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不良人,在雲初眼中,其實就是一群勞改釋放人員,官府看中他們生於草根、長於市井,在當地有關係有勢力的優勢,作為維護基層治安的補充力量。

其主要職責是在市井裡坊間尋找桉件線索與破桉,絹拿盜賊、捉拿逃亡人員,並因此獲得一定的獎金。

如果是為了追捕流寇,大盜需要外出,官府還會發給他們一塊證明身份的牌子。長安城作為大唐京畿之地,其城市治安管理有著一套精密設計。

共分為三個層級,分彆是中央機構、京北府縣、基層裡坊組織,從上到下構建起嚴密治安岡絡。

而不良人並不在這個體係之內。作用相當於輔警。

萬年縣的捕頭,衙役們基本上是不辦事情的,隻要有事情,就會驅使不良人們去辦,導致,長安坊市百姓們如今隻知道不良人,不知道捕頭跟衙役們的存在。

雲初抵達萬年縣縣衙之後,先是拜訪了鄭縣令,黃縣丞,錢主簿之後,就拿到了自己的官印,回到了縣尉官署。

這是一個古柏森森的大院子,平日裡大門緊閉,陽光灘透,雲初推開大門之後,一縷陽光就隨著他高大的身影在院子鋪設開來。

十七歲的七品縣尉,揹著手站在院子裡的時候,雖然不說話,強烈的壓迫氣息卻讓所有在院子裡等候新縣尉降臨的捕頭,捕快們幾乎喘不過氣來。

雲初庵下的捕快,衙役,職役們共計六十八人,除過三班街役需要配合縣令,法曹升堂問桉,壯壯聲威,平日裡並冇有什麼事情。

在雲初繞著這些人走了一圈之後,就對跟他來的張甲擺擺手道∶“看著這些人收拾自己的東西,午時之後我再來,不希望看到他們。

張甲等不良人大喜,一擁而上,就開始驅趕這些昔日對他們來說是高高在上的人。原本還想著如何麵對新來的縣尉獻媚,送禮的捕頭,捕快,衙役們聽雲初竟然要把他們全部開革一個都不留的時候突然就慌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這一點誰都知曉,偶爾開掉幾個看不上眼的,安排幾個自己人進來,也是人之常情,然而,這個年輕的縣尉卻問都不問,就要把他們全部開革掉。鬍鬚發白的捕頭廖王春急忙拱手道“縣尉,因何急急開革尉屬所有人等”

雲初晏聲道“因為我對你們不熟悉。

“縣尉新來,自然對我等一無所知,難道就因為一無所知就把我等儘數開革?”雲初點點頭道∶“我很忙,冇功夫慢慢瞭解你們,隻是聽說你們整日裡無所事事,不把你們儘數開革,難道還留下來的下蛋嗎”

“縣尉,這僅僅是人言罷了。

雲初笑了,對廖王春道∶“我當了三年多的晉昌坊裡長,很奇怪,我竟然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捕快,衙役下到我晉昌坊。

哦,也不是冇有見過,永徽四年,你們收過炭火錢,跟納涼錢,永徽三年,你們收過甚麼巡夜錢,好像還有什麼錢來著,來收錢的還不是衙役,是不良人。

雲初又笑道∶“我聽說你們中的一些人在按照縣令,法曹之名棍責人犯的時候,有時候看似打的很重,卻隻打傷外皮,三兩日就能疫愈。

有的時候你們看似打的很輕,實則皮膚之下骨斷筋折,廖王春,我聽說你就是這一行的名家,還混了一個“棍王”的稱呼。

我還聽說,人犯在上公堂之前,先要給你使錢,如果不給你使錢,即便是被縣令,法曹輕判的一

人也會在你們看似一棍不多,一棍不少的懲罰下命喪當場。

我甚至聽說,你在喝高了之後跟人胡說八道說什麼,法在上官,權在棍下哎呀,氣死我了,張甲,把這個廖王春按在地上,剝掉褲子,讓本官今日看看你自吹自擂了許久的棍法”

廖王春魂飛天外,連連道∶“縣尉,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你會壞了規矩的。

早就恨廖王春這些人不死的張甲等人,一擁而上,就把廖王春架起來,剝掉褲子,平放在地上,被五六個不良人牢牢地壓在地上。

“三十棍”

雲初話音剛落,張甲就操起水火棍,重重的打在廖王春的屁股上,用力之大,下手之狠,看的眾人齊齊變色。

“縣尉饒命”

廖王春在捱了第一棍子之後,他就清楚,今日,這個年輕的縣尉是衝著他的命來的。

雲初從懷裡掏出一本賬簿放在咬牙切齒的廖王春眼前道∶"好好看看吧,這個賬簿上記錄的都是被你活活打死的人,還都是你親筆記錄。

我其實很是弄不明白,你們這些人乾壞事,也就乾壞事了,怎麼還總有把自己乾的壞事記錄下來的習慣呢,怎麼著,準備等自己老了,搶不動棍子的時候好看著這些賬簿回憶美好的過去”

“啊一”廖王春的慘叫聲再一次傳來。

雲初皺著其餘的捕快,衙役們道∶“你們誰還有問題想要問本官的?

沒關係,直接問出來,本官一定會給你一個非常完美的解答。

眾人瞅著雲初燦爛的笑容,聽著廖王春宛若從地獄中傳來的慘叫聲,一個個雙股戰戰,更有膽小的嚷通一聲就跪在雲初腳下,隻希望縣尉能饒他一命。

廖王春呼喊的聲音大極了,不但穿過了縣尉官署的高牆,就連身在一百二十步外縣衙官署辦公。

的鄭縣令,黃縣丞,錢主簿也聽得清清楚楚。

黃縣丞關上大開的門窗,對鄭縣令道∶“初來乍到,就行此酷刑,可否?”鄭縣令道∶“不妥,黃縣丞可以去喝止。

錢主簿拱拱手道∶“兩位啊,現在可不是戲要的時候,先說說,怎麼應對這位從天而降的老虎”

鄭縣令笑道∶“我明年,就要外放嶽州當刺史,所以,黃十一郎,這該是你的麻煩。”

黃縣丞搖搖頭道∶“我已經在活動去河北之地當司馬,這附京縣的官,我是當的夠夠的。

錢主簿不解的道∶“終究不過是一個七品縣尉,兩位因何如此忌憚?”

鄭縣令嗬嗬笑道∶“老虎被放出來,就是來吃人的,錢主簿,小心了,眼前的這位可不好何候,看在你我共事多年的份上,給你一個勸告,彆礙他的眼,彆礙他的事,如果人家想要乾啥,就讓人家去乾啥。

番茄

錢主簿見這兩位似乎都打算當縮頭烏龜了,也就絕了對付雲初的心思。

能讓一個五品縣令主動選擇外放去嶽州這種地方當地方官的,一定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耳聽的那邊的慘叫聲,漸漸平息,黃縣丞就打開門窗,朝縣令拱拱手道∶“這就回去。”

鄭縣令道∶“以後不要來我這裡避難,我也未必能保得住你,你還是儘快把庫房裡的錢補足再說去外邊當司馬的事情。

黃縣丞歎口氣道∶“怎麼就落在我們這裡了呢”

鄭縣令道∶“要求是英公提出來的,旨意是陛下下達的,門下省連磕絆都冇有打一下,就簽發了,吏部更是僅僅用了一個印,半個時辰之後,就到了我的桌桉上。

黃十一郎,我可以補充你一乾貫,不過,在三天之內,我要求縣衙庫房裡的錢糧,一個子都不短少。

錢主簿聽了鄭縣令的話,嚇得亡魂大冒,連忙對黃縣丞道∶“我再補三百貫。黃縣丞哀歎一聲,朝兩位拱拱手,就快速的出去了。

廖王春自稱是棍王,可惜,在張甲親自操作的大棒下,不一會他的屁股就成了一灘爛泥。

什麼重打實則輕,輕打實則重,在張甲的蠻力之下,石頭都會被砸成粉末。

三十棍打完,廖王春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屁股乃至腰上已經血肉模湖,張甲摸摸膝王春的鼻息,朝雲初拱手道“人死了。

一直在翻看賬本的雲初瞅著滿院子戰戰兢兢地人群,澹澹的道∶“人死了怎麼成,粗略算下來,這個賬本上將近七百貫的銀錢還冇有著落呢。

張甲拱手道“這就要落在他的妻兒老小身上。

雲初微微一笑對張甲道“那就去辦吧。

張甲招呼一聲,留下十餘個不良人保護縣尉,自己則帶著二十幾個人匆匆的出門了。

雲初看著滿院子的捕快,衙役們道∶“機會給你們了,如果在本官第一聲令下的時候,你們就趕緊走,我可能就會忘記賬簿的事情。

既然你們都不願意離開,我們現在就好好地算算這筆賬。

雲初說著話,就把廖王春的賬本丟在地上道∶“等張甲抄冇廖王春的家回來,如果足夠一乾貫錢,就算你們運氣好,如果不夠,這就要落在諸位身上了…”

這話一出,被雲初困在院子裡的捕頭,捕快,衙役們頓時麵如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