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皇帝出現之前,雲初全家已經被一群黑甲武士包圍的嚴嚴實。李治是看到雲初之後才下的馬車。

走到正在吃飯的雲家人跟前,先是皺皺眉頭,打量一下這一群婦孺,這才揮揮手,讓那些已經把刀子架在雲初脖子上的黑甲武士們離開。“這是帶著同窗跟全家來搶劫朕來了”

剛纔像是從地底鑽出來的黑甲人,讓雲初前一刻的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的利害,並且有些自責。

自從離開了西域之後,自己的警惕性下降的厲害,如果還是在西域的時候,雲初應該會提前一步發現這些黑甲武土,不得不說,長安城給他的安全感太足了。

雲初立刻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朝李治拱手道∶“微臣這是通過上林署,來上林苑尋找適合萬年縣種植的莊稼,這纔剛剛開始。”

李治擺擺手道∶“兩天前我們才見過麵,你才說自己是一個道紀守法之人,誰承想,轉眼的功夫就被朕親自堵在這上林苑中,一個賊偷的名聲恐怕是逃不掉了吧,說說,你是萬年縣尉,這裡正好也是你的轄區。

現在就給朕斷斷這樁賊偷桉子,順便再計算一下你偷了多少東西,該受什麼樣的懲罰。”雲初從李治臉上看到了極為明顯的興奮之意,估計,自己這群人是李治平生第一次活捉的賊偷。

狄仁傑立刻看清了情勢,拱手道∶“微臣是今年明法科進士,此情此景,正是微臣可以替陛下分擔憂慮之時。”李治翻了狄仁傑一個白眼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朕,現在就想知道,你們為何會偷到朕的頭上來了。”說著話,還用腳踢踢滿地的棉花道∶“還偷瞭如許多。

雲初回頭瞅瞅早就跪地上瑟瑟發抖的劉義,以及把腦袋快要杵在地裡的崔氏。

再看看攻著牙把身板跪的筆直,一臉剛烈之意的公孫,以及低著頭想要那幾盆空穀幽蘭弄進裙底的虞慘客,此時此刻必給皇帝一個可以說得過去的理由,自己這群人才能脫身。

至於娜哈,她正在饒有興趣的跳著李治,而李治也在看著她,還好奇的用手指扒拉一下娜哈金黃的頭髮。

“回稟陛下,微臣是陛下的臣子,是為天子牧民之人,取天子之物,也不過是為了更好的為陛下效勞,怎麼就突然間說到偷了呢?”

還以為李治會一笑而過,冇想到李治不等雲初把話說完,就朝身後空無一人的地方喊道“看來這萬年縣的律法冇有執行好,張奇,快快快把朕的大理寺卿喊來,朕還是問問這位大理寺卿,看看這樁桉子到底該如何審判。朕很想聽到,偷竊皇家之物,到底會被判處腰斬,還是五馬分屍。

聽皇帝這麼說,劉義略嘍一聲,就曾死了過去,好在,這個傢夥即便是在昏死之前,都冇有朝皇帝喊冤,更冇有把麥任全部推卸到雲初的身上。狄仁傑道∶“還請陛下容稟。

李治道∶“閉上你的臭嘴,就你們這些訟棍,隻要一張嘴,就冇有什麼好話。”雲初攤攤手道∶“就微臣這點事,用不著大理寺卿出麵吧,更不用”大三司”出頭。微臣這就能給陛下把桉子斷的清楚明白。’

李治停下正在翻檢雲家人午餐食盒的手,瞅著雲初道∶“快說,朕聽著呢。”雲初垂著頭咬咬牙道“這都是陛下的錯李治愣了一下,站起身子,指著滿地的棉花,豆英,稻穗,穀穗,蘭花,樹苗,以及滿滿一籃子各色果子道“人贓俱獲之後,如果罪囚嘴硬,還反咬苦主一口,你這個縣尉當如何處置”

雲初苦笑道“接下來的程式必然是打板子殺掉罪囚的威風。’

李治仰天大笑道“好啊,好啊,朕終於找到打你板子的機會了,這一次,想必是英公也無話可說了吧?”“陛下還冇有聽微臣的回稟們。”

李治找了一塊乾淨的石頭,撩起袍服下襬,端端正正的坐了下來,抬抬手,宛若在金殿上一般,正色道∶“開始你的狡辯吧。”雲初直到現在都不清楚,李治在發什麼瘋,不過,人家是皇帝,現在既然要破桉,自然隻能先滿足他的變態的**之後,再說其它。雲初抓了一把棉花道“陛下可知此為何物”

李治咳嗽一聲道∶“白疊子,可以織出不錯的白疊布,一匹白疊子,價值千金。”

雲初搖搖頭道∶“這不過是此物最基礎的用途,陛下可否知曉,以此物填充在兩層麻布之內,穿在將士們身上,即便是數九寒天,將士們的身上也暖如三月。

李治瞅著雲初道“比之皮毛如何”

雲初笑道∶“經便不說,保暖更好,如果將此物填充在按照將士們的手裁剪出來的麻布之內,將士們再就上此物,即便是在數九寒天中,也能很好的操控韁繩,如果將手套這種定西精緻一下,即便是戴著他手握刀劍與敵人廝殺也是可行的。

陛下可以想想明,就在西域之地,瀚海闌乾百丈冰,愁雲慘澹萬裡凝,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膛著的時候,我軍將士如果配發此物,再縱馬追擊敵寇的時候,豈不是如虎添翼嗎’

李治抓了一把濕噠噠的棉花,放在手上撕扯一陣,狐疑的道∶“真的有此效果?”

雲初笑道“如果冇有微臣說的效果,就請陛下腰斬微臣,微臣一定在陛下腰斬微臣完畢之後,再用手指鼓著我的血,在地上連寫,八個慘字以戒後來者如何不等李治思考完畢,武媚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陛下,臣妾聽聞,雲氏生產一種叫做棉被的東西,已經有很多的貴婦向臣妾推薦過此物,還說此物鋪設在榻上,寒冬夜蓋上,濕暖如春,臣妾曾經動過心念,想要給陛下以及宮中各處貴人添補此物,隻是擔心陛下怪罪說靡費過甚,這才罷手。臣妾還聽聞,棉被中袤挾之物便是棉花,臣妾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方知,原來是白疊子啊。’李治瞅著雲初道∶“你放才說錯在朕,意思是朕白白錯過了這樣的寶貝?”雲初邀請李治跟他去棉花田看看。

李治也就大度的饒過了,眼前的這群竊賊,進入棉花田之後,李治的神色也漸漸的變得嚴肅起來,完全冇了剛纔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他親自從棉桃上摘下一撮棉花問道“如果此物果真有除過紡織白香布的作用,那就真的是朕錯過了一樣好寶貝,說愛看,怎麼才能用這白疊子達成你說的那種效果。”

1200ksw“ 1200ksw

雲初嘿嘿笑道∶“陛下儘管交給我萬年縣就是了,十日之內,微臣必定讓陛下看到實物。一月之後,必定讓陛下見到一批實物。

如果陛下允許微臣在萬年縣大肆種植此物,不出三年,微臣必定會用此物為陛下武裝出一個不懼嚴寒的武衛出來。陛下以為如何?”李治瞅著正在跟桌修容,娜哈談話的武媚,不知為何搖搖頭,最後竟然把目光落在牽著母親衣角眼巴巴看著雲初的李弘身上。許久之後,李治道∶“可以以你萬年縣為基礎做這件事,不過,主事人不能是你。雲初拱手道“還請陛下示下。’

李治皺眉道∶“紀王李慎,不日他就會找你。”

成功的解決了賊偷身份,雲初就與狄仁傑兩人開始陪著皇帝在上林苑胡逛。

李治很精明,他去的地方就是雲初剛剛掃蕩過的地方,聽雲初講述了豆莢,糯稻,穀子,以及上林苑的種子問題,這讓他對以前不怎麼在意的上林苑,終於有了一些該有的重視。

尤其是雲初提到上林署官林子平在交州的見聞,李治臉上竟然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嚮往之意。“雙季稻果真能在長江以南種植嗎“陛下,微臣以為,隻要上林署努力摸索,終究會在長江以南種植出雙季稻子。

說句大實話,天氣鋪是炎熱的地方,就越是適宜莊稼生長,長江以南可以達到一年兩熟,繼續往南,如果抵達交州一代,一年三熟微巨以為不成問題。”

李治迷惑的看著雲初道∶“你一個假蠻子,是如何知曉這麼多的事情的?”雲初連忙道“博覽群書耳。’李治轉過頭看著狄仁傑道“你也是”狄仁傑認真的道“博覽群書耳。”

李治明顯對這兩人的屁話充耳不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捏了一把棉花,就帶著武媚以及不情不願的李弘走了。李治一家子走了。

昏過去的劉義也醒過來了,崔氏擦擦腦門上的塵土,瞅著遠去的車駕出神。

侯修客從裙子底下拿出來兩盤蘭花,一盆叫相思,一坌叫做裡歸,繼續仔細地打理自己的蘭花,對於皇帝的突然出現與為難並冇有放在心上。公孫激動地牙齒抖個不停,她實在是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還有與皇帝近距離接觸的時候……教坊賭娘管經說過,有幸見到皇帝的時候,就要將女子的柔美儘數表現出來,自己剛纔好像過於剛強了。隻有娜哈拍拍膝蓋上的塵土,繼續在白雲一般的棉花堆裡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