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行儉走了,此時的他粗魯地如同一個下等旅帥,對著自己麾下的府兵呼呼喝喝,跟真的旅帥一樣。

不過,能看得出來,這傢夥是真的很開心。

對他來說,長安就是一個屎坑,老婆是,情人是,周圍所有的人都是屎坑裡的屎,而雲初毫無疑問就是深坑裡最臭的一根屎橛子,還是那種能發光的屎橛子。

現在,終於要去西域了,那裡纔是他最熟悉的地方,纔是他不用捂鼻子就能活下去的地方。

所以,這傢夥此時此刻昂揚地就像是一塊狗屎。

雲初回頭望去,陽光正鋪設在關中大地上,黃不拉幾的一大片,中間有一些小的山巒或許是黑色,隻是,與大片的黃混合之後,雲初就冇有了吃飯的興趣。

“智者不入愛河!”

流言兄縱馬上了高坡,瞅著黃不拉幾的關中大地,對雲初道。

“聽聞流言兄賢伉儷恩愛有加,乃是婦人中人人羨讚的一對,怎麼能說出智者不入愛河的話來呢?”

流言兄笑道:“某家滿月的時候,恰逢拙荊也滿月,兩家大人因為是通家之好,就把我與拙荊放在一起。

然後,拙荊就尿了好大一泡尿,將愚兄給淹了。

因為兩人屁股上都是尿,於是,我阿爺就果斷地認為是我撒尿把人家閨女給淹了。

再然後,我阿爺阿孃,拙荊的阿爺阿孃就認為我們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當場就定下了這麼親事。”

雲初點頭道:“理所當然啊。”

流言兄瞅著雲初道:“愚兄也是這麼想的,自從懂事起,我丈人,丈母見我一次就說一次,還說是我害得他家閨女冇法嫁給更好的男子。

這讓我一直覺得對不起拙荊,她搶我東西,我不作聲,她背地裡毆打我,我也不做聲,直到我八歲的時候,偶爾聽我阿孃道出了當年事情的真相,才知曉,應該說聲抱歉的是拙荊。”

“於是,你就打回去了?”

“冇有。”

“為何?”

“那時候她比我高,力氣比我大,我打不過她。”

“不對吧,嫂夫人小弟也是見過的,大家閨秀,秀於外而慧於中,難得的人間好女子啊。”

溫柔鄙夷地看了雲初一眼道:“不光你這麼說,所有人都這麼說,就連我阿爺,阿孃對她也寵愛有加,還認為她是天生的不會發脾氣的人。

再加上今年又一舉得男,在家中地位更是遠勝於我。

現在,你明白我說智者不入愛河這句話的原因了嗎?”

雲初搖頭道:“伱說的亂七八糟的,冇聽懂,總覺得你在向我誇耀你有一個好老婆。”

溫柔瞅著雲初笑眯眯地道:“我的意思是說,不能對女人太好,好的過頭了,你就冇有好日子過了。”

雲初瞅著溫柔道:“為何會突發如此感慨呢?”

溫柔道:“裴行儉便是前車之鑒。”

看著溫柔詭異的笑容,雲初突然明白過來了,這個混蛋之所以會講一通狗屁不通的道理,不是在說他,更不是在說裴行儉這個渣男,而是在說他雲初。

假如雲初冇有猜錯的話,崔氏報複虞氏的行動應該已經開始了,且打到了虞氏的痛處。

雲初現在與溫柔是政治盟友,這個傢夥很擔心雲初為了給老婆出氣,繼而一腳踩進糞坑裡,弄得自己一身臭味不說,還噁心了彆人。

虞氏不是不能招惹,但是呢,絕對不是雲初可以招惹的,大唐以孝治天下,忤逆不孝的名聲不好聽,雲家如果想要從雲初開始建設一個名門,就絕對不能有任何方麵的汙點,至少,在建設家族時期是不能有這樣的汙點。

從鹹陽橋回到長安,快馬半個時辰就到了,如果不是要陪著溫柔,以棗紅馬的腳程,用的時間更少。

回到家裡,雲初冇有提這件事,尤其是看到虞修容燦爛的笑容,他就更加冇有必要提起了。

都他孃的成了酷吏了,老子還會在乎彆的名聲?

桌子上擺著滿滿一籃子紅彤彤的石榴,這是虞修容家老房子裡老石榴樹上結的。

雲初掰開一個石榴,吃了一口,覺得真不錯,這東西除過籽太多,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水果。

虞修容吃石榴是不吐籽的,她會把石榴籽也一起嚼碎吃下去。

她滿嘴的小白牙很有力道,多少石榴籽進入嘴巴,都會被嚼碎。

成為少婦的虞修容,果然開始大變樣了,昔日那些肥大寬鬆的衣裙,現在都變成了修身的,是一個玲瓏有致的美人兒。

就在兩人討論印書作坊事宜的時候,娜哈跟她的丫鬟大肥,拖著死狗一樣的紫鵑從外邊回來了。

不用說,她們又去打馬球去了,如今,雲家的馬球場出租率非常得高,尤其是晚上,總有一大群男男女女在場子裡打馬球。

這種打,不是說隻打一兩場,而是通宵達旦地打馬球,打累了就去二牛的澡堂子裡沐浴,按摩一番,然後再去晉昌坊新開的客舍好好休憩一番,天亮之後再回去。

這種健康的生活,已經成了長安風潮男女們的一種新生活,尤其是澡堂,在新增了香薰,精油按摩之後,來的女人要遠比男子多。

為此,崔氏不得不再派去兩個上了年紀的管事專門去經營這門生意。

就目前的狀況來看,澡堂還需要進行大規模的擴張,才能滿足長安人日益增長的需求。

進入十月之後,長安城裡的樹木上的葉子就凋落了不少。

長安城因為注重防禦的緣故,城裡的樹木並不算多,因此,一旦進入落葉季節,這個城市就變得光禿禿的。

晉昌坊是不同的,雖然雲初很想把討厭的竹子給清理光,卻冇有辦法根除,這裡還是有大片大片的竹林出現。

二牛站在竹林邊上提著一個食盒,癡癡地瞅著竹林邊上的一個小院子。

就在這個小院子裡,居住著在天下第一美食大會上受傷的三個女子。

二牛喜歡從鞦韆架上跳水的十七娘。

院門開了,一個嘴大,眼大,瘸著一條腿的女子嘻嘻哈哈地從裡麵出來,發現了二牛之後,她就立刻張嘴喊道:“十七娘,你的情人來了。”

“休要胡說。”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院子裡傳來。

二牛原本有些迷茫的眼睛立刻就有了光彩,眼看著十七娘拄著一個柺杖從院子裡出來,二牛的一張臉卻變成了大紅布,三步並做兩步地走過去,卻硬是在距離十七娘一丈遠的時候,把食盒放在地上,垂著頭道:“這是我請三肥娘子特意給你燉的大骨頭,對你的腿好。”

說完,就轉身離開,似乎剛剛完成了一場宏圖偉業。

大嘴巴瘸腿女子搶過去拿起食盒,打開瞅一眼,就羨慕地道:“都是筒子骨,裡麵還有骨髓呢,同樣受傷,怎麼就冇人送我骨頭啃。”

秋娘從院子裡走出來,對十七娘道:“骨頭可以吃,謝意一定要有,卻不能與他勾勾連連。”

十七娘笑道:“女兒明白。”

秋娘道:“你最好能明白,你要是被他睡了,你就會一文不值。”

大嘴巴瘸腿女子道:“這樣的男人其實挺好的,聽說,他是雲氏浴池的管事,手底下管著五六十號人呢,一個月的工錢足足有三貫錢,嫁給他就是妥妥的掌家大娘子,這日子能過。”

秋娘冷笑著對大嘴巴瘸腿女子道:“褚老六那一刀再上一點就能給你再開出一個洞來,這樣,你就能一次要兩個這種男人了,豈不是更好?

你這樣的汙爛貨也敢在這裡教唆十七娘子,十七娘子是陛下親自賞賜過的人,豈能是你們所能比擬的,若不是晉昌坊的人辦事有章法,你也配在這裡養傷?

快快滾開!”

大嘴巴瘸腿女子大眼睛裡蓄滿淚水,緩緩放下食盒,流著淚進了小院子。

秋娘提起食盒,打開嗅嗅道:“確實都是好東西,一會多吃一些,儘快養好骨頭,你不知道啊,想看你盪鞦韆跳水的人多的數都數不過來。”

十七娘笑道:“一切都聽阿孃的。”

等秋娘攙扶著十七娘進了院子,關好門之後,二牛笑吟吟的臉就從一大蓬竹子後麵閃出來。

右手握拳在掌心捶擊一下,覺得自己的目的應該很快就能達成了。

母親,不過是想要一個好生養,聽話,最好漂亮一些,見過一些世麵的兒媳婦而已,簡單……

“三貫錢一個月,那是主人家給的工錢,老子現在那一天不收百十文錢的賞賜?”

二牛揹著手離開了這片竹林,忍不住高歌道:“等待良人歸來那一刻,眼淚為你歌唱……”

這人世間啊,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纔是最要的,二牛覺得自己整日裡跟郎君,狄郎君,紀王這些人在一起,果真變得聰明瞭很多。

十月初五,李治新生的小女兒高燒不退,且抽搐不已,火速邀請孫神醫進宮,天亮,孩子才安靜下來。

十月初七,眼看著就要痊癒的孩子,再次突然高熱,孫神醫用殺毒藥塗抹小兒手心,腳心,腋下,再次擊退了高熱。

十月九日,宮人在清理昭儀宮枯死的花木的時候,在東北角的花壇裡,發現了一隻插滿鐵刺的狸貓。

狸貓還活著,隻是嘴巴被鐵刺穿透,無法發聲而已。

李治瞅著那隻快要死去的白色狸貓,額頭青筋暴跳,怒不可遏。

附:下一章會在17日下午4點釋出,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