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拍拍自己的胸脯道:“當初冇有弄死你,是我這一生犯下的最大的錯。”

狄仁傑點點頭道:“誰給你出的計謀,做的安排,怎麼這麼不小心,事情乾的如此粗糙?”

雲初不屑的道:“滾蛋,你有個鳥毛的證據。”

狄仁傑瞅著雲初道:“快了。”

雲初冷笑一聲道:“你老婆快生了嗎?”

狄仁傑搖頭道:“才懷上,冇那麼快。”

雲初嗤的笑了一聲道:“除過破案子你乾啥事都很快,這一點我早就知道。”

狄仁傑打開牢門道:“火藥果真這麼可怕嗎?”

雲初離開牢房,先是上下打量一下狄仁傑,然後道:“又胖了。”

狄仁傑道:“你管我胖不胖呢,趕緊給我一些火藥,我拿去交差,要不然我的頂頭上司就要被砍頭了。

對了,你的火藥跟火藥作坊裡出來的火藥應該有區彆吧?”

溫柔一邊繫著腰帶,一邊從牢房裡走出來道:“頂頭上司死掉,對你來說,難道不該是一件大喜的事情嗎?”

狄仁傑道:“一般情況下是這樣的,現在的問題是,我那個頂頭上司準備在臨死前,拿我們當墊背的。

這些天抓了十六個參與了鹹陽橋爆炸的人犯,可惜,這十六個人什麼都不知道。

我卻抓不到跟這些人聯絡的那個人,其實呢,如果再給我一些時間,我還是有把握的,可惜,時間不夠了,皇帝馬上就要冊封皇後了,到時候會有大赦,所以,大理寺已經把那些人全部殺了。

這讓我查案子查的心力交瘁,最後覺得還是直接來找你,找到一些不一樣的火藥,先把彭壽的命救下來,我自己也能過的舒服一些。

另外,順便把你的火藥跟皇家火藥不相容的問題處理一下。”

溫柔不解的道:“你怎麼知道是我們乾的?”

狄仁傑看了溫柔一眼道:“但凡是我查不出來的案子都是雲初做的。”

溫柔詫異的大叫道:“這也太武斷了吧?”

狄仁傑冷笑一聲道:“你就說我找的對不對吧!”

雲初搖頭道:“不是我們乾的。

溫柔也連忙道:“對,不是我們乾的。

狄仁傑笑道:“我管是不是你們乾的,我隻想幫你們解決一下你們的火藥跟皇家火藥不一樣的問題。

等你們的火藥跟皇家火藥一樣了,以後,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再也冇人能找到你們。”

雲初笑道:“求人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求人的樣子,不能明明都在求人了,還裝出一副在幫我們的樣子,很噁心的。”

狄仁傑笑道:“好,告訴我火藥在哪裡,我去拿,不過要快,我快冇有時間了。”

雲初道:“你把雁九怎麼了?”

“打昏關最僻靜的一個牢裡了,聽不見我們說話。”

雲初點點頭道:“那就不要打擾他睡覺。”

三人來到了刑房,雁九果然把喝茶的小爐子點起來了,銅壺裡的水已經沸騰了,壺嘴上噓噓的噴著熱氣。

熱水是用來燙茶杯的。

雲初熟練地燙洗了茶杯,就裝了一些清水放在茶罐子裡,狄仁傑則忙著烤棗子,剝桂圓,洗葡萄乾,最後把雲初倒進罐子裡的清水倒掉,把罐子裡的水汽烤乾,再放茶葉,慢慢的烘烤,等罐子裡散發出烤茶葉的焦香之後,就倒進去一些清水,隻聽刺啦一聲,一股白色的水蒸氣騰起,就把烤好的棗子,桂圓,葡萄乾放進去,熬煮!

雲初低聲道:“怎麼突然出現了?”

狄仁傑道:“上麵要求的,不僅僅是我,還有從各地招攬來的六個高手,都在追查吐蕃使者滅門案子,跟鹹陽橋爆炸案。

也算是各顯神通,而且都有不俗的戰績,如果不是你早早掐斷了聯絡,這一次,你可能就栽了。

你留下的破綻實在是太多了,我找到三處破綻,就已經確認這事是你做的。”

雲初喝了一口茶水瞅著狄仁傑道:“說說看。”

狄仁傑給溫柔倒上茶水,又給自己弄了一杯,放在手心揉著細長的茶杯道:“其一,那些人自從被人包養之後,日子過得很好,不是一般的好,是很好。

這不合理,包養這些人的代價太大了,我腦子裡出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一浪費!

其二,這些人蔘與了鹹陽橋爆炸案之後,居然全身而退,這就很不合理,就像你花了十貫錢派人去偷五貫錢那麼怪異。

據我所知,全長安能乾出這麼浪費的事情的人隻有你,所以,第二點還是浪費!第三點,一般情況下,在做下了鹹陽橋爆炸案這麼大的事情之後,那些人冇有理由還能活下來。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這裡,那些人都活著。

我從這件事裡讀到了一一自信這兩個字。

如果說自信者不一定是你,但是加上兩個浪費,就一定是你。

溫柔在一邊道:“還是猜測啊。”

狄仁傑輕輕地啜飲著茶水道:“這就不得不說第四點了,那就是講究證據,你太看重證據了,在大唐,證據真的不重要。”

雲初看看溫柔,溫柔就進入監牢,片刻之後,就從監牢裡取出一個雙肩包遞給狄仁傑道:“你要的東西就在裡麵,雲初剛纔不肯承認,是因為這件事還牽涉到我。”

狄仁傑瞅著溫柔道:“看樣子你是真的準備跟他混了?”

溫柔笑道:“為什麼不呢?你呢?”

狄仁傑搖頭道:“不,我可以把命給他,但是絕對不會俯首聽命於任何人。”

溫柔嗤的笑了一聲道:“皇帝。”

狄仁傑搖頭道:“之所以聽命於皇帝,那是因為他此刻代表著大唐,我是大唐人,我隻會效忠大唐。”

說完話就把被子裡的茶水喝光,起身擁抱一下雲初道:“感謝你把命給我。”

說完話,就揹著雙肩包離開了萬年縣大牢。

溫柔瞅著狄仁傑的背影道:“這個人很可信,但是,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雲初笑眯眯的瞅著溫柔。

溫柔莞爾一笑,指著雲初道:“我就知道……”

狄仁傑回來了,雲初很高興,雖然分彆的時間不長,但是,對他來說,覺得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有時候人心會因為分彆太久而發生一定的變化,好在,狄仁傑是一個一以貫之的人,一旦認定了的事情,想要他作出改變真的很難。

第二天,就是雲初的好日子,因為他要升任萬年縣縣令了,真正成了掌控一方的百裡侯。

政治的魅力之所以能光耀千秋,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能帶給某一個人很強大的使命感。

甚至會改變這個人為人處世的態度,以及頭腦跟眼光,甚至是徹底的改變一個人。

為了歡迎雲初真正成為萬年縣的縣令,萬年縣衙裡的所有人,包括吳主簿,張縣尉,全部動員起來,在悶熱的大夏天對縣衙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掃除。

第一次坐在萬年縣知縣才能坐的公堂上,背後的海上紅日的巨幅畫作,一下子就把公堂的威勢給表現出來了。

剛剛送走了吏部官員,禮部官員,此時,他的印綬跟告身就穩穩噹噹的放在桌麵上。

也就是從這一刻起,萬年縣將近五十萬人,就真正是他的治下之民了。

這個位置雲初其實已經盼望很久很久了,在他來到大唐之前,他同樣接到了一個類似位置的任命。

那個時候,他一直幻想自己到了這個位置能乾些甚麼,能否在滿足自己私慾的同時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現在他已經清晰地察覺到,私慾與做事情是完全水火不相容的兩件事。

那一幅下麵是海波,上麵是紅日的圖畫,是他按照自己以前對縣衙的理解描繪出來的東西。

現在,頭頂就差一麵正大光明匾額了。

本該是明鏡高懸纔對,雲初覺得這四個字的要求過於低了,就乾脆冇有掛任何東西。

他覺得頭上有青天挺好的。

哪怕雲初早在擔任萬年縣尉的時候就已經掌控了萬年縣,直到今天,纔算是真正成功了。

當年輕英武帥氣的縣令站在公堂門口的時候,萬年縣大大小小的官吏們,齊的向他抱拳施禮,在吳主簿的率領之下齊齊的喊一聲“見過縣尊。”這讓雲初的心裡樂開了花。

左邊是縣尉張甲率領的捕快,衙役跟不良帥,右邊是吳主簿率領的六曹,說真的,雲初覺得跟李治在金殿上的排麵也差不了多少。

縣令坐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論功行賞,感謝他們在雲初還是縣丞的時候,就對他畢恭畢敬,且願意任勞任怨的當差辦事。

本來隻打算髮兩百貫賞錢的,吳主簿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個數字,雲初立刻就認為兩百貫拿不出手,大筆一揮,四百貫的賞賜足夠萬年縣上上下下的人高興半年的。

在得到賞賜之後,萬年縣的衙役們就分列兩邊,將手中的棍子敲得震天響,然後一起大吼道:“升堂,升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