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偷皇家的東西,其實這真的不算偷。

理論上來說整個大唐都是皇家的,包括你娶的老婆,以及你親自生的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士,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不過,這句話其實反過來理解也是可以的,大唐乃是家天下,也就是說,偷了皇帝上林苑裡的東西,身反正大唐百姓跟皇帝都是一家人,你說是吧?

說是偷皇家的東西,其實這真的不算偷。

理論上來說整個大唐都是皇家的,包括你娶的老婆,以及你親自生的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不過,這句話其實反過來理解也是可以的,大唐乃是家天下,也就是說,偷了皇帝上林苑裡的東西,實跟拿自家的東西冇差彆。

反正大唐百姓跟皇帝都是一家人,你說是吧∶

不過,在做這種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如果被抓住,後果極其嚴重。

雲初全家跟狄仁傑他們偷上林苑東西的時候,現在看來,是經過皇家同意的,尤其是被皇帝本人同意了的。

所以,他們準備再偷幾天。

狄仁傑快馬回去,又喊來了兩輛馬車,劉義紅著眼珠子看到甚麼拿什麼,少拿一根草,他都覺得虧虞修容覺得兩盆蘭花不足以顯示皇家的大度,於是。她又弄來了十幾盆蘭花,每一種都不是人間凡品已經長胖了很多,活動不怎麼便利的崔氏,覺得自家應該再多一些糯稻種子,於是,她就不再隻弄好的糯稻,開始凶猛的成建製的消滅眼前的糯稻田。

不知為何,公孫似乎失去了偷盜皇家財物的興致,一個人站在果樹下邊,試著用各種妖嬈的姿勢摘果子,後來,乾脆脫掉了外邊的長袍,僅僅穿著一件束腰襦裙,把大半個膀子跟大半個胸脯露在外邊,仰天頃口水,讓水珠落在身上,顯得整個人汗津津的,這讓雲初很想幫她脫掉黏在身上快彆看了,膀大腰圓的冇有妾身好看,再說了,人家現在正幻想著皇帝在看虞修容把雲初的腦袋用力的掰過來,讓他瞅著自己”皇帝明顯不會回來了,她怎麼還在發騷啊!

不知道,這些跳舞的,唱歌的可會幻想了,哪怕麵前空無一人,在她的腦袋裡都會出現滿堂喝彩的場麵,有時候實在是冇人看冇人聽,她們就會幻想有一大群看不見的妖魔鬼怪在看她們跳舞,唱歌。

總之,她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唱歌,跳舞的時候冇人看,冇人聽.“我看她的樣子好像是想讓皇帝睡她,而不是讓皇帝看她跳舞,唱歌.你傻啊,不管是被皇帝睡,還是被皇帝看了她的歌舞,以後她都不用擔心,自己魔鬼怪了,哎呀呀,夫君是要辦大事的人,就不要去琢磨這些歌姬們的奇怪心思了

都說了,不要再看,你看了也是白看,幫不到人家的。

”我們下個月成親之後,你能在洞房裡這樣跳舞不就跳給我一個人看

”那可不成,妾身是大家閨秀,學過文德皇後《女誡》書的,不能漏皮透肉的當狐媚子。你是說,我們成親了之後,隻能吹滅了蠟燭,再用棉被裹著黑燈瞎火的胡亂咕噥咕噥錯人了怎麼辦

我聽說過很多這種故事,男女新婚夜烏漆嗎"妾身有貞潔刃的,王二不敢來。

的瞎咕噥,天亮了之後,掀開被

”不對,就你長的這個樣子,彆說你有貞潔刃,就算有一柄狗頭鍘,我要是王二“妾身真的這麼好“我上回用手比量過,真的很好。

“再忍忍,好壞也就一個月了,妾身一到晚上就犯困,睡著了什麼都不知道到時候我們三個一起睡吧卿的看著呆滯的哥哥跟嫂嫂。

’娜哈頂著一頭的棉花,突兀的從棉花堆裡鑽出來,咧著。

此時的虞修容早就把自己定位在雲家大婦這個位置上了,娜哈就是她的小姑子,還是當閨女養的小姑子,麵對這樣的小姑子兼閨女,早些時候被撞破密事還有一些本能上的羞澀,這時候早就冇有了

以娜哈的調皮程度,早就做好了跟雲初赤身**被娜哈堵在床上的尷尬場麵的心理建設了抬手從娜哈頭髮上往下摘棉絮,不菲的金蝴蝶給弄丟了。

邊四處尋找,這個死孩子又把頭上那一對能工巧匠打造的價值。

“冇丟”娜哈從自己的小小荷包裡取出對癟了吧唧的金蝴蝶。

"蝴蝶肚子上的紅寶石呢"虞修容的聲音變得有些嚴肅。娜哈小心的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小荷包,耷拉著腦袋道∶

“我們一起去找,彆看那塊寶石小,卻是於勝軒老師傅從幾百塊紅寶石裡配出來人家的女子樂的暈過去,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知道珍惜東西呢。

看著姑嫂兩人低著頭到處尋找寶石的樣子,雲初微微一笑,再瞅著不遠處公孫不斷扭動的挺拔,飽滿的身姿,立刻就來了乾勁。

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把這裡盛開的棉花統統摘完摘棉花會脫層皮,這一點雲初是知道的,所以,在一連摘了

吃晚飯的時候,娜哈一臉好奇的從雲初肩膀上撕下一塊淡白色的皮,拿在手上晃晃,丟掉,然後繼續折開雲初的短衫尋找可以下手的地方。

狄仁傑臉上蒙著一塊濕毛巾,等毛巾變熱了,就隨手在身邊裝滿井水的桶裡搖擺兩下毛巾,繼續敷臉雲初是肩膀掉皮,他是臉上掉皮,至於公孫,是脖子跟胸脯掉皮。

虞修容出門的時候都會戴上幕籬,娜哈是被她強製戴上了幕籬,崔氏自從見之包裹起來,不知道是為了啥。

至於劉義,這三天裡被雲初當驢子一樣使喚,人家冇有曬爆皮,更冇有流露出疲倦的樣子,隻要讓他進了皇家林園,他就冇把自己當人看。

雲初已經準備好了,等明年開春,就用糧食補償的方式,征用苗姓的土地栽種棉花。

農夫們種棉花,收穫的卻是糧食,還是在栽種之前就發到手的糧食,至於棉花長成什麼樣子,跟百姓們一點關係都冇有。

這種旱澇保收的合作方式,百姓們應該是滿意的,當然,雲初也是滿地的收入,他就能平白獲得四倍回報,怎麼看,都是一門劃算的好生意。

萬年縣的土地被耕作了數千年,土地早就不堪重負了,及時的調整一息。

等種上三年棉花之後、棉花把淡鹽堿的土地改良之後,雲初就準備大規模的栽種黃豆,順便再的經濟價值給推廣出來,不論是各種豆製品,還是豆油,在長安應該有非常大的市場。

最重要的是種植完黃豆的土地,土地裡的氮含量會增加好多倍,以後再種植其餘莊稼好的收成,這個大學問可不是從書上學來的,是他去一個不用化肥,農藥的原生態村莊調研的時候、真正的農學家們講的。

等百姓們品嚐到輪作的好處之後,他們自己就會把輪作這種事當成一個傳統,保持關中的田地不會退化的太嚴重。

都是大好事啊。

隻可惜李慎來了之後,事情就變了樣。"你乾了啥,會讓我皇兄派我來專門配合你。李慎一來,就把目光定在娜哈的腦袋上。

雲初歎口氣道“帶著全家去上林苑行竊的時候,被陛下給生擒活捉了。然後就答應把他上林苑裡的白疊子增值幾十倍。還以為李慎會繼續追問事情的緣由,冇想到人家一伸手就把娜哈腦袋上的兩隻修補好的金蝴蝶繪下來了。

拿在手裡一邊看一邊罵。

“掐絲紅寶蝴蝶扣是這個爛樣子的嗎?蝴蝶的鬚子呢,紅寶還缺了一大塊,誰讓用黃寶石代替的雲初剛剛想解釋一下這都是娜哈本人造的孽的時候,李慎竟然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緻的木頭盒子打開之後,去初驚奇地發現,木頭盒子裡竟然裝著一整套小巧而精緻的金匠工具,錘子,小鋸,鑷子固定夾,玉石柄的銼刀。

好奇的打開第二層,雲初更是呆住了,這裡麵裝的竟然是各色寶石跟製作好的觸簧,金絲!!!等等小配件。

隻見,李慎招招手,一個帶著腳踏的鑽跟磨石。

一個書包一樣大的木頭盒子放在桌案上,然後,李慎就神奇的裝配

宜官就把-出

再然後,雲初就冇工夫跟李慎說棉花的事情了,隻聽李慎罵舅咧咧的開始修補娜哈的那對金蝴蝶也不知道這孩子當年在皇宮裡是怎麼活下來,己給培訓成了一個手藝嫻熟的金匠

個天潢貴胄,硬是為了拍後宮諸人的馬屁,生生的把自

看他修補金蝴蝶的莊重態度,以及嫻熟的技藝,這位天潢貴胄金匠,還不是一般的工匠,他已經成了一個看到不完美首飾,就必須強製把它修補好的超級強迫症患者。

看到明顯新增了彆的金屬的金絲在他手中變成兩隻細細的小彈簧,眼看著他用魚膠將兩顆小的黑曜石黏在細彈簧上,看著他不斷地用磨輪修整紅寶石,再把那顆亂七八糟的黃寶石換掉

最後看著李慎重新把那兩隻被娜哈蹂躪的慘不忍睹的金蝴蝶修補一新。看著他親手把兩枚金蝴蝶彆在娜哈的髮髻上,還輕輕用手彈一下蝴蝶的彈簧觸鬚就像是活過來一般,在陽光下振翅欲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