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行儉很霸道。雲初有些無奈。娜哈非常的生氣。

然後,她就去了哥哥的書房取來了放在架子最高位置上的一個拳頭大小的黑丸子。趁著哥哥還在跟裴行儉交涉的時候,點著了黑丸子上的一根長線,然後,就丟在裴行儉腳下。

裴行儉還以為是小孩子在胡鬨,並不在意,雲初的睡孔卻已經縮小的快毛不見了。一個虎撲,就抱住了那個黑色丸子,一把抽掉滋微燃燒的引線,這才小心的將黑丸子交到崔氏手中道“放回書房,另外,在我書房上加裝鐵門,鐵窗,裝好鐵門,鐵窗之前,不許任何人進入書房……包括娜哈。”

不知道自己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裴行儉道“我知道你明日大婚,不如一雲初搖頭道∶“我不跟你打,更不會把事關我萬年縣百姓福祉的事情爭來當賭注。你如果喜歡這個美食會,大可以自己也辦一個,如果需要人手,我這裡有人可以借給你。

不用比武,不用作戰。”裴行儉笑道“你是害怕了嗎雲初點點頭道∶“我真的很害怕舉著長槍對若自己抱澤;害怕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最後變成了真正的生死搏殺。

所以,我們要從第一次準備向抱澤舉槍的時候,就停下,以絕後串。”裴行儉搖頭道∶“我也討厭向袍譯舉槍,可是,與你一戰勢在必行。”

雲初再一次按下裴行儉手中的大戟指指遠處歡鬨的人群道∶“大唐的百姓實在是過的太苦了,今天然所有人都很高興,隻有你心懷憤怒。

這不好,放下你的大獻,我們找個人少的地方去喝一杯,說真的,今天,我寧願抱著酒罈子跟你拚酒,也不願意跟你舉若兵器打架。

本來一件很好的事情,多了一個打架的事情,就顯得很突兀……"裴行儉四處若若,果然如同雲初所說的那樣,遠處的人在歡鬨,近處的人都在鄙視他,而,雲初站在那裡笑眯的如同一個真正的英雄。

狄仁傑抱來了三個不大的酒罈子,酒罈子外皮赫然寫若殺毒藥三個字,上麵的白骨骷髏在燈光下顯得格外猙獰。場麵渲染到這個程度了,就連裴行儉的親隨也覺得這個時候應該接過那柄大戟,並且應該用布包裹起來。大戟從裴行儉的手中被拿走,也就順便握住了狄仁傑遞過來的酒罈子。

接下來,三個人都舉著恐怖的殺毒藥一頓猛灌,再過了半個時辰,裴行儉就毫無意外的唱醉了。畢竟,這是兩斤裝的酒精濃度七成五的殺毒藥。

崔氏讓人帶著裴行儉的親隨,把這個醉鬼送到了自家客房,按照雲初估計,裴行儉冇有兩天時間,應該緩不過來,三天之內,他手軟腳軟的冇有跟雲初戰鬥的資格!

如果他還倔犟的要求比武,雲初會毫不猶豫的答應,畢竟,他跟狄仁傑唱的是甜酒,裴行儉唱的是酒精。崔氏眼珠子再次骨碌碌的轉了好幾圈,然後就對雲初道∶“妾身準備讓公孫去照顧裴行儉。”狄仁傑瞅著崔氏道“你好毒啊。

雲初拍拍手道∶“去帳房,看看目前為止,我們弄到了多少錢。”

至於想要趁人不備溜走的娜哈,又被雲初抓住了滕頸,今天,這頓打她無論如何都逃不過去,裝了八兩經典配方火藥的炸藥包,她也敢往人群裡丟毆打完娜哈,雲初覺得五臟六腑都變得通透了,雖然被老猴子攔著,冇有打中多少下,不過,娜哈這兩天想要坐凳子,那就彆想了。

雲氏的廂房裡麵,燈火通明,二十二個帳房一字排開,每個人麵前都放筆厚厚一棵票據,在票據的邊上,放置著帳房們的通用工具一算籌雲初一聲令下,帳房們紛紛開始動筆,撥弄算籌,冇有人說話,卻讓場麵變得無比宏大。

這些帳房有些來自萬年縣衙,有些來自雍州牧衙門,還有一些來自禦史台。當然,還有兩個晉昌坊的帳房,以及兩個商賈們推舉來的帳房。

小書亭

雲初翻若了幾張單子,發現上麵的金額不菲,看樣子,自己挑選客人的計謀算是奏效了。客房裡,裴行儉鼾聲如雷,響屁滾滾,公孫咬著銀牙惡狠狠地瞪著眼前這個負心漢……"等待良人歸來那一刻,眼淚為你歌唱一頭上包著一塊青布帕,胳膊上套著一個竹籃,假扮農婦的武媚放聲歌唱,歌聲婉轉高亢又多情。一不要外傳--臉上塗著胭脂假裝血跡,身若一身明亮鎧甲的李治深情款款的握若武媚顫抖的手,輕聲道∶“媚娘,我回來了。一個期待了良人八年的久曠之婦,一個在外衛國戍邊八年,殺敵無數的英雄,終於相逢自然,自然是一立刻被翻紅浪。良久,武媚將亂蓬篷的腦袋從被子裡鑽出來,跳著喘息未定的李治道∶“上了一趟戰場,果然與往日不同,多了一些殺氣。’李治哼了一聲道∶“等朕真的上一次戰陣歸來,看你如何應付。”武媚拍拍手,立刻有等候許久的官人端差溫水來替他們兩人善後武媚歎息一聲道“陛下征伐高句麗之心,從未放棄是嗎李治道∶“父皇上次遠征高句麗,已經為朕謀算高句麗打好了基礎,朕身為父皇的兒子,如果不能在父皇留給我的江山基礎上繼續拓土開疆,如何算得一個英明的皇帝。”

武媚擔憂的道“即便是如此,也不用禦駕親征吧”

李治攬若光溜溜的武媚大笑道∶“軍隊到底有冇有站在朕的一邊,一定要要用一場硬仗來檢驗的。”武媚直起美好的上半身瞅著李治道“陛下還是不放心嗎”

“父皇曾經教導我說,想要看一個將軍是不是忠心,隻需看一個表現就可以了。”什麼表現呢?”"若他是否將朕的安危毛的比戰爭的勝負更加重要,如果是前者,父皇告訴我,可以依托大事。“如果是後者呢”--不要外傳--“那就讓他一生征戰,滿足他的作戰**,直到戰死,而後,風光大葬!”

“陛下是說您現在並不懷疑那些老將們對大唐的忠誠,懷疑他們並冇有把您當成他們真正的皇帝?遇到大事,他們隻考慮大唐的利弊,而不考慮陛下的安危是嗎?'李治把玩著武媚的長髮,唱歎一聲道“人心比鬼蛾還要可怕啊……見李治已經冇有說朝政上話題的心思,武媚就立刻笑道∶“李義府說,今夜進入晉昌坊的人,不少於一萬七千人,僅僅是進門斐用,雲初就收了三百六十萬錢。

李義府還說,雲初還在向商賈索要入門費,攤位費,押金,卻不知這裡麵又有多少利潤,他估算了一下,應該不少於五千勇。這僅僅是第一天,等到明日雲初大婚,那些商家,歌姬,舞姬,雜耍,以及晉昌坊百姓會更加的庵狂。

李義府還說,如果日後對賬的時候;雲初每日的進項賬籌上的數字少於五千雲,陛下,就可以下旨,將他製作成藥骨,安罡在太醫署,代代流傳了。”

李治輕笑一聲道∶"他李義府知道什麼呀,彆看雲初在晉昌坊的宅子不大那裡安置的財富, 豈是李義府能想象的。那裡不僅僅有屬於雲初個人的錢,更多的卻是玄奘大師準備率領唯識宗佛門,大舉西進西域的資財。”武媚吃了一驚道“佛門資財怎麼會在雲初家中”李治攤攤手道“玄奘認為雲初不會貪罷他佛門一文錢的資財。

既然玄奘大師這種神仙一般的人物都相信雲初不貪財,那麼,朕也能相信他不會貪罷朕的錢。武媚讚歎道∶“也不知玄奘大師是如何發現這般不同凡響的人物的。

這世上人人都在為幾文錢嗽嗽不休,唯有雲初取錢如同探索取物一般容易。真是令人羨慕啊。

李治大笑道∶“能取錢又如何,終究是要爛在我大唐這口鍋裡,他弄到的錢越多,大唐這口鍋中的粥就越是濃稠,朕喜歡這樣的能吏。’

“這就是陛下對他在萬年縣所為放任自流的原因”

“這個很難理解嗎?他遵照的是我大唐律法,照顧的是大唐的利益,也就是朕的利益,既然如此,朕為何要給他設置門檻呢,聽之任之便是最好的法子,有功,朕給他獎賞,升官就是了,犯了錯,朕便懲罰,貶斥就是了。

既然他的夢想是給長安包上金箔,朕就給他時間,給他職位讓他去實現他的夢想。或者,你們以為,雲初給長安包上金箔之後,長安就不屬於朕了嗎”

武媚聽了皇帝的話,嬌笑道“英明無過於陛下”

皇帝聞言,龍顏大悅,放在武媚身上的手,再次鑫鑫欲動。

武媚聞絃歌而知雅意,媚眼如絲,將豐滿的身體覆蓋在皇帝身上,咬若他的耳垂道“將軍能戰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