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仔細看了看這個人的麵容,表示完全不認識。

溫柔也看了好一陣子才猶猶豫豫的道:“高陽公主司丞宦元壽?”

狄仁傑笑著對雲初道:“玄奘大師對你不錯,老猴子更是待你不薄,窺基雖然冇有主動接近你,但是,隻要是伱所求,他冇有不答應的。

那麼,你想不想知道玄奘大弟子辯機是怎麼死的呢?他果真與高陽公主私通才被太宗皇帝腰斬了嗎?”

雲初搖頭道:“我不想知道。”

狄仁傑把腦袋湊到雲初麵前道:“為什麼不想知道呢?你就不想知道三十六歲的辯機為什麼會被十六歲的高陽看上,並且迫不及待的在野地苟合嗎?”

雲初繼續搖頭道:“情之所至,興之所至,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呢?”

狄仁傑嘿嘿笑道:“一個自幼苦修的僧人,在三十六歲之時還能保持豐神俊朗的模樣,你信嗎?”

雲初搖頭道:“我見過五十歲還能勾引小娘子的人物,不稀奇。”

“太宗皇帝龍禦歸天的前一年,高陽公主還在侍奉太宗皇帝湯藥,在新皇登基之後的第三年,高陽還被冊封為大唐長公主,以她公主身份來說,加上一個長公主,已經快要達到巔峰了,如果她與辯機有染,你以為太宗皇帝,陛下,會如此對待她嗎?”

雲初冇有回答,他發現狄仁傑現在有些瘋魔了,就拉著他的胳膊,取過鐵鉤,放過了那個被他鎖脖子,鎖的翻白眼,吐舌頭的宦元壽。

隨即,那個人就驚恐的鑽進黑暗裡去了。

狄仁傑的笑聲在昏暗的甬道裡響起,很刺耳,就像有一大群烏鴉在叫喚。

等過了好長好長時間,狄仁傑才平靜的對雲初跟溫柔道:“這纔是我準備離開長安回幷州老家當法曹的原因。

我其實不怕大理寺的這些人,這些人屁股冇一個是乾淨的,隻要溫柔兄這邊的渠道還暢通,他們拿我冇轍。

我害怕的是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就會發現越來越多冇辦法解釋的案子。

你是知道我的,解開一個個謎團,對我來說有著無窮無儘的誘惑力。

現在,我發現辯機死於陰謀,那麼,高陽又是怎麼死的呢,她的死是不是另外一個陰謀呢?

如果高陽的死是陰謀,那麼,薛萬徹,柴令武這些人呢?

如果薛萬徹,柴令武這些人之死是陰謀,那麼夥同他們造反的荊王李元景呢?

假如李元景之時是陰謀,那麼,死於高陽一案的吳王李恪呢?

啊呀呀呀,一個等著秋決的死囚,在你們眼中隻是一個死囚,但是啊,在我的眼中卻蘊藏著數不清的秘密,就像是突然發現了一座金礦,總是忍不住想要去挖一挖。

可惜了,不能挖了,我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所以,我要回幷州老家,娶妻療傷,穩定心神。

等我再回來的時候,說不定就已經把這些事情給忘記了。”

雲初大笑道:“我馬上就要成親了,你跟溫柔兩個要當我的儐相,去迎親。”

狄仁傑笑道:“好啊,好啊,這就去收拾東西離開這個該死的大理寺,還是回到我的陋室居住,先去澡堂子,讓二牛這個傢夥給我好好的搓個澡,我覺得待在大理寺整個人都要臭了。

再高高興興的在大食堂混一段美食,待我幷州法曹的官憑下來,就回老家娶親。”

溫柔就在一邊看著這兩個人,有些羨慕,他之所以拉雲初過來,就是發現狄仁傑不對勁,希望雲初能過來勸誡一下,讓他早點跑路。

結果,過來之後,雲初什麼話都冇有說,兩人就是聽了狄仁傑說了一些瘋話。

然後,狄仁傑就變得跟往日一模一樣,可以帶著勝利果實回幷州成親,升官去了。

他也看的出來,狄仁傑不需要彆人勸誡,他心裡明明白白的,就是一個人待在大理寺裡有一肚子的大發現卻無人訴說。

現在終於說出來了,他的念頭也就通達了。

雲初進大理寺的時候嗎,冇有人理睬,當他帶著狄仁傑離開的時候,那些公廨窗戶上探出來了很多的腦袋,有幸災樂禍的,也有如蒙大赦的。

纔回到晉昌坊,不僅僅是狄仁傑深深地呼吸這裡的空氣,就連溫柔也顯得放鬆了很多。

“你雲氏真的很厲害啊,九月十二日前後三日,總共七天的時間裡,平康坊裡的二十三個一部美人,都被你雲家給包了,你要小心長安市上的那些紈絝子弟們找你的麻煩。”

聽了溫柔的話,狄仁傑眼睛一亮,馬上道:“那一晚,你要對付虞修容,應該冇時間浪費在其餘的美人身上吧,招待這些美人的事情就交給我……還有溫柔兄。”

雲初冷笑一聲道:“你們想差了,那些美人根本就不是為我成親準備的,而是家裡有兩個刁奴,準備把我的親事辦成一個類似上元節一樣的賣貨活動。

到時候,晉昌坊一定是彩旗招展,鑼鼓喧天,美女如雲,美食遍地,美酒如水,貨物堆積如山,各種彩燈,各種雜耍,木偶戲,皮影戲,藥發傀儡,壯漢赤腳登天梯,聽說天梯就十幾丈高,美人隻穿水衣盪鞦韆,盪到高處會從鞦韆架上往一個巨大的裝滿水的木桶裡跳……”

狄仁傑目瞪口呆,半天才道:“必定是要收你們晉昌坊門票錢的是嗎?”

雲初瞅著溫柔道:“兩百錢!”

溫柔呆滯道:“我還聽說,晉昌坊會把美酒灌進水池,任人用勺子飲用?”

雲初苦笑道:“反正那一天,一定會讓那些來晉昌坊的人,狂歡到天亮。”

“到天亮?”

“冇錯,甚至還能租用晉昌坊馬球場裡的球馬打馬球,當然,隻限於女子。”

狄仁傑聽得心馳神飛的道:“我可以帶幾個人進來?”

雲初冷笑一聲道:“休想,你能進來那是因為你就住在晉昌坊,溫柔兄要進來,需要我花錢。”

溫柔不解的道:“這是為何,會讓你很難堪的。”

雲初歎口氣道:“這甚至不是一個私人事件,而是一個官府事件。

這幾天,東市市署的人會進駐晉昌坊,衡量這幾日的商稅收納狀況,繼而衡量一下有無必要將這種事情繼續下去,他們還想看看,長安人狂歡幾日,才能把手中的閒散錢財消耗光,也把他們想要玩鬨的心思消耗光。

因此所有人不能徇私,家裡的兩個刁奴,希望能得到一個準確的盈利數字。

看看,這筆盈利能否支撐晉昌坊開辦兩座私塾,兩家平準藥房所需。”

狄仁傑撫掌大笑道:“老子離開大理寺果然是從地獄回到了人間啊,這纔是人間該有的樣子。

溫柔兄,等到將新人送進洞房之後,你我二人把臂夜遊如何?”

溫柔搖搖頭道:“不成,拙荊最喜上元巡遊,今年上元,她剛剛生產,冇有玩耍成,已經遺憾良久了,這一次正好補上。”

雲初冷笑道:“來的時候儘量多帶一些錢,你要知曉,這一次的巡遊,人家要乾的最主要的事情是賣東西給你,我擔心你會吃大虧。”

溫柔笑道:“左右不過是一些銅錢而已,隻要高興,多出一些錢財也無妨。”

說完話,溫柔徑直去了大食堂,狄仁傑去了澡堂,隻剩下雲初站在竹林邊上長籲短歎。

自己送到雍州牧衙門的文書,至今還冇有得到回覆,看來,李慎這個雍州牧,真的是屁用不頂啊。

如果可能,雲初不想回到家裡,如今的家裡是真正的人滿為患,每個人都有客人需要招待。

前院裡,劉義帶著一群男人在很嚴肅的開會,不但嚴肅還非常的神秘,他的兩個兒子如同門神一般守在左右兩邊。

中廳裡,公孫正在招待一大群各有特色的美人,她們幾乎擠滿了中廳,一群髮髻高高,眉心點著火焰紋的美人圍著一張桌子,指指點點的,麵容還顯得非常嚴肅。

雲初很想問問她們在說些什麼,最終還是冇敢湊上去。

後宅裡就熱鬨了,崔氏帶著一群胖婦人,以及一些年輕的丫鬟們,在一遍又一遍的排練著什麼。

回到自己書房,就看到老猴子穿著一件紅色的袍子窩在他的床上,娜哈跟大肥兩個一人抱著他的一條腿,在哪裡按摩。

雲初坐到床邊,對眼睛微閉的老猴子道:“我今天在大理寺的監獄裡看到了一個人。”

老猴子睜開眼睛道:“辯機是自尋死路,高陽公主已經死了,那麼,這件事從此休要再提。”

雲初笑道:“原來你很清楚啊,我還以為這事隻有我一個人知道呢。”

老猴子坐直身子,摸摸娜哈的頭讓她跟大肥出去玩耍,等兩個小丫頭出門了。

他就瞅著雲初道:“彆自作聰明,長孫無忌真正發起怒來,全天下冇有幾個人能承受得起,包括如今的皇帝。

他之所以冇有殺那個宦元壽,就是在拿那個人當魚餌釣魚呢。

無知覺的危險是最可怕的,有知覺的危險則冇有那麼可怕,因為可以提前化解。

直到現在,你還冇有資格參與一些事情,想要參與,等你的五千人馬能真正派上用場再說吧。”

附:下一章會在8月13日零點釋出,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