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挑著一個血淋淋的首級進了天水郡公府,才進門,就被一群看家護院的部曲給圍住了。

雲初冷聲道:“放下手中的兵刃,否則視同謀反,斬立決。”

為首的一個武士首領看著雲初挑在刀尖上的人頭怒道:“我府上管家因何事會被斬首?”

雲初笑道:“該殺!”

武士首領道:“這是大唐的長安,不是窮鄉僻壤,你這般胡作非為,弑殺良民,就不怕我家公爺回來嗎?”

雲初不理不睬,蠻橫的道:“放下手中刀劍,束手就擒,否則,斬立決!”

武土首領倒退一步道:“莫要中計,聽某家的話,放下兵刃,公爺回來自然為我們做主。”

武士首領的話音未落,張甲身邊的一個衙役突然慘叫一聲突襲!

雲初等人轉頭看去,隻見那個衙役的肩膀正在向外飆著血,而他對麵的那個部曲手中的橫刀上,血跡斑斑。

雲初手一抖丟掉人頭,橫刀翻轉,直刺武士首領的咽喉,這一刀速度極快,竟然冇有半分留手的意思。

武士首領原本就是久經戰陣之人,麵對這種狀況,永遠是手比腦子還要快,手中即將丟棄的橫刀忘命的向上撩,噹啷一聲與雲初的橫刀碰撞,雲初哈哈一笑,橫刀豎起,用力向下拖拉,刀與刀摩擦,發出一陣刺耳的鳴叫,雲初身體向前衝,用肩膀重重的撞在猝不及防的武士首領胸口。

這一記衝撞,雲初腿力,腰力齊發,隻聽喀嚓一聲,居然撞斷了武士首領的胸口。

武士首領如遭電擊,連連後退,雲初如影隨從,右手的刀柄,左拳,右肘,膝蓋,接連不斷的擊打在武士首領的胸口。

武士首領口中不斷噴血,腳下卻絲毫不亂,隻想硬抗過這一路攻擊之後,再圖他想。

隻是,雲初根本就不給他活命的機會,從這個武士首領剛纔說放棄反抗的時候,他就決定殺了這個聰明人。

因此,當他最後一拳中指骨節稍微凸出一些,一拳砸在他的凸起的喉結上。

武士首領手中的橫刀噹啷一聲落地,雙手捂著脖子,驚駭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的縣令,也就是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一件事,這個人是來找天水郡公府的麻煩的。

雲初下了死手,他麾下的衙役們自然也不會含糊,每一刀都是衝著這些部曲的致命位置去的。

這些部曲原本還隻是抵擋,當他們發現自家的首領被殺之後,一個個慘叫一聲,開始發瘋一般的向衙役們發起進攻。

雲初提刀擊退兩個狀如瘋虎的部曲,給張甲下令道:“退!”

在雲初跟張甲的掩護下,衙役們紛紛狼狽的逃出府門,直到雲初跟張甲也退出來的時候,武藝不好的張甲己經捱了四五刀,幸好有皮甲掩護,否則,就不能活著出來了。

已經被首領被殺刺激的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幾個部曲,竟然追殺了出來。

雲初微微一笑,拉著行動己經有些不便的張甲從府門正麵跳開。

等這些部曲再想追殺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麵前出現了一群舉著漆盾衙役,舉著盾牌的衙役們攔住了這些部曲前進的道路,隨即,就有長矛手從漆盾上特意留下的孔洞將長矛直刺了出去。

前排的部曲們,紛紛被長矛刺中,那麼些長矛又迅速縮回來,而盾牌手又大喝一聲,舉著盾牌繼續前進,而長矛就再次刺出,不管對麵有冇有敵人。

冇有甲冑的武士,在武裝甲士麵前,幾乎就是不堪一擊,你就算砍中人家十刀,人家不會有事,隻要你被人家刺中一下,就會立刻失去戰鬥力。

雲初在戰陣上,就冇有見過身體中了一矛之後,還有反抗力量的人。

盾牌手在前,長矛手在後,雲初提著橫刀跟在長矛手的身後。

現在,他可以慢條斯理的推進,等著大理寺,金吾衛的人馬到來,到時候,就到了狄仁傑表演的時刻了。

萬年縣乃是京縣,有衙役一百,捕快五十,不在冊的不良人五百,必要的時候還能調動民壯五百參與剿匪等事宜。

也就是說,萬年縣縣令雲初在京城可以調動的武裝人手超過了一千人。

要知道,即便是李績這樣的軍方頂級大佬,一次出動百人以上的部曲,就必須向兵部報備。

在京城,雲初纔是真正的官。

當然,在李績這些人耍官威之前,必須不害怕對方事後報複才成。

盾牌手,長矛手排著方陣緩緩推進,弓箭手在雲初身後,一路上隻要遇到阻礙,就立刻刺殺毫不留情。

從前院推進到中庭的時候,金吾衛的人先到了,雲初也終於見到了丘神績,好幾年不見了,這個當初與自己爭奪坊市建設,撈功勞的年輕紈絝子弟,已經瘦弱的不成樣子了,體重更是輕了足足一半。

頭髮也掉的差不多了,兩隻眼窩深陷,不過眼睛依舊有神,這一刻極為憤怒,雙目通紅,宛若鬼火。

倒在一張步輦上,由四個健婦抬著,下半身蓋著被子,哦,其實被子裡啥都冇有,可能隻有尿布。

“雲初,你要乾什麼?”

雲初淡淡的道:“我原本是來問你,東市那個賣銀器的胡人是怎麼死的,是不是與你有關。”

丘神績冷笑一聲道:“是老子的部下殺的,你又能如何?”

剛剛到來的金吾衛副將韓金瞅著雲初道:“你為了一個胡人,就把這裡的殺的屍橫遍野的?”

雲初對丘神績道:“你殺了那個胡人,確實不算大事,隻要賠償三貫錢,就冇事了。”

韓金瞅著丘神績道:“你連三貫錢都不肯給雲初嗎?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吧?”

丘神績冷笑一聲道:“他殺了我家這麼多人怎麼算?”雲初歎口氣道:“丘神績,我們現在算的不是那個胡人的賬,你我,以及韓兄都清楚,我來這裡本身就是為了討一個便宜人情的。

也是我們地方官與勳貴豪門打交道的不二法門,隻有平日裡把這些不值錢的人情討的多了,你們纔不會在我辦公的時候過於為難我。

為了討要這個不值錢的人情,我三天前就具帖府上,說今日要登門。

就算你天水郡公府高貴,不屑於招待我這樣的小官員,我是因為公事來的,你家的奴才,也不至於把我的拜帖從家裡丟出來吧?”

韓金的眼神收縮一下,看著雲初道:“此話當真?”

雲初指指門外道:“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丟出來的,至今,拜站還在地上呢。”

“你己經殺了管家!”丘神績忍不住尖叫起來.

雲初怒極笑道:“殺你府上一個奴才,賠償牛一頭,這個好辦,回頭就讓人把牛送來。百度搜尋74,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現在,咱們來算算本官的顏麵值多少錢?”

丘神績平靜了下來,先是看看仰頭看天的金吾衛副將韓金,然後道:“你也殺了我府上這麼多的人,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雲初瞅著遍地的屍體道:“部曲也算人嗎?如果是,為何我萬年縣的戶冊上看不到這些人的名字?”

丘神績道:“好,本官再退一步,我賠償那個胡人家眷三貫錢,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雲初從一個衙役手中,取過鎖鏈,搖頭道:“不把你關進萬年縣大牢十日,本官的怒氣難消。”

丘神績怒道:“你敢!”

雲初手一抖,鐵鏈子就在劃過一丈的空間,前麵的環準確的套在丘神績的脖子上,用力一扯,丘神績僅存的半截身子就離開了步輦,飛了半截之後吧唧一聲就掉在地上,雲初疑惑地道:“你的下半截呢?”

韓金倒吸一口涼氣,對雲初道:“折辱不可過甚,難道你要跟天水郡公結死仇嗎?”

雲初為難的道:“用力過猛啊,我那裡知道他現在隻剩下了半截身子。”

韓金道:“把他放了吧,此事就此結束,彆惹麻煩,聽說皇後很看重他。”

就在雲初左思右想的時候,大理寺少卿彭壽從外邊走了進來,後麵還跟著一個似乎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且懶洋洋的狄仁傑。

彭壽早就來了,他先是瞭解了情況之後才進來的。

見雲初用鐵鏈鎖著丘神績,就不耐煩的道:“事情也不算大,就此作罷,難道準備弄得不可收拾才滿意?”

雲初快快的將鐵鎖鏈收回來,正要說兩句狠話,找回一些場麵的時候,狄仁傑卻在一邊輕聲叫了一聲。

然後,他就來到一具死屍跟前,仔細地端詳起來,還問隨同的大理寺同僚要來了一柄短刀,快速的將這具屍體身上的衣衫,全部割開,仔細檢查了屍體之後,狠狠的瞪了雲初一眼,然後對在彭壽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

原本一臉不耐煩之色的彭壽聽了狄仁傑說的這句話之後,眼睛似乎都凸出來了,對那個跟狄仁傑一起檢查屍體的大理寺同僚道:“果真?”

那個大理寺同僚點點頭道:“左腿比右腿短一寸,慣用左腳前半部分支撐行走,左手虎口有繭子,尾指缺少半截,與吐蕃使者團窗戶上的血手印相同,也與血跡上留下來的腳印吻合。”

彭壽激動地渾身顫抖, 他這個時候,很想仰天長嘯一聲,又強行忍佳。

對雲初道:“老夫要借你萬年縣死囚牢一用。”

雲初斷然拒絕道:“不行,這件事我不摻乎了,你大理寺也有監牢。”

彭壽冷笑道:“你把丘神績弄得這麼淒慘,就不怕天水郡公來找你的麻煩嗎?”

見雲初開始猶豫,彭壽低聲道:“茲事體大,如果能把老夫心中的疑惑解開,老夫保證算你一份功勞,也替你在天水郡公麵前替你開脫如何?”

“為何一定要用我萬年縣的死因牢?”

彭壽道:“因為,隻有你萬年縣的死囚牢是空的。”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四七章峯迴路轉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