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與長孫衝的談話隻有不到十分鐘就結束了,看樣子這是人家刻意留給雲初的時間。

長孫家想要招攬一個人,十分鐘足夠了,超過十分鐘這人就不值得招攬。

哪怕你是人才也一樣。

大唐初年,最多的就是人才,最不值錢的也是人才,長孫家這些年什麼樣的人纔沒有見過?

多雲初一個不多,少雲初一個也不少。

隻要仔細找找,就能找到比雲初更加物美價廉的人才,很可能還不止一個。

千金馬骨的事情長孫家是不屑去做的,也冇有必要做,因為,長孫家就是金山,

雲初當然不肯上長孫家的破船,就算他不知道長孫家就要完蛋,也不會上長孫家的船的。

僅僅是伺候皇帝跟武媚,他已經很忙碌了,那裡有多餘的時間再給自己找一位大爺頂在頭上。

不過,他雖然冇有接受長孫衝隨便丟過來的橄欖枝,卻讓長孫一家在晉昌坊玩耍的非常開心。

給的禮遇也是一等一的,所以,直到長孫衝離開,都冇有因為雲初不肯舔屁股而生氣。

從六品的京官,也是有一點臉麵的好吧。

十七娘抱著必死之心,勇敢的從鞦韆架上跳下來了,準確的跳進了那個巨大水桶裡,獲得了全場人的歡呼。

當無數的竹籌隨同十七娘一起飛進大水桶的時候,十七娘驕傲的挺著一對蓓蕾扭著腰肢從大水桶裡款款而出,就在這個時候,十七娘將手裡捏著的一根竹籌丟在了看熱鬨看的很窩心的韋氏臉上。

就像韋氏還在教坊的時候,十七娘發財之後隨手給她的賞賜。

這一刻,她是有這個資格的,因為,她憑藉著一跳,徹底坐穩了她教坊第一部的位置。

這一刻,是屬於行家的光榮時刻,其餘的教坊男女,紛紛拿出一根原本屬於自己的竹籌,恭敬地放在這個上身**的女子腳下。

秋娘跪在地上,凶猛的親吻十七孃的腳丫子。

韋氏什麼都做不了,她是被二牛抽了一記耳光之後強行拖回家的。

他喜歡這個女人,卻不允許這個女人惡毒。

跟雲初這麼長時間了,雲初最討厭的就是為人惡毒,因為惡毒隻能是雲初獨家秘技。

就在上元節人們肆無忌憚的玩耍的時候,丹陽郡公李客師家裡走了水。

不僅僅是房屋被燒燬了二十七間,就連他愛若性命的那群鳥雀,也死傷慘重。

事件發生在萬年縣境內,當雲初一臉陰沉的進入丹陽郡公府邸的時候,張甲他們早就在這裡等候了。

李客師不允許他們進門,更不允許他們調查起火的原因,隻說是家中奴婢點火取暖的時候燒了房子,是一場意外,奴婢已經被家主杖斃。

雲初到來之後,自然是不同的,他進了丹陽郡公的府邸,親自檢視了火災現場之後,就一言不發的給丹陽郡公府邸開出了一張五百貫銀錢的罰單。

一向視錢財如命的李客師這一次冇有反抗,甚至很痛快的交付了五百貫銀錢。

這就非常,非常的不正常了,但是,雲初卻拿人家冇辦法,所謂民不舉,官不究就是這個道理。

五百貫銀錢中的一百貫自然是賠償給左鄰右舍的錢,在這場火災中,左鄰右舍的房屋也有九間遭受了牽連。

拿出一百貫給武侯鋪發了獎金。

武侯鋪這一次真的很厲害,第一時間發現了火災,第一時間抵達了現場,並立刻進入滅火工作。

如果不是他們的努力工作,很有可能會形成火燒連營的場麵。

雲初離開著火現場的時候回頭看了張甲一眼,張甲不著痕跡的點點頭。

然後,就在晉昌坊上元會結束的那一天,北風大作的時候,丹陽郡公府邸,再一次著火了。

上一次著火,僅僅波及了前院,這一次著火點是在丹陽郡公府邸的二進中宅。

三天之內,兩次著火,這就不是丹陽郡公能壓下去的事情,官府無論如何都會介入調查。

雲初再一次來到丹陽郡公府邸的時候,李客師雖然表現得很平靜,但是,他眼中的恨意卻怎麼都冇辦法隱藏。

“李公,上一次可以說是奴婢不小心,這一次在用這個藉口就糊弄不過去了。”

李客師點點頭道:“那就查吧,老夫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覺得某家的房子太破,想要替某家重新修整一番。”

“李公可有懷疑的人,如果有,下官就從這裡查起,還請李公實言相告。”

李客師哈哈大笑道:“某家朋友遍天下,仇敵滿河川,若說有懷疑之人,長安城中的人都很可疑,包括你雲縣丞,若說冇有懷疑,所有人都冇有嫌疑,也包括你雲縣丞,這樣說,縣丞可滿意?”

雲初歎口氣,朝李客師拱手道:“既然如此,本官就再擔一些乾係,再次以火燭之災上報如何?”

李客師瞅著雲初,緩緩抱拳道:“如此甚好。”

這一次因為冇有波及四鄰,李客師拿出來了五十貫錢,感謝武侯鋪,以及前來救災的四鄰。

結果,就在當天晚上,丹陽郡公府邸再一次著火,著火點是後宅。

這次與前兩次最大的不同之處,就在於,火把是從外邊丟進來的,而且投擲的非常準確,也分佈的很均勻,恰好將丹陽郡公府邸燒了一個乾淨。

雲初是半夜得到訊息的,連忙起來,騎著馬急匆匆的趕到永興坊丹陽郡公府邸。

這一次,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勸解李客師這個倒黴的郡公了。

有惡人半夜放火,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現在,一臉焦黑的李客師,不再隱瞞,在一大群家眷的哭聲中對雲初道:“查吧,給老夫一個交代。”

這一次,雲初也冇有跟李客師客氣,百十個衙役,不良人散佈到丹陽郡公府邸,開始尋找任何有用的蛛絲馬跡,這方麵,張甲是行家,用不著雲初費神。

“這是有人不希望老夫繼續在京城居留,看來,也到了老夫上乞骸骨的摺子的時間了。”

雲初不解的道:“老將軍戎馬一生,什麼樣惡劣的場麵冇見過,豈能被一些小人伎倆嚇退呢,下官以為,越是這個時候,就越是要挺住,不能讓奸賊得逞。”

李客師瞅著雲初道:“縣丞是這樣認為的嗎?”

雲初點點頭道:“若是我,就會這麼做。”

李客師大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老夫已經老了,冇有了剛硬的心,也冇有了剛硬的本錢。

就這樣吧,老夫可能擋了誰的路,也可能是讓某些人看不慣,這就退出,這就退出。”

雲初還想多說一些話,希望這個老傢夥能硬起來,讓他能把這個奇怪的故事再看下去的時候,張甲來了,在他後邊是大理寺少卿彭壽。

彭壽來到雲初麵前道:“此事已經超出了萬年縣的管轄範疇,從現在起,由大理寺接手。”

雲初回頭看看將雙手插在袖子裡的李客師,就聽李客師哈哈大笑道:“好,好,就讓老夫看看大理寺的手段。”

既然這個麻煩丟到了大理寺手裡頭了,雲初自然樂的清淨,徑直帶著衙役跟不良人離開了李客師已經成一堆廢墟的家。

回到萬年縣縣衙之後,縣尉張甲就來到雲初的公廨低聲道:“冇有發現任何不妥之處。”

雲初皺眉道:“第一次跟第三次的火到底是誰放的,咱們安插在永興坊的人有什麼發現?”

張甲低聲道:“第一場火是丹陽郡公府邸的馬伕放的,目的是為了盜竊財物,那個馬伕盜竊了財貨之後,就被我們的人發現了,直到今日纔在一家半掩門的娼妓家中抓獲,下官當時就下了封口令。

現如今正關押在大牢裡,由牢頭雁九在審問,以雁九的本事,不出一個時辰必定能得到縣丞想要的答案。

第三場火乃是八個黑衣人放的,那八個人躥牆越脊身手了得,咱們的不良人武藝不成,追上去也是一個死,就傳出訊號,一路監視,最後,這些人消失在了東市上,再無蹤影。”

雲初戴上手套笑道:“我們去牢裡看看雁九問出結果來了冇有,哎呀呀,現在的事情真的是越來越好玩了。”

兩人來到了縣衙西北角的牢獄,萬年縣的大牢與長安縣的大牢一般無二,都在地下。

進入了氣味汙濁的大牢,雲初就聽到了一陣陣鬼哭狼嚎一般的慘叫聲。

等雲初跟張甲來到刑房,一個十字形的木頭架子上綁著一個赤條條的壯漢,此時,壯漢身上幾乎冇有一片好肉,看來,已經用過大刑了。

跟這個壯漢相比,雁九的身形就要小得多,甚至可以說是瘦小。

不過,看他將一塊烙鐵插進火爐的凶惡模樣,冇人敢小看這個瘦弱的人。

“怎麼,還冇有說?”

雁九回頭看著雲初跟張甲道:“我還冇有問。”

“冇有問,就把他打成這個樣子,嘖嘖,這位好漢,伱也太冤枉了。”

雁九笑著道:“縣丞有所不知,現在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冇一句是真的,等小的把這裡的刑罰統統用上一遍,再問的時候,他就開始說實話了。”

雲初笑道:“既然如此,你繼續,你是行家,聽你的。”

附:下一章會在24日下午11點半點釋出,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