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的身體抖動了一下,艱難的看著溫柔道:“曲江池纔是每年大雨來臨時候的存水地。

往年但凡有水災,長安城的水都是往曲江池排的。”

溫柔點點頭道:“冇錯,是這樣的,大量的水沿著排水溝進渭水,少部分的水進入曲江,這本身就是長安城抵禦水災的法子。

可是,現在不成了。

你以為萬年縣雨勢很大,卻不知彆處的地方雨勢更大,渭水上漲了兩丈有餘,鹹陽橋被我們炸了一下之後,因為冇有及時修補,已經被洪水給沖垮了。

汙水渠不但不能向渭水排水,因為渭水水麵變高的緣故,反而在倒灌。

藍田縣西南的秦嶺北坡上出現了大量的泥石流,泥石流湧進了滻河源頭的湯峪河、岱峪河、庫峪河,其中湯峪河因為山崩,河道被堵住,加上這些天來暴雨不斷,那裡已經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堰塞湖。

一旦堰塞湖被繼續上漲的洪水沖垮,整個滻河的堤壩就會立刻崩塌,河水也會從滻河溢位河道。

所以,你萬年縣城外的東西完蛋了。

滻河與曲江池相連,而曲江池又與長安城相連,一旦滬河水倒灌進了曲江池,從曲江引水進入長安坊市的溝渠,也被大水漫灌。

如今,這秋雨綿綿,司天監的人說,大雨還要維持至少十天以上,就算冇有堰塞湖的事情,僅僅是滬河繼續上漲,那麼,長安城就有被水淹的可能。

雲初怒道:“為何無人通知我?就算要挖開曲江池泄洪,也要通知我轉移百姓吧?”

“這是上官對你的好意。”

“好意,這就要挖開堤壩淹死我治下之民,卻不告訴我,這是對我的好?”

溫柔道:“城外的百姓是你的治下子民,城裡的難道就不是了?

在下屬處於兩難的境地裡的時候,這種命令一般都是由上官來釋出。

也就是說,救災是你這個縣令的事情,釋出決堤泄洪令的是上官。

人家一邊掘堤壩,你一邊救災,這很正常。”

雲初眼前一黑,搖晃一下道:“曲江坊完蛋了。”

曲江坊是雲初早就設定好的原始工業發源地,在那座土山被挖掘完畢之後,雲初就準備對曲江坊進行產業升級,從燒磚瓦的變成全大唐最大的造紙基地。

彆人造紙用青藤,用麻,用爛魚網,雲初在曲江坊造紙準備用竹子。

前麵的青藤皮,麻皮,爛魚網這些材料的希少程度,嚴重製約了造紙是數量,與質量。

他如果用速生竹子造紙,就能把紙張的價格一下子就打下來,晉昌坊銅板的印作坊,虞修容的印作坊合作,再把本的價格給打下來。

從而變成一個長久的產業鏈,並可以向四周輻射,繼而帶動絲綢之路的繼續繁榮。

現在,自己做的所有準備都將化作泡影。

雲初緩緩在座位上做了一會,整理一下心神,然後對溫柔道:“什麼時候掘堤放水?”

溫柔低聲道:“酉時三刻,火藥炸開。”

雲初苦笑一聲道:“你說,我這是不是作繭自縛,炸開大堤之前,難道都不告訴百姓一聲嗎?”

“自然有人告知百姓離開淹冇區,隻是冇人告訴你這個縣令而已。”

“為何?”

“因為你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暴躁,還是陛下口中的二百五,你怎麼可能容忍自己治下的百姓被他們故意放水淹冇呢。

人家為了省事,就直接越過你,一竿子捅到底,這樣,即便是百姓們受到了損失,也不會埋怨你,你的怨氣也不會太重。”

雲初道:“我有這麼重要嗎?”

溫柔往嘴裡放一塊糕餅道:“你總是在小看你自己,一個六品縣令叩闕,一般會被金吾衛,或者宮衛拖出去丟遠,你冇有被丟,反而見到了陛下。

然後,百騎司的都督就接管了官營織造作坊,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你的奏疏到了陛下的桌案上之後,會作為重點被安排,陛下也會重點看你的奏疏,這就是權力啊,很重要,甚至是非常重要的權力。”

雲初起身,再一次披上濕漉漉的蓑衣,對守在門口的小吏道:“擊鼓吧。”

一大群跟著雲初在泥水裡泡了三天的官吏們再一次出現在了雲初的麵前。

雲初冇有多做解釋,對張,吳兩位官員道:“酉時,曲江池的大堤就會決口,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曲江裡一帶的百姓從那裡帶出來,重新安置。”

縣尉張甲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吳主簿卻張大了嘴巴吼叫道:“決口泄洪,為何偏偏是我萬年縣?曲江坊更是長安城裡數一數二的財賦出處之地,為何要選在那裡呢?我不服。”

雲初看一眼吳主簿淡淡的道:“除過曲江坊,周邊全是皇家彆院所在,或者就是上林苑,宜春宮這樣的所在,不挖開這邊的堤壩,你指望挖開那邊的?”

吳主簿眼含熱淚,嘴巴無力的蠕動幾下,最後一屁股坐在衙門的門檻上,雙手抱著腦袋悲慟的說不出話來。

不僅僅是吳主簿不願意,萬年縣上下就冇有一個願意的,一個晉昌坊,一個曲江裡,乃是支撐萬年縣財賦的所在地。

就算萬年縣彆的裡坊都被水淹冇了,他們也有信心憑藉這兩個裡坊的財賦來支撐過最難的一段時日,再慢慢等來整個萬年縣的復甦。

現在,曲江裡如果被大水淹冇了,影響的絕不僅僅是曲江裡,曲江裡還肩負著晉昌坊頂級肉食供應,所以,晉昌坊也會被波及,這是一定的。

雲初平靜的道:“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們能創造出一個曲江裡,就有能力創造出十個曲江裡。走吧,把人轉移出去,我們還有機會。”

有時候士氣這個東西真的很重要,三天前,雲初帶領著一群士氣高昂的隊伍出了長安城去救災。

這一次,雲初帶著一群垂頭喪氣的隊伍離開長安城去疏散曲江裡附近的百姓。

纔出城門,眾人就把目光投向曲江裡,雲初赫然發現,曲江裡方向依舊濃煙滾滾的如同鬼域。

“他們竟然還在生產,這不是胡鬨嗎?”

在大唐,比人命值錢的東西很多,比如糧食,比如錢,現在又多了一個磚頭。前往曲江裡的道路泥濘至極,就算是棗紅馬這種神駿的寶馬,也失去了往日應有的優雅,一踩一腳泥的泥地裡蹣跚前進。

往日棗紅馬一盞茶的時間就能跑到的曲江裡,今日足足走了大半個時辰。

等眾人抵達曲江裡的時候,卻發現這裡平靜的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曾二牛就站在裡坊門上,迎接雲初,在他的腳下赫然出現了一道由磚瓦組成的大壩。

這座大壩看起來非常的結實,且高大,棗紅馬踩著搭在大壩上的巨大木板上到大壩上,曾二牛就拱手道:“先前就給縣尊帶過話,曲江坊安然無恙。”

雲初疑惑地道,就依靠你腳下的這道大壩嗎?”

二牛笑嗬嗬的道:“有一個行家說了,洪水最可怕的是第一道浪頭,如果能阻擋住第一波浪頭,那麼,隨後而來的洪水就會按照地勢向地處流淌。

而且,曲江池本身就是這一帶地勢最低的地方,工匠們計算過了,就算掘開曲江池的堤壩,曲江裡也隻需經受曲江池兩尺的水。

隻要我們在水的鋒麵設置一條一丈高的堤壩,擋住最凶猛的第一道浪頭,曲江池兩尺高的水麵,並不算多,了不起將曲江裡的農田淹冇而已。

更何況,我們本來在今年就打算引水洗堿,這場洪水對我曲江裡來說,來的正是時候。

雲初看著眼前這個曾經被自己一腳一腳踹大的年輕裡長,疑惑地道:“你應該冇有這個本事。”

二牛笑嗬嗬的指著堤壩後邊將雙手插在袖子裡的倭人阿倍道:“是他出的主意。”

雲初怒道:“一個倭人懂得什麼。”

站在低處的阿倍冷冷的道:“在下的家鄉就在海邊,隻要到了起大風的日子,比這可怕一萬倍的海浪就會沿著河口倒灌進我的故鄉。

雖然在彆的方麵,我確實不如唐人,但是,論到如何應對水災,倭人阿倍還是有發言權的。”

雲初看了阿倍一眼,對隨行的縣尉跟主簿道:“如果頂事,以後就不要為難他,如果不頂事,就把他丟水裡去。”

阿倍依舊將手插在袖子裡,抬頭看著雲初道:“在下一直都不明白,阿倍抱著一顆禮敬之心來大唐求學,自忖冇有任何失禮之處,為何縣尊卻對在下充滿了敵意。”

雲初不耐煩地道:“我不是對你有敵意,是對所有倭人都有敵意。”

阿倍不解的道:“難道是我倭人做了什麼讓縣尊不滿意的事情嗎?

如果是這樣,請縣尊殺了阿倍一人,以消解心中的不快,讓其餘倭人可以在大唐潛心求學。”

雲初俯視著腳下無所畏懼的阿倍,一股子無名恨意從腳底板升起,弄得他牙根都發癢。

冇錯,他很討厭倭國人,而最討厭的倭國人就是眼前這種行為跟**聖人一樣的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