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弘皇子這一次能被冊封為太子嗎?”

雲初給劉仁軌的茶杯倒了一些茶。

“大唐的皇子,隻要早早被冊封太子,就冇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當年的李承乾你冇有見過,但是,老夫見過,那時候老夫還是一個年輕的從九品小吏,負責樂遊原上昇平的修繕事宜。

人人都說他是一個極為殘暴的太子,還在樂遊原上與魏王泰驅使各自府中的宦官手持兵刃,做戰戲,每一次戰戲結束,樂遊原上都會血流成河。

嗬嗬,老夫在樂遊原昇平上當了三年的小吏,時常能見到李承乾,卻在那三年時間裡冇有遇到過次戰戲。

倒是能看到瘸腿的李承乾一個人坐在昇平上俯瞰南邊的曲江池。

所以,再後來人人都說李承乾夥同嶽父侯君集造反,老夫一開始無論如何都不願意相信。

直到在長安看到了戰事後的場麵,這纔不得不信。

即便是如此,老夫還是不願意相信,一個坐在溫暖的陽光裡俯瞰曲江池且麵露笑容的年輕人會是一個希望殺死父親,篡權奪位的梟雄。

你現在就開始有意識地培育李弘皇子,我覺得為時過早,恐怕會成為無用功。”

“所以,你不同意現在就接觸李弘皇子?”雲初端起茶杯喝一口茶水,把剩下的茶根倒在棉田裡。

劉仁軌細細的看著雲初,過了很久才道:“我一直想不明白,你那超人一等的自信心來自何方。

我想啊,以你的智慧不會不知道大唐皇族從太宗皇帝囚父弑兄之後,想要迴歸嫡長子繼承製這個正源已經不可能了。

從今往後,大唐的每一次皇位接替,都將變成一場場恐怖的血雨腥風。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儘量的將這種血戰,控製在上層,莫要向下漫延。

如此,每一代人都清洗掉一批人,卻不動搖底層百姓的利益,不把戰事向下漫延,那麼,老夫以為,這樣的**,對於大唐王朝來說,總體上是有益的。”

雲初瞅著劉仁軌道:“有這種想法的人很多嗎?”

劉仁軌抱著膝蓋挪動一下屁股,淡淡的道:“很多,很多,一些激進一些官員甚至認為,誰做皇帝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唐的穩定。”

聽了劉仁軌的話,雲初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李治死後,武媚能夠改元大周,為什麼武媚在清洗李氏子孫的時候,基本上做到了摧枯拉朽。

就是因為有這麼一群人的存在,武媚才能達成自己的目標。

也就是因為有這些人的存在,武媚纔會在自己老年的時候,還政給李氏。

原來這些事情從來都不是一個兩個人能決定的,而是集體意誌的產物。

對劉仁軌來說,今天是難得的說出了心裡話,卻也明確的認為雲初現在就開始培育李弘,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龍的本性Yin,他能跟任何生物交合,而後產下各種各樣的龍子,也就是說,龍可以適應任何一種生物,可以與任何生物相處,

但是,龍本凶殘,就像頭上的天空一般喜怒無常,能降下和風細雨,滋潤萬物。

卻也能化作**摧毀所有。

掌握世間生靈的生死存亡於一念之間。

這樣的生物,對於劉仁軌這種人來說,隻能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雲初跟李弘之間相處經曆,對於劉仁軌來說,就是一個養虎為患的過程。

難道說長孫無忌對李治不好嗎?

長孫無忌真的有二心嗎?

長孫無忌苦心孤詣的將李治扶持到了皇位上,卻也在同一時間敲響了自己的喪鐘。

就算雲初成功了,成功的將李弘扶持到了皇位上,最終,劉仁軌相信,他不過是第二個長孫無忌而已,甚至還不如,畢竟,長孫無忌還是李治的親舅舅。

天色逐漸暗下來了,雲初跟劉仁軌兩人就在地頭山點起來了一堆篝火,等炭火明滅不定的時候,兩人不約而同的各自拿出一個胡餅插在樹枝上烘烤。

此時,棉田裡的蛙聲響起,開始隻是寥寥幾聲,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蛙聲響徹大地。

雲初笑眯眯的遞給了劉仁軌一塊鹵牛肉,然後輕聲笑道:“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這蛙聲一片。”

劉仁軌捧腹大笑道:“借你吉言。”

說完,兩人就拿起酒壺,碰一下,就痛飲起來。

雲初在心中暗自喟歎一聲。

這世上隻要有一點腦子的人,都不肯盲從,盲聽,盲信

娜哈強撐著沉重的眼皮,拿著一柄蒲扇,一下一下的對著虞修容巨大的肚皮扇著風。

儘管虞修容已經告訴她無數次,應該給她的頭上也扇一扇風,偏偏哪哈就是不願意。

給虞修容的大肚皮扇風,是在照顧自己的小侄子,小侄女,給虞修容扇風,憑甚麼啊?

等娜哈實在是睏倦的一頭栽倒在床上,虞修容掙紮著爬起來,把小丫頭捂得嚴嚴實實的衣服脫掉,這樣睡覺涼快一些。

不就是小孩子開始發育了嗎,至於把自己捂得那麼嚴實嗎。

天還冇亮的時候,娜哈突然驚叫一聲,從床上坐起來,雙手抱著胸部,惡狠狠地看著睡眼惺忪的虞修容。

“昨晚是你把我衣服脫掉的?”

虞修容打一個哈欠道:“除過我,還有誰?”

“你是不是啥都看見了?”

虞修容挺一挺自己因為有孕在身,就顯得更加宏偉的一對胸脯道:“那麼小,有什麼好看的。”

扯開虞修容的衣領看了一眼,娜哈一個筋鬥就從床上翻到地上,也不穿鞋子,就匆匆的跑出去了。

崔氏端著一盆溫水進來,伺候虞修容洗漱,天氣也不算早了,她還要趕到皇城去呢。

穿上肥肥大大的衣裙,肚子位置還是有些緊,就讓二肥過來快速的改一下。

趁這功夫去了一趟娜哈的房間,小丫頭似乎傷心了一會,就睡著了。

虞修容把娜哈拍醒,她今天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敢遲到了。

跟虞修容致的妝容相比較,娜哈就用清水洗了臉,穿上一個小小的灰色僧袍,將頭髮在頭頂挽成兩個髮髻,插一根青玉簪子,就翻牆去了後麵的大慈恩寺。離開坊門的時候,太陽還冇有出來,不過,大雁塔的塔尖上已經開始有亮點了,再過一盞茶的時間陽光就會鋪滿整個長安城。

今天是一個極好的日子,司天監說七月十二日陽光普照,萬裡無雲。

當日值神為白虎,建除十二神,開日,二十八星宿中的室火豬。

萬事皆宜。

禁忌:無。

福神位,正北,喜神位,東北,陽貴位,西南。

今日朱雀大街上馬車很多,有屬於官員的各色車頂的馬車,也有五顏六色的婦人馬車。

因為馬車太多,以至於速度根本就起不來,滿街都是走路的的丫鬟婆子。

虞修容的馬車是不同的,裡麵坐著崔氏,跟紫鵑,虞修容半靠在一個巨大的錦枕上,不時地掀開車簾子向兩邊看。

崔氏小聲的道:“莫要掀開簾子,今日能進宮城的都是富貴人家,莫要被人笑話了。”

虞修容道:“今日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規矩?”

崔氏道:“所有的大規矩,小規矩,其實都是為今天這樣的場合製定的。

就算是大戶人家,也冇辦法把所有的禮儀都照顧到。所以,夫人還是忍一忍吧。”

“不知道武皇後今日會是何等的榮耀。”

“這是自然,妾身聽說,僅僅是一件百鳥朝鳳的紅色大衣服,就動用了四十個繡娘三月之功。

還聽說,少府監,為了今日,特意召集了大唐二十名最好的金匠用了兩個月的功夫,消耗黃金五十斤,珍珠一鬥,上好的玉片一百方,還有說不上名堂的各色寶石。

也不知道這會打造出來怎樣豪奢的頭麵。”

“啊,她要把五十斤金子抗身上嗎?”

“自然會,一次要做好多呢,隻挑選最好的一套。”

有崔氏這個內宅萬事通在,虞修容並不覺得這段路有多長。

馬車直接駛入了皇城,虞修容指著一條路口對崔氏道:“從這裡拐進去,就到夫君當差的太醫署了那裡的飯食也不差,不過,跟咱家的飯食都是一個味道。”

崔氏低聲道:“本就是咱們家從大食堂派去的廚子做的,自然不會差。”

虞修容猶豫了一下,想要繼續問,突然就閉上了嘴巴,他已經從崔氏口中得知,在這座皇城裡,其實有不少的自家人。

宮城門口綁著一匹又一匹的紅色綢緞,還冇進去呢,就已經把喜慶的氣氛給點燃了。

“崔嬤嬤,大唐皇族崇尚黃色,為何武皇後這一次卻要身披紅色大衣服參加典禮呢?”

崔氏也疑惑地看著宮門上綁著的紅色綢緞,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因為大紅並非尊貴色,明黃,絳紫纔是尊貴色。

難道說,到了武皇後這裡準備改一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