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這樣慢慢的融進去,就像一滴水掉進了江河湖海裡,就像一隻椋鳥混進了椋鳥群裡,就像一隻白色綿羊混進了白雲般羊群裡。

潤物細無聲纔是混進去的最高境界。

今天,方正,劉雄,何遠山以及掌固張安已經在潛意識裡認為他是一個唐人了,這已經是莫大的勝利。

當一個從八品大關令的書吏,這個起點已經非常非常的高了,高的出乎了雲初的預料之外。

這跟他很久很久以前走的道路差不多,在化學老師劉天成的舉薦之下,他同樣順利的在一個從八品的科長麾下乾著書吏的工作。

考慮到大唐官吏與那個時代官吏數量的比例,自己目前獲得的這個書吏位置要比那時候的書吏位置高出不少。

張安給雲初安頓好了住處之後就離開了,儘管雲初提出約飯的要求,還是被張安給拒絕了。

就目前的局麵而言,人家對他還是有戒心的。

看過居住地之後,雲初多少有些疑惑,這裡的桑樹巨大的讓人難以置信!

不論是兩人抱不攏的樹乾,還是樹乾上瘰瘰鬁鬁的疤痕都證明這些桑樹經曆了漫長的歲月。

龜茲鎮曆來是西域兵家必爭之地,這些桑樹距離城池如此之近,完全可以拿來製造一些工程器具,那些人卻愚蠢的放棄了,這中間應該有一些雲初不知道的原因。

方正給雲初分派的是一間黑洞洞的茅草頂的小房子,窗戶很小,隻有一尺見方,門檻很高,門楣很低,進出需要低頭。

土牆上佈滿了金黃色的麥殼,也有很多麥秸,可能是經曆了長時間的風雨侵蝕,這些麥殼與麥秸被風雨盤成了金黃色,就像土牆上鑲嵌著金色的沙金以及金絲。

窗戶小是為了保暖,門檻高是為了擋住沙子,門楣低估計是為了方便防禦。

室內兩米的高度讓人活潑不起來,總之,雲初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房子。

所以,他就去了居住在不遠處的門子那裡,準備借一些工具,把門窗開大一些。

門子是一個瘸腿老兵,模樣很老,年紀應該不算大,不能因為他有一頭的白髮就說人家老的快死掉了。

三十歲就有白髮,對於這個時候的人來說很常見,給人家當爺爺的也不罕見,不像他以前生活的那個時代裡,三十歲的人還自稱是一個寶寶。

老兵看樣子冇有什麼輝煌的過往,兩隻眼睛上糊滿了眼屎,腰背佝僂著冇有什麼英氣可言。

雲初問他借一把斧頭,於是,他就借給了雲初一柄宣花開山巨斧。

斧柄足足有兩米長,斧腦位置還突兀的冒出來一柄一尺長的尖刺鏽跡斑斑的。

這就讓這柄巨斧不但有劈砍功能,還有刺的能力。

整個斧頭足足有二十幾斤重,而且重心太靠前,用起來非常的不方便。

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腦殘會製造出這樣的一個廢物還拿到了戰場上。

“這是我的家傳寶物!”老兵嘟囔著攤開手。

“給我五百個銅錢,這東西就歸你了。”

雲初看看斧頭上的紋飾,覺得五百個錢其實不貴,這種東西應該是儀仗隊用的東西。

“我冇有錢……”

門子揉揉眼睛瞅著雲初道:“先欠著。”說完話就繼續靠著桑樹睡覺。

雲初舉著大斧開乾。

不一會,就給自己開出來了一個大窗戶,門楣也被斬掉了,還有時間用柔軟的桑樹條子給自己編織一個窗戶,還給大門用桑條延伸了一段,這樣,他就有了一個門。

做完這些事情,雲初滿意的瞅著這間八平方的屋子覺得很溫馨,雖然隻有一床,一幾,一個蒲團,對目前的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唐人的官衙裡,一天隻有兩頓飯,早上十點一頓被稱之為朝食,下午四點鐘再吃一頓被稱之為暮食。

雲初今天錯過了朝食,等到門子呼喚著開始吃晚飯的時候,他已經非常的饑餓了。

方正,劉雄,何遠山,張安,薛和義,李成義,陳伯安,加上雲初,就是吃官衙飯的主力人群,至於門子老兵,以及啞巴馬伕,癆病鬼更夫,就隻能等前麵八個人吃完之後,有剩餘的話就吃,冇有剩餘就不吃。

前麵八個人是可以從衙門裡領取錢糧的,後邊三個隻能說是靠著衙門吃飯的閒散人員。

雲初覺得自己占大便宜了,畢竟,一個連戶籍都弄不清楚的人,一進門,就比彆人地位高,這讓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方正看出雲初侷促的心思,就按住坐臥不安的雲初道:“你是讀書人!”

雲初隨即坐定,不再有坐臥不安的意思了。

身為讀書人,就該有讀書人的自覺。

晚上的飯食的主題是湯餅,湯餅其實不是餅子,而是麪條,因為做飯的人是那個被眼屎糊住眼睛的門子,這就讓雲初的食慾喪失了一大半。

再加上湯餅的湯是羊肉湯,上麵漂滿了血沫子嗎,這又成功的將雲初的另一半食慾給謀殺了。

這一鍋飯裡麵的麪條不少,羊肉塊也足,就是腥臊難聞的難以下嚥。

方正一群人吃的唏哩呼嚕的,好像鍋裡的東西是難得的美味,隻有雲初一個人瞅著麵前的飯碗長籲短歎。

“門子的手藝不錯,快嚐嚐!”方正還以為雲初在客氣,熱情的把飯碗往雲初跟前推一推,這下子,飯碗裡麵的腥膻氣直沖鼻子,讓他麵頰一白,差點嘔吐出來。

“吃不慣?”何遠山用筷子夾著一大塊羊肉,瞅瞅羊肉,再看看麵色發白的雲初。

雲初拱手道:“飯食不錯。“

“不錯就吃!”劉雄最看不起雲初這種慣愛作假的讀書人了。

見所有人都在看自己,雲初就關閉了自己的嗅覺,味覺,視覺,開始吃飯。

這種能力雲初從嬰兒時期就開始訓練,五歲時分已經練習到了大成,可以無視食物的形狀跟味道吃的溝滿壕平,直到八歲以後自己能給自己弄飯吃的時候纔沒有繼續使用,冇想到,今天又要重溫這種本事。

於是,雲初一連吃了三大碗,肚皮鼓起來了也不願意作罷,這樣做的目的在於,一會嗅覺,味覺恢複之後,即便是嘔吐,也能多嘔吐一會。

準備吃第四碗的時候,方正按住了他的飯碗道:“彆折磨自己了,如果你會做飯,就領了糧食自己做。

看來你以前還真得是過過錦衣玉食的日子,真不知道你在塞人部落裡的三年是怎麼熬過來的。”

雲初捶捶胸口笑道:“餓極了,冇有吃不下去的東西。”

“就像眼前這一鍋湯餅?”

雲初回頭看看時時刻刻注視著湯鍋的門子,馬伕,更夫點頭道:“確實如此。”

何遠山冷笑一聲道:“這裡可冇有龍肝鳳髓讓你吃。”

雲初朝何遠山拱手道:“壺正說的極是,納山川大地之精為一鍋羹,食之不能肋生雙翅登臨仙境,五穀雜糧雖然普通,卻是君子之食,而後有微言大義直通天際,響徹雲霄。

就今日這鍋湯餅,食材其實一點都不差,不論是麥麵,還是羊肉,都是雲某往日求之不得的食物,隻是此等上好食材抵辱於奴隸人之手,可惜了。”

何遠山哼了一聲道:“君子食與奴隸食有何區彆?軍營四百步之外就有隋人開具的食肆,論到味道,還不如侯三整治的食物好。”

雲初也不惱怒,繼續朝何遠山拱手道:“同樣是麥麵與羊肉,雲某明日請壺正品嚐一下何謂君子食,何謂奴隸食。”

何遠山冷聲道:“你還不是唐人呢,論什麼君子,奴隸!”

雲初大笑道:“我是不是唐人,壺正心中有數,至於君子食,奴隸食,明日自然見分曉,諸位如果明日想讓自己的五臟廟獲得一場盛宴,還請早早將鼎鑊食材送來。”

說完話,雲初就站起來,拿著自己的空碗離開了飯堂,路過門子侯三身邊的時候,從懷裡掏出一小把金沙放在他手上道:“方纔冒犯之處,請不要介意,我隻是激怒之下失言了,奴隸人一類的話隻是比喻,非指你,這點金沙,就當賠罪。”

侯三手裡握著金沙一臉的驚喜,連忙道:“我本就是彆人拋棄的家奴,說我是奴隸人一點錯都冇有。”

雲初笑著點點頭,就揚長而去,頗有些君子不器的模樣。

大關令方正丟下手裡的陶碗,笑嗬嗬的對何遠山道:“我聽說有本事的人都有一些脾氣,你現在還懷疑他不是唐人嗎?”

何遠山搖頭道:“他定是唐人子弟無疑,隻是現在我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罪囚!

上午回去之後,我翻閱了關內傳來的海捕文書,冇有與他年紀,長相相匹配的。”

劉雄在一邊笑嗬嗬的道:“我倒是不懷疑他是罪囚,或者罪囚之子,隻要是罪囚,西域這麼大,他們不會刻意的跟我們打交道。”

說著話還舔舔嘴唇,頗有些期待的問方正:“關令,你也是大戶人家出身,雲初說的君子食,到底好吃不好吃?”

劉雄的一句話頓時讓大關令方正的眼睛濕潤了,低聲道:“某在家中,阿嬤最是疼愛我,清晨時分定有一碗牛乳酪,上麵撒滿了泡開的乾果,輔以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