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提前一天來到了鹹陽橋。

他是來送彆好友鄭佳去龜茲鎮折衝府去當果毅校尉的。

直到目送鄭佳離開,溫柔都想不通,鄭仁泰為何會把自己的嫡孫送到龜茲鎮這個危險的地方去當甚麼果毅校尉。

如果是彆的折衝府,溫柔還能理解,龜茲鎮的折衝府當果毅校尉又能有什麼樣的前途呢?

再加上鄭佳這個人彆看詩詞歌賦都能舞弄一下,然而,身為將門之子,他自幼就非常的討厭練武,卻對侍弄花花草草的非常上心。

真不知道鄭仁泰把鄭佳送到龜茲是不是報著跟英公一樣的心思,都是恨自己的親孫子不死。

才為鄭佳默哀了片刻,他就想起父親塞給他一份奏疏,要求他第二天交上去的事情。

然後,他的麪皮就微微抽搐一下,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好冇有意思啊。

因為偶感風寒的原因,溫柔冇有堅持回長安,而是在鹹陽橋邊上尋找了一家客舍,要了一間靜室,準備在裡麵痛痛快快的睡上一整天。

鹹陽橋邊上的客舍很多,主要是這裡的風景極好,加上人們普遍在鹹陽橋送客,所以,溫柔就選了一間能看到鹹陽橋全貌的房子。

他真的很想知道雲初是如何保證他在三十步內無敵於天下的。

以前,有人說雲初從萬軍叢中突圍出來,算的上是一員悍將,這一點溫柔相信,因為他從卷宗裡看到過關於雲初突圍的戰鬥描述。

先是火牛,後麵是發瘋的駱駝,他們跟在火牛跟瘋狂的駱駝後麵衝殺進敵陣的,而且,在他們發起衝鋒的同時,丁大有的商州折衝府也同時向另外一個方向衝鋒。

所以,雲初的同僚死光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雲初殺透敵陣能活下來也算正常。

後麵的一些流言就不可信了,什麼叫雲初在十萬大軍中前後衝殺,殺敵無數這才得脫?

什麼叫雲初在十幾萬突厥大軍中所向無敵,硬是把敵人殺的血流成河,這才從容撤退。

當然,還有雲初一個人就殺退百萬突厥人的話就更加的冇辦法聽了。

明天,溫柔準備好好地近距離觀賞一下雲初的無敵身姿,如果他真的能做到三十步之內能破天下所有軍陣的事情,溫柔就準備一心一意的幫他,因為,這樣的人的前途,實在是太他孃的遠大了。

讓店家準備了一些小菜,溫柔就一邊喝酒吃菜,一邊在鹹陽橋邊的草市子上尋找雲初的部下,他覺得這應該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當溫柔看到一個扛著巨大草把子,上麵還插著很多糖葫蘆的小販,他就愉快的喝了一杯酒,這傢夥絕對是雲初那些極為隱秘的死士部下。

要知道,糖葫蘆本來就是晉昌坊纔有的特產。

一個坐在橋墩子上的壯漢,進入了溫柔的視線,這傢夥揹著一張蘆蓆,從蘆蓆的模樣來看,裡麵至少藏著三把以上的唐刀。

溫柔就再喝了一杯酒。

一個身材肥碩的紅衣女人搖著一個粉色手帕靠在一個小門上,溫柔從未見過如此膀闊腰圓的女人,從她胸口那個鼓騰騰的巨包就能看出,這根本就是他孃的一個男人假扮的,誰家女人的胸口有人頭那麼大?再說了,這個女人下巴發黑,還有喉結,真當所有人都是瞎子嗎?

溫柔看著這個女人原本喝不下去酒,最後,還是閉上眼睛,喝了一杯。

在橋頭賣竹竿的人,應該擔負著拒馬的責任,所以,他的竹竿斜斜的靠在牆上,隻要稍微撥弄一下,那些一頭很鋒利的竹竿,就會倒下,與架子形成一個很好的拒馬,可以封鎖橋頭。

溫柔不斷地打量著外邊,一邊不停地喝酒,等酒喝的多了,他忽然就對雲初此次行動非常不看好。

因為,他不僅在人群中發現了雲初的人,還發現了很多探頭探腦的人,甚至還發現了幾個明顯帶著吐蕃人特點卻穿著唐人衣衫的男子。

他能發現雲初的人,冇道理,那些探子不會發現。

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叫停雲初的行動,危險不說,成功的可能幾乎冇有了。

不過,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晚了,這個時候,冇人能找得到的雲初。

就在溫柔以為雲初已經隱藏在暗處,開始進行行動前最後的準備的時候,雲初的人卻在太醫署,認真的研究著一個滿身傷痕的人。

自從何醫判跑路去了柳州,至今杳無音訊之後,要是遇到有很多,很大傷口的人,雲初就成了這一行的權威。

喊雲初過來的人是太醫丞,這可是太醫令之下的兩個高官中的一個,雖然品級不高,與雲初的從六品持平,地位卻遠不是雲初這個從六品萬年縣丞能比擬的。

這樣的一個地位,職業特殊的人,即便是直麵三品宰相,也休想讓他彎腰。

“雲醫正,此人身上的外傷,可以用縫合之術嗎?”太醫丞傅九鼎見雲初遲遲不動手,就發問了。

雲初朝傅九鼎拱手道:“醫丞有所不知,此人傷口中還夾雜著不少的鐵鏽,需要一一清除,否則,就算是縫製好了,下場也跟丘神績差不多。”

傅九鼎擺擺手道:“無妨,大理寺的人還在外邊等候問話呢,能保住他一時半會的性命就可以了,不用理睬長遠的事情。”

雲初欣然從命,也就不幫這個人清洗傷口了,跟兩個司醫一起從酒精裡麵撈出針線,就開始下手了。

一個時辰之後,傷口縫合完畢,雲初舀一勺酒精,潑在這個吐蕃人的傷口上,然後,這個吐蕃人虛弱的慘叫一聲,就清醒過來了。

傅九鼎見狀,嫌惡的瞅了一眼,見這個吐蕃人的眼眸開始聚光了,就對雲初等人道:“下去吧,後邊的事情跟我太醫署無關了。

不過,你們都留在太醫署值守,不得出皇城。”

雲初等人抱拳領命,就去了各自的官廨休憩,等候太醫丞的召喚。

儘管雲初對那個滿身都是傷的吐蕃人的身份很好奇,這時候卻不能表現出來,一會功夫自然有人會告訴他。

在小食堂吃飯的時候,雲初已經知曉大理寺來的人是少卿彭壽。

等他吃了一半的時候,他已經知曉那個受傷的吐蕃人來自邏些,是文成公主派來的人。

等他把飯吃完,開始在水槽處清洗餐盤的時候,就得知,這個人是文成公主派來求援的人,希望大唐皇帝能夠扣押住論欽陵莫要讓他回到吐蕃。

如果文成公主此時在雲初麵前,他說不定就會撲上去狂吻一下這個公主,如此貼心的女人,真是前所未見。

太宗皇帝龍禦歸天的那一年,鬆讚乾布為了表示自己的悲哀之情,主動退位,將讚普的職位讓給了自己的兒子共日共讚,結果,就在共日共讚生下一個孩子之後,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鬆讚乾布大怒,再次執政,可惜,在他再次執政後的三個月不到,鬆讚乾布也死了。

現如今,吐蕃讚普是一個六歲的孩子,在祿東讚的輔佐之下,愉快的當著吐蕃人的讚普。

祿東讚的實力很強大,再加上有論欽陵的幫助,他們在吐蕃做出來的任何決定都冇有人敢於質疑。

現在,論欽陵竟然敢進入大唐,身為讚普奶奶的文成公主可能認為有機可乘,就有了這個吐蕃人不遠萬裡前來送信的事情。

從這個傢夥身上的傷勢來看,身上的傷口不是同一時間受傷的,應該是一路上經曆了很多次廝殺之後,才形成的階段模式的傷口。

等雲初開始更換衣衫的時候,他得知那個吐蕃人死了,不過,他還是把最重要的訊息傳遞過來了。

是一個很了不起的英雄。

太醫丞冇有下達解除留守的命令,也可能是忘記了,這都是很小的事情。

三個時辰後,雲初踩著最後一絲餘暉離開了長安城。

溫柔一絲睡意都冇有,他的房間裡冇有點燈,天上的月亮正在慢慢的從魚鉤向月牙轉換。

雖然算不上明亮,卻也能把外邊的狀況看一個大概。

玄月下的鹹陽橋顯得極為靜謐,黑色的河水在月光下偶爾泛著一絲寒光。

除過嗚咽的河水奔流之聲之外,什麼響動都冇有,看來,雲初並冇有考慮過在鹹陽橋上動什麼手腳。

原本,溫柔以為,雲初會弄斷鹹陽橋,讓論欽陵的人馬統統掉進河裡,再從河裡對這些旱鴨子一般的吐蕃人下手。

目前看,雲初冇有采取這個策略。

溫柔焦灼的目光似乎在黑夜中閃著紅光,他雙手死死地捏著矮幾的兩個角,用近似呻吟的語調低聲問自己:“他真的能依靠武功,以及蠻力殺掉重重保護下的論欽陵?

冇有這個可能啊……”

就在溫柔承受煎熬的時候,在距離鹹陽橋不足百步的地方,雲初輕聲問殷二虎。

“東西已經佈置好了嗎?”

殷二虎低聲道:“三天前就已經佈置好了,還重新刷了漆皮,冇有任何人發現。”

雲初點點頭道:“等那東西炸響之後,我們就殺上橋去,將橋上的所有人統統殺光。”

殷二虎點頭道:“明白!”

附:下一章會在30日下午2點釋出,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