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縣對長安縣的碾壓幾乎是全方位的。

自從裴行儉走後,長安縣拆掉的那些民居,如今破破爛爛的放在原地,覆蓋著-層雪。遍地的斷壁殘垣,預示著這裡剛剛發生過一場災難。

這種因人成事的商業謀劃,最終隨著裴行儉的離開變成了一地的雞毛。

劉仁軌眉頭緊鎖,長安縣的問題遠比他想的要嚴重。

不僅僅是那些來縣衙門口痛苦失聲的老弱婦孺,還有更多的搭著帳篷在縣衙門口準備長期居住的百姓。

官府答應拆掉他們的破房子給他們興建新房子,他們相信了官府,結果,現在寒冬臘月天裡,他們連原本可以遮風避雨的破房子都冇有了。

長安縣衙經過狄仁傑一番神操作幾乎把原有的官員群體連根拔起了,現在,又經過裴行儉一番審查後,己經凋敞的厲害。

六曹四部十個吏員,如今還能正常辦公的隻有當初從萬年縣調過來的孫戶曹,其餘的不是待查,就是己經在牢獄裡,最過分的一個乾脆光著身子走進了秦嶺,最終屍骨無存。長安縣不是冇有想過彌補吏靈,隻可惜,外邊有資格進入長安縣當吏員的人,卻寧死都不願意進入長安縣當什麼殺頭的官。這給劉仁軌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不得已,從藍田縣調來一批人手總算是湊齊了長安縣的吏員班子。可是,隨即他就發現了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長安縣百姓對於長安縣官府普遍持不信任狀態。前前一屆長安縣官府幾乎被殺,被流放光了,堪稱是長安縣內無好官的經典詮釋前一屆官府辦事又好大喜功,事情辦了不到一半就跑了。手是,長安縣衙門在百姓眼中已經與敗類劃上了一個大大的等號。

劉仁軌決定從清掃大街開始,他一個正五品的縣令,正五品的給事中,親自舉著掃把掃大街,決心不讓燕國公把剩餘不多的幾顆牙齒再葬送在長安縣的街道上。萬年縣不同,那裡雖然出了很嚴重的白骨事件,但是,在那件事過去之後,萬年縣就迅速的進入了正軌,自從吏員們在拿到兩筆獎勵之後,人們的心已經漸漸地安定下來。他們認為之前的白骨事件不過是縣尉殺雞孩猴的手段,就是因為縣尉出身軍伍,把雞殺的淒慘了一些。現在,所有的猴子都很聽話,自然就冇有必要再殺雞嚇唬誰了。兩筆大額獎勵下來,也讓這些吏員們知曉,縣尉之所以看不上那些上不得檯麵的黑錢,就是因力純粹的看不起,冇有什麼整頓吏治的想法。

再加上萬年縣原來的主簿帶著全家被那個監祭禦史弄去西域軍前效力了。

縣丞全家也在十五天前步了主簿的後塵。而鄭縣令現在如同受驚的驢子一般四處活動,隻希望能熬到明年,去潮濕悶熱的大湖那邊去當一個刺史。以前的黑錢變成了正大光明拿的明白錢,而日數量還比黑錢多,吏員們自然冇有什麼不滿的。如今,大傢夥都在努力完成縣尉下達的任務,隻要來年自己完成了縣尉下達的任務,並且成力魁首,主簿的位置也就基本到手了。

縣尉就要升任縣丞了,縣尉的位置明顯是給捕頭張甲留著的,雖然這傢夥冇辦法像現在的縣尉這樣官居七品,但是呢,九品吏員,升任從八品縣尉也不是不可以。六曹,四部十個吏員的目光都緊盯著主薄這個位置,他們甚至相信,隻要縣尉成了縣令,這裡還能空出來一個縣丞的位置。京縣的縣丞如果外放,至少是一個上縣的縣令,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百裡侯。因此,即便是寒冬臘月裡,那些吏員們也冇有守在衙門裡,而是各展神通的去想辦法去繁榮鄉村經濟了。準備為明年的萬年縣提供更多的物資支援。

而縣衙錢庫裡存放的超過八千貫的現錢,列是這些吏員們的膽子,有子這筆錢,他們相信,不論自己弄來了多少物資,都會有錢收購。

雲初可以賺來錢,卻冇有辦法在一夜之可提高庸人的生產水平,以及衣業水平,這就是一個水磨石的功夫,需要時間,也需要積累。

這種事情他做不來,也冇有耐心做,但是,唐人高吏隻要用好了,各個都是行家因為他們跟土地的聯絡,遠比雲初跟土地的聯絡緊密的多。

而這蘭吏員們更是對農村村狀況瞭如指掌,哪裡適合乾啥,養啥,冇有比他們更加清楚地人了。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乾,一般不會錯。

光福坊火災重建項目終於如期完成了,早在第一場雪落下來之前,一百三十七戶遭受火災的人家已經全部入住了新房子。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在原來的火災事故現場恢複了長安城慣有的煙火氣。雲初這一次來到光福坊,冇有接那個賣胡餅的年輕人送上來的胡餅,他身上散發的生人勿近的氣息,也讓那個賣胡餅的年輕人不敢靠近。

全部一百三十七戶人家的家主被雲初召集到了十字街頭,取出一百三十七份保證交房的文書,讓所有人確認無誤之後,再讓這一百三十七戶人家交出另一份文書,就一把火給燒了。這表示,雲初發動的第一期光福坊日房,危房改造工程終於圓滿的結束了。緊接著他又召集了第二批兩百三十三戶參與危房改造工程的人家,重新擬定了交房保證書,井且將交房日期確定在來年的五月一日。

這是一個非常正式的文書,如果到時候不能交房,則由音昌坊為他們保證,他們將來一定有房子住。雲初需要的大客棧跟大食堂的建設終究冇有按期完成,想要開業,至少也需要等待到來年五月。無數的商賈坐在雲家人搭建的竹棚下邊一邊喝著熱湯,一邊烤火,並殷切的盼望著劉義能早點叫到他的名字今天是給所有供貨商結款的日子,場麵堪稱宏偉。

一馬車。一馬車的銅錢從大慈恩寺的香積廚拉出來,再被拉進了帳房,再被結完款的供貨商們一品車一馬車的拉去重新還給大慈恩寺的香積廚。

投票過程看起來極為滑稽,但是,商賈,雲家,大慈恩寺這三家冇有一家笑話。商家賣出了貨物,自然是要收銅錢的,雲家接受了服務,自然是要付出銅錢的。大慈恩寺香積廚出一筆錢,再進一筆錢,這是兩個概念,萬萬不可混為一談。每結完一筆錢,就在雲家帳房跟商賈的共同見證下,燒掉所有來往的票據,表示此事已經完結。雲家把事情做的越是繁瑣,商賈們也就越發的認同,有始有終纔是一門好生意。雖然結賬的時間長了一些,但是,商賈們很滿意,因為約定的錢財,雲家冇有少他們一文錢,更冇有尋找什麼難纏的藉口拖延。

即便是在生意進行過程中產生過糾紛,發生過爭鬥,甚至是是弄得頭破血流的商家,也冇有被苛待,該拿到的錢一文都不少,此次生意結束,當這些掌櫃的們跟劉義坐在一起開始商討光福坊第二期改造工程供貨事宜的時候,人人都表現得極為輕鬆愉快。

至此,雲初的名字在長安城的商家裡麵,正的可以當錢用,也正式確認了雲初誠實無欺小郎君的美名。 武媚自從把孩子托付給孫神仙之後,就好像忘記了她還有一個女兒的事情,同樣忘記自己女兒的人還有大唐皇帝李治。如今,孩子已經可以爬了,非常的不安分,不過,怎麼看這都是一個健康的孩子。虞修容剛剛做好了一件圍子,就是綁在孩子脖子前麵阻擋口水的圍脖。瞅著孩子貪婪地吃著乳孃的奶水,娜哈饞的不斷地吞嚥口水。

這冇辦法,這孩子小的時候就這樣,見不得彆人家的孩子吃奶水,這也是小的時候落下的病根,這輩子可能都改不了了。千是她就撫摸著虞修容平坦的小腹道“我侄兒啥時候出來”虞修容白了娜哈一眼道"該出來的時候,就出來了,你那麼著急乾啥"“孫婆婆騙我,說你是一個好生養的,結果都一個多月了,你連蛋都冇有生出來。

個。能下蛋的是雞鴨鵝,不是人。"胡說,烏龜也能下蛋,哥哥還說蛇也下蛋,鱷魚也下蛋,這世上能下蛋的東西多了,你為啥不下蛋”虞修容伸出一根指頭,在娜哈的額頭點了一下道“等你以後出嫁了,你要是不生出一顆蛋來,看我怎麼收拾價。躺在錦榻上剛剛睡醒的雲初,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瞅瞅桃花紙蒙的窗戶,聽到外邊似乎有落雪的聲音,就推開窗戶,隻見外邊白茫茫一片,忍不住笑道∶瑞雪兆豐年,真的很好啊。虞修容貼心的端來溫熱的茶水道∶“辛苦一年了,怎麼不好好的休憩呢”雲初笑道∶“我做了一個很好很好的夢,夢見你家老院子裡的石榴花又開了,開的如火如茶,就像是著火一般,美的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