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早上走的時候,虞修容還好好地,早上說胃口不好,就勉為其難的喝了一碗粥,兩根油條,一碗豆腐腦跟四個肉包子。

看不出半點跟生產有關的征兆。

雖然雲初很確定預產期就在這幾天,顯然,他的兩個孩子冇打算在今天就見到他。

老婆能吃,孩子安穩,妹子調皮,家人安好,雲初纔去上了個朝,結果,還被皇帝標註為二百五。

挺好的,現在孩子要急著見他這個父親,隻要孩子出來,他就再也不用擔心老婆的肚皮炸裂這件事了。

棗紅馬似乎知曉兄弟焦急的心情,一路狂奔,不僅僅冇有撞到人,還用最短的時間把他送到了家。

才進門,就發現一直井然有序的雲家,已經亂成了一團,就連肥八這個隻知道喝酒冇什麼腦子的傢夥,這時候也墊著腳尖焦灼的朝內宅月亮門往裡看。

雲初直到中庭才下馬,才進到後宅,就聽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從早就準備好的消毒產房傳出來。

接著,就聽崔氏歡喜至極的聲音伴著嬰兒的啼哭聲響起。

“先出來的是小郎君是小郎君,雲氏的長子,嫡子,神佛保佑。”

雲初停下了腳步,笑著,仰頭看天。

今天長安城的天氣算不得很好,朝霞還冇有散去,如同錦帶一般鋪在長安城的東邊,而長安城上卻晴空朗朗,高大的大雁塔時鐘一般的將影子鋪設到了西邊,幾乎貫穿了整個長安城。

娜哈氣喘籲籲地跑進來,聽說小侄兒已經出生了,就急著要鑽進產房看侄子,卻被守在門邊的崔氏毫不留情的給推出來了。

屋子裡已經有六個穩婆在守著虞修容,冇有她摻乎的餘地。

“不急著把孩子抱出來,等他妹子出世之後,一起看。”雲初高聲朝產房裡喊道。

或許是聽到了雲初的聲音,原本己經很疲意的虞修容像是又有了精神,開始叫喚著繼續生。

“哥,我真的很想看小侄子,小侄女。”娜哈將身子靠在雲初身上,兩人一起抬頭看天。

“你馬上就會看到的。他們應該跟你剛剛生出來的時候一樣,小小的軟軟的,醜醜的。”

“我不醜,小侄子,小侄女也不醜。”

“你生下來的時候,第一個抱你的人是我,醜不醜我會不知道?

不過,你生下來的時候好小,家裡冇有柔軟的布,隻好用皮子包住你。

皮子很硬,還不透氣,你總是哭。

我從戰場上撿回來一麵破爛的旗子,用開水煮過好幾遍,再放在太陽底下曬乾,最後用木棒把破旗子捶打的軟軟的把你包上,你纔不哭。”

娜哈很喜歡聽哥哥講以前那些她不知道的事情,隻要哥哥開始講,她心裡就會很舒服。

這孩子的危機感來了。

於是,雲初就攬著她的肩膀,跟她說一些以前對她好的事情,來增加她的信心。

說起來,娜哈這孩子與其說是他的妹子,不如說是他的女兒更合適一些。

這孩子真的是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

就在娜哈沉浸在過去的美好時光的時候,產房裡再一次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是一個小娘子。”崔氏歡喜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雲初長出了一口氣,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不大功夫,崔氏與萬年縣排名第一的穩婆,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出現在雲初的麵前。

崔氏抱著男孩子恭恭敬敬的朝雲初屈膝道:“請家主給小郎君賜一個名字。”

雲初俯身看著孩子攥的緊緊的小手,柔聲道:“就叫雲瑾,對雲氏來說,這孩子的降生,就是老天賜予我的一塊美玉。”

崔氏笑吟吟的看著懷裡的孩子道:“雲瑾,雲瑾,雲氏的美玉兒。”

雲初從崔氏手裡接過兒子抱在懷裡,崔氏又從穩婆手中接過女嬰,再一次屈膝道:“請家主給小娘子賜名。”

雲初瞅著天邊即將消散的彩霞道:“錦雲如帶,彩練當空舞,我兒當叫雲錦。”

雖然,兩個孩子的名字發音是一樣的,崔氏卻冇有誤會,她本身也是一個讀過書的女子,自然知曉,這兩個孩子名字的區彆。

崔氏就抱著孩子再次施禮道:“雲錦,雲錦,雲氏的彩雲娘。”

兩個孩子都到了雲初手中,估計,其餘的穩婆已經把虞修容收拾好了,就抱著兩個孩子,以及攀著哥哥肩頭看孩子的娜哈,一起進了產房。

雲初進了產房,先是感謝了這裡的六個穩婆,然後對崔氏道:“賞,金瓜子五枚。”

六個穩婆想到過給縣令夫人接生能發一筆小財,冇想到縣令的賞賜竟然如此的豐厚。

崔氏笑著將一群喜不自勝的穩婆帶走,將空間留給了雲氏的五個主人。

虞修容麵色慘白,眉宇間卻帶著濃濃的傲意,一次性給雲初誕下一雙兒女,怎麼著都對得起夫君當初娶她進門時候,給的盛大排場,也對得起那驚豔了長安人的十裡紅妝。

雲初將兩個孩子並排放在虞修容的身邊,握住她有些冰涼的手道:“辛苦了。”

虞修容瞅著眼前的得意之作,衝著雲初挑挑眉毛道:“我當年就說過,娶我,你不會吃虧的。”

雲初笑道:“我從未懷疑過這句話,且篤定的認為我娶到了一個寶貝。”

虔修容的身體徹底放鬆了,微微閉上眼睛道:“此生再無憾事。”

話說完,又立刻睜開眼睛瞅著看孩子看的入迷的娜哈道:“不對,等給娜哈找一個好人家嫁掉,妾身再無憾事。”

娜哈撇撇嘴,明顯對於虞修容的話很是排斥。

穩婆們等虞修容下了奶水,這才抹著吃的油光光的嘴巴,攥著主人家賞賜的五枚金瓜子,遺憾的離開。百度搜尋74。

等孩子吃了奶水,虞修容沉沉睡去之後,雲初這才離開產房,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虞修容就要在這間房子裡度過她的月子。

纔到中庭,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衝著他嗬嗬笑的大慈恩寺主持窺基大師。

雲初不怎麼喜歡窺基,主要是這人的名字不好聽,不論是字義,還是含義,都不喜歡,字義太流,而含義又太陰險,老盯著彆人家的基業乾啥呢?

就在雲初以為窺基大師此次前來,是為了慶生,冇想到窺基大師,從寬大的僧袍裡掏出一張紙遞給雲初道:“玄奘大師知曉你已經有了子嗣,憐你至今無字,就給你起了一個很好的宇,宇初!

而後,雲初字宇初!”

被玄奘大師賜宇,這對大唐人來說是很高的榮耀與福氣,幾乎與皇帝賜字比肩。

對於雲初來說,很明顯,玄奘大師賜宇,要比皇帝賜宇,要好的多。

他甚至相信,從今天起,彆人再呼喚他的時候,一般都會稱呼他雲宇初,至於號,很可能就是被皇帝李治一語成讖的二百五。

雲初,字宇初,號,二百五。一天時間裡,雲初有了兒子,有了女兒,有了字,有了號,還真是收穫滿滿的一天。

在雲初期盼的目光中窺基大師竟然……走了,他那麼富貴的一個和尚,竟然就這樣甩著袖子走了,什麼禮物都冇有留下。

狄仁傑,溫柔跟著來了。

狄仁傑正在跟崔氏嘀嘀咕咕的說著話,從隻言片語中得知,這傢夥正在詢問雲家的產房是如何規整的,穩婆請的又是什麼人,有冇有使用什麼特彆的接生法門。

看樣子,是在為自己老婆生產做準備。

“啊,雲兄!恭喜恭喜,一舉得男,一舉得女,瞬間兒女雙全,此乃大富大貴之征兆啊。

這就回家訓斥拙荊,一次生一個不說,還生的險象環生的真是不為人子。”

雲初找了一個椅子坐下來對溫柔道:“這可是有秘方的,有一本書叫做《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不知流言兄可否聽聞過?”

溫柔笑道:“二百五兄小看愚兄了,愚兄雖然不能說知曉天下所有書,也算是博覽群書,若是,連愚兄都未曾聽聞過的書名,定是二百五兄杜撰出來的。”

雲初冷笑一聲道:“夫性命者,人之本;嗜慾者,人之利。

本存利資,莫甚乎衣食。

衣食既足,莫遠乎歡娛。

歡娛至精,極乎夫婦之道,合乎男女之情。

情所知,莫甚交接。

其餘官爵功名,實人情之衰也。

夫造構己為群倫之肇、造化之端。

天地交接而覆載均,男女交接而陰陽順,故仲尼稱婚姻之大,詩人著《螽斯》之篇。

考本尋根,不離此也。遂想男女之誌,形貌妍媸之類。”

流言兄聽雲初背誦了一段,發現這一段話至情至理,絕不可能是短時間內編纂出來的,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道:“果真有此奇書?”

雲初嗬嗬笑道:“你以為我這一對小兒女是怎麼來的?”

“如此奇書,而今何在?”

雲初回頭才返現,狄仁傑已經湊到了他們兩人身邊,看他迫切的神色,估計對這本書也非常的神往。

雲初當然冇有這樣的一本書,因為這本書是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簡寫的,現在根本就冇有這個人。

他能記住開篇,完全是為了在酒桌上,彆人講有色笑話的時候,他拿出這東西來,顯得高雅不說,還會讓彆人覺得他很有學問……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五二章收穫滿滿的一天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