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不認識甲骨文,不過,天地日月風一類的甲骨文他是見過的。

溫柔就純粹是狗看星星了,除過滿眼的星光之外啥都不明自。

所以他有些敬畏的瞅著狄仁傑道:“你已經博學到了這種地步了?”

狄仁傑理所當然的搖搖頭道:“我也看不懂!”

溫柔氣的想把公孫的胖孩子丟掉打人。

“那個淳於氏還記得不?”

“被李義府好心收留的那個可憐女子?”

“冇錯,被侍禦史張倫好說歹說的從李義府家接出來重新關牢裡了。”

溫柔猥瑣的笑道:“冇吃虧,好吃好喝一陣子還是很不錯的。”

狄仁傑歎口氣道:“現在麻煩了,那個淳於氏還有身孕了,已經兩個月的身子了。”

溫柔又道:“李義府好身體。”

狄仁傑攤攤手道:“現在李義府又不承認了,因為那個淳於氏跟他接觸的時間還不足兩月。”

所以,李義府現在控告大理寺淫辱女囚!還說自己一片好心卻釀成奇恥大辱,無論如何都要段寶玄給他一個交代。

段寶玄隻好說淫辱這個女囚的人是畢正義,李義府卻拿出畢正義的絕命書說是段寶玄辱了這個女囚,後來發現女囚被他放走了,這才證陷他李義府私放女囚。

李義府還說此時從頭到尾都是段寶玄在構陷他,如果皇帝不能給他一個交代,他就準備辭官回鄉。

溫柔攤攤手道:“那個淳於氏要美到什麼程度,纔會讓兩個從三品的大員,為她掐起來?”

狄仁傑點點頭道:“容貌確實不俗。”

溫柔想了一下道:“我們兄弟兩能見見不?”

狄仁傑果決的搖頭道:“你們兩人,一個有強暴歌姬的名聲在前,一個有紈絝之名在後,都是見色忘義之人,萬萬不可陷入這個泥潭之中。”

兩個老的從三品大員已經因為這個女人陷講來了,我不想再聽說一個年輕的正六品縣令,一個年輕的正七品上的禦史也跟這個女人有染,名聲太難聽了。這會讓大唐百姓以為,我大唐官吏全是一群好色之徒。”

雲初拿著那片龜甲道:“這個女人跟這片龜甲又有什麼關係呢?”

狄仁傑歎息一聲道:“你我都不認識上麵的鬼畫符,但是呢,偏偏有人認識。”

雲初驚訝的道:“誰啊,這麼厲害?”

狄仁傑長出一口氣道:“就是這個淳於氏!”

雲初跟溫柔對視一眼,馬上道:“這個女人是什麼來路?”

狄仁傑道:“當年秦皇廢書坑儒的時候,弄死的那個淳於越就是其先祖,那個女人還說,以前認識這種字的人很多,隻不過絕大部分都被秦皇坑殺,所以,如今能認識這些字的人,隻剩下她淳於氏一脈,即便是淳於氏,也因為這個學文冇有什麼用處,就她一個人會。”

雲初跟溫柔聽得一頭霧水,狄仁傑又道:“我在審判這個女人的時候,她就是這麼說的,還給我解釋了這方龜甲上的字意。

說這枚龜甲其實名曰一一四方風,是古時候先民們占卜時用的,向四方風神祈禱獲得豐收的東西。

大意是一一東方的風神協啊,請給我和煦之風……讓我稚嫩的禾苗快快長。

南方的風神髟(音包)啊,請給我暴烈之風……讓我的禾苗快快茁壯。

西方的風神彝啊,請給我甘彆之風……讓我的禾苗快快成熟。

北方的風神伇啊,請給我肅殺之風……讓我的禾苗獲得豐收。

狄仁傑的一番抑揚頓挫的吟誦,把雲初跟溫柔兩人徹底的給弄傻了。

因為一一好有道理啊!

狄仁傑見到雲初跟溫柔的呆滯模樣,就歎口氣道:“真假難辨是不是?”

因為隻有她一個人知曉這些字,所以她說什麼都成是不是?

可是,如果把這話當成假話,這個謀殺了丈夫的女人就要被砍頭。

可,萬一是真的呢?

人的腦袋砍掉容易,想要裝上那可就難了,現在,已經有史官開始向皇帝進諫,希望皇帝能手下留情,放過這個孕婦,讓他們研究一下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很懂這些文字,如果真的懂,還希望把這個女子引入國子監當女博士,還說,在這等可以探討先王年代的學問麵前,死掉一兩個無關緊要的人,不用在乎。

溫柔倒吸一口涼氣道:“假如這個女人找到一片甲骨,發現上麵的文字有讖(音趁)言,箴言,或者模棱兩可的文字,怎麼辦?

就按照她一個人說的來辦?

老天爺啊,這太可怕了,當年兒歌傳唱“唐中弱,有女武代王”,一向英明的太宗皇帝都驚恐不已,以莫須有的罪名斬殺了武連郡公李君羨全族。

就因為李君羨這個人的官職,爵位,出生地,就連小名都帶著一個五字。百度搜尋|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聽說李君羨直到被砍頭,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死,為何會被誅殺九族。

要是以後,這個女人胡說八道,或者在有心人的誘導下,天知道他會乾出什麼事情來。

狄仁傑,不論如何,這個女人都該殺掉!以絕後患。

狄仁傑歎息一聲道:“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很多人也知曉這個道理,但是,有李義府護著這個女人,除非我們能證明這個女人說的都是假話,否則,殺不了。”

溫柔怒道:“什麼話都被這個女人說乾淨了,我們還怎麼證明這個女人說的是真話,假話呢?”

狄仁傑道:“再找出幾片這樣的龜甲就好了,可惜,我這些天遍尋長安,也冇有找到。”

雲初瞅著狄仁傑道:“哦,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簡單了,這東西我家就應該有不少。”

狄仁傑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指著雲初道:“真的?”

雲初點點頭道:“我騙你做什麼。”

溫柔瞅著雲初道:“我為啥不知道?”

雲初撇撇嘴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我對你們夫妻床上那點事不感興趣,我就想知道,為何你知曉這種奇怪的東西,而我卻對這東西一無所知呢?”

雲初喊來家裡的仆婦,讓她們把孩子們都帶走,這就帶著狄仁傑,溫柔一起去尋找龜甲。

在大唐,要說那裡的稀奇古怪的東西最多,那就一定要數藥堂。

要說那裡的藥堂稀奇古怪的東西最多,那就一定要數到晉昌坊的平準藥堂。

在這裡不論是糞便,還是金屬,亦或是樹根,樹皮,草籽,泥土,都是可以入藥的存在。

據雲初所知,他那個世界裡人們發現甲骨文載體龜甲,獸骨最多的地方也是藥堂。

而且還是從一味中藥材中發現的,而這一味中藥材,名叫——龍骨。

如今的平準藥堂自從被老神仙檢查過一遍之後,這裡就成了全長安儲存藥物最齊全,最具有質量的一個地方。

到了平準藥堂,雲初就讓藥童把藥堂中存儲的龍骨全部拿出來。

不一會,四五個藥童背來的龍骨就擺滿了一個大案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因為雲初真的在這裡發現了龍的骨頭,從威猛的外形來看,很有可能是一頭霸王龍的下頜骨。

藥童大言不慚的拍打著這枚帶著一嘴大牙齒的恐龍下頜骨對雲初吹噓道:“論到龍骨,那裡的龍骨頭都冇有我們這裡的好,縣尊您看,這真的是一頭龍的骨頭。

雲初瞅著眼前這根巨大的龍骨化石,點點頭道:“送去家裡,這東西就應該珍藏起來。”

藥童眼睛發亮連連點頭道:“這麼好的藥材,自然是要留著自家人用啊。”

狄仁傑跟溫柔兩個人對恐龍化石冇有啥興趣,他們按圖索驥,很快,就在這一大堆骨頭,龜甲之中找到了不下一百片上麵有文字的。而且越找越是興奮。

沉重的恐龍下顎骨化石雲初一個人費了很大力氣才能抱起來,他試著比量一下,如果這頭巨獸還活著,估計一口吞掉一個自己冇有任何問題。

等狄仁傑跟溫柔兩人從龍骨這味藥材裡挑選出百十片帶有文字模樣的龜甲跟獸骨之後,他們兩人的神色很快就從開始的狂喜,變成了沉默。

雲初自己扛著一枚恐龍化石,這兩個人各自用筐籮裝著一笸籮龜甲,獸骨,再一次回到了雲家的小花廳。

小花廳裡有地龍,所以,非常的溫暖,雲初找來一個小刷子,考古學家一般用這個小刷子清理恐龍化石。

狄仁傑跟溫柔兩個卻麵對著一大堆的甲骨文發呆。

他們的心思不難猜測。

如果說那個淳於氏手頭僅有一片龜甲,還可以說這片龜甲是這個女人障造出來的。

現在,僅僅是一個平準藥堂,就找出來這麼多的龜甲,而且狄仁傑跟溫柔還看過,那個女人拿來的那片龜甲上的很多字,在彆的獸骨上也發現了。

現在,要說這東西不是文字,他們兩個首先就不怎麼相信。

雲初瞅瞅兩個沉默的人,微微一笑,並不在意,細心地用毛刷子清理眼前的恐龍化石。

在大唐發現一個恐龍下頜骨不算難,難的是找出一塊連帶著完整牙齒化石的下頜骨就太難了。

恐龍化石很粗糙,疤疤癩癩的,很不潤澤,雲初決定以後要經常盤一下,無論如何,也要把這東西盤出光澤來,如此,才能借用這枚恐龍下頜骨化石,化解掉李義府利用甲骨文作妖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