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裡,已經有一些人等在晉昌坊的大門外,因為要收兩百文的入門錢,都是些閒人。閒人因為冇有錢,就在一邊觀看,想要看看,到底會不會有人掏這麼多的錢去晉昌坊胡逛。

晉昌坊的馬隊宣傳隊,用了短短兩天時間,就把晉昌坊要開天下美食大會的訊息傳播的長安人儘皆知。之所以會用這種辦法,完全是因為大唐長安人的文化水平非常低,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看得懂傳單上的字。

而且,長安人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不識字卻對知識非常的尊重,尊重到什麼程度呢,他們會把印滿廣告語的字收集起來,覺得以後他們家讀書的子孫會用得上。

瞅著坊牆上迎風招展的彩旗,以及劉義特意安置在坊門口的烤雞攤子,這就給了長安人視覺跟味覺上的雙重衝擊。烤雞這個東西的味道不怎麼樣,可是,當用香料醃製過的雞肉與火湊到一起之後,那股子濃香就能沿著巷子飄出好幾裡地去。"兩百文就能吃到這麼香的雞""聽說,裡麵還有更好地,不光是有雞,有豬羊,聽說還有牛肉供應呢。""老天啊,如果是這樣,晉昌坊還不得賠死?我一個就能吃下半頭牛。""你聞聞,這烤雞已經烤好了,我都聞到焦香味了,既然你能吃,現在進去就吃個痛快。"“兩百個錢呢,我編筐子賣,一月下來也就這麼些進項,我吃飽了,家裡的婆娘娃就等著餓死?

聞聞味道也就算了。"喂,你看,你看,那個胖子進去了,呀,他真的拿錢換竹籌呢,這狗日的是真有錢啊,這下子,可就吃美了買好了竹籌的胖子旁若無人的先朝坊門頂上的巨凰拱拱手,這才斜睨一樣守在門口的窮鬼們,在坊民們殷勤的召喚下大搖大擺的進了側門。”先給某家來隻烤雞一一人進去了,但是人家一進門就啃烤雞的名聲已經傳揚出去了。

烤雞那麼貴,當然不白送,一隻烤雞要五十文呢劉義今天準備啥都不乾就站在門口盯人數。

郎君說,隻有第一天進入晉昌坊的人數超過五千,才能把前期投入的錢賺回來,這樣,後麵六天就是純粹的利潤。裝行儉來的很早,卻冇有進去,他就站在門口,乾著跟劉義一樣的活計。如果晉昌坊這邊辦什麼美食會真的很賺錢的話,他就打算在長安縣也這麼辦。

自從上次被老師蘇定方批評之後,他再抄襲雲初的做法就冇有半點心理障礙了。因為老師說∶“天下兵法就那麼幾家,後來者不學當年的兵法大家的謀路,難道讓他自悟嗎?"裝行儉覺得老師說的很對,再加上孔子也說一一三人行,必有吾師!

再因為這樣拉下臉皮做事,又不是為自己謀私利,隻要一心為公,老子就算舍下臉皮去搶也是該的。

有本事,就讓雲初站出來與他大戰一場,誰贏了,誰辦下一屆美食會,輸了的滾蛋一教導裴行儉這句話的人,毫無疑問是梁建方,這個老賊這一輩子就認一個道理一一誰拳頭大,誰說了算。

話雖然很操蛋,但是,卻真正把人問的道理給說透了,你有道理不假,但是,老子就是不講道理,我隻講拳頭,你能奈我何?而大唐軍方一向就是這麼乾的。

所以,裴行儉今天是帶著兵器來的,無論如何要激怒雲初跟他大戰一場,來賭一下美食會的歸屬。

到時候,皇帝在,軍中那麼多的大傳在,一戰就能定勝負的事情,用不著多費口舌。纔到中午,就進去了一千三百二十七人,每個人都是付錢後進去的,裝行儉暗自估算一下,等到坊門快要關閉之前,至少能進去一萬人以上。這就是兩百萬錢,如果算上商賈們給的錢,這一天下來,五百萬錢的好處隻少不多。裝行儉回頭看看親隨揹著的大戟,頭一次希望自己的武力能夠再強大一些。

將雲初這個狗賊打的屁滾尿流……彆以為淨心庵的事情他不知道,彆以為當著他的麵扯掉公孫外袍這件事他不知道。他什麼都知道,隻不過因為公孫的身份,實在不好因為一個妓子就跟雲初大打出手給長安人那群無聊的人增添笑料,現在好了,你從老子手裡搶走了公孫,那麼,就彆怪老子從你手裡搶走美食會,公平合理!

就在裴行儉準備進去的時候,突然來了烏泱泱一大群人,這些人各個手長腿長的身手矯健,為首的人竟然是金吾衛副將韓金。

裝行儉想要打招呼,韓金卻隻是看了他一眼,裝作冇看見,掏錢進了晉昌坊。這就是說韓金這個傢夥今天是公務在身,不方便打招呼寒喧。

緊跟著又來了一群壯漢,也是裴行儉的老相識,武衛的副將彭軒,這一次裝行儉假裝冇看到他,彭軒也是如此,徑直掏線進了晉坊既然金吾衛,武衛都來了,裴行儉擔心一會宮衛來了會封禁晉昌坊,立刻就帶著兩個親隨準備給線進入晉昌坊。劉義為難的指著親隨揹著的大戟道“裴縣令,這個東西還需要有一個說法。

裝行儉強行壓製著怒火道∶"本官今日要買的東西多,這東西是用來挑東西用的,可以了嗎?"劉義啾著已經明顯在爆發邊緣的裴行儉,連忙點頭道∶“如此甚好。”

放裴行儉主仆進去,身為雲氏二號家臣的劉義立刻就把裴行儉帶著大戟進門的訊息傳遞給了家主。

溫柔的老婆韓氏因為從哪哈那裡得到了一塊雞蛋大小的白石頭,立刻就拋棄了青梅竹馬的夫君,跟崔氏,娜哈躲在屋子裡商量怎麼樣才能讓那塊漂亮的白石頭增值十倍,最後還是崔氏出主意說,用這一塊白石頭找高手匠人凋琢一個長壽翁把件,獻給溫家的老太爺,方能把這塊白石頭的利益最大化。韓氏深以為然。

“裴行儉揹著大戟來找你,看樣子他想動粗,你現在能打的過他不”溫柔也冇有閒著,來晉昌坊還冇有遊玩呢,立刻就成了雲初的助手。雲初道"打過才知道。"“這麼說,你很有信心裴行儉在武學一道上一向眼高於頂,能讓他帶著最趁手的兵刃來找你,看樣子,他很看得起你啊。

雲初笑道"步戰我可能不是他的對手,馬戰,他不是我的對手。"溫柔點點頭道∶"也對,你的戰馬是龍種,脾氣還不好,聽說你的坐騎會吃馬肉?""那是以訛傳訛,棗紅馬不吃馬肉。"溫柔搖頭道∶"這可不是流言,我調查過,看到你的戰馬吃馬肉的人不下二十個,我訪問了至少十一個,這十一個人言之鑿鑿的說,親眼看到你的馬把新羅特使崔宣禮的戰馬給吃了。

最後,你擔心你的戰馬冇有吃飽馬肉,還用巨斧砍下一條馬腿扛著回家吃去了。對了,既然說到了新羅特使,不是我多嘴啊,我很想知道那個新羅王子高光是不是你的變童啊”

雲初堅決搖頭道"絕無此事

溫柔歎息一聲道"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從我的調查來看,我覺得你們更像是一對怨偶,就是你打人的時候太不知道憐香惜玉了。這一條待查,現在,問你最重要的一件事, 你必須如實說來。”雲初不知道溫柔要問什麼,就點點頭道∶"好,你問吧,我一定實話實說。溫柔盯著雲初的眼睛問道∶"聽說陛下會來晉昌坊,卻不知是那一天來?"雲初搖頭道"我不知道。"溫柔笑道"這就對了,你也不要在意,剛纔那句話是我家祖讓問的。'"所以你家祖也準備來晉昌坊準備跟陛下來一場偶遇"“不了,家祖年紀大了,拍馬尼又是一個力氣活,他想讓我碰運氣,看看能不能趁著這個機會,入陛下的法眼,以後當官的時候也容易一些。”

聽了溫柔的話,雲初還能說什麼呢,都是一群虛偽而又誠實的好兄弟,該給的便利還是要給的。

眼看著太陽已經漸漸西沉,晉昌坊的坊門隻待儘街鼓的鼓聲響起就會關閉,雲初依舊冇有收到皇帝要來的訊息,而劉義那邊送來的最新進入晉昌坊的人數數字是一萬六千七百二十三人。

這個數字不算多,也絕對算不得少,基本上就在雲初,劉義等人的預料範圍之內。第一聲鼓聲響起,晉昌坊的大門緩緩關閉。

等最後一聲鼓聲落下,晉昌坊裡燈光大作,六個碩大的寫滿了吉祥話語的孔明燈電冉升起,其中最大的一座孔明燈上,寫著巨大的“天下第一美食會"七個大字,在暮靄中顯得格外的清晰。

雲初的心也漸漸提了起來,他衷心的希望,這一場美食會能撬動長安城沉悶的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政治壓抑。也為那個可憐的小女孩做最後一次祈禱,希望因為環境不同,她的命運也能有所不同。畢竟,孩子是冇有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