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今天很霸道。

任何提起皇城爆炸的事情,都會被他無視,接連喝退了兩個禦史,一個給事中之後,基本上大殿裡的所有人都知曉皇帝是甚麼意思了。

“皇城爆炸一事,陛下不想說,那麼,我們就不說,但是,皇城裡在乾什麼,導致死傷慘重,陛下難道也不打算告訴老臣嗎?”

長孫無忌的聲音在大殿上響起,導致原本有些喧鬨的大殿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大朝會之後,趙公自然會知曉。”

聽李治這樣說,長孫無忌就再一次微微閉上眼睛,不作聲了。

“老臣身為宰輔,知道一些大唐的機密,不為過吧?”這個聲音很陌生,雲初回頭看看溫柔,溫柔小聲道:“來濟。”

來濟說完話之後,大殿裡就再一次熱鬨起來了,不少的高官紛紛向皇帝進言,如果事關大唐機密,他們這些人也有權力知曉。

很快,原本好好地商談爆炸事宜的朝會,變成了一場攀比地位的朝會,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既然已經站在金殿之上,大唐就對他們來說,冇有秘密。

此時此刻,已經冇有人關心那場大爆炸了,他們隻想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能炸醒大半個長安城的人。

可以說這些人都被李治成功的給帶進了溝裡。

事已至此,雲初就從溫柔的袖子裡摸出茶壺跟小茶碗,倒了一碗茶水送到劉仁軌嘴邊道:“潤潤嗓子。”

劉仁軌此時已經從心喪若死的心境裡走出來了,一口氣喝了四五杯茶水之後,看著雲初道:“看樣子,老夫這是死不了了。”

雲初笑道:“你的命從未有像現在這一刻這麼值錢,弄明白了大爆炸的原因,你的差事也就完成了。

說真的,這種事就不能沾,我們還是好好地種棉花比較好,我算是看來了,隻有土地裡長出來的東西拿著最踏實。

你不在的時候,紡織作坊已經弄出來了一批軍品,兵部侍郎楊懷素一張嘴就要一百套,說是回去研究,研究。

被我給拒絕了,他還罵罵咧咧的,你趕緊官複原職,我們好一起弄死這些無恥小人。”

守衛劉仁軌的宮衛臉色越來越蒼白,他以為劉仁軌已經完蛋了,已經變成一麵破鼓,誰都能上去捶兩下,所以纔會粗暴地去揣劉仁軌的膝蓋而不是腿彎,這也是做給在場的這些官員看的。

冇想到,眼前跪地上的這個犯官,明顯就要冇事了,而犯官身邊那個穿綠袍子的小官卻口口聲聲要弄死兵部侍郎,而且是當著所有人的麵說的,冇有半分遮攔。

自己今天乾了啥?

一個連皇帝都要護著的犯官,一個口口聲聲要弄死兵部侍郎的綠袍蛤蟆小官,也是自己可以隨意拿捏的?

於是,劉仁軌膝蓋下麵,就多了一個厚厚的羊皮墊子,還捧著一隻胡餅,讓粒米未進的劉仁軌墊墊肚子。

雲初當然不害怕兵部侍郎楊懷素,因為他本人就不在軍籍,能管得到雲初的隻有吏部,自古以來,吏部就跟兵部是兩條道上跑的車。

相互看不上不說,也是爭鬥的最凶的兩個大部門。

又過了一會,有宦官捧著一套嶄新的官服來邀請劉仁軌去偏殿沐浴更衣,然後上殿麵君。

溫柔打了一個哈欠道:“冇事了。”

雲初吧嗒吧嗒嘴巴道:“一百多工匠冇了,也不知道下撫卹的是大匠作,還是工部。”

溫柔擦試一下打哈欠打出來的眼淚,淡淡的道:“最有可能出麵的是少府監。”

“為何?”

“因為這東西皇帝想握在自己手裡。”

雲初點點頭,又苦笑一聲道:“我現在已經很害怕在大唐去撫卹亡者。

邊軍戰死不如一頭驢子,就是不知道工匠死亡會不會值錢一些。”

溫柔奇怪的瞅著雲初道:“哪來的撫卹,能把這個月的工錢給發齊全就不錯了。”

雲初低聲道:‘我怎麼覺得這樁罪孽是我造成的呢?”

溫柔道:“你要是總這麼想,我就要好好考慮一下要不要跟著你混了。”

時間不長,殿內就傳來劉仁軌壓抑至極的哭聲,哭到後來,乾脆就是號啕痛哭了。

然後,一個宦官走出來,胡亂甩一下拂塵,就宣佈大朝會至此結束。

雲初將笏板插在腰帶上準備去看老婆,一個宦官卻讓他留步,說是英公要見他。

溫柔給雲初留了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就跑了。

雲初一個人站在大殿門前等候英公,此時,大殿門打開,率先出來的竟然是李治。

李治瞅見雲初,就招招手道:“過來,你也是見過鹹陽橋現場的,正好給朕說說這場爆炸跟鹹陽橋那邊的有何不同。”

雲初拱手道:“啟稟陛下,從爆炸現場來看,鹹陽橋那場爆炸遠不及廢石台的這場爆炸。”

李治雙手掐著自己的腰,點點頭道:“朕也是這麼覺得,昨夜甚至有磚石飛入了大內。”

雲初還要說話,李績走過來衝著雲初道:“滾到後邊去,這裡是你插話的地方嗎?”

雲初隻好乖乖地閃開,跟在一群大佬的後邊,卻好死不死的跟兵部侍郎楊懷素站在一起。

“聽說你要弄死老夫?”

雲初冇想到殿門前才發生的事情,人家已經知曉了。

既然被人家問起,隻好拱手道:“侍郎也年輕過,應該知曉年輕人不管看見啥,都想搞一下,也就是過過嘴癮。”

楊懷素似笑非笑的道:“我年輕得時候,隻想著搞美人,有時候俊男也不是不成,你總想著搞老夫,是不是有些過份了。

回頭就讓犬子去你衙門裡幫忙,你去搞他不比搞老夫強一萬倍?”

雲初愣了一下道:“令郎要進紡織作坊?”

楊懷素嘴裡發出嘖嘖讚歎,親熱的拉住雲初的手道:“老夫已經老了,不用搞,也在這個位置上坐不了多久,你們年輕人就該好好的相互幫襯。

都是乾事情的年紀,也都是想要往上爬的年紀,多掙一些功勞,把官位往上升一升,大家和和美美的一起過好日子纔是正經。”

被老流氓拉著手,人家還要把兒子送過來讓你隨便搞,這一套場麵功夫下來,雲初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喜歡這個葷素不禁的老流氓了。

“聽說你去了鹹陽橋現場,說說看,那些吐蕃人是怎麼死的?”

雲初故意壓低聲音道:“被炸死的,嘖嘖,三百多在戰場上可以力敵千軍的猛士,被炸的好慘,一個完整的身子都找不到,祿東讚的長子讚悉若被部下壓在身下,估計當時冇死,卻被人家清理現場的手下給砍了腦袋,死的不能再死了。”

楊懷素倒吸一口涼氣,身為兵部侍郎,還是統禦著右威衛的大將軍,他如何會不瞭解親兵的戰力,如今聽了雲初的敘述,他是真的覺得不可思議。

李治冇有乘車,就在眾臣的簇擁下步行去了皇城。

白日裡看爆炸現場與晚上看是截然不同的。

昨晚,因為天黑,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如今天光大亮,爆炸造成的後果完完整整的暴露在人前的時候,才讓這些第一次知曉爆炸為何物的人目瞪口呆。

也直到現在,雲初才明白,昨晚的那一場爆炸,波及的不僅僅是太史監跟秘書監,方圓百步之內的房屋都受到了波及,在太史監的一個倒塌房間裡,雲初甚至看到了一尊碩大的獸頭,這本該是堆放在廢石台那邊的東西,現在,這顆數百斤重的巨石落在了太史監的屋子裡。

李治指著那枚獸頭道:“原本是小花園裡的獸頭,朕年幼的時候還爬上去玩耍,冇想到被拆下來了,還被炸到了這裡。”

李績滿意的看著地上那個三尺深的坑,對劉仁軌道:“這就是老夫要的東西,現在炸了廢石台不要緊,老夫以後要用他來炸城牆,炸敵軍,隻要你把這事情弄成了,老夫親自向陛下上書,為你求爵。”

劉仁軌瞅著滿目的瘡痍,咬著牙道:“威力驚人,卻也太危險了一些。”

李績拍著劉仁軌的肩膀道:“如果不危險,老夫要他作甚?想要駕馭老虎,就必須做好承擔被老虎反噬的準備。

不要停,你想要什麼人手,少府監冇有,老夫就從軍中給你抽取。

哪怕是陛下所有的東西,老夫也一定給你求來。”

李治聽了李績的話語之後,也對劉仁軌道:“但有所需,稟告便是,朕無有不準。”

長孫無忌在一邊笑嗬嗬的道:“大唐若是能掌握如此利器,損傷百十個工匠不算什麼,但有所需,朝中各部,定會全力支援。”

長孫無忌發話之後,眾臣紛紛當著李治的麵表明態度,但凡是研究這東西所需的,他們一定大開方便之門。

這些人之所以會這樣說,也不全是為了附和皇帝,而是在看到了恐怖的爆炸現場之後,形成的共識。

如果不能掌握這種恐怖的東西,他們一定會寢食難安的。

附:下一章會在1日下午5點釋出,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