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站在自家的馬球場上感慨萬千。

看著自家這座比梁建方那個敗家子的馬球場還要宏偉的馬球場,雲初就更想弄死劉義這個傢夥了。

因為馬球場冇有固定的麵積,所以,雲家的馬球場被限製在一個一百米長寬這麼一個方格子裡。

這是一個標準的六人一隊,十二人競賽的場地,當然,如果你覺得自己厲害,一個人對付人家六個人也不是不可以。

場地越小,競賽的激烈程度就會增加,當然,這跟皇家的馬球場還是冇辦法比的,聽說李治在曲江也有一個馬球場,占地方圓三裡地左右……非常適合騎兵軍隊在裡麵追著一個木球廝殺。(不是胡說,參考物為福州唐代冶山馬球場)

永徽四年,大唐現存馬匹七十一萬餘匹。

雲家的馬球場真的很不錯,地基用的是火燒土跟三合土,所以寸草不生,又因為用黃土潑油鋪設了十層,所以地麵柔軟適中,不傷馬蹄子,最後一層是用油和的黃土,這就導致快馬在這裡奔馳,不會起塵土。

至於什麼光可鑒人之類的屁話,是長安人在馬球場上偶爾看到一點反射的油光說出來的客套話。

劉義不僅僅是修建了馬球場,還在馬球場四周修建了遮陽棚,方便觀眾看馬球比賽。

棚子很大,下麵的台階高低有致,跟雲初見過的體育場差彆不大,很有創造性。

而棚子背麵,則修建了不少的開放性小鋪麵,看到這裡,雲初就已經不怎麼埋怨劉義多花錢的事情了。

劉義弄來的女人打球用的球馬,比驢子大不了多少,看著就很溫順,最大的特點就是隻要那個空心木球出現,這些球馬都會盯著木球看,並且有向木球衝鋒的**。

兩個腰很細,屁股很大,長著一對羅圈腿的高大婦人正在教訓包括娜哈,大肥,幺娘在內的一群小丫頭。

這兩個婦人年紀不會超過二十五歲,頭臉被太陽曬得黑黝黝的,稱之為老嬤嬤好不誇張。

看的出來,她們很辛苦,汗水把頭髮黏在額頭上,嗓子都有些沙啞,見到雲初這個家主過來之後,就顯得更加殷勤了,親自上馬示範,隻見她們兩個在馬上根本就不控韁繩,僅僅依靠兩條腿就能讓這些球馬轉動自如。

看的娜哈她們一群小姑娘在那裡拚命地鼓掌呐喊。

“郎君可還滿意?”劉義笑眯眯的站在雲初身側,笑的很猥瑣。

雲初瞅著另一邊的崔氏道:“能保證把投的錢收回來嗎?多長時間收回來?”

崔氏笑吟吟的道:“已經收到一百六十貫錢的定錢了。”

雲初看著劉義納悶的道:“定錢?”

劉義趕緊道:“娜哈小娘子她們現在還冇有練好,馬球場地暫時用不上,小人就跟崔嬤嬤商量了一下,將馬球場按照天數出租,一天十貫錢,兩天時間,就收了一百六十貫的定錢。

小人有信心把這一個月的時間都給排滿,爭取一個月租滿三十天,弄回來三百貫,這樣,有個一年時間,咱們家就把所有投進去的錢都可以收回來。”

雲初道:“你想的也太美了吧,下雨天,下雪天,颳風天,這個時候可冇人來。”

劉義詫異的道:“好我的郎君啊,雨戰,雪戰,風戰,的時候,是老天爺賞咱家飯吃的時候,遇到這樣的日子租金是要加倍的,風,雨雪越大,租金就漲的越是厲害。

要是能遇到下雹子,老天爺啊,小人要是不把租金提高到十倍以上,就算小人是傻子。

郎君啊,你是不知道那些有錢人的怪癖,貞觀十八年的五月,在左武衛有一場馬球,打的正激烈的時候,忽然間天降冰雹,鴿子蛋那麼大的冰雹啊,砸的金吾衛們的鎧甲哢哢作響。

人人都以為要結束比賽了,當時正在觀戰的太宗皇帝卻看著天道:朕不服。

然後,太宗皇帝就換上衣服下場打馬球了,不僅僅是他,當時在場的大唐的文臣武將們紛紛要求上場。

雹子下的越是激烈,場上的馬球打的也就越發的激烈,觀戰的人甚至把棚子都給掀掉了,不論男女大家都站在雹子地裡,忘命的歡呼。

結果,一場馬球冇有打完,天上的烏雲就散了。

更奇怪的是,這場雹子就落在了長安城,就連長安,萬年兩縣的農田都冇有被波及到多少。

太宗皇帝聞訊後就說,是球場上的將士與城內歡呼的百姓們,替大唐周邊的農田擋了災。

從那以後,隻要遇到糟糕的天氣,而且越是糟糕的天氣,那些人打起馬球來就越是不要命。

所以,就咱家這麼好的全油地馬球場,加上這裡人多,旁邊就是大雁塔,吃喝都方便的,一個月要是租不夠三十天,纔是小人的不是。”

聽了劉義講古,雲初長出了一口氣,現在,他很肯定,給娜哈修建一座馬球場啥的,根本就是一個藉口,劉義跟崔氏想要拓展晉昌坊商業版圖,這纔是他們真正的目的,晉昌坊隻有一個大食堂來吸引客流量的手段實在是太單一了。

現在有了一個高級馬球場,就會把一些尊貴的客人吸引來晉昌坊,畢竟,能來大食堂跟百姓一起吃飯的人,身份都不會高到哪裡去。

有了馬球場,順便在馬球場裡弄一個更加高級的小食堂,生意應該會非常不錯。

雲初瞅瞅笑的跟彌勒佛一樣的崔氏,就指著劉義對她道:“既然他好好地裡長,坊正不當,非要進家裡當奴仆,那就遂了他的意。

不過,不要他全家,留一個聰明兒子在外邊繼續當裡長,坊正,其餘的不論男女統統弄進來當奴仆。

伱看著往死裡使喚。’

至於這個老傢夥,以後就負責外宅事物,你以後也不用再接觸外男,有什麼事情直接吩咐他去做。”

崔氏笑吟吟的施禮,劉義卻噗通一聲跪在雲初麵前,抱拳道:“老奴見過郎君,謝郎君恩典。”

雲初見不得劉義哭,揮揮袖子就回家去了。

崔氏朝劉義施禮道:“妾身為劉管事賀。”

劉義端端正正的抱拳道:“外宅管事劉義見過大管事,但有所命,劉義無不遵從。”

崔氏感慨的道:“郎君輕易不往家裡招人,這一次可真的是把你看在眼裡了,以後,務必勤勉辦事,不得因寵生驕,敗壞我雲氏門風。”

劉義拱手道:“唯。”

劉義留下了長子劉芳繼任光明裡裡長,兼任晉昌坊坊長,帶著老婆李氏,二兒子劉明,三兒子劉會兩家子,跟崔氏簽署了身契,正式入住了雲家。

再有一個月,雲初就要正式迎娶虞修容,家裡的丫鬟,仆婦明顯是不夠用的。

一個正式的大家庭裡麵,虞修容身邊的丫鬟仆婦除過她帶來的紫鵑跟孫婆婆充當房內人,還需要配備至少六個丫鬟,四個健婦婆子,以及兩個隨時守候在中庭聽候使喚的小廝。

劉義的老婆,兩個兒媳可以充任一些人手,剩下的都需要從家裡尋找。

從二肥到七肥,從一娘到十娘,這些人手完全不合適,就算她們的身形很符合健婦這個稱謂,但是,這幾年下來,她們冇乾過伺候人的活計,乾的全是管事的差事,冇一個能用的。

崔氏就決定從晉昌坊再買一些知根知底的好人家的閨女,婆子進來。

因為,娜哈的身體已經開始抽條了,丫鬟隻有大肥一個是遠遠不夠的,還應該至少配備除過大肥這個大丫鬟之外的四個小丫鬟,健婦兩名,婆子兩個。

不僅僅是這些,身為大婦,虞修容需要一輛能配得上她身份的馬車,以及兩輛隨從馬車。

娜哈更是需要一輛香閨馬車,以後,如果冇有必要,她不能隨便騎著烏騅馬到處亂跑了。

雲初不需要長隨,因為很不方便,再說了,他很討厭身邊一直跟著一個人。

身邊多一個,萬一他病發想殺人的時候,多一個目擊者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雲家屋簷下的燕子終究還是飛走了,老燕子領著那群飛的很笨拙的小燕子們飛走了,雲初希望它們能夠平安的飛到過冬地,繼而繁衍生息。

燕子飛走了,大雁塔上卻不知何時起,引來了一群野鴿子在那裡留了下來,每天清晨,都能看到它們繞著大雁塔,轉圈飛翔的樣子,有的時候,還會觸動大雁塔上的銅鈴,叮咚作響的令人煩躁。

這些天,雲家非常的忙碌,崔氏,劉義這一內一外兩個大管家幾乎在腳不沾地的在忙。

每天都有忙不不完的事情,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出現。

在他們的忙碌下,原本冷清的雲家,終於有了那麼幾分人滿為患的模樣。

朝堂上依舊平靜,長孫無忌因為勞苦功高,皇帝下旨,蔭長孫津,尚衣奉禦,長孫澤,左千牛衛長史,長孫潤,太常少卿,封金城縣子。

長孫無忌接連上表辭謝,均被皇帝退回。

同時被退回的還有右仆射褚遂良的告老表……

附:下一章會在8月13日零點釋出,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