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哈就是一個美麗的回紇少女!

她剛剛趴在奶羊肚皮下吸啜了一頓美味的羊奶,就頂著一張臟臉,以及鼻子下邊兩道鼻涕被甩開之後留下的白痕衝著雲初笑。

還缺了兩顆大門牙……

“哥哥,我們去抓旱獺吧!”

麵對哥哥陰鬱的目光,娜哈趕緊用油光鋥亮的皮袍袖子擦擦鼻子,再一次露出她古怪而諂媚的笑容。

“你的袍子我前天纔給你洗過,還用了草木灰,兩天時間,為什麼又變成了這個樣子?”

“回紇人就不洗袍子!”娜哈倔強的反擊。

雲初的袍子也不怎麼新,相比娜哈的新袍子,他的袍子還顯得比較舊,即便是這樣,雲初的袍子還能看到羊皮本來的皺紋,就連袖口的軟羊毛也根根分明,不像娜哈的羊皮襖袖口上的羊毛已經結成氈片了。

作為哥哥,雲初覺得自己有教育娜哈愛上乾淨的責任,女孩子不愛乾淨怎麼可以呢?

於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在一個春草青青的山坡上,雲初舉起了巴掌,娜哈撕心裂肺的哭聲再一次響起。雲初知道自己不是母親塞來瑪的親生兒子,娜哈纔是她的親生閨女。

但是,塞來瑪堅持認為黑眼珠,黑頭髮,黃皮膚的雲初是她懷胎九月所生,是她親眼看到雲初從她腸子裡爬出來的……所以,作為被飼養者,雲初也不好提出什麼反對意見。

拖著娜哈來到草蜢湖邊,脫掉她身上的皮襖,再用自己的皮襖裹住這個光溜溜的隻有六歲的臟丫頭,粗暴地給她洗了臉,以及手腳,很快,一張粉嘟嘟的小臉就出現在他的麵前。

塞來瑪經常說,她是回紇人中不可多得的絕世美人,雲初更是回紇人中間前所未見的美男子,那麼,娜哈就該是回紇部落中未來的第一美人!

雲初不明白自己一張純粹的唐人長相,為什麼會影響到長著一頭淡黃色頭髮,兩個綠色眼珠的娜哈的長相,覺得這純粹是塞來瑪用娜哈的長相來隱瞞雲初來路的一個計謀。

這個計謀很拙劣,但是,部族裡的人卻真的相信,很多女人甚至會信誓旦旦地說,塞來瑪肚子有一圍大的時候,雲初是她們用腳踩著木棒從塞來瑪的肚子裡擀出來的。

自從聽到這個傳說之後,雲初這才理解為什麼回紇人在母親肚子裡隻待了九個月。

娜哈是例外!

塞來瑪懷娜哈九個月之後,一群回紇女人在巫婆的帶領下,拿著木棒要幫塞來瑪生產的時候,當時七歲的雲初拿著刀子守在帳篷口,瘋子一樣地揮舞著刀子,直到把巫婆的屁股砍傷,這才避免了塞來瑪被木棒擀肚皮把哪哈從肚子裡擀出來的命運,纔有了娜哈足月順產的事情。

足月生產的孩子就是比那些被木棒擀出來的孩子強。

哪哈纔會爬的時候,就能準確的在羊圈裡找到有奶水的母羊,並且會無師自通的叼著奶房啜飲,喝飽了奶水之後,還會蜷縮在奶羊的肚皮下邊,跟其餘的小羊羔一起貼著母羊暖暖和和的睡覺……

被雲初無數次的從羊圈抱回來,她隻要有機會,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塞來瑪很驕傲,她認為隻有她這麼強悍的母親,纔會生出兩個不用怎麼管就能健康長大的好孩子。

雲初就不用說了,這孩子從來冇有把屎尿弄在她身上的事情,還是一個小小肉團的時候,就知道通過哼唧或者大哭來表達自己大小便的要求。

會走路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抱著碗喝羊奶,會自己尋找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更是隻要有機會,就會凶猛的撲到有奶水的女人懷裡,扯開人家的衣襟找奶喝。

有雲初珠玉在前,娜哈有找奶羊的習慣,塞來瑪就覺得算不得一件事情。

雲初難以接受,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那個時候如果不那樣做,以塞來瑪粗放型看孩子的方法,他自己冇有半點活到現在的可能。

好在,娜哈這個孩子很健康,從生下來到現在,連病都冇有生過,這不得不說傻孩子真的有天在照顧。

雲初用身邊的女人計算過,回紇人每生十個孩子,就有兩個孕婦死亡,三個孩子夭折。

這還是出生在春天到秋天的孩子,如果是冬天,死亡率還要高出三分之一左右。

而嬰兒能活到娜哈這個六歲孩子的程度,還要減少一半左右。

塞來瑪跟彆的回紇女人一樣,隻會生孩子,不會養孩子,假如不是有雲初在,娜哈這個孩子早就夭折八回了。

與其說娜哈是塞來瑪的女兒,還不如說娜哈是雲初的孩子,畢竟,這個孩子從生下來基本上都是他在照料。

“哥哥,我們吃旱獺好不好?”

娜哈剛剛洗乾淨的小臉上,滿嘴的口水順著下巴往下流淌,雲初歎息一聲又把她的臉用水禿嚕了一遍。

隻要持之以恒,一定能把這個孩子從回紇人粗獷的生活習慣中解救出來。

皮袍的好處就在於基本上不用水洗,隻需要用剛剛長出來的堿草揉成團擦拭一遍,就能除掉上麵大部分的汙垢。

就在雲初給娜哈穿好皮袍子,繫上帶子,穿好皮靴,準備呼喚羊群回家的時候,不遠處突兀地傳來一聲狼嚎。

“嗚——”

娜哈嚇得一頭鑽進雲初的懷裡,而雲初則用凶狠的目光瞅著始作俑者。

一個戴著羊皮帽子提著褲子牽著一隻大尾巴母羊的少年從山坳那邊走過來,一邊走,一邊學狼叫,看樣子,他跟那隻羊真得很是恩愛。

這種事情他們以前就不避人,尤其是這些驕傲的少年,他們甚至喜歡在這件事上獲得彆人的誇讚。

雲初是這個九姓鐵勒回紇白羊部族中最勇猛的一個少年。

他是白羊部族中第一個敢爬上懸崖捕捉岩羊的少年。

也是部族中第一個可以赤手空拳降服盤羊的少年。

更是以一己之力群毆了部族裡的十二個孩子,冇錯,就是群毆,雲初一個人群毆他們一群。

自從被回紇少年跟大尾羊恩愛過程辣眼睛辣的受不了之後。雲初就開始毆打那些喜歡在他麵前跟大尾巴羊恩愛的少年。

打過七八頓之後,他們終於學會了,也明白了,想不捱打,要把屁股最好看的大尾巴羊獻給雲初……

於是,雲初就繼續揍他們,說道理他們是不聽的,反而會覺得你害怕他,在白羊部落裡,講道理就意味著你認為自己打不過人家。

他們能聽懂,並且認可的道理就是拳頭!

雲初身經百戰,獲得了無數戰鬥經驗,手下再無一合之敵以後,白羊部的少年們終於學會了不要在雲初麵前跟大尾巴羊秀恩愛這件事。

冇錯,他們捱了無數頓毆打,隻理解到了這一點,至於雲初經常說喜歡這種事,就該去找白羊部裡的小姑娘這個道理,他們完全忽視了。

當然,這也跟白羊部的少女們各個麵黃肌瘦,一點都不好看有好大的關係,至少,大尾巴羊的那種屁股,白羊部的少女們就不具備,一個都冇有。

雲初一手撫摸著娜哈淡黃色的頭髮,一邊斜著眼睛瞅那個因為驚惶把褲帶挽成死結的傢夥。

他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隻要這個狼日的敢靠近他,或者把臟手放在他家的羊背上,他就踹斷這個齷齪傢夥的狗腿!

回紇少年米滿早早就看到了雲初,他本來不想經過雲初的放牧地的,隻是這個時候腿很軟不太想繞遠路,這才壯著膽子學狼叫了一聲,跟雲初打個招呼,硬著頭皮牽著母羊穿過雲初的放牧地。

“雲初!我冇有碰你的羊!”

米滿將拴羊的皮繩綁在腰上,高舉著雙手戰戰兢兢地經過雲初的羊群。

“你最好走得穩當一些,另外,看好你的騷羊,膽敢掉下一根毛臟了我的羊群,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聽了雲初說的話,米滿大驚,抬腿重重地在母羊的屁股上踢了一腳,母羊吃痛大聲叫喚了一聲,就拖著米滿向自家的羊群飛奔而去,直到消失在雲初的視線中。

“哥哥,給我燒旱獺吃!”

冇有看到狼,娜哈再一次活潑起來。

“吃什麼旱獺,那東西不乾淨!”

“我就要吃旱獺——哇!”

雲初粗暴地將娜哈丟到後背上,拍拍身邊的黑眼窩公羊。

“咩咩……”黑眼窩叫喚了兩聲,雲初家的母羊群就很自然地圍攏到黑眼窩的身邊。

今天放牧的效果很好,每一隻羊的肚皮都吃得鼓鼓的,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嗷嗷——”

一陣更加嘹亮雄渾的呼喝聲從草蜢湖的另一邊傳來,緊跟著就有一匹戰馬出現在地平線上,接著,就是第二匹,第三匹,緊接著無數的馬頭就從那個小小的矮坡後麵出現,波浪一般傾瀉而下。

萬馬奔騰的場麵雲初怎麼看都看不夠,尤其是夕陽下的馬群披著金光,雄壯的四肢高昂著的馬頭,就像這人世間冇有任何物事能夠阻擋它一般,滿滿的力量美。

回紇騎兵就是這麼勇猛!

跑在最前邊的戰馬脖子底下懸掛著好幾顆人頭,看不清人頭的左耳朵還在不在。

他們的呼聲中充滿了勝利的喜悅與驕傲。

這些騎兵繞著白羊部的營地跑了三圈,之後,就把人頭插在木頭上,一邊騎馬一邊衝著人頭射箭,用來彰顯白羊部強大的武力。

把人頭放在部族營地邊上慢慢的等著腐爛,讓惡臭籠罩整個部族營地,再慢慢的等著蒼蠅在上麵生蛆,再慢慢的等著蒼蠅卵孵化,弄出更多的蒼蠅來傳播瘟疫。

這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雲初卻在漫長的十三年中並冇有見過過於強大的瘟疫。

想起,數百年之後強大的回鶻人,雲初不得不承認,老天真的很照顧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