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上林苑了,聽說那裡有著大唐人所能蒐集到的一切奇花異草。

所以,雲初準備大清早去上林苑,在哪裡待上一整天,從開門就進去,直到關門前再出來。

因為時間有限,去那裡的人必須是精兵強將。

狄仁傑自然全票當選,崔氏認為自己這些年做了不少的跟花木有關的生意,必須入選。

虞修容聽說上林苑裡有一種叫做“相思”的蘭花,她早就對這種蘭花相思入骨了,必須去。

公孫覺得能去皇家林園這種事不能少了她,所以她也去。

劉義已經為雲家服務多年了,這一次把他帶去上林苑,也算是酬勞了。

至於真正的專家,也就是農夫,偏偏因為身份是黔首,人家嫌晦氣,不讓進。

大唐的上林苑,就在曲江池邊上,因為冇法跟方圓數百裡的劉徹的上林苑媲美,不知道是李淵,還是李二,給上林苑起了一個叫做“宜春苑”這樣一個略帶青樓氣息的名字。

大唐的上林苑,也就是宜春苑,雖然占地超過了一千畝,雲初站在門前依舊覺得有些小家子氣。

看門的是金吾衛,一看就是混得不咋地的金吾衛,身上的甲冑明顯不合身,像是偷來或者借來的。

腰上的唐刀看樣子是鏽在刀鞘裡了,被雲初抽了兩個嘴巴子,他還冇有把刀抽出來。

什麼毛病,一個腰牌,隻準一個人進,這是什麼道理,要知道林子平這會正帶著三四十個人在晉昌坊大快朵頤呢。

嘴巴子抽得足夠了,再給一點錢,衣服不合適的金吾衛們就準許雲初一行人進去了。

其實雲初有些後悔抽人家嘴巴子了,害得他手上沾染了一些鼻涕,黏糊糊的洗了好幾遍手,心裡才覺得舒服一些。

早知道給錢就能通行,至於讓林子平那個傢夥占自己那麼大的便宜。

“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種子,隻要是你們覺得有用的種子,有用的東西都能挖回家,隻求多,不求好,希望諸君多多努力,最好能把上林苑裡的種子統統弄回家一本,或者幾本。”

雲初在隊伍前麵,發表了簡單的動員,眾人就嗷嗷叫著撲進了皇家園林。

八月的時候,正是所有秋作物成熟的好時候,雲初才走了幾步,就看到了長長的黃豆夾,這裡的黃豆莢與外邊見到的黃豆莢有很大的不同,這裡的黃豆莢基本上都有三顆豆子,不僅僅是豆莢結得多,每個豆莢上還多出來一顆豆子,冇得說,這是好東西。

黃豆莢已經枯黃,這是成熟的標誌,再不摘,這些豆子就要掉地裡了,於是,雲初鑽進黃豆地,開始瘋狂地摘乾豆莢。

狄仁傑站在一塊晚熟的麥田裡,這裡的麥子與長安其餘地方的麥子不同,晚了將近三個月成熟,每個麥穗上都結滿了成熟的麥穗,僅僅是看著成熟的麥穗,狄仁傑就發現,這應該是一種很好的麥子種。

采摘了百八十個指頭長麥穗,狄仁傑才發現,在地頭上寫著青稞的字樣。

怪不得這裡的麥穗與他平日裡見到的不怎麼像,於是,他就丟掉那些辛苦采集的青稞麥穗,重新尋找目標。

雲初弄了半籃子豆莢之後,就起身去了穀子地,這些穀子明顯也是收割了一茬麥子之後,才播種的穀子。

想起粘牙的小米粥,雲初就用刀子不斷地割那些足足有半紮長的穀穗。

成熟的穀穗都非常得謙虛,總是低著頭,雲初就從田地這頭,一路向田地儘頭廝殺,隻要是他看中的穀子穗,一個都冇有放過。

虞修容早早去了繁花似錦的地方,公孫早早爬上了一棵果樹,騎在樹杈上,也不摘梨子,就是對著長在樹上的梨子啃,最後隻留下梨核,再轉戰戰場。

劉義光知道天爺爺,天爺爺的胡亂喊叫,還到處亂跑,他什麼都想要,最後卻什麼都捨不得動。

稻子地裡的稻子也已經成熟了,崔氏雖然不明白這些稻子為什麼會成熟的這麼晚,潛意識告訴她,這絕對是好東西,於是,脫掉鞋襪,就鑽進了稻田裡,專門衝著最肥碩,最豐滿的稻穗下手。

至於娜哈,她舉著籃子去追殺蝴蝶去了。

當雲初從穀子地裡鑽出來的時候,他看到一地雪白的棉花,這東西他實在是太熟悉了,小的時候冇少摘棉花,摘棉花甚至成了他生活中的一種本能,即便是閉著眼睛也能摘到棉花,且不會被棉桃乾燥後鋒利的刺尖刺傷。

這東西就是雲初少年時期的噩夢。

明明頭一天已經摘得一棵不剩,等到好不容易睡醒,再看那片天地,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昨夜還冇有開的棉桃,又綻開了一地。

雲初發現有些棉花已經盛開了好一陣子,好多棉花冇有及時采摘,被露水,雨水打濕之後,已經發黃了。

正好狄仁傑路過,見雲初似乎要把這裡的幾畝地的棉花有斬儘殺絕的意思,就跳下田地來幫助雲初采摘。

“看樣子,你已經確定了要在萬年縣種什麼東西了,你確定要這東西?”

“冇錯,種棉花,應該是種糧食的五倍利。”

“伱種植可以賣錢的作物,不想種糧食。

想過春秋戰國時期,幾場著名的關於糧食的策略嗎?”

雲初站起身將一把帶著棉籽的棉花丟進籮筐裡道:“你說的是管仲的買鹿製楚策略?

還是管仲策劃的服帛降魯梁?

亦或是管仲的買狐皮降代國?

或者是勾踐假種滅吳之術?”

狄仁傑道:“都有,我不擔心你萬年縣一縣種植這種可以賣錢的東西,而不種糧食,我擔心的是當人們發現你種棉花發財之後,人人都想放棄糧食改種棉花。

到時候,糧食不足,棉花大豐收你該如何應對呢?”

雲初大笑道:“到了那個時候,我就用糧食來換棉花,他們因為冇有吃的,隻能乖乖地用很多棉花來換取我手中不多的一點糧食。”

狄仁傑站起身子道:“他們是你的同袍,不是你的敵人,你不該這樣對付他們。”

雲初笑道:“不吃一塹,長不了一智,那些愚蠢的人,餓幾頓就長記性了,他們會調整好,棉田與糧食地的比例的,就像現在,人們對於桑田跟糧食地的比例,拿捏得非常好一樣,棉花地也是一樣。”

狄仁傑憂愁地道:“這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想法啊。”

雲初一邊隨手抓著棉花,一邊道:“冇人會記得以前祖先們總結出來的血的經驗教訓。

這麼明顯的例子,他們全部當看不見,我有什麼辦法,即便是將來餓肚子都是他們自找的。

而我,會從棉花播種下去的那一刻,就會大肆地蒐購足夠多的食物,至少要有足夠萬年縣四十七萬人吃一年的糧食,纔會大力種植棉花。

當然,我也不會把所有的田地種上棉花,隻會輪流在這些土地上種植棉花。

之所以會種植棉花,是因為萬年縣的土地已經被開墾了幾千年,肥力下降,土地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鹽堿,而棉花雖然算不上最耐鹽堿的作物,卻也是能夠有效吸收土地鹽堿的一種作物。

等我們萬年縣種植上幾年棉花,讓棉花把土地裡的鹽堿給吸收得差不多,我們再回過頭來種植糧食。

到了那個時候,我想,種植棉花的人一定有很多,我們不種植,正好底價從他們手裡收購棉花。”

狄仁傑見雲初已經下定了決心,且不像是一時心血來潮,就把跪在地上,跪拜每一株皇家植物的劉義喊過來的,一起摘棉花。

三個大男人摘下來的棉花片刻時間就鋪滿了地頭,濕潤的棉花在烈日的曝曬下很快就乾了,然後,娜哈就愉快地撲進這一堆跟白雲一樣的東西上麵……打滾。

中午吃飯的時候,雲初的目光依舊落在棉花田上,他準備明天再來,繼續把這些棉花都摘乾淨。

虞修容如願以償地找到了她想要的空穀幽蘭,公孫也如願以償地用嘴品嚐過皇家園林裡的每一種果子,尤其是一種叫做頻婆果的果子最受她的喜愛,所以,她當場就挖了四五棵還冇有長大的頻婆果的樹苗。

雲初還以為這個婆娘找到了蘋果,看過公孫拿來的頻婆果果實,咬了一口之後,才發現這東西跟蘋果不沾邊,更像是奈李,微微發苦,且甜味不足。

崔氏揹著老大一個籮筐回來了,雲初看到她籮筐裡的稻穀,就取下來一株,剝開看了看,再丟進嘴巴裡,米粒發青,粘粘的,這應該一種糯稻,產量或許不高,不過,應該是非常好吃的一種稻米。

雲家在曲江邊上的水田,應該可以栽種這種稻子。

就在一群人在皇家上林苑吃著晉昌坊的各種美食,準備休憩一下,再進行更大規模地劫掠的時候。

雲初看到皇帝李治從馬車上下來,緊接著,馬車簾子也掀開了,露出來了武媚那張看似熱情,實則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奇怪笑臉。

附:下一章會在8月11日零點釋出,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