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懷疑屠滅吐蕃使者團的人是英公,而英公竟然冇有作任何形式的反駁。”

長久呆在屋子裡,不見陽光的溫柔顯得更加白皙了,就是一雙眼睛發紅,看起來有點像鬼火。

“所有人?”

“嗯,越是地位高的人,就越是清楚徐~敬業在吐蕃乾的事情,就會很自然地聯想到英公屠滅吐蕃使團,其實是在為自己的孫子謀求一條活路。

雖然這件事讓英公背了黑鍋,不過呢,我們也是真的在拯救他的孫子徐~敬業,他必須領情。

接下來,我以為,該動用一些吐穀渾人了,你覺得怎麼樣?

雲初點點頭道:“突襲論欽陵隊伍的人選隻能是吐穀渾人,也隻能是吐穀渾人,目前,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吐穀渾人的戰力堪憂。”

溫柔嘿嘿笑道:“既然吐穀渾人戰力不好,那麼,我們就隻借用吐穀渾人的屍體,戰鬥,我們自己來。這一次論欽陵帶來了三百親衛,不好打啊。如果想要藉助地利,目前還不清楚論欽陵到底是從蜀中過來,還是直接從青海過來。如果是從蜀中過來,我們就必須安排強悍的步卒,如果是從青海過來,就隻能安排強悍的騎兵。這一點非常的麻煩。”

雲初皺皺眉頭,然後將手按在桌子上道:“不用理睬這些,我有把握在硬碰硬的狀況下,取論欽陵的首級。”

溫柔緩緩搖頭道:“你雖然在國子監裡稱王稱霸,但是呢,對上論欽陵,你真得不成!你是當過兵,打過仗的,那麼,你就該明白親衛是一群什麼樣的兵馬。

當年太宗皇帝之所以能生擒竇建德,依靠的就是玄甲重騎,當年,梁建方在朔方為大軍斷後的時候,被突厥人死死地咬住,他帶著五百親衛,在白狼堆硬抗了突厥人兩萬人一天一夜。

就算你的部下也是精銳中的精銳,而且甲冑齊全,如果冇有一千人以上,休想撼動論欽陵的三百親衛。”

雲初道:“繼續安排伏擊地點,不要管是不是親衛,我一定會擊潰他的親衛隊。”

溫柔奇怪地看著雲初道:“你真的有辦法?”

雲初點點頭道:“真的有辦法,你儘管把我想成天下無敵的悍將去安排戰事就好了。”

溫柔長出了一口氣道:“如果是這樣話,你需要什麼樣的條件?”

雲初想了一下道:“三十步內,幾個呼吸的功夫,我可破天下所有軍陣。”(李世民把自己的雙步,也就是左右腳各走一步,定為長度單位步,唐代的一步為1.514米)

溫柔試探著問道:“包括盾陣?”

雲初點點頭道:“包括盾陣!”

溫柔忽然把手中的筆丟在桌子上忿怒地道:“你都這麼厲害了,這還打個屁的仗啊,還用做個屁的謀劃啊,見到論欽陵,你隻要往上衝,再弄死他不就成了嗎?”

雲初安靜地坐在那裡道:“等我們開始辦事的時候,帶上你,也讓你開開眼界。”百度搜尋74文學網,最快更**的餐桌。

溫柔呆滯地瞅著雲初道:“你真有這本事?”

雲初認真地點點頭道:“你會親眼見證一個新的時代是如何降臨的。”

"真的嗎?”

"千真萬確!”

"好,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以後,溫柔就以你馬首是瞻!”

"那是自然,畢竟我這麼厲害。”

"說大事的時候你還是這麼的不正經,我能收回我剛纔激動之下說出的那句話嗎?”

“想都彆想!”

"你真的有那麼,那麼厲害嗎?”

“……”

老猴子站在一個幽深的洞窟裡,兩隻耳朵還在嗡嗡嗡地作響,看到殘存的三個同伴跪在他的腳下,雙手合十頻頻膜拜,他卻聽不到任何動靜。

就在他身前十幾步遠的地方,三個身體黝黑似鐵強壯如雄獅一般的崑崙奴就倒在那裡,一柄沾滿了腦漿的巨錘緩緩地滾到他的腳下。

老猴子提起巨錘,漫步來到那個三個如同噩夢一般的崑崙奴跟前,舉起錘子,將兩個還在呼吸的崑崙奴砸死,至於另一個,不用理睬了,他的兩條腿已經齊膝斷裂,胸口還插著一柄巨大的陌刀,眼看就不活了。

紅砂岩開鑿出來的山洞地麵上出現了一個半尺深的坑,坑是黑色的。

直到現在,老猴子還是不能相信,自己不過是丟過去了一個三斤重的東西,然後,這三個花了極大代價訓練,裝備好的巨人,就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從最後一個還在劇烈喘息的崑崙奴驚恐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這種從不知畏懼為何物的殺人怪物,害怕了,是真的害怕了。

從山洞裡出來,老猴子摸摸胸口位置,那裡硬硬的還有一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而且越笑越是暢快,最後幾乎陷入了癲狂狀態。

僅存的三個同伴,依舊雙手合十,跪地向他膜拜,以為自己見到了神蹟。

“我佛的慈悲終將覆蓋西域大地……帶給這片土地最終的和樂安康。”

老猴子也盤膝坐下,雙手合十,麵向西方喃喃自語,且露出佛陀一般的笑容。

娜哈跪在一個長條凳上瞅著哥哥嫂子把一些黑乎乎的小小圓球往一個被桐油浸泡過的厚紙殼子裡裝。

每一次裝這種小黑球的時候,哥哥還要用秤稱一下,而且下手極為輕柔。

最後,再把這個密封的很嚴實的小盒子裝進一個很厚的大盒子裡,大盒子裡裝滿了小小的鐵疙瘩,扁的,圓的,帶尖的都有。

隻要小盒子炸開,大盒子裡的小小的鐵疙瘩就會四散亂飛。

裝好之後,這個盒子看起來很像是一本厚厚的書。

不知道哥哥弄這些東西乾啥,反正,每次觸碰這東西的時候,全家隻有她跟哥嫂能夠進來。

而能觸碰那種小黑球的人隻有哥嫂。

忙碌了大半個晚上,身懷六甲的虞修容已經累了,她卻一聲不吭,繼續乾活。

這是雲家的頂級機密,是雲家在這大唐能夠安身立命的根本。

目前,這東西的配方隻有夫君一個人知曉,哪怕是娜哈也不知道。

瞅著娜哈那雙無知的眼睛,虞修容忽然覺得丈夫興致來了親吻一個歌姬的事情,算不得什麼事情。

能進到這間書房,親手侍弄這些黑乎乎的東西,纔算是真正的雲家人。

好不容易弄完了這些東西,雲初小心地將它們裝進了兩隻冇有任何鐵器的大木頭箱子裡,這才鬆了一口氣,對虞修容跟娜哈道:“誰都不能說。”

虞修容重重地點點頭,娜哈也重重地點頭。

雲初又瞅著虞修容高聳的肚皮低聲道:“等孩子成年之後,如果心性還好,就可以告訴他,如果心性不好,就看看彆的孩子的心性。”

娜哈突然道:“哥哥,我呢?”

雲初探手摸摸娜哈的腦袋道:“你可以用,卻不能告訴你這東西是怎麼做的。”

娜哈重重地點頭,隻要有的用就好了,她不耐煩知道這東西到底是怎麼做的。

晚上睡下的時候,虞修容怎麼都睡不著,將頭蒙在被窩裡跟雲初悄悄說話。

“夫君,您說這東西可以有開天辟地之威?”

雲初道:“這還是最初級的,就能開山裂石,研究到深處之後,開天辟地也不是不能。小小一顆,毀掉長安城不在話下。”

“嗯,妾身做夢都不會說出去。”

“對,不能說出去,之所以現在不告訴你秘方,也是為了保險的緣故,一旦我這裡有了危機,你自然會知曉這東西的秘方。”

“妾身不想知道。”

“我也希望你一輩子都不知道,可是,以後的事情誰能說得準呢?”

“夫君為什麼會有這麼厲害的東西呢?”

“偶然所得,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情。”

“妾身現在開始相信老猴子說夫君是佛子這件事了……”

“趕緊睡覺,你現在是大肚婆,老子拿你冇辦法,等孩子出世了,我會讓你知曉什麼纔是真正的佛子。”

“嗯,妾身等著……”

雲初再見溫柔的時候嚇了一跳,這個傢夥的兩隻眼睛通紅通紅的,眼眶烏青烏青的,跟竹林裡的熊貓幾乎有的一拚。

“我想了好久,好久,都冇有想通,你憑什麼認為你在三十步之內能破天下所有軍陣。”

雲初笑道:“彆胡思亂想了,隻要論欽陵趕來長安,你就能見識的到。””你到底是如何大展神威的呢?””你會看到的。”

“好吧,麻煩你把我打昏,就像上次一樣,我已經三天多冇有閉過眼睛了。”

雲初冇有客氣,抬掌就把溫柔給打得昏過去了。

雲初從來就冇有想過把火藥的配方公諸與眾,曆史經驗證明,火藥這東西是唐人發明的,他們發現火藥之後,並冇有第一時間考慮軍用,而是研發成了璀璨奪目的藥發傀儡……

晉昌坊每次出現藥發傀儡表演的時候,雲初其實都有些心痛的。

所以,他寧願將火藥的秘密守護起來,直到所有人都重視之後,再說。

現在,雲家想要在長安立足,想要守住這座輝煌之城,冇了火藥的支援是不成的。

所以,他現在準備將火藥的可怕散播進每一個大唐人的心中,讓他們先懂得重視起來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