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確實冇有做什麼讓李治不安的事情,說真的,就目前為止,雲初還不配讓他感到憂慮。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自從身邊有了這頭巨熊之後,李治覺得自己的風疾似乎都變輕鬆了很多。

尤其是每日裡帶著巨熊在宮裡漫步之後,不論是心情,亦或是身體都覺得輕鬆不少。

要知道他往日裡擔心風疾發作,就懶得動彈。

巨熊的身體臃腫,走起路來自然是慢慢吞吞的,恰好,李治也不喜歡快速走動,再加上一個手比較賤,一個嘴巴比較賤,所以,一人一熊走走停停,東看西瞅的,能耽誤很長時間。

隻要到了吃飯的時間,也是巨熊最喜歡的時間,這頭熊與彆的熊不太一樣,越是肥膩的東西它就越是喜歡,以至於啃竹子這種事情,反倒成了它磨牙的零嘴。

巨熊有一隻碩大的盆子,每次到了李治的飯點,巨熊就會叼著盆子湊過來,於是,李治耐不住巨熊可憐巴巴的眼神,往往會把飯桌上最肥膩,油水最多的菜親手倒進巨熊的餐盆裡……

李治不知道的是,正是每日裡堅持漫步,與清淡的飲食,恰恰是減輕他風疾症狀主要原因。

於是,巨熊越來越肥,李治卻越發的顯得清瘦。

吃什麼東西對李治來說是無所謂的,但是對巨熊卻很重要。

所以,每當李治帶著巨熊在宮裡漫步的時候,除過那個跟巨熊一樣強壯的巨漢,冇人敢靠近他。

不是害怕巨熊,而是害怕李治,宮人們跟巨熊混熟之後,每個人都知道這頭熊除過喜歡抱人大腿,會不小心扯破衣衫之外,冇有彆的傷害力。

倒是李治……

他最近的脾氣很差,杖責了很多人。

他隻對那隻巨熊有好聲氣。

巨熊折斷了一根竹筍,這是一根箭竹筍子,喀嚓喀嚓兩口就吃掉了竹筍的外皮,等竹筍鮮嫩的內芯,露出來的時候,巨熊咬了一半,然後蹲地上沉思良久,終於抓著竹筍內芯送給了李治,邀請他一起吃。

李治自然是不吃的,不過,巨熊的行為很明顯的討好了他,於是,李治就讓宮人給他拿一柄鏟子過來,就帶著巨熊四處搜尋剛剛長出來不長時間的嫩筍。

隻要找到一顆嫩筍,李治就用鏟子剷下來丟給巨熊。

李治一路走,一路鏟,巨熊一路走,一路吃。

走出竹林的時候,李治的額頭微微見汗,見前邊就是武媚的寢宮,就隨手丟掉鏟子,揹著手走進了寢宮。

貪吃的巨熊落後了好大一截,等它吃完竹筍,李治已經不見了去向,就抬起頭仔細地嗅嗅,就追尋著李治的氣味慢慢吞吞的來到武媚的寢宮。

猶豫良久,終究冇有進去,它還記得上一次在這個寢宮裡拉下來了老大一堆青團,是被那麼大的一群人怎麼教訓的。

所以,它乾脆趴在宮門前,曬著暖和的太陽,不一會就呼呼大睡起來。

武媚的肚子已經很大了,還是拿著手帕擦拭李治額頭的細汗。

“唉,陛下又伺候那頭熊了嗎?”

李治瞅瞅武媚道:“是遛熊。”

武媚輕笑道:’妾身怎麼覺得更像是熊在遛陛下呢?”

李治哈哈笑道:“管他誰遛誰呢,隻要朕心情舒暢,比什麼都重要。”

武媚笑道:“這倒也是一個道理。”

李治低頭看看武媚高聳的肚皮道:“等你生下孩子,朕就給你冊封。”

武媚艱難的施禮道:“謝過陛下。”

李治擺擺手坐在錦榻上,喝了一口湯水道:“弘兒呢?”

武媚指指遠處的花閣道:“在寫字。”

李治沉默片刻又對武媚道:“我的女兒放在雲氏家中,你就不想念她嗎?”

武媚搖搖頭道:“不想念,因為這是她的劫難,臣妾不想在給她帶來任何禍患。”

李治笑道:“伱即將貴為皇後,還能給她一個小小孩兒帶來什麼災禍呢?”

武媚站直了身子道:“妾身聽聞,陛下在讀了一首讖語之後,便茶飯不思,長籲短歎,可有此事?”

李治皺眉道:“憂思所致。”

武媚輕聲道:“參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宮。

遺枝撥儘根猶在,喔喔晨雞孰是雄。”

李治瞅著武媚道:”你怎麼看李淳風,袁天罡所著的《推背圖》?”

武媚道:“兩位仙師就說有通天徹地之能,對於他們所著的《推背圖》,陛下還是要多一些心思纔是。”

李治大笑道:“朕召李淳風進宮講解《推背圖》,誰知曉,李淳風竟然說,不可說,不可說。

即便朕以昌樂縣男的爵位相贈,他依舊說什麼,不可說,不可說。

卻又與朕說起玄奘法師唸經除女妖之事過於詭異,由此,朕判定《推背圖》信不得。”

武媚道:“玄奘法師之事,眾說紛紜,玄奘法師自己卻從未為自己說過一句話,除過撰寫了《大唐西域記》之後,就潛心翻譯經書,怎麼連他這樣的老實人也無端招來了指責呢?”

李治從袖子裡摸出一卷書遞給武媚道:“你且看看這部《西遊釋厄傳》,朕在這本書裡看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東西。”

武媚卻轉身從書架上拿下一本更加厚實的《西遊釋厄傳》遞給李治道:“陛下,不妨看看這部。”

李治翻開武媚拿來的那一本厚的《西遊釋厄轉》翻開第一篇瞄了一眼道:“這根本就不是同一類的東西。”

武媚笑道:“陛下就當閒書看,倒也有趣。”

李治瞅著書本,忍不住唸誦出聲。

“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自從盤古破鴻蒙,開辟從茲清濁辨。覆載群生仰至仁,發明萬物皆成善。欲知造化會元功,須看《西遊釋厄傳》。

咦?怎麼是道家的口吻?”

武媚的眼睛笑的彎彎的。

“您這是看出來了?繼續往下看,您還會發現更多有意思的東西,等您看到最後,就能讀出一股子佛道相爭的味道來。

如果您不管這些東西,隻看故事的話,就會發現是一本很好看的故事書。

新奇,有趣,幾乎占遍了,而且書裡麵的玄奘,就是一個不解風情的呆子,不食人間煙火的呆子,一個遇到事情就會大哭的呆子。

事實真的是這樣的嗎?玄奘大師的意誌何等的堅韌,行事作風又是何等的百折不撓。

妾身去大慈恩寺見玄奘大師的時候,用這件事來打趣他,玄奘大師一笑了之,還說,儘信書,不如無書。

這句話雖然出自孟子,從玄奘大師口中說出來,卻讓臣妾多了一絲明悟。

因此,臣妾如今也隻能向陛下進言,儘信書,不如無書。”

李治點點頭,拿著武媚給他的那本《西遊釋厄傳》去花閣看了一眼正在專心寫字的李弘,耐心的指導了一陣子李弘的書法,就把那本書塞巨熊嘴裡,揹著手悠哉悠哉的走了。

送走了李治,武媚覺得自己的手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了,今天雖然搪塞過去了,保不準日後又有人會翻出那本《推背圖》來說事。

“參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宮。遺枝撥儘根猶在,喔喔晨雞孰是雄。”

武媚重新誦唸了一遍這句讖語,忍不住抬起頭,看著宮殿高高地藻頂,神情逐漸變得堅毅起來,隻是,這樣的武媚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雲初學劉仁軌從一個肮臟的水坑裡撈了一把水輕輕地嘗一下,一股子苦澀的味道瞬間就瀰漫了他的口腔。

“呸呸呸……”吐掉堿水,又用清水漱口之後,纔對劉仁軌道:“這已經是我們洗過兩遍的鹽堿地,冇想到堿味還是如此的濃烈。”

劉仁軌同樣漱口完畢之後道:“良田變鹽堿地不過是幾年的事情,而鹽堿地變良田,卻需要很長時間。

這是一定的,不過,你們也冇有白白做事情,現如今,鹽堿已經減弱了很多,估計再有兩年,就能種莊稼了。

堅持下去就有好結果。”

雲初苦笑一聲道:“總覺得花費如此大的代價,就為拯救這麼一些田地,有些不值得。”

劉仁軌道:“世上有什麼財富能與土地相媲美呢,不管是戰亂,還是災禍,人可以換一遍兩遍,而土地不會增減,是永恒存在的,當然,除非遇到滄海桑田一般的變化,否則,土地纔是最珍貴的。”

雲初嘿嘿笑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土地即便永恒,人也隻能擁有一世,即便是再永恒,人卻享受不到永恒的好處,所以說,何苦來哉?”

劉仁軌詫異的看著雲初道:“縣丞怎麼會這般想?這片土地即便是我們死了,還有子孫需要這片土地養活,子孫冇有了,還有其他人需要這片土地養活呢。

如果我們不拯救這片土地,難道要留給子孫更多的鹽堿地嗎?

如果子子孫孫都如同雲縣丞想的一樣,豈不是我們在哪裡就禍害一片土地,然後丟棄不管,繼續去找新的土地,長此以往,再多的土地也不夠我們禍害的。”

雲初被劉仁軌這種後世環保人士才能說出來的話給震驚的不成。

就這一點來看,劉仁軌的情操,就比他的情操高尚一百倍不止。

附:下一章會在26日下午11點釋出,不會拖欠,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這一章有些難寫,主要是武媚應對推背圖的詰問,要把寫的合理,又機智,有些難,換了四種寫法都不滿意,最後還是憋出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