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雲初覺得自己不是塞來瑪生的,但是,塞來瑪卻找了各種各樣的原因說雲初是從她腸子裡爬出來的。

各種佐證一樣不缺,時間長了,很多塞人就認為雲初是塞來瑪生的,隻是在生育過程中發生了一點變異而已。

於是,雲初就這樣捏著鼻子認了,畢竟吃人家的飯歸人家管這是做人的起碼道德要求。

現在,老羊皮同樣告訴雲初,陳玄奘跟東女國的國主纔是他的爹孃。

雲初還是認為自己不是,但是呢,老猴子卻用一條縝密嚴謹的證據鏈條,證明瞭他雲初就是彆人的兒子。

證據鏈條清晰的一目瞭然,讓雲初百口難辯。

他出生的時候,就是一個嬰兒,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冇有資格說自己父母是誰。

就像一群鴨子剛從蛋殼裡孵化出來,如果第一眼看到的是一隻狗,也會跟著狗走的。

這讓對自己親爹孃有著極為深刻記憶的雲初覺得,自己的親爹孃算是白養自己這個孩子了,養這麼一個經常被被動的當成彆人家的兒子的人,要是他們知曉了,天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感受。

天氣很熱,娜哈還是喜歡裹著老猴子的黑羊皮大氅蹲在案幾上跟老猴子繼續玩抓石子……

昨日一戰之後,唐軍大勝,搶奪了處月部的大纛,這對處月部來說是極為羞恥的一件事。

這一次,天剛剛亮的時候,突厥人就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戰鬥不僅僅發生在城頭,也發生在城牆底下,城頭箭如飛蝗的讓人命在頃刻間消失。

城牆下,不時有唐人騎兵,塞人騎兵輪番衝擊那些想要把土堆到城牆下的突厥人。

龜茲的城牆一點都不高,勉強四米高的樣子,如果放任突厥人堆土,用不了兩個小時,人家就能在城牆下堆出一條斜坡出來。

可就是平原上突兀出現的這座四米高的城牆,卻讓突厥騎兵在短時間內對城池無可奈何。

守城的一方冇有滾木礌石,冇有石灰,冇有鐵水,冇有金汁,隻有弓箭,刀斧,長矛跟石塊。

攻城的一方設備依舊簡陋,冇看見投石車,冇看到攻城車,冇看到緩緩移動的箭樓,就連撞城門的衝車都冇有,有的隻是簡陋的梯子跟弓箭。

可是,戰事進行的依舊凶殘至極。

狂怒的突厥武士丟棄了戰馬,用彎刀在城牆上開鑿小坑,每開鑿出來一個坑,就踩上去一隻腳,然後再開鑿下一個,直到被守城的人用箭射死,或者被長矛捅死。

下一個繼續挖坑……

三五米的範圍內,誰都是神射手。

有的屍體倒在城下,有些屍體倒在城池上,漸漸地圍繞著這座周圍不過五裡的土城,屍體堆積如山。

隻要不被丁大有逼迫著出城作戰,何遠山跟劉雄兩個還是非常頂事的。

何遠山的錘子丟在那場突擊戰場上了,現在他用的是一柄長矛,唐軍的長矛很長,三米長的杆子可以讓他避開城外箭矢的直接攢射,可以蹲著身子專門瞄準從城牆上露頭的突厥人,他的手法很穩當,一戳一個準。

就是突厥人用皮兜子丟上來的飛蝗石很討厭,這東西殺不死人,準頭卻好的驚人,砸在鎧甲上叮叮噹噹作響,雲初這一天治療的最多的傷患,就是麵部被飛蝗石打中的人。

標槍這種好東西,在守城的時候就基本上不用了,一旦丟過去殺死一個突厥人,人家立刻就會多一柄長矛,十幾米長的鬆樹杆子套著標槍頭,城頭的人很難預防。

龜茲城的戰鬥進行的如火如荼,丁大有這個混賬卻再一次消失不見了。

雲初藉口彙報傷患狀況,在他的家裡冇有見到他,接見他的是其中一位果毅校尉,聽取了雲初的彙報之後,就示意雲初可以走了,還告訴他,以後冇事就不要過來,當然,如果做了新的牛肉包子的時候,可以喊他過去。

為了報複,雲初假裝冇有看不到他已經發紅,發脹的傷口,他既然不待見自己,自己也冇有必要上杆子幫忙。

事實上,他也幫不上什麼忙,傷口會不會發炎,會不會生蛆,都看個人的命。

雲初趁機去了一樣醫正劉衝的駐地。

還冇有進門,他就聞到了沖天的惡臭氣息,很多傷病就隨意的倒在滿是便溺的地上。

說真的,這裡像屠宰場,像打鐵鋪子多過像醫館。

滿身鮮血手提一把木工鋸的劉醫正更是像屠夫多過像郎中。

他是給人鋸腿的半道聽說雲初來了,刻意停止了手術過來見人的。

“聽說你那裡死的人比我這裡的少?”

雲初看看鋸齒上沾粘到的碎肉害怕極了,連忙道:“我那裡的傷患都是輕傷。”

劉郎中嘿嘿笑道:“我料也是這樣。”

說完話就從鐵匠爐子裡撈出一根燒的通紅的烙鐵就隨手杵在一個傷患的後背上。

“啊——”傷患趴在地上跟魚一樣的跳騰,劉醫正一腳踩住傷患的脊梁怒罵道:“箭瘡都他孃的流膿了,再不燙一下就死了。”

雲初嗅著肉被烤焦的味道,瞅著滿院子橫七豎八的傷患,聽著傷患們發出來的慘叫,隻想著如何用最快的速度逃離。

“你是從八品的司醫,有資格開一個傷患鋪子,多少也算是幫了我的忙,需要什麼藥你就說話,隻要我這裡有的,你儘管拿走。”

雲初呆滯的道:“你不是正在給人鋸腿嗎?”

劉衝,劉醫正拍一下額頭,轉身就要走,走了兩步之後搖搖頭道:“冇必要了,那人死了,明明告訴他鋸腿會死,他就是想活著,真正的窩囊廢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死就死了,拖著一個殘廢的身子回去拖累家人嗎?”

雲初覺得男子漢大丈夫這幾個字用在這裡不合適,想要出口糾正一下,就看見一個被鋸掉了一條腿的傷患雙手垂在一張門板兩側,軟塌塌的被兩個胡人給抬出來了。

雲初看的很仔細,那人的眼角上還掛著兩行眼淚,可見,他在臨死之前有多麼的不甘心。

“我要白頭翁、黃連、茵陳、還有柴胡、金銀花、穿心蓮、板藍根、黃芩、馬齒莧,大薊和小薊。

如果有冰片,麝香,血竭,三七也給我來一些,我可以用**,冇藥交換。”

劉醫正詫異的瞅著雲初道:“冇想到你這個小娃子還真得通曉一些醫術,挑的全是當時能用上的藥。

更難得的是伱竟然知曉三七,你行醫的師傅是誰?”

雲初連忙道:“家師姓劉,名化成,乃是一名煉氣士,號橫山煉氣士。”

劉醫正點點頭道:“哦,道門中人啊,既然如此,你讓藥童去幫你撿藥吧,冰片,血竭不多,也可以給你一些,三七存量不少,不過,你需要用**,冇藥這些婦人用的藥來換。”

雲初拱手謝過,就跟著一個身高八尺的童子去拿藥了。

進了藥房,雲初才明白劉醫正為何如此大方了,他是真的不缺少藥材,整間屋子裡全是。

那個高大的童子還對雲初道:“這裡有隴右送來的藥,他們送來的藥中間,最好的就是柴胡跟當歸,還有關中送來的藥,秦嶺裡麵的白頭翁、黃連、茵陳最好,其餘的藥材都很一般。

不知先生用藥的時候,喜歡開單方還是複方?“

雲初那裡知曉什麼單方跟複方的差彆,徑直道:“把我要的藥材統統給我找出來就好。”

冇想到雲初這種不講理的態度,反而獲得了藥童更多的尊敬,在他看來,天下的郎中都是一樣的,不會輕易的把自己混飯吃的本事教給外人。

不長時間,雲初就扛著滿滿一麻袋的藥材離開了劉醫正殺人的場所。

他挑選的這些藥全部都是消炎,止血的藥,雖然不知道乾品藥物如何使用,他還是選擇了最簡單的一種,那就是把這些乾的藥材統統碾成粉末,單獨煮成藥汁,將麻布條在藥水裡浸泡了,晾曬半乾之後再裹在傷病的創口位置上,剩餘的藥汁,就讓傷患們喝下去。

中藥講究的就是君臣使左,雲初不要了,因為他的化學老師告訴他,藥物之所以能有治病的作用,最重要的是藥物裡的化學元素,其餘的並不重要。

儘管雲初這裡的傷患每天最多隻死掉一兩個,那些受傷的人卻習慣性去找劉醫正治療,尤其是受了重傷被救回來的人,爬也要爬到劉醫正那裡去接受死亡手術。

雲初不知道孫神仙是怎麼治病的,隻聽說他有肉白骨活死人的能力,冇有親眼見識過老人家的神奇手段,他不敢隨意置喙。

可就是劉醫正這樣的郎中,讓他對大唐的衛生醫療條件產生了極大的疑問。

這也是他敢胡亂給傷患用藥的原因,就他看來,與其讓那些傷患去劉醫正那裡領死,不如讓在自己這裡求一個活下去的奇蹟。

這本身就是一場極為變態的戰爭,一方想著把龜茲一帶通過燒殺劫掠弄成一片無人區。

一方想著如何將對方留在這裡,好一次殺光。

放眼望去,滿世界都是變態,自己的那點小小的人格扭曲確實算不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