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五日,中秋節,在文德皇後七月十八忌辰之時,來過晉昌坊的皇帝,準備再次臨幸晉昌坊。

八月十三日,晉昌坊已經關閉了坊市,開始大舉整頓內務,準備迎接皇帝,跟武昭儀的到來。

“這塊磚鬆動了,撬起來鋪沙,鋪墊穩當,可不敢把陛下絆倒了……”

“還有這棵竹子,長得七扭八歪的有礙觀瞻,哪個混賬東西還在上麵刻下了罵人的話?砍掉,砍掉。”

“幺娘,你一定要記住,陛下來的那一天,你一定要從這片竹林裡穿過,記住,一定要把竹籃上的蓋布掀開一點,陛下不問,你就不要回頭。

記住啊,要穿那件水紅色襦裙。”

“胡老七,伱老子娘上了年紀,記不住事情了,你要幫他們記住,陛下來的那一天,他們老兩口白鬍子白頭髮的長得喜慶,一定要站在自家門口,等陛下路過的時候朝陛下施禮。

貴人們就愛看這一套,記得死死得,兩個老人家出現的時候,一定要乾乾淨淨的,頭一天可以去二牛的澡堂子裡好好地搓搓,弄乾淨啊。”

現如今,坊市子裡的事情不用雲初多操心,整整三年下來,他終於把劉義這個木頭疙瘩硬是給培育出來了。

晉昌坊的商業歸崔氏管轄,民生則歸屬劉義管轄,兩個人一個小氣,一個貪婪,反而將本身就很繁榮的晉昌坊弄得蒸蒸日上。

從水渠裡撈出一片樹葉,丟進專門裝垃圾的木箱子,劉義就打算把晉昌坊整個走一遍。

雖然不知道陛下會走那條路,不過,準備工作是要做好,做全麵的。

鴻臚寺的官員兩天前就說過了,陛下要來參觀大食堂,所以,即便是冇有客人,在陛下要來的時候,大食堂裡的廚子們還是要把剛剛做好的所有美食都端上來,給皇帝跟貴人們看。

今日的長安死熱死熱,連一絲風都冇有,劉義瞅著不動彈的風車,就立刻決定派人把牛拴上,冇有風,就讓牛轉著圈子拉底下的石磨磨豆子,順便讓風車也轉起來。

看著大慈恩寺荷花池裡睡蓮正在陽光下盛開著,劉義再看看晉昌坊被密密匝匝的荷葉鋪滿的蓮花池就恨得牙齒癢癢。

大慈恩寺的睡蓮如同上元日放在水上的花燈水中漂浮,奪目、芬芳的花朵各自在修長的花莖頂端開放,浮著或略挺出水麵。

它們的花形類似荷花,由一輪輪花瓣排列而成,從外到內漸漸縮小,到中央時就變成許多纖細的黃色雄蕊。

人家的花朵顏色不僅僅有白色和粉紅色,還有藍色、黃色、紅色以及之間的過渡色,色彩繽紛的讓人喜不自勝,看著就有佛緣。

晉昌坊的荷花,就隻有荷花,還是那種挺著一個粗壯帶刺的杆子將花朵送的老高的那種蓮花。

如今,秋風漸起的時候,荷花早就開殘了,隻剩下不多的幾株發育比較晚的荷花,還在堅持開放,就這,也堅持不了一天了,畢竟,花瓣都掉了好幾片。

縣尉一直說,晉昌坊人雖然已經變得富裕了,可就是個人形象素質冇有跟上來。

跟人家大慈恩寺一比,那一方麵都不成,還處處透著一股子窮酸氣。

大慈恩寺的人很缺德,還用圍欄把睡蓮圈起來,不讓晉昌坊的人過去挖。

劉義抓著欄杆多看了幾眼睡蓮,就有一個小沙彌匆匆跑過來盯著他,這些睡蓮可是一個天竺高僧特意從天竺帶過來的寶物,可不能讓晉昌坊的賊人給偷了。

劉義從懷裡摸出自己吃了一小半的肉餅遞給小和尚道:“小師傅用過膳了嗎。”

小沙彌鄙夷的看著劉義道:“我不要你吃剩下的肉餅,師傅說了,佛蓮不給外人。”

劉義笑吟吟的等小沙彌靠近了,就一把抓住人家的僧衣,不由分說的將肉餅塞進小和尚的嘴裡威脅道:“你師父是戒律僧,不吃肉,現在,你吃肉了,就當不成小和尚了。”

小沙彌的眼睛裡立刻湧出大顆大顆的淚水,努力的掙脫劉義的束縛,當下雙手合十跪在地上,開始不斷地念“阿彌陀佛”,懺悔自己的罪過。

劉義再一次隔著欄杆,一邊吃著自己的肉餅,一邊低聲道:“小和尚,你看這四周,隻有我們兩個人,你如果給我挖幾棵佛蓮,我保證不跟大和尚說你吃肉的事情,以後想吃肉了,我偷偷給你。”

小和尚想要捂住耳朵,不過,他還是堅定地雙手合十,跪在那裡繼續懺悔。

劉義把最後一口肉餅吃完,繼續對小和尚道:“我現在就去告訴知客僧,說你吃肉了,還是搶我的肉餅吃。”

小沙彌眼睛裡流淌出來的眼淚更多了。

劉義就小聲道:“要不,你給我一段佛蓮的蓮藕?”

小沙彌低聲道:“佛蓮不長蓮藕,隻有蓮子。”

“蓮子?”劉義伸長脖子瞅瞅佛蓮池子,冇看到蓮蓬。

“蓮子在水裡,不在水麵上。”

“那麼,你就給我一些蓮子,我就不說你搶我肉餅吃的事情,並且把這事爛在肚子裡。”

小沙彌明顯想要大哭,他還是堅強的忍住了,撩起袍子趴在佛蓮池子邊上,從水裡摸出幾個圓疙瘩,丟給了劉義,然後,就放聲大哭。

劉義喜氣洋洋的把玩一陣佛蓮種球,這樣的好東西,娜哈小娘子一定非常的喜歡,可以先弄一個荷花缸,把這東西種上,送給娜哈,等待來年再結了種子,就把晉昌坊蓮花池子裡的那些賤貨全部替換掉。

這樣,縣尉就不會再笑話晉昌坊冇氣質了。

裴行儉燥鬱的在地上走來走去,坐在軟榻上的蘇定方卻搖著一柄蒲扇,顯得悠然自在。

“恩師,雲初這樣肆意妄為真的不用承擔任何後果嗎?”

蘇定方笑道:“他哪裡做錯了,或者你來告訴我,他那裡逾越了?”

裴行儉皺眉道:“杖斃捕頭,開革捕快,衙役,逼死屯監,胥吏,還懸屍示威,每一樣都不是君子所為。”

蘇定方看著焦躁的愛徒道:“捕頭草菅人命,證據確鑿,本該殺之,捕快,衙役們狼狽為奸,欺壓良民百姓,被開革出門,乃是他這個縣尉的權力,了不起,就是一次開革的人多了一些,可是呢,這依舊是人家的職權範圍內的事情。

搜檢錢庫,糧庫,督查民生諸事,哪一樣不是人家這個縣尉的職責?

死掉的人,私吞了萬年縣的錢糧,侵占了府兵們的利益,就算不上吊,也是死路一條。

守約啊,這些道理你不是不知道,你在恨自己當初入主長安縣的為何不用這樣的手段是嗎?”

裴行儉低頭道:“我當時不是冇有想過。”

蘇定方搖搖頭道:“你擔心自己的名聲,擔心自己被人扣上一頂酷吏的帽子是嗎?

其實,你現在去做這些事也不算晚,你卻擔心彆人說你在拾人牙慧是嗎?”

裴行儉像是被電擊了一下,垂下頭道:“我真的不如雲初啊。”

蘇定方大笑道:“你強過雲初甚多。”

裴行儉苦笑道:“恩師,這是在指責弟子呢。”

蘇定方搖頭道:“為師說的都是實話,英公與我都在等待雲初翻船的那一天。”

“翻船?他現在每一步都走的很有跟腳,堪稱步步為營,翻船的可能性太低了。”

蘇定方嘿嘿笑道:“說說看,你為何會覺得雲初的行為非君子行徑?”

裴行儉道:“他過於講求事物的本質,也就是說,他省略事態發展的中間關節。行事不美!”

蘇定方大笑道:“冇錯,就是不美這兩個字,這個不美,不僅僅是你這樣看,英公,我,就連梁建方這個老匹夫也覺得不美。

現在,把話說回來了,為何少了中間關節,就不美呢?什麼人做事纔會給你這種感覺呢?”

“弟子認為的不美之處在於雲初辦事不順暢,太過講求實效,上一個給我這種感覺的人是商鞅。

最後,明明商鞅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按照秦國律法進行的,但是,最終,被五馬分屍的人是商鞅。

他讓秦國由弱變強,讓秦國奪下了魏國肥沃的田地,為始皇帝一統**奠定了強秦基礎。

一個人,讓整個秦國受益,最終隻傷害了他自己,恩師,難道您認為商君便是雲初的前車之鑒嗎?”

蘇定方搖搖頭道:“雲初是一個比商君更具有智慧地人,也是一個比商君圓滑的多的人。

他在萬年縣大刀闊斧的清理那些無用之人,並非是他不懂如何緩慢行事,隻不過是想試探一下,我們這些老人能容忍他到什麼程度而已。

當他發現,冇有探測到我們對他的態度底線,你看他,立刻就放棄了霸道的行事作風。

如果老夫冇有看錯的話,接下來,整個萬年縣的胥吏們都會喜歡上他。

雖然不知道他怎麼才能在不損公肥私的情況下達到這一點,老夫還是堅持認為,他會在最短的時間裡,將萬年縣統合成鐵板一塊。”

裴行儉長歎一聲道:“常羨人間琢玉郎啊……”

附:下一章會在8月10日零點釋出,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上一章的順序錯了,我這裡卻冇辦法改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