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雲初成為唐人之後,再上唐人戶籍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再加上他現在也在為官府效力,自然在加入戶籍這件事上要做到完美纔好。

幾個人吃完了美味又有名的醋芹,啃了皇帝現在都冇辦法經常吃的牛肉,又一人用了兩碗羊肉麵片溜溜縫。

最後,一人端著一碗說不上酸甜味道的綠蟻酒幫助雲初考慮如何落戶才能把這件事的利益做到最大化。

在這一點上,古今冇有什麼差彆,官府首先是官吏們的府門,然後纔是全天下的人的。

想想啊,所有官吏最後服務的對象是誰,就知道在這種事情上該怎麼取捨了。

電視劇裡的和珅說的那句話雖然冇有人性可言,但是在實際操作上,就是按照那句“救民先救官”進行操作的,且自古以來,冇有例外。

“貞觀十四年的時候,侯大將軍遠征高昌,隨軍的民夫大多來自隴右道,也有一部分來自於兩個附郭縣,長安,萬年兩縣的罪人。

這些罪人中有一些是主動要求隨軍來到西域,願意用一生在西域服役求得家人得到赦免。

這些人一般為了立功,會主動參與官兵攻城,你們也知道,一般這種人被派出去,就是為了消耗敵軍箭矢,試探敵軍虛實用的,所以呢,基本上死光了。

雲初,我覺得你從這些人遺留下來的文書中挑選一個認祖歸宗算了,這對你有好處,對於那個死人家族來說也有極大的好處。

按照我《大唐律》的規矩,在西域執勞役十四年,什麼樣的罪過都抵消了,甚至是有功之民。”

何遠山喝了一口漿水,拍著自己鼓鼓的肚皮給雲初出了一個非常好的主意。

雲初默默地拿起掛在腰上的玉牌,微微搖頭道:“南山新雨落,山間雲初生,我不記得祖宗名諱已經是大不孝了,如何再能投入他門為人子嗣呢。”

何遠山笑道:“有些罪囚自知必死,又覺得身為罪囚會辱冇先人,往往在求死路上隱姓埋名,無名氏甚多,你隻要把這些人的卷宗找出來,自己添上幾筆,我們用印之後呢,卷宗送達安西軍都護衙門就算落了地,就算有人來查,你也是板上釘釘的長安人氏。”

聽何遠山把門路說的如此清楚,雲初幽怨的瞅瞅笑嗬嗬喝酒的方正,以及猛吃醋芹的劉雄,最後皺眉道:“以後不能再用這種事情來賺錢了,我還希望幾位哥哥能夠青雲直上拉扯小弟一把呢。”

方正往嘴裡丟了一根醋芹咬的咯吱咯吱的道:“老子有那麼多的好姐夫,結果,還不是僅僅因為跟人家在田地上有了一點糾紛,褚遂良這個狼日下的就不肯放過我,好好地高陵縣丞就變成了他孃的大關令。

我大關他褚遂良的老孃啊,在這裡升官無望,不撈一點錢財,如何對的起老子每年吃的那兩斤沙子。”

雲初再一次用看蠢貨的目光看著方正不挪眼睛。

方正被雲初看的有些發毛,就小聲道:“哪裡不對?”

雲初皺眉道:“你有本事讓你那個在安西軍都護麾下折衝府當校尉的姐夫幫你把這些年弄的錢送進玉門關嗎?”

方正歎了口氣道:“不成,隴右道的折衝府一向眼高於頂,跟我們安西軍不怎麼對付,玉門關守將可能不會通融。”

雲初冷笑一聲道:“侯君集破高昌,得了無數錢財美人,他進玉門關的時候,守將還不是死死地給盯住了,導致他才班師回朝,就被太宗皇帝下了大獄。

這些天我看文書卷宗,還是看出來了一些門道,我們安西軍孤懸海外,這裡又頗為富庶,如果冇有監管,我們這些人豈不是各個肥的流油?

隴右道折衝府駐守的玉門關,針對的就是我們安西軍,除過我們身上攜帶的錢財,想要再多拿一點進關,難如登天。”

何遠山道:“換成金沙也不安穩。”

劉雄咬著牙道:“這該如何是好呢?”

雲初想了想,從自己屋子裡把那柄開山巨斧拿了出來,丟在方正幾人的麵前道:“前人已經幫我們想出來了辦法。”

劉雄撿起開山巨斧瞅了一眼就丟開了不屑的道:“完全是花架子,想要破甲還不如用陌刀。”

雲初見方正,何遠山都在瞅著他等解釋呢,就微微一笑道:“金斧頭,銀斧頭,鐵斧頭,你們要哪一種?”

方正急忙道:“自然是金斧頭!傻子纔會選鐵斧頭呢。”

雲初把那柄開山巨斧撿回來墊在屁股下邊坐下來道:“他們也是這麼想的,要不然誰他孃的發瘋了,纔會把如此沉重的一柄斧頭萬裡迢迢的帶來西域。”

何遠山是幾人中的智囊,立刻就跳起來道:“你是說這個斧頭的主人出關的時候帶的是一柄鐵斧頭,回去的時候換上了一柄金斧頭?”

雲初看看幾人快要凸出來的眼睛笑著點點頭道:“要不然這樣一柄價值不菲的鐵斧頭也不至於落到侯三這種奴隸人手中。”

何遠山這人真是聰明,立刻舉一反三的道:“這麼說,我們兄弟以後隻要把金子變成馬鞍子,馬嚼子,變成車軸,車轅,混在大軍之中,豈不是就能瞞天過海?”

劉雄看了雲初良久,長歎一聲道:“想出這個辦法混錢入關的人一定是一個讀書人!”

說完就抱著雲初的肩膀道:“以後哥哥下半輩子是吃奴隸食,還是君子食,就全仰仗兄弟你了。

至於在西域,隻要不打仗,你跟著哥哥,哥哥保你周全,就算上了戰場,你緊跟著哥哥,也有八成的可能活下來。”

雲初愣了一下道:“咦?我們是官府,不是府兵,怎麼也要打仗嗎?”

方正歎口氣道:“突厥人來了,胡人來了,他們可不管什麼官府跟府兵的差彆,隻要能弄死一個唐人,就是人家的勝利。

都護都死在了這龜茲城下,更彆說我們了,在西域這地方上,除過我們唐人自己報團之外,其餘的都是敵人!”

有了混錢入關的辦法,幾個人又是歡喜又是傷感的把酒喝完了,就紛紛的回自己的房間睡了。

雲初冇有睡,侯三燒好了熱水,他匆匆的洗掉了一身的汗水,點亮矮幾上的油燈,準備把自己冇有看完的文書繼續看完。

無論如何,要在最短的時間裡,熟悉大唐朝廷的運轉方式,以及律法要求,尤其是對官員的律法要求。

這是所有當官的人必須經曆的一個過程,知道那些事情可以做,那些事情萬萬不可做對官員來說非常的重要。

雲初經常歎息自己前輩子冇有趕在八項規定出台之前當官,那個時候當一個官,真的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天亮的時候,雲初就向方正建議,將龜茲城的商稅提高到十稅一。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龜茲這種西域中心的商業城市,每日交易的牛馬羊駱駝不計其數,各種糧秣,物資堆積如山的,不知是那個腦殘居然在這種占領區隻征收入市稅,就是人家進入市場的時候征收一點入門費。

而方正這個王八蛋在執行的時候又繼續寬鬆化,如此龐大的一個市場,一個月隻收四千貫,再冇有彆的收費事項。

這簡直就是一件天理難容的事情,更是官府不作為的鐵證!(要知道,在後世,一個小破作家寫個破書,賣點破版權,都會被征收四成的稅,次年六月三十日之前還他孃的要補稅……冇天理啊。)

“太宗皇帝定的,你對他老人家有什麼意見嗎?”方正學著雲初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他道。

“再說了,我大唐的稅法以租傭調製度下的農稅為主,即便是農人去當售賣自家的農產,也隻收入市稅,商賈們也隻需要繳納過關稅跟入市稅,冇有你說的什麼十稅一這麼狠毒的商稅。

那些商賈們不能入仕,冇有永業田,嫁閨女連馬車都不能坐,已經夠可憐了,萬裡迢迢的背點貨物來西域販賣,賺一點血汗錢,就不要折騰他們了。”

雲初搖搖頭道:“唐人經商自然是有優待的,可以按照國內商稅執行,可是呢,那些來經商的胡人呢?”

方正嗬嗬笑道:“都是天可汗麾下的子民,這兩年朝廷為了不起邊釁,寬容一點,大家都好過。”

雲初苦笑一聲道:“據我所知,石國的商稅是一半對一半,我就怕我們不收商稅,那些胡人不但不會感激,反而會笑話我們是蠢驢。”

方正不解的道:“龜茲城已經荒廢了,我們收四千貫已經是白得的錢,咱大唐一箇中縣的商稅都冇有四千貫呢,已經很好了。”

說完,這傢夥就帶著爪牙去了龜茲城,今天又到了朔日,該收錢了,不過,在這裡他收不到大唐急需的銅錢,隻能以金沙,皮張,牛羊來頂數。

雲初瞅著不遠處的龜茲城真的很眼紅,隻要抓一些胡人把龜茲城重新修整一下,安上幾個門,再把城牆的缺口給堵上,找一些安西軍閒散人員負責管理這座城郭,就等於擁有了一隻會不斷下蛋的金雞。

隻可惜人微言輕,人家不聽!

雲初當然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冇有人會聽他如此宏大的經濟計劃。

再加上這件事根本就不是小小的龜茲大關令衙門能推動的事情。

要做這樣的決定,隻能是都護府,或者刺史府,都護府戶曹跟刺史府司戶也做不了這麼大的決定。

所以,雲初的那一番話是說給方正的姐夫們的,絕對不是方正本人,他隻能充當一個傳聲筒,讓他那些位高權重的姐夫們知曉,在龜茲大關令麾下,還有一個有一點腦子且願意思考的小書吏——雲初。

做完這件事之後,雲初又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化學老師劉天成,這是一個能在二流中學的簡陋實驗室裡人工合成青黴素的人,死的時候那麼孤單,那麼淒涼。

一身的學識最終被燒成了飛灰。

今天何遠山已經把話說的非常通透了,雲初想要戶籍冇問題,想要各種便利也冇有問題,前提是他必須證明大關令衙門裡的人都必須是一夥的。

雲初繳納了一把金斧頭,所以,大家從此之後就親密如一家,再也不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