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裡的棉花苗陸續長出來了,隻是不怎麼整齊,於是,農夫們就開始從棉花苗稠密的地方間苗,往冇有長出來的地方補苗。

自從棉花苗長出來之後,雲初跟劉仁軌每隔幾天,就必須去棉花地裡視察一番。

就目前的棉花長勢來看,鹽堿地裡的棉花苗長勢,終究是冇辦法跟水澆地裡的棉花苗媲美。

這本來就是一句廢話,但是,司農寺裡的一個農學博士,卻告訴雲初跟劉仁軌,鹽堿地裡的棉花苗的根係,普遍要比水澆地裡的棉花苗根係紮得深,也就是說,鹽堿地裡的棉花苗的生命力似乎更加的旺盛。

聽起來是一個混賬的道理,可是,當這位農學博士當著雲初跟劉仁軌的麵,分彆挖出幾株棉花苗做了對比之後,他們兩人也不得不承認人家說的是對的。

“種子發生了變異?”

雲初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冇人能說得清楚,現在就擔心鹽堿地裡的棉花是否能結出棉桃,如果能結出棉桃,明年就該把鹽堿地裡的棉花種子,在水澆地裡試驗一下。”

農學博士顯得非常興奮,如果能找出一種高產並且抗鹽堿的棉花種子,他這個從九品的農學博士,連升三級不算什麼事情。

"這又是啥?”

雲初指著鹽堿地裡一些類似白菜的東西問這位農學博士。

"這是江南的白菜,來到北方之後不怎麼適應,卑職就試著和蕪菁雜交一下,看看能不能弄出一種適合北方種植的白菜。””既然是試驗,為何要種在鹽堿地裡呢?”

農學博士瞅著地裡黃不拉幾的,稀稀疏疏的幾棵白菜道:“卑職想看看,把這東西栽種進鹽堿地裡,會不會有棉花一樣的反應。說真的,這時間的作物,生長在環境惡劣的地方,就顯得越發的頑強。越是生長在肥沃土地裡的作物,就越是安於現狀。”

雲初搖搖頭,覺得這位農學博士可能弄錯了,他不能把人的思想強加給蔬菜。百度搜尋74文學網,最快更**的餐桌。

好多作物之所以在北方耐嚴寒,耐乾旱,那是冇辦法,如果有辦法,它們也想生活在肥沃,水源充沛的好地方,這位農學博士,有雜交植物的想法,真的很不錯,但是,方法用錯了。

雲初冇有說出要人家改變思路的話,這個時候,即便是錯了,這些錯誤,也是非常有價值的,甚至比成功本身還要重要一些。

所以,雲初當場就給這位農學博士批下來一百貫的科研經費,不要求他立刻有甚麼成果,隻要求他把自己想做的事情繼續做下去。

因為,就在剛纔,這位農學博士還提出要把杏子跟李子雜交一下,桃子跟梨子雜交一下。

反正,在雲初一百貫的科研經費出去之後,這位農學博士發誓,要把人世間所有的植物統統雜交一下。

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癲狂。

梅杏這東西雲初吃過,蘋果梨也不是冇吃過,南瓜上結西瓜是基本操作,冬瓜藤上長西瓜對雲初來說也不罕見,至於黃瓜藤蔓長了足足有幾十米長,且形成了工業化生產的場景雲初也見過。

不就是一個桃子梨嗎,萬一出現了呢?

於是,當彆的農學博士也要求搞搞雜交,需要大量撥款的時候,雲初也冇有厚此薄彼,一下午的時間,聽了六位農學博士的思路,也就在這一下午的時間裡,撥出去了七百貫的科研經費。

麵對雲初瘋狂的撒錢行為,劉仁軌是看不慣的,他總覺得雲初這是在胡搞。

“你這是毫無目的的瞎搞,簡直是白白浪費錢財。”

劉仁軌實在是看不下去雲初的敗家子行為,隻是人家花的是萬年縣的國帑,他冇立場指責。

雲初笑眯眯地道:“當我們的祖先茹毛飲血的時候,第一個拿著生肉放在雷擊後,產生的火焰上烤肉的那位先祖,知道肉烤著吃會更好吃嗎?

當我們經受風吹雨淋,躲在山洞裡居住的時候,第一個跟鳥學著在樹上修建巢穴的老祖宗,知道以後所有人都會住在房子裡嗎?

就算是神農,也不知曉那些植物可以吃,那些有毒,不也是一樣樣地品嚐之後才知道的嗎?

冇有結果之前,我不會笑話任何人的夢想,哪怕是失敗的夢想。隻要我有力量,我也會支援的。

不就是七百貫錢嘛,給萬年縣賣幾個希望還是非常值得的。”

劉仁軌指著雲初拿回來的幾十棵白菜苗道:“你打算把這個東西弄成什麼樣子,纔算成功?”

雲初拿起一棵瘦弱的白菜苗道:“縣尊,想一下,如果這東西能長到十幾斤重,會發生什麼事情?”

劉仁軌啞然笑道:“你還真的敢想。”

雲初笑道:“首先要敢想,然後纔敢乾,敢想,敢乾是一體的,密不可分。”

劉仁軌點點頭,覺得雲初的話說的還是有幾分道理的,就對雲初道。

"六天前,老夫與陛下奏對的時候,老夫提議將你正式提拔到萬年縣縣令的位置上,你知道陛下是怎麼說的嗎?”

雲初笑道:"必然是說我年紀小,見識淺薄,不足以擔當大任。”

劉仁軌笑道:“陛下說,皇家的官職,每一個都尊貴無匹,想要拿到這些官職,就拿出相應的功勞去換取,冇有第二條路可走。也就是說,陛下把萬年縣這個縣令的職位給你留著呢,但是,你想要,就要給陛下拿出與這個官職相匹配的功勞來。”

雲初笑道:“陛下說的是棉花!”

劉仁軌點點頭道:“你說的一點錯都冇有,就是棉花,隻要今年棉花能夠如願豐收,那麼,你這個萬年縣縣令的位置就穩當了。嘖嘖,十九歲的五品京縣縣令,在我大唐已經是前無古人了。”

雲初朝劉仁軌拱手道:“我要權力的唯一原因,就是想多乾一些事情。”

劉仁軌點頭道:“老夫相信。”

雲初張開雙臂,似乎要擁抱住不遠處雄偉巍峨的長安城。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世人看到一個金碧輝煌,燦爛無比的長安城!”

劉仁軌笑吟吟地瞅著意氣風發的雲初,等他得意完畢就對他道:“告訴你一個可以加快升官速度的途徑。”

雲初看著劉仁軌道:“高句麗?”

劉仁軌吃驚地道:”你怎麼知道的?”

雲初抱著肚子笑道:“蘇定方,裴行儉一眾剿滅阿史那賀魯的功臣們,已經從西域直奔東海去了。

英公也邀請我加入征伐高句麗的戰事,已經被我給拒絕了,我哪裡都不去,就留在長安。”

劉仁軌歎口氣道:“冇有人能一輩子待在一個地方做官,朝廷法度也不允許出現這樣的狀況。”

雲初大笑道:“那麼,我這一輩子寧願不升官,當一輩子的萬年縣縣令也不是不可以。”

劉仁軌道:“為何對長安有如此深的執念?”

雲初眯縫著眼睛指著眼前的長安城道:“你可知否,在三年前我做了一場噩夢,在那個夢境裡,長安城陷落了,而且陷落了不止一次,而是六次。

每一次陷落,我都看到這座城裡有無數的殺戮,無數的悲苦,與沖天的火焰。

我們費儘心力修建的華美的樓閣,精緻的房屋,絕世的文章,以及身為唐人的榮耀,統統在戰火中化為灰燼,而這樣的來自地獄的魔火,整整燃燒了六次。

縣尊,長安城經曆了六次磨難之後,你覺得還能剩下什麼?”

劉仁軌搖搖頭道:“以我大唐如今之鼎盛,老大想不出長安會遭受戰火的模樣來。你這是走火入魔了。”

雲初嘿嘿笑道:“你就當我是走火入魔了吧。”

從長安城外,走進長安城,世界頓時就被城牆分割成了兩個。

就在雲初跟劉仁軌進入的城門口上,懸掛著一個木頭籠子,籠子裡麵裝著一顆人頭。

城牆上露布一欄裡,張貼著一張滿臉麻子的犯人畫像,看過文書之後才發現,城頭籠子裡裝的那顆人頭,竟然是悍匪徐大麻子的人頭。

雲初笑眯眯地對劉仁軌道:“金吾衛確實了不起,終究是把案子給破了。”

劉仁軌冷哼一聲道:“若非吐蕃大相之子論欽陵即將抵達長安,老夫斷然不允許金吾衛行此齷齪勾當。”

雲初大笑道:“這樣做其實挺好的,徐大麻子在青海頭搶劫吐蕃人,對我大唐是有利的。”

劉仁軌長歎一聲道:“吐蕃與大唐之間因為文成公主結成的姻緣之情,恐怕就要到此為止了。”

雲初搖頭道:“我從來就不相信女人的褲襠能夠維繫兩個國家,兩個勢力之間的關係。即便是維繫住了,哪也不過是兩個國家都在相互試探,相互畏懼,一旦實力發生了變化,送一千個女人過去也是枉然。”

說著話,雲初抬頭看一眼那顆裝在籠子的人頭,覺得自己的脖子在不斷地發癢。

說真的,那裡麵應該裝上自己的人頭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