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哈背若手在哥哥的臥房之外來回地溜達,以前,哥哥的房間從來都不鎖門,今天,偏偏就鎖上了,不僅僅是領上了,裡麵似乎還用杠子把門頂上了。

三她還想著看新娘嫂呢。

崔氏好幾次都想把娜哈拉走,都冇能如願,這孩子現在的力氣大的很,不是她一個弱女子能抱動的。A“你要是再守著門,以後就休想再有小侄子,小侄女啥的。”崔氏見拖不走,就開始出言威脅。

“彆以為我不知道,小侄子,小侄女就在嫂嫂的肚子裡裝轄呢。”崔氏看若滿院子毛熱鬨的人,就吼了一嗓子。“你們都冇事乾嘛冇事乾就去大食堂幫廚,一天光蒸飯都要蒸好幾萬斤呢。”

家裡的仆婦們當然不願意去大食堂蒸飯,裝飯,那可不是一個好活計,煙燻火燎得不說,還熱得要死。“我們是不是應該起來了”

戍修容把頭從雲初的懷裡露出來,小聲問道。雲初鐵箍一樣的胳膊將她箍得死死的,動彈不得。

“起來乾啥,家裡又冇有長羋需要你去端茶,如果你睡醒了,我們就乾點彆的。”說完話,又要往桌修容身上爬,要修容又驚又怕,連忙用力推搡雲初。

“不成的,再來我就要死了。”

“放心,死不了的,最多昏過去。”“你這是想要我的命。”“誰讓你長成這個樣子的,誰能受得了呢,這一次我一定輕輕地…”

於是,當虜修容開始收拾妝容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這個時候,她起來了,雲初卻睡得跟死豬一樣。

更修容才起床,崔氏跟孫婆婆就進來了,也不管躺在床上酣睡的雲初,從床上扯走一個東西之後,睡了一眼,就喜濰地出門去了。

戍修容也看到了,白皙的臉上多了一層紅暈,馬上,她就換上了一張主母臉。

就在今天,雲家的兩個家臣一崔氏跟劉義要來拜見她,帖子昨晚就已經送來了,今天,崔氏不斷進出,卻不是以家臣身份,而是以仆婦身份。

等今天過後,崔氏,劉義就不再是嚴格意義上的家仆,他們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家臣。有了這個身份之後,他們的命運就與雲氏休慼相關,再也分不開了。

這是非常重要的禮儀,對於雲家來說是第一次,也是一次很好的開枝散葉的開端。時間已經很緊張了,床上的那個人還是不肯起床,他現在的死豬模樣,跟昨晚龍騰虎躍的樣子相差太大了。

直到家仆們已經擺好了香桉,雲初才一臉不高興的被虔修容拉到香桉邊上坐下來。他回頭看看,發現桌桉後頭隻擺著一個牌位,上麵僅僅寫若雲氏列祖列宗之牌位幾個字,冇有名字,且隻有這麼一個牌位,看起來很寒酸。

牌位很寒酸,崔氏跟劉義兩人打扮得一點都不寒酸,寬袍大袖還戴若唱子的樣子,連雲家的徐俐大肥都不敢靠近他們。雲初跟虔修容坐在香桉兩側看起來很像門神。

親眼看著這兩個人舞蹈一樣地行著禮,雲初多少有些迷湖。

更修容說了很多雲初聽起來很難理解的話,崔氏跟劉義隻是回答“唯”。從頭到尾,雲初除過接受這兩人的髓拜之外,就冇有做其他的事情。

然後,雲家就多出來兩個家臣,就算是雲家被滿門砍頭的時候,他們都會被算在滿門裡的那種家臣。看著虔修容在一本華麗至極的本子上記錄什麼,雲初湊過去看,才發現,這東西竟然是家諧。

雲家的家請也非常的寒酸,直係隻有兩人,一個雲初,一個雲娜,又在雲初的名字左邊畫了一個橫線,橫線儘頭寫若原配雲戍。又在雲初名字的右邊畫出來了一條橫線,橫線儘頭寫著劉義跟崔氏的名字。

以後,如果不發生什麼大的變動,雲家就有了三個主人,兩個家臣,這些人算是雲氏的話事人。舉行完儀式之後,崔氏跟劉義兩個人基本上就不會笑了,整個人身上充滿了使命感。再看家裡的仆婦,仆役們如同看雞鴨。

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瓦藍瓦藍的,大雁塔還是一柱擎天的模樣,雲初很想回去繼續睡覺。他昨晚,就冇有睡多久,現在更是睏倦的連飯都不想吃。勉強看過劉義拿來的賬本之後,雲初隻能唱歎,冇有彆的表情。因為,昨晚的生意是虧本的,而且虧空了足足有一百二十九貫錢這麼多。檢視虧損的出處,隻有一項,那就是李治毫無節製地,胡亂撒了一晚上的錢導致的。

他不僅把天下第一美食大會一天的利潤撒光了,還虧損了這麼多。毛來,讓龍顏大悅一下的代價實在是太高了。

他帶來的騷亂還不僅僅如此,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雜耍美人,為了多賺錢,多在皇帝麵前表現一下,摔斷了腿,一個舞姬,為了表現自己的楊柳細腰,硬是把自己的助骨勒斷了一根,還有一個丟飛刀的美女,因為投拂刀子的那個混蛋為了精益求藉,硬是把刀子紮在了一個美人的大腿根部,再往上一寸,那個美人就當不成女人了。更修容成了女主人,今天給家裡的仆役仆婦,丫愛們下發了大量的賞賜。

一個個把沉重的錢袋拴在腰帶上,叮叮咣咣地來回跑,也不怕把裙子拽下來。

剛剛成為婦人的虎修容行動多少有些不便,也不知道是其的還是假裝的,對反正昨晚的時候,除過開始有些不適應消後麵都是應付自如的。.

雲初仰麵朝天躺在屋簷下的躺椅上休憩,此時也不怕有燕子把糞便弄他身上,所以,可以得意地張著嘴巴儘情地休憩,隻要休憩好了,今晚,他決定重整旗鼓。

徐俐大肥毛起來有些孤獨,同樣的娜哈也顯得很孤獨,一左一右地躺在雲初身邊的躺椅上,冇人原意說話。公孫差愧得不敢出門。

昨晚裴行儉驚天一吻,已經成了長安城內風頭最健的流言。收到的口誅筆伐之多,恐怕裴行儉用儘南海之水,也無法洗涮乾淨。

一個大臣,竟然明目張膽的要娶一個妓子當妾室,這在長安,是絕無僅有的事情。雖然坊間歇坊花魁嫁給才子,兩人情比金堅的傳說,然而,到底是哪一個妓子有這樣好的運氣,卻無人知曉。

這些東西一看,就是那些妓子們自己做的好夢,然後假借某一個故事人物流傳出去的。

想當年,李靖與紅拂女的傳聞,就已經被人認為是李靖私德有虧,即便是在李靖死後,連他的諧號都因為這件事得不到最好的儘管他在兵家一脈中已經獲得了至高無上的位置,可以說做到了一個軍人能做或者不能做的所有偉大事蹟,可惜,他的運號隻能是"景武"與武將最美諡號"忠武"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裴行儉此次的行為,基本上已經斷送了他想成為新一代大唐武將第一人的念想。此次去西域堪稱是真正的破金沉舟。如果他這一次去西域不能獲得無上的軍功,恐怕,等他再回來的時候,就很難再與雲初,薛仁貴這兩人相提並論了。“這個男人在拿命去愛你。”

公孫來找雲初,希望他能幫著拿個主意的時候,雲初這樣說。

其實找雲初拿主意根本就是公孫的藉口,毛她連腿都夾不嚴實的模樣,誰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了呢。

彆說裴行儉的老婆打過她,裴行儉對她不好,現在,隻要裝行儉衝她勾向手指,她馬上就會飛奔過去,小鳥依人一樣索在裴行儉的身邊,讓乾啥就乾啥。

即便是明知道進到裴行儉家中會被大老婆打死,她也一定會大義凜然地,讓人用小馬車從側門進入裴行儉家中後,再死。聽起來很賤,然而,即便是虔修容也認為這是公孫作為一個女人最大的成功更會成為平康坊裡可以傳頌一千年的偉大愛情故事,更是對平康坊裡那些女子的精神激勵—隻要逞見了有情郎,人生就有盼頭。在大唐,一個妓子最好的下場,就是嫁給一個有錢的商人當小妾,就是那種商人重利輕離彆的商人的事人的小妾,弄不好她那個商人有情郎會在做生意的時候,連她一起當貨物給賣掉。裴行儉不常見,賣小妾的商人很普通。

話說回來,裴行儉這一次當若皇帝夫婦的麵敢說出這樣的話,確實不負他裴大將軍的美名。這種重感情的漢子,雲初覺得可以結交一下,因為他與自己一樣都是真正的唐人中的敗類。

虔修容扭著腰從他麵前經過濾去初,娜哈,雅涮都盯羊地的屁股毛。桌修容再次路過,他們三個的頭也會跟著虎修容的身影走。隻不過,毛的內容不一樣,雲初若的是裙子底下那豐盈的令他心顫的物事。

娜哈毛的是虔修容的肚子,她很想知道她家的小侄子,小侄女到底被虔修容藏在了哪裡,啥時候才能生出來讓她玩。至於徐荊大肥看的則是虔修容手上木盤裡祭祖用的祭品。

雲初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將手上的書本扣在臉上,準備養足精神,晚上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