餘地了。

當然,劉老師在說以上話語的時候,他正在往充滿氧氣的玻璃瓶子裡塞燃燒的鎂,當時鎂在氧氣中燃燒的可激烈了,宛若煙花一般燦爛。

雲初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他當然也理解老師的教導,如果一定要樹敵,就要用最短的時間,最激烈的手段,讓敵人消失。

一旦你覺得你可能被某人威脅了,那麼,你一定是被他威脅了,這個時候,就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能否和平化解這些矛盾,如果不能,就一定要果斷的處理。

總體上,雲初殺侯三就是這一類問題的果斷應用的具體表現。

侯三被處理掉了,事情又回到了原點,或許有些不太一樣,不要緊,這不過是氧化還原反應的特點罷了。

丁大有冇有下令繼續離開,而是命令一位果毅校尉帶著一百人拎著幾個被活捉的沙盜走了。

冇人敢質疑丁大有的軍令,所以,七八百人就在熾熱的沙漠裡等待了整整一天之後,那個果毅校尉帶著人回來了,不僅僅是人回來了,他們還帶回來了好多的戰馬跟駱駝。

看樣子,這是從沙盜老窩裡撈到的好處。

當雲初請丁大有吃牛油炒麪的時候,丁大有道:“伱也算是折衝府的一份子,這些繳獲,也有你的一份。”

雲初笑道:“明日就要離開沙漠直麵玉門關守將,不知都尉可有良策應對?”

丁大有歎口氣道:“本來都是軍中袍澤,我們發財分他們一份也不是不成。

我聽說,玉門關守將胃口很大,一星半點可填不飽他們的肚皮,你既然也在軍中,就該知道,軍中姓程的就冇有一個好玩意。”

“玉門關守將姓程?”

“冇錯,程咬金的程,當初程咬金在玉門關生生的咬下了侯君集的一層皮。

然後,姓程的就變成了玉門關的看門狗,人家不再咬金,開始咬人了,即便是關係再好,也會被他們汪汪幾聲。”

丁大有的態度很消極,看樣子進城過關被狠狠砍一刀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老猴子對於進城繳納賦稅的事情似乎很不在乎,或者說人家有另外的門路可以避開,不管雲初如何追問,老猴子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讓人很想在他的鼻子上打一拳。

沙漠的儘頭又是戈壁,戈壁灘上出現了一條黑色的細線,走了兩天之後,細線就變成了一條夯土長城,這應該是一條漢長城。

很奇怪,長城這一頭戈壁連著沙漠,長城的另一邊卻是草原連著森林。

雲初一行人是從高昌,伊吾這條路來到玉門關的,如果他們走於闐,鄯善那條路的話,就會直麵陽關。

總體上不會有太大的差彆,因為不論是玉門關,還是陽關都歸玉門都尉府管轄。

重新裝上輪子的牛車,咯吱咯吱的行進在古老的車轍裡,很神奇,從車轍碾過的痕跡來看,幾乎所有的馬車車轍都基本相同。

纔看到玉門關高大的夯土城樓,雲初就被想要進關的人數給震驚了。

因為,在玉門關外,胡人們已經自發的形成了一個小的城鎮。

這座城鎮雖然看起來非常的破舊,但是,僅僅以繁華程度而論,絕對超越了龜茲。

城鎮上到處都是駱駝,到處都是胡商,到處都是美麗的胡姬正在搔首弄姿,至於貨物,更是堆積如山。

丁大有見太陽已經偏西,就下令在鎮子外邊尋找一處冇有多少牲畜糞便的地方紮營,準備明日再進玉門關。

雲初閒來無事,就牽著娜哈先是去看了看玉門關守將們是如何盤查胡商的。

結果,看到的場麵雲初非常的熟悉,各種刁難,各種苛刻,各種辱罵,各種毆打。

除過辱罵,跟毆打在雲初以前的世界裡不常見之外,其餘的幾乎是一模一樣,可見,即便是過了一千三百多年,官府的作風還是冇有多少長進。

改變的地方也不是冇有,至少,砸雲初以前的世界中,就冇人敢把手伸進胡姬的懷裡,或者裙子底下去度量人家的身材。

看到熟悉一幕幕場景,雲初立刻就笑了,他開始檢視城門口那些做生意的唐人。

很快,雲初就發現了一個坐在遮陽棚下打瞌睡的一個山羊鬍中年人。

這是一個賣甑糕的,甑糕是黃米製作的,上麵鋪了厚厚一層棗子,用紗罩罩著,東西看著乾淨又好吃,可就是冇有人進去買。

雲初再看了看中年人腳上穿的皂靴,再低頭瞅瞅自己腳上的皂靴,就把青衫撩起來塞在腰帶上,特意露出皂靴,就牽著娜哈直奔甑糕攤子。

纔來到甑糕攤子麵前,山羊鬍中年人就睜開了眼睛,先是上下打量一下雲初,雲初過於年輕的麵孔,以及青衫,讓山羊鬍中年人愣了一下,馬上,他又看到了雲初腳上的皂靴,就狐疑的拱手道:“不知……”

雲初拱手還禮道:“在下商州折衝府屬下司醫,姓雲名初。”

山羊鬍聽到雲初報了商州折衝府的名號,臉色立刻變了,揮手道:“既然是官家,徑直走正門就是了。”

雲初笑道:“舍妹還從未嘗過甑糕,還請先生能賣一些甑糕讓她嚐嚐味道。”

山羊鬍瞅著正在流口水的娜哈搖頭道:“這是你妹子?”

雲初點點頭道:“親的。”

聽雲初這樣說,山羊鬍看娜哈如同看貨物的眼神立刻就變了,迅速切了一塊甑糕遞給雲初道:“不知道這是咱官家的小女子,失禮失禮。”

雲初擺擺手道:“無妨,無妨,某家還想問問先生,買多少甑糕,才能讓我的一個駝隊進入玉門關?”

山羊鬍笑道:“我這甑糕,可是取長安程氏龍首原上好天地出產的黃米為主,又取樂遊原上李氏棗園裡的大棗,經過精挑細選之後,彙合尉遲家產的江米新增雪山融水蒸煮而成,郎君想要我這甑糕,價值不低。”

雲初笑道:“好東西自然冇有賤賣的道理,不說彆的,僅僅是程氏的黃米,李氏的大棗,尉遲氏的江米就足夠尊崇了。

請郎君儘管報出一個數來,看看小弟能否湊夠。”

山羊鬍對於雲初識情知趣的表現非常滿意,就用手指輕叩這破桌子道:“有多少駱駝?”

雲初心裡麵算計了片刻道:“除過一些必須隨折衝府走正門的馱馬,走郎君這條門路的駱駝不足五百馱。”

山羊鬍吃了一驚,抬頭瞅著雲初道:“你們都帶了些什麼,怎麼如此多?”

雲初歎口氣道:“商州折衝府出關之時,一千五百將士一個不少,龜茲放馬血戰一場,歸來的將士不足七百,我家都尉不知如何回商州見父老鄉親,冇有辦法,就多多收集了一些在西域不值錢,在長安還值些錢的貨物,到長安糶賣之後,補償一下那些可憐的孤兒寡母。

郎君也知曉,戰死的將士不值一頭好驢,請郎君看在那些孤兒寡母的份上,給我們一條活路。”

山羊鬍中年人眉頭緊皺,過了片刻就對雲初道:“我去去就來。”說罷,就急匆匆的越過排隊的人,徑直進了玉門關。

娜哈已經把手裡的甑糕吃完了,就繼續看那一大塊甑糕,雲初也不客氣,用山羊鬍留下來的刀子又給娜哈撿著棗子厚的地方切了一大塊,用蘆葦葉包好,繼續吃。

他自己也吃了老大一塊,總體上來說,山羊鬍弄出來的甑糕味道真的很不錯。

山羊鬍老是不回來,娜哈總是想吃甑糕,雲初也很想吃甑糕,就一邊等,一邊吃。

不知不覺,兄妹兩竟然把人家滿滿一盆甑糕吃了一個底朝天。

山羊鬍歸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對於雲初兄妹吃光了他的甑糕一事,一點都不感到奇怪,凡事從西域回來的人,就冇有不愛吃他家點心的。

“看在戰死的將士的份上,五百金!”

雲初對這個價格還是很滿意的,五百兩黃金就能把所有駝隊帶進玉門關,避開審查,看樣子玉門都尉府真的對戰死的將士們很照顧了。

約好二更天進城,雲初就牽著吃的肚子都鼓起來的娜哈回到了營地。

“某家聽說,程氏在玉門關鐵麵無私,不徇私情。”丁大有很懷疑雲初帶來的通關訊息。

雲初笑道:“這世上冇有人能完全做到鐵麵無私,不徇私情,就算是陛下都做不到,而臣子一旦真正做到了以上八個字,恐怕連長安的狗都不願意靠近他們家。

而我聽說,程氏在長安也是鐘鳴鼎食之家,隻要我們找對門路,自然可以用五百金運送五百頭駱駝進入玉門關。”

“可是,程氏在玉門關真的做到了鐵麵無私,這些年,凡是走玉門關入關的人,就冇有不抱怨的。”

雲初抽抽鼻子道:“白日裡的玉門關一心為國,是剛正不阿,夜晚的玉門關一心為私,是體恤人情。

隻有剛正不阿跟體恤人情調配好的人,才能做一個好官,也能當一個大官。

這兩者缺一不可。”

黑夜的要求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