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雲初每天晚上開家庭故事會的時候,就在老猴子絞儘腦汁要把法相唯識宗教義編進故事裡的時候,晉昌坊的人們已經開始為新的上元節做準備了。

如今的晉昌坊上元節節慶,是可以比擬曲江花燈的存在,甚至可以說,曲江除過座大的法會之外,冇有什麼能與晉昌坊相比的。

崇信佛法的人會去曲江,毛水陸大會,看花船,看燈,在晉昌坊裡,卻可以一站就把吃喝玩樂的流程走一遍。然而,今年的上元燈會的組織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主要是物資供應不上了。

這一點讓雲初極為頭痛,他冇有想到汗曆史上極為強盛的大唐長安,竟然承受不住幾場對他來說很普通,對大唐人來說極為衰差的巨型活動。

難怪,晉昌坊隻要舉辦那種巨型活動,前來參觀者就會烏央烏央的趕過來,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生都冇有見過的奇觀。也就是說,曲江那種隻需要人員參與,不需要大量物資支援的聚會纔是唐人們事實上的大型活動。曲江裡如今煙火繚繞,根本就看不出這裡原來是一座悠閒恬澹的鄉村。

七座磚瓦窯尾出來的濃煙,筆直的衝向天空,又被高空的風壓下來,就把整個曲江裡籠罩住了,遠遠毛去宛若庵域,原本淳樸的農夫們,如今一個個看起來黑乎乎的,不僅僅是男人黑乎乎的,就連他們的老婆孩子,也再乎乎的,一張嘴,露出來的並不是一嘴的白牙,而是因為水中含氟,被腐蝕成的大黃牙。

因為持續不斷的燒窯,導致土山邊上的溫度明顯高於其餘的地方,地上的草還有綠色,新芽還不斷地從地而探出來,頭都被寒風凍死,而下半部還在努力的向上長。

隻要抬頭,就能感受到細細的煤灰落在臉上,所以,這裡的村莊是黑色的,人是黑色的,就連大地都變成了黑色,曲江裡的人已經不喜歡種地了,因為種地獲得的收穫,遠不及燒窯帶來的收益。

以前雲初覺得很硬眼的那座土山,現在隻剩下不足一半,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一多半的土山,變成了磚瓦,變成了長安城裡的房子。

上一次開天下第一美食大會的時候,雲初幾乎把水裡的魚一網打儘了,三個月的時間並不足以讓這裡的小魚繼續長大,也不足以讓河流其餘地方的魚洄遊到這裡安家。

再加上河麵上鋪著一層薄薄的油膜一樣的東西,油膜上還要蓋著一層澹澹的煤灰,就更加冇有魚願意來這裡生存了。曲江裡被毀壞成這個樣子,卻冇有一個鄉親們出來抱怨,他們隻會抱怨曲江裡的窯口不夠多,不能帶給他們更多的收入,這是一群剛剛品嚐到工業化好處的一群人,因為七座窯口,曲江裡基本上成了全長安,也可能是全大唐最富裕的一個鄉下裡坊,不信,隻需要看看他們一磚到頂的高大磚瓦房就知道,隻需要看罷孩子手中拿的白麪饃饃就知道。所以,曲江裡很富裕,就是環境冇有以前好,而這些,在大唐人眼中,完全不值得一提。

雲初漫步在稍微有些燙腳的磚瓦窯上,他完全不覺得在大唐時代有施行環保工程的必要。工業化前期的臟亂差,是一個必須要經曆的過程,即便是曲江裡汙染嚴重,這不要緊,來一場大風,就能讓這裡的汙染坡這個半洪荒的世界所接納,並吸收。所以,本若資本集中製的原則,雲初準備在這裡再辦幾個造紙廠。

找來了萬年縣所屬的城外裡長們,就坐在溫暖的磚瓦窯上商量如何給晉昌坊供應物資。”陝,這城裡人也太能吃了,我們裡坊的糧食已經賣光了不說,就連半大的豬,半大的雞鴨鵝,九月的時候也被晉昌坊的管事們給收走咧。

現在家裡麵的豬圈裡全是豬崽,雞鴨鵝的小苗,想要派上用場,至少要等半年以上。”裡坊長們商量之後,一致認為,在供應物資這件事情上,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了。如果縣丞非要他們提供,目前能拿得出手的隻有一些羊跟牛。這麼說明顯就是說反話了,大唐人還冇有為了錢就宰殺耕牛的習慣。至於羊肉,還支撐不起晉昌坊舉辦的那麼大規模的一場盛會。"要不,咱們去秦嶺圍一場獵?"一個裡長小聲說出來了不同意見。

2k

另一個裡長不耐煩地道∶"幾十個人的圍獵能弄來多少獵物?縣丞想要更多的獵物,至少弄一場五千人以上的大圍獵才成。可是呢,朝廷早就有明文規定,民間獵場,不得超過八十人!!!"“縣丞是官家,隻要由縣丞親自領差,咱們這麼多的裡坊還湊不出幾千人把山頭給裡住?實在不行,我們就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驅趕那些畜生最後聚攏到一個峪口,再依次擒殺也就是了。雲初連忙問道"咱們這裡的人有圍獵經驗嗎"聽雲初這麼問,一些年紀大的裡長臉上就露出了自豪的模樣。"太宗年間,咱們萬年縣裡坊接到最多的徭役,就是參與圍獵。

隻不過那個時候人多,軍伍上也出動了很多人,統一聽太宗皇帝調配,一場圍獵下來,弄上萬張皮子不成問題,嘖嘖,老漢有幸參與了貞觀十八年的那場圍獵,光是老虎就獵殺了十一頭。

雲初的眼睛頓時就完了,此時此刻,覺得這可能是自己能給晉昌坊找到大星肉食的唯一的法子了。

這幾年不成的話,就依靠圍獵來支撐一下,反正在大唐靜殺熊貓吃肉都屬常見;隻要是野獸,基本上都屬於禍害,隻要有機會,就要殺掉。

長安城糧食是不缺的,以前之所以大量購進萬年縣百姓的餘糧,就是為了儘快增加百姓的財富。讓他們手裡多一些錢,彆等到下一場錢災出現,那就太不值當的了。長安城附近,有六座皇家獵場,一般的親王,公主一類的都能去皇家獵場打獵。就算是一些有臉麵的臣子,比如長孫無忌,李統,這些人隻要開口,皇家基本上也會同意。

不過,就雲初這種從六品的小官,如果提出要借皇家獵場一用;大概率的結果就是被人啐一頭一臉的口水。狩獵在大唐很普通,是個人隻要膽子大,就能揹著弓箭進去打獵,隻要保證自己不被野獸獵獲就可以了。圍獵則不一樣,史書上有不止一次兩次藉口圍獵,最後把皇帝當成獵物的圍獵活動了。

這種活動非常的高級,而且一般都會限定人數跟時間,如果超出時間還躲在秦嶺裡不出來,冇的說,一定是造反了。

雲初回到長安城之後,又召集六善四部開會,徹底弄明白了圍獵的申報流程之後,雲初就把視線落在了百無聊賴的紀王李慎的身上。原本一臉高高在上模樣的李慎,聽了雲初的要求之後,嚇得手上的茶碗都丟了。且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雲初∶"你覺得本王可以在長安附近組織一場五六千人蔘與的圍獵嗎?"雲初笑道∶"卑職已經問過了,您是紀王殿下,自然有資格在皇家獵場圍獵,是符合我大唐國情律法的。

李謨被雲初這一番輕描澹寫的回答給逗笑了,於是,他俯下身瞅著雲初道∶”你問的人是誰,是大宗正,還是門下省,亦或是陛下?”

雲初一本正經的道∶“從《大唐典儀》上毛來的,聽聞太宗時期, 有很多親王,公主都曾經組織過大規模的國獵,其中魏王泰還特意繪製了一副《圍獵圖》獻給太宗皇帝,深受太宗喜愛。

李慎左右脈脈,那無關人員捧出去之後,才抓著雲初的衣服領子道∶“承乾,魏王泰州吳王恪,齊王佑,蜀城公主,高陽公主確實都組織過圍獵。

你現在告訴本王,這些人現在都在哪裡?

說吧,你到底要乾啥,千萬不要拿你那些不值錢的道理來湖弄本王。不說出個好的道理出來,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雲初直視若李慎道∶“冇辦法,晉昌坊要舉辦上元會了,冇有足夠多的肉食,如果紀王願意搭場子,收穫的皮毛全部歸你,我隻要肉,也請紀王殿下不要把我想的過於複雜,我就是缺肉缺瘋魔了。”李慎皺眉道”長安不缺肉啊。

雲初歎口氣道∶“缺,還不是一般的缺,不信你去東西二市走一迪就知聰,除過羊肉,你連一根豬毛,雞毛都找不到。而晉昌坊要舉辦的上元節會是個什麼規模,紀王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需要幾十萬斤的肉食啊。李慎鬆開雲初的衣服領子,自慚的笑了一聲道∶"你這是想讓本王替你給我皇兄傳話吧?

也是,我這個王爺目前也隻有這點作用了,最可憐的是,敢利用本王給我皇兄傳活的人,竟然隻有你這個小的六品縣丞,啊,你說本王這個雍州牧混得何等的淩慘啊。

雲初往李慎縣邊箭一下道∶"我覺得隻有我這個六品縣丞求悠給陛下傳活,不大不小正合適。說句不中聽的話,紀王也該邀請陛下去冬獵一場散散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