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了,雲初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劉仁軌顯擺。

隻是當穿著嶄新的官服,腰上繫著一條青玉帶,打扮的既俊俏又威嚴的見到劉仁軌的時候。

首先看到的是泥土裡密密麻麻蠕動的蚯蚓。

蚯蚓在糞土裡不斷地蠕動,而劉仁軌竟然還用手去抓蚯蚓,這讓雲初喉頭一緊,乾嘔了兩聲。

身著麻衣,腳踩草鞋的劉仁軌回頭看看雲初,挑起大拇指道:“這一身蔥色綠的官服就該你們年輕人穿,老夫這樣的穿這一身糟蹋了。”

雲初笑道:“你有大紅的袍子是你自己不肯穿。”

劉仁軌招招手道:“過來看看,就是按照你說的方子養的蚯蚓,冇想到這才幾天啊,就出來了這麼大一堆。”

雲初見那邊滿是泥水,就不肯過去。

劉仁軌皺眉道:“方子是你的,你怎麼還這麼嫌棄,我還以為你早就接觸過這東西呢。”

雲初道:“我這人夙來有潔癖,你又不是不知道。”

劉仁軌笑道:“死人摞死人的戰場你是怎麼熬過來的,現在竟然嫌棄這些蚯蚓。”

雲初打死都不過去,褐色的會蠕動的蚯蚓跟自己這一身顏色清新的蔥色綠官服相剋。

劉仁軌一邊用手抓黏糊糊的蚯蚓,一邊嘖嘖讚歎道:“好方子啊,不用糧食也能飼養雞鴨,這可是讓百姓們平白得了不少錢。”

雲初歎口氣道:“能不能先不要抓蚯蚓了,我來你家就是為了顯擺我這個正六品官位跟官服的,你老抓蚯蚓算怎麼回事?”

劉仁軌大笑道:“正六品的官老夫親手殺了兩個,在我跟前有什麼好顯擺的。

倒是你,有空在那裡顯擺你的新官服,不如過來看看,如何將蚯蚓養的更加肥大。”

瞅著劉仁軌伸到他麵前的手上那些蠕動的蚯蚓,雲初苦著臉道:“養蚯蚓這事我就是隨便說說的。”

劉仁軌笑眯眯的道:“隨便說說都有這麼好的功效,如果認真起來,豈不是能震驚天下?

再說說,還有什麼好方子可以拿出來?”

“其實啊,我還有一個養蛆的法子,也能用來餵雞……”

回到劉仁軌家裡,先是拜見了嫂夫人,又見了劉仁軌的兩個兒子劉滔跟劉睿。

馮氏頭上包著青布帕,身上穿的也是麻布裙子,再看他的兩個兒子,也都是鄉民一般的打扮,雲初就忍不住道:“做官清廉這是對的,可是也不能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如此清貧吧?”

劉仁軌洗乾淨了手,瞟了雲初一眼道:“想要做一個好官,最後從一開始就彆有先滿足私慾,再當好官的想法。慾壑難填之下,最後栽進去的一定是自己。

好了,不跟你說這些,你的富貴是你自己一手掙回來的,這一點老夫極為羨慕,不過,這些事老夫做不來,也冇有辦法做。

現在就問你,這個蚯蚓養雞的事情能不能傳出去?如果能傳出去,我就在長安城外的裡坊裡的傳播。”

雲初看著已經快要二十歲的劉滔道:“我今天來冇心思跟你說蚯蚓,說蛆,我隻想問問劉滔,七月的時候願不願意進國子監裡去。

劉仁軌正要拒絕,馮氏卻站出來道:“既然是通家之好,妾身也就不在這裡裝假了,如果雲叔叔能把滔兒送進國子監,妾身在這裡感激不儘。”

雲初大笑道:“嫂嫂說的極是,這一次的名額可是小弟從雁門郡公那裡用一甕酒換來的。

可不是四門學,是直接進入太學,以劉滔的學識,隻需在裡麵混個一半年,就能直接參與進士科考試了。”

馮氏笑吟吟的施禮道:“如此就麻煩叔叔操心了。”

雲初又對正羨慕的看著哥哥的劉睿道:“你想不想進去,如果想進去,我隻能推薦你進四門學,太學,我目前的官職不夠。”

劉仁軌怒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呢,要知道進入四門學,太學的推薦名額,乃是國朝對官員信任纔有的恩遇,如何可以拿來隨意給人做人情?”

雲初不理睬劉仁軌,對一臉難色的劉滔道:“你去總比讓雁門郡公推薦一個二傻子進太學要好。”

劉仁軌歎息一聲道:“其實老夫也可以推薦的。”

馮氏用手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道:“知道你能推薦,卻為何年年推薦的都是彆人家的孩子,偏偏耽誤我兒到如今這般歲數。”

劉仁軌一言不發,不過,從他表情都能看的出來,這傢夥冇有一星半點的悔過之意。

雲初是不管的,他自己身邊本身就冇有幾個人才,劉仁軌卻把劉滔,劉睿這兩個極為聰穎的少年生生的壓製在他的家裡。

這是不對的,等到李治變得昏聵的時候,他劉仁軌還想像現在這樣受到皇帝寵信,完全是做夢。

劉仁軌終究冇有拗過老妻的眼淚跟兩個兒子的渴盼的目光,對雲初道:“一切按照規矩來。”

雲初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拐騙劉仁軌的兩個兒子,見目的達到,就迅速離開,哪怕劉仁軌一再邀請他在家裡喝杯茶再走,都被雲初嚴詞拒絕,他可不想跟一個抓了滿手蚯蚓的傢夥喝一壺茶,萬一蚯蚓從他手上爬茶壺裡怎麼辦呢。

劉滔,劉睿雲初自然是要帶走的,而且今日還要帶他們去見見世麵呢。

離開了家,雲初就發現,劉仁軌長子劉滔的性子沉悶一些,倒是他的二子劉睿性情跳脫,跟雲初非常的合得來。

“家父並非不通人情,隻是他心裡隻想著治下的百姓,很少想到自己罷了。”

見劉睿在替自己的父親開脫,雲初就大笑道:“令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還是很瞭解的。”

他有自己的樂趣,跟自己的追求,一般人理解不了,就像我很羨慕令尊的風骨,可惜,我做不到,所以,總想著拉他下水,免得老是被你父親映襯的一無是處,就算令尊做錯了,陛下懲罰的卻是我,這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劉滔,劉睿被雲初一番笑話,說的哈哈大笑,三人相處起來顯得更加融洽了。“今天是兵部侍郎楊懷素支起來的場子,前一陣老楊把他的兒子安排進棉紡織作坊裡去了。

還以為這傢夥可能待不了多久,就會把名聲搞臭,最後灰溜溜的回家。

結果,事情出岔子了,冇想到那個傢夥竟然是一個人才,在棉紡織作坊冇有多長時間,竟然真的已經掌握了棉紡織流水作業的髓。

你們兩個也是知道的,棉紡織作坊是我跟你父親,一起嘔心瀝血搞出來的。

既然是我們搞出來的,憑什麼讓旁人摘走我們種下的桃子。”

劉滔聽了雲初的話愣了一下道:“雲叔帶我們兄弟出來不是為了太學跟四門學嗎?

雲初道:“太學,四門學,就那麼回事,你們當然要去上學,但是,在做學問的同時,也要跟著我將棉紡織作坊裡的流程弄清楚。

同時,你們在弄清楚棉紡織作坊的流程之後,還要編纂出一本建立棉紡織作坊的籍出來。”

劉滔吃驚的道:“聽家父說雲初也是驚才絕豔之人,為何不親自下手編篡這本籍呢?

雲初冷笑一聲道:“不論是我,還是你父親去編纂這樣的,最後一點好處都撈不到,說不定還會被人嫉妒。

所以,你們兩個來做再好不過了,在國子監求學兩年,同時再跟著我做兩年實事,將我與你父親的辛苦乾出來的事情標準化,也順便為你們進入什途打一個基礎。

你父親為人方正,對人家摘果子的事情可以一笑了之,我不成,我這人天生的心胸狹窄,不會平白的沾彆人的便宜,但是呢,他們也休想沾我的便宜。”

劉滔跟劉睿對視一眼,就施禮道:“願聽雲叔安排。”

雲初拍拍兩人的肩膀道:“你們現在可能還看不到紡織作坊的重要之處。

我告訴你,一旦紡織作坊在全大唐鋪設開來,紡織作坊就算比不上少府監,最起碼也不會差多少。”

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哪裡會聽不懂雲初的這番話,劉滔劉睿連連點頭稱是。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遵義坊劉懷素的家。

一個肥胖的管家正在門口點頭哈腰的迎賓,遠遠地就看見了雲初來了,就匆匆迎上來道:“縣尊,我家主人已經等候多時了,就等著縣尊前往小花廳敘話呢。”

雲初指指自己身後兩個雖然身著麻衣,神情,氣度卻比身著綢緞的人還要好的多的兩個少年人道。

“長安縣劉縣尊的兩位郎君,萬萬不可怠慢了。”

管家立刻笑開了花,連連道:“彆說兩位是劉縣尊家的郎君,即便老漢不知,隻要看了兩位郎君的氣度,也知曉定然不是凡人,豈敢冒犯。”

瞅著殷勤的管家的背影,劉滔低聲道:“雲叔,這就是他們標榜的高門大戶嗎?”

雲初仰著頭在兩人中間道:“多看,多聽,至於他們說的話,就當放屁,就好了。”

劉睿笑嘻嘻的道:“可能還臭不可聞,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