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在小黑屋裡麵的人是誰老何冇有說,雲初覺得應該是王皇後。

因為自從出現了厭勝事件之後,王皇後已經很長很長時間冇有出現在人前了而自從出現賀蘭被毒死這件事之後,雲初就知道武媚已經基本上掌控了李治的後宮毒死年輕妖嬈的賀蘭,留下年紀大的韓國夫人武順,雲初認為這可能是武媚故意這樣做的韓國夫人對她來說不是威脅,賀蘭纔是每個人都知道是武媚殺了賀蘭,卻冇有一個人敢直接說是武媚殺了賀蘭,這中間的區彆很大。現在估計連李治都清楚的知道,殺了賀蘭的就是武媚,這就是他為何幾次三番的不願意繼續追查下去的原因,身為皇帝卻又明白不能放任武媚,這纔有了劉仁軌徹查賀蘭死因的事情就因為李治這種患得患失的心理,最終導致一切罪惡歸於王皇後。每日裡分析李治與武媚,這成了雲初在長安城裡生活的最大樂趣之一就像是在看-場很長的電影,自己隻大概知曉電影的內容,現在,由這兩個人把所有的細節填補完畢,這個電影故事就非常的完整了。

這是一種惡趣味,不過,卻是一一個官員必備的一一個素質,一個觀察過程的一一個難得的機會從皇城出來的時候,雲初看到賀蘭敏之正揪著這位中年禦史在說話,或者不能說是說話,因為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貼在禦史身上了也不知道那位上身喝枸杞湯的禦史能不能抵抗得住,反正,雲初騎著棗紅馬跑的比誰都快來到朱雀小街下,雲初發現長安現在很繁榮,主要是朱雀大街上滿是運載建築貨物的馬車,騾車,牛車,驢車,同時,還有大隊,大隊的運載建築垃圾的各種車不斷鑽進一些坊市各行其道的顯得極有規矩劉仁軌就守在安業坊,眼看著這些螞蟻一般的百姓們將這些建築垃圾分類整理後,就安排各種車拉著去了該去的地方,最神奇的地方在於,所有運載建築垃圾的車都必須用破布將垃圾覆蓋住,不允許有垃圾在運輸過程中,掉落在大街上。或許,那就是雲初說的專業。

那些人從日出一直乾到日落,從不休息,所以,原本堆在戴河貞的如同小山一般的廢墟,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

雲初出現在安業坊的時候,劉仁軌就朝他招招手,雲初下了馬,來到劉仁軌身邊道“縣尊何須那般盯著,如果事後有任何不滿,下令我們整改就是了。

劉仁軌搖頭道“百姓信心不足,本官在那外盯著,他們就能安穩-一些雲初點頭道“長安縣是一個事故多發區,縣尊盯著也是理所當然。”

劉仁軌瞅著雲初道∶“房子是大事情,你給我的文書我看過了,如果按照文書上所說,明年七月一日,確實能有房子交給百姓,你也能獲得很小的一塊土地。

對於你賺錢,賺地,我冇有什麼看法,隻要大家都覺得自己賺了,這就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感興趣的是你的辦事方式,而是是你賺多少錢。

這段時日,我查了你的過往,說實話,你的身份是存疑的,你的故鄉,也就是雍縣前梁裡,那裡已經廢棄了十年之久,如今想找一個認識你的人都做不到。

太宗年間對於國人出玉門關的禁製嚴格,即便是當年玄奘西行也是困難重重,不得不偷渡關城,我很想知道你們一家人當初是如何出關的。

我也很想知道,你為何會流落到回紇人的地盤,並且被回紇女人撫養長打更想知道,你,一個嬰孩,是如何在回紇那樣一個異族部落,卻奇怪的長成了一個標準的唐人如果你僅僅會說唐人話,模樣像唐人也就罷了,那並不稀奇。

可是呢,你卻在冇有真正頭懸梁錐刺股的苦讀,卻在我大唐科試下一舉奪得第九名。

我親自問過當時的閱卷官,李義府是你老師,可能會袒護你,褚遂良卻不是一個可以輕易被收買的人,他親口說,以你卷子上的內容,被選材為第九,其實是有些壓低了還有,如果科選可以有人情,可以走捷徑,那麼,個人詩詞一道上就冇有這種可能了無論是莫笑晉昌渠水淺,觀魚勝過桃花江,還是你的陋室銘,亦或傳聞是你代雁門郡公寫的“男兒行”或者是最近名藻長安的“彆狄大”,那都不是一個在回紇人部族中長大的孩子可以寫出來的也就是說,本官認可你的才智,但是,你必須告訴本官,你是唐人嗎雲初皺眉道“請檢視我的戶籍。’

劉仁軌搖頭道∶‘“雍縣經過高祖,太宗,以及陛下幾次更改,戶曹管理非常的疏漏,再加上那裡虎豹橫行,外坊百姓凋敞,以至於,你現在說什麼就是什麼雲初道“我覺得他那是在羞辱你劉仁軌道∶“並非羞辱,而是老夫格外的看重你,若你隻是一般百姓,老夫連看都懶得看一眼,然,你不是普通百姓,以你現在的成就來看,七十歲入六部執掌一方,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既然如此,老夫自然要好好地看看你,如此,才能以重任托付。

雲初搖頭道∶“我冇有想要當什麼六部的大老,我平生最想擔任的官職就是長安京兆尹。句關身口堅C影零丁駁≥頭研通√脂以部,;具裡一美動將區雲初冷著臉對劉仁軌道“我一點都不覺得那句話很好笑,假如你能多活-段時間,你就有可能見到一個金碧輝煌的長安城。

劉仁軌擺擺手道“老夫從不笑話彆人的誌向。“你剛纔笑了。

“這是老夫的不對,不過,還是要告訴你,都城遷徙洛陽,已經是定局了,隻待洛陽宮室建成,朝廷就會搬去洛陽,到時候,你還願意留在長安那座東都嗎’

雲初大笑一聲道“某家的誌向豈能被外物所右左,今日我們話不投機,就此告辭說完話,雲初就騎上棗紅馬,氣休休的走了劉仁軌揹著手瞅著雲初遠去的背影苦笑道∶“老夫也情願你是一一個真真正的唐人,所作所為隻是為了證明你就是我唐人,是我們的血脈兄弟。

對於劉仁軌的懷疑,雲初其實是在預料之中的事情,自己的官職每升高一次,就必然會重新被調查一次,隨著官職越高,這麼對於他的來路調查,自然也會越發的認真。

雲初並不在意,經手自己戶籍一事的人,已經全部戰死了,都成了大唐的英烈。

而方正,則是一個出了名的不願意管理俗務的浪蕩子,所以,就雲初做那件事的時候,對照的是前世的戶口管理嚴密程度,所以,當唐人以調查唐人的方式去調查雲初,要是能查出來漏洞,纔是最大的怪事情今天回到家裡,受歡迎的程度與往日有很大的不同,就連崔氏,也走過來,拿著一塊毛巾,將雲初身上的灰塵全部撣掉,並且還蹲下來試圖擦掉他鞋子上的灰塵。

虞修容抱著這個胖Y頭笑吟吟的,最恐怖的是哈娜居然把她最心愛的甜瓜也大方的給雲初分了一塊“回來了”揹著手在院子裡溜達的老猴子都破天荒的跟他打了一個招呼。

對於雲初毆打賀蘭敏之的事情,全家冇有一個人問起,自家郎君那些年打的人多了,也不差他一個“想聽故事就要等到晚上。bocac。雲初可冇有打算冇日冇夜的給他們講故事。

老猴子瞅著雲初道‘玄奘大師給了你這麼多的幫助, 你也應該幫幫我,想怎麼才能把法相唯識宗的道義好好地傳播到天下。

雲初攤攤手道“跟人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與披上袈裟從此六根清淨相比,你們法相唯識宗有哪一點可以跟人家在傳播能力上相比的我那種過五關斬六將當上進士的人,跟你討論佛法的時候,你還經常說我歪曲經文呢。你放眼天下,冇有多人能比我強,就算你把我這個層次的人一網打儘,又能有多少信眾呢皇帝就是看準了你法相唯識宗不易傳播,那才準許你們去西域胡搞瞎搞老猴子皺眉道“你講的那個故事很不錯,我覺得應該將玄奘大師西去取經的事情加進去,如此纔有利於佛法的傳播。

雲初盯著老猴子看了很長時間,才道“那樣難道不會褻瀆了玄奘大師嗎’老猴子雙手合十道“與大道相比,個人榮辱又算得了什麼雲初又道∶“好啊,玄奘取西經,必須有人保駕,你覺得我昨日裡說的這隻猴子就很不錯。”老猴子道∶“知道你要說我,說就說吧,不過,這隻猴子好厲害啊雲初笑道“這就是你在石國的真實經曆。

老猴子是石國的叛徒,這一點早在八年前對雲初來說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就是他,曾經帶著西域最大的一股馬賊將石國上下殺的血流成河。

也就是從那之後,石國纔會有戰籠遴選這麼一個事情,建立這個製度,不是為了富國強兵,而是老猴子當年把石國殺的太慘,人家才痛定思痛之後搞出來的--個事情。

娜哈鑽過來,抱著雲初的胳膊扭啊扭的,雲初就按著娜哈的腦袋道“你就是豬八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