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不會參與圍獵這麼危險的事情,當然,也不會允許紀王牽頭來搞一次冬獵。溫柔一邊溫柔地吃著塌飩,一邊幫雲初分析皇帝參加冬獵的可能性。”當初,太宗皇帝帶著諸位皇子參與秋狩的時候,彆的皇子都有獵物,隻有陛下冇有,就在太宗皇帝準備嗬斥陛下的時候,長孫無忌卻說,陛下之所以冇有獵物全是因為仁孝所致。

長孫無恩耜助陛下過了那一關之後,就算陛下很喜歡狩獵,現在也冇有立場狩獵了,免得被彆人說陛下人前一套,背後一套。’雲初道”既然如此,你為何又要說紀王冇機會當領頭羊呢”

溫柔抬頭看看雲初道∶"陛下不喜歡的東西,紀王也不能喜歡,就這麼簡單。

我知道你希望皇子李弘有機會參與這場狩獵,不過,就算是提前佈置,你這也佈置的太早了,一個才三歲的娃娃,知道啥呢?'雲初笑道∶"你知道個屁啊,人類幼兒所以能博得父母的喜愛與照顧,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他的幼兒形態。

這個時候的人類幼兒,冇有是非之分,冇有好惡之念,全憑若本能選擇親近誰,疏遠誰,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在這場冬獵中能看到更多的東西。””你還想看到陛下會派誰來護衛弘皇子來檢驗一下皇家對你的信任程度是嗎”

雲初歎口氣道∶”未雨綢繆很重要,我以前喜歡活在當下,自從成親之後,就不得不把日子想的遠一些。吃完餛飩的溫柔把玩著自己的手指道”你老婆懷孕了”雲初點點頭道”今天早上見她蔫蔫的,就摸了脈,結果懷孕了。”溫柔有些蔫索的道"長安城裡好玩的人又少了一個,多了一個陰賊。"回到家裡的時候,虔修容第一次冇有抱著皇家的胖娃娃,而是把自己裹得厚厚的,雙腿插在暖桌下邊,打開窗戶,瞅著灰濛濛的天空愣神。

愣神不說,還時不時地傻笑幾聲,笑完了,就看娜哈一眼,似乎要把她拉過來躁踏一頓。娜哈距離她有一丈遠,生怕碰到了嫂嫂的肚子,把自家的侄兒弄冇了。

雲初摸一下靈脩容的領頭道;"不要大在意,該生活就好好地生活,孩子結實差呢。"賈修客笑道∶"我隻是在笑人世間的無常,今天妾身去竹林散步,冇想到卻看了一場大戲。"”大戲竹林那邊隻住著兩個痛子,一個斷肋骨的,能有什麼大戲可看呢。”虔修容大笑道"這齣戲的主人可不是那三個妓子,而是咱們家的澡堂管事二牛。一棒子打不出來一句話的人,居然有這等手段,看的妾身真的是目瞪口呆。雲初趁機坐在桌修容身邊笑道”說說著。’"夫君,且聽妾身慢慢道來。…李惜還要從天下第一美食大會說起,在晉昌坊請來的雜耍班子中,有一個冇練出什麼出彩本事,就隻好穿上單薄的綢衣,被人綁在一個大轉盤上,專門挨飛刀的女子。

不知怎麼的,曾經給二牛謀劃過無數個老婆的,二牛的娘,就是一眼毛中了這個挨飛刀的女子。

在二牛他娘老辣的目光的審視下,認為這個挨飛刀的大眼睛,大嘴巴的妓子,不但是一個清信人不說,就她那個屁股,最少能給二牛生人個以上的娃。

至於名聲什麼的,在能生八個娃的前提下,對二牛這個急切想要找一個能生的婆孃的人家來說什麼都不算。於是,二牛的老孃就要求二牛想辦法把這個女子用最低的代價買回來。

二牛托人去找秋娘問價,結果,秋娘給了一個九十貫錢的價格,且寸步不讓,畢竟,這個大眼睛,大嘴巴的女子的容貌也是上選。冇辦法,二牛不知怎麼的,就瘋魔一般的喜歡上了被皇帝誇讚過的同樣在養傷的十七娘。

且對十七娘關心的無微不至,哪怕秋娘明若告訴他十七娘不可能跟他有什麼關係;二牛依舊癡心不改。時間長了,晉昌坊裡就有流言說,十七娘跟二牛兩情相悅,卻遭遇了貪財女人秋孃的阻礙。話傳的很難聽,到最後,就連十七娘珠胎暗結的傳聞都出來了,據說,經手人就是二牛。

十七娘是秋娘眼中的捱錢樹,隻待骨頭長好,就要給她廉大錢的,這個時候,一旦十七娘不再是冰清玉潔的身子的傳詞被平康坊的那些公子哥知曉,十七娘就會一文不值。

於是,秋娘就覺得十七娘不能繼續住在晉昌坊了,想要帶著十七娘回平康坊居住,二牛不但攔住了馬車,還在馬車前親自向十七娘傾訴對她的一腔思念之情。

十七娘根本就冇有毛上二牛,自然不肯接受,秋娘更是破口大罵,二牛還是一如既往地深情,還質問十七娘,既然不喜歡他,為何會接受他禮物,還對他笑姨修宿說到這裡已經笑的快要活不成了,就連崔氏也開始笑了,很明顯,這兩位已經明白了二牛的計謀所在。在眾人圍觀之下,麾無辦法的秋媳,就一再向眾人解說十七娘與二牛室無瓜葛,隻是出於禮貌纔跟二牛說了幾句閒話。還從馬車裡拉出腿上中刀的那個大眼睛,大哨巴的女子出來告訴二牛,這個貨纔是他的良配。

如果他有三十貫錢,就可以當場把這個女子領走當老婆,如果二牛拿不出來,就不要想了,更不要想著跟十七娘有什麼事情。三十貫錢,兩百餘斤,哪裡是小門小戶能拿的出來的,這不過是秋孃的緩兵之計,隻要岔開這一會功夫,等她進了平康坊,她就有的是辦法收拾二牛。

萬萬冇想到,二牛讓秋嫂稍待,轉個寓就紅著一麻袋銅錢過來了,吩噹一聲丟在秋孃的馬車上,從秋媳手裡抽走身契,再把那個大眼睛大哨吧的女子往肩膀一抗,轉身就走,連那個十七娘看都冇看一眼。”哈哈哈,夫君你是冇看到了,秋孃的慘叫聲跟殺豬一樣麥厲追著二牛要把人追回來,卻被鄉親們給攔住了,哈哈哈哈。”雲初很擔心虔修容笑成牛皋的下場,捋若她的後背幫著順氣,半晌,桌修容的笑聲才停止,溫柔的彩著娜哈道∶”夫君以後要注意,咱們家也是有閨女的人家,可不敢被人給騙了。

雲初眯著傻不拉幾的娜哈,真不知道誰眼睛瞎了纔會拐騙這種的。獲算損壞建於,宅會被壞睡用精爭散圩胸牢牙的發。

講筒探騙+

也會被娜險思捶妥就打的生不如在”郎君,二牛可以派上大用場了。”崔氏在一邊殿勘的建議。

’二牛也算是咱們家的家生子,用著放心不說,又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來毛,不缺少腦子,也不缺少行事的手段,事情處處考慮在秋娘那種人的前邊。

隻能說這孩子已經長大了,郎君不是一直擔心曲江裡掌控的不好嗎,妾身以為,可以派二牛去曲江裡當裡長,一個小小的漂堂子不夠這孩子施展的。”

雲初前兩天剛從曲江裡回來,說莫的,曲江裡的人雖然很勤快,卻顯得很笨,做事一點靈性都冇有。明明日子已經過的很富裕了,除過房子跟吃食發生了一些變化之外,其餘的氣質一點都冇有跟上。曲江裡又不是冇有水,用得著把自己一個個弄得烏漆嘛黑的嗎?

尤其是毛到黑孩子用臟手抓著白饅頭吃,連饅頭上的五個黑印子一起吃下去,雲初心中就很不舒服,這些人工作中臟可以理解,生活中再臟就說不過去了吧,隻能說,不喜歡洗澡是關中人最大的惡習之崔氏見雲初默許了,就站起身道∶"妾身這就去把郎君的意願告知劉管事,讓他去通知二牛。說罷,盈盈一禮就離開了。

看著崔氏這副模樣,雲初多少有些感慨,家裡的規矩越來越完整了,人與人卻變得有些生疏了。

很多時候,人就象是一個全副武裝的唐·吉頃德一般,舌似英勇的想要改變些什麼,最終卻遺憾的發現,自己什麼都冇有改變,卻在不知不覺間,被環境給改變成了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

好在,雲初的人格過於強大,如同窗戶外邊的大雁塔一般,直挺挺的刺向天空,所到之處,就連天地都需要讓路,且獨成一條,長安這片土地在養育了秦,漢,隋,唐四個偉大的王朝之後,終於露出來了頹勢。

奏時,他是英氣勃勃的少年,漢時,他是氣血旺盛的寄年,隋時,他是正午陽光一般猛烈的壯年,現在,在養育大唐這個最健吃,最能吃的一個孩子的時候,他終於開始力不從心了。

長安,一直冇有變,他隻不過是跟不上快速進化的人,日益增長的要求而已。

所以,雲初則認為,他隻不過是勢作了數千年之後,有些疲憊了,隻要給他注入新的生機,長安,依舊會如同朝陽一般再次從東方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