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後宅,就看到身材高大的公孫,將頭放在娜哈單薄的懷裡放聲大哭。

崔氏坐在一個小小的凳子上流著眼淚陪著,至於娜哈則是一臉地茫然無措。

虞修容瞅著公孫神色難明,似乎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立場,也找不到合適的話。

雲初來了,六神無主的娜哈立刻對痛哭的公孫道:“我哥哥來了,你可以趴他懷裡哭,我向你保證,我哥哥可厲害了。”

雲初向娜哈投去一個讚許的目光,不過,這孩子還不夠聰明,說這句話的時候,至少應該避開虞修容。

崔氏被娜哈的一番話說的再也哭不下去了,而虞修容更是臉黑的跟煤球一樣。

公孫聽了這話,也哭不下去了,隻好從娜哈的懷裡坐起來,頂著一對大桃子一般的眼睛暗自啜泣。

裴行儉她是真的不敢再依靠了,繼續依靠下去絕對是死路一條。

而她一個長得美豔,錢又多的歌舞伎,有的是人想在她這裡占便宜。

這些天,自從傳出他被裴行儉的老婆毆打了之後,就有無數的青年才子,趕著貼上來想要安慰她,安撫她,撫摸她,再睡了她,最後拿錢走人。

她知道,如果她從了其中的某一個人,陸氏就會放過她,從此不再找她的麻煩。

可是,這些人裡麵那裡還有一個好鳥呢,就連她認為為人方正的雲初,跟狄仁傑也會偷偷地看她的背影……

算來算去,普天之下真正毫無目的的對她好的人,竟然隻有娜哈這個小姑娘……或者還有那隻麻皮猞猁?

想到這裡,公孫再一次淚如雨下。

娜哈連忙又站在軟塌上抱著公孫的頭,還用手掌拍著她的後背安慰她。

虞修容不知何時站在雲初與公孫之間,冇有說話,不過看樣子她也快哭了。

雲初嗬嗬笑道:“其實不算什麼事情,我相信老裴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必定是全心全意地喜歡伱,現在出現的事情是一種意外,也可以說不是意外。

我曾經聽說過一首很好的詩,如今送給你。”

雲初頂著虞修容殺人般的目光輕聲吟誦道:“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係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裡。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聽完雲初吟誦的詩歌,虞修容咕唧一聲笑了出來。

崔氏也掩著嘴巴哈哈大笑。

就連正在悲傷的公孫也頓時冇有了眼淚。

隻有娜哈不知道需不需要繼續抱著公孫安慰她。

虞修容扶著雲初的手臂笑得發軟了,被雲初攬著腰身,這纔不至於滑到地上。

“郎君,把這首聽來的詩歌送給公孫姐姐吧,就說是裴縣令送給公孫姐姐的。

也無需改動太多,隻需將妾改成君,將君改成妾,就該是一首可以膾炙人口的好詩。”

公孫擦試一下眼淚搖搖頭道:“我不想敗壞他的名聲,離開他就是了。”

娜哈見公孫似乎又想哭,就再一次抱著她的頭,怒氣沖沖地道:“壞人不要你,我要你,你以後跟我睡,就冇有人敢來打你。

實在不成,等猴子阿爺回來,就讓他殺了壞人。”

公孫反手摟著娜哈道:“你纔是世上最好的人。”

雲初對虞修容道:“家裡應該隔出來一個院子,讓娜哈獨自居住。”

虞修容點點頭道:“也是,娜哈是大唐佛女,兩次擔當水陸法會的執燈女童,這等榮耀確實應該有自己獨居的院子,豢養自己的人手了。”

崔氏連連點頭道:“確實如此,確實如此,娜哈小娘子已經長大了。”

公孫看著娜哈道:“你想收留我嗎?”

娜哈道:“你出去了,彆人就會來打你,有我在,你就不用擔心彆人打你了。”

公孫瞅著一臉堅定的娜哈,將臉貼在她的胸口道:“好,公孫以後就是娜哈小娘子豢養的舞姬,我們一起跳舞,跳一輩子。”

“好,等我的腿長長了,砸砸長大了,就能跳很好看的舞蹈了……”

聽著娜哈的豪言壯語,雲初瞅著娜哈的短腿感慨萬千,這孩子因為騎馬騎得太多,已經有了一些羅圈症狀了。

“妾知君有婦,贈君雙明珠。感妾纏綿意,係在紅羅袍。知妾用心如日月,事婦誓擬同生死。還妾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雲郎君,就把這首撿來的詩送給裴郎吧。”

看著公孫遞過來的那張紙,雲初覺得這個女人這一刻,可能真的對愛情死心了吧。

“我要早點嫁過來,七月你覺得如何?”

“不成,太熱了,敦倫的時候全身都是汗……”

“八月也很熱啊。”

“所以,九月是個好時間,那時候秋風咋起,涼風習習,你我相擁於榻上,不論是觀賞紅葉,還是看著北雁南歸都是極好的。”

“那就九月……”

這一次虞修容對於雲初放在她臀上的手置若罔聞,也對雲初嘴裡噴吐出來的,不要臉的話毫無感覺,公孫進了雲家宅院,這讓她明顯的有些不適。

感覺不適的不僅僅是虞修容,武昭儀對於長孫無忌的話,也感到了極大的不適。

“後宮,乃是陛下修心養性之所,後宮諸人,不過是為陛下繁衍子孫所設,恩寵榮辱不過在陛下一念之間,何須廢後,引來朝野議論紛紛……”

武昭儀安靜地聽著宮人稟報,不知不覺間一雙白皙的手青筋暴跳。

“知道了,下去吧。”

等宮人退下之後,武媚就來到一張桌案邊上,開始慢慢地翻看桌麵上的文牘。

“精鋼不作鉤?你真的是精鋼嗎?”

武媚瞅著試捲上那個紅豔豔的圈,以及圈子裡那個醒目的九,沉默片刻,輕聲道:“陛下連看一眼的興致都冇有,卻不知這些人嘔心瀝血的參與考試到底是為了什麼?

如同英公所說,區區幾頁紙,一些文字,真的能夠從庸才中間挑選出人纔出來嗎?

卻不知這些人,這些紙依附了多少人情與銅錢呢。”

李弘穩穩噹噹地走到武媚身邊,不過,他不敢觸碰武媚的東西,隻能在一邊眼巴巴地站著。

武媚瞅了一眼自己的長子道:“會寫自己的名字了嗎?”

“會了。”

“寫給阿孃看。”

李弘就用自己的小手,笨拙地拿起毛筆,在一張紙上寫下了李弘兩個字。

武媚微微搖頭,這孩子寫的不是兩個字,應該是四個字,在孩子身上,她的耐心一向不算好,在發現李弘把字寫在了一張試捲上後,鳳眉往上揚了揚,終究還是壓住了火氣。

不是她認為李弘冇有做錯,而是她認為,那個被人塗改了卷子的人,應該不會生李弘的氣。

瞅著李弘把名字寫在一個碩大的被圈在紅圈裡的“九”字下麵。

就對李弘道:“既然人是你挑選的,以後,他就是你的伴讀。

好不好的看你的命!”

李弘茫然地瞅著母親,不明白,隻好看看卷子再看看母親,希望解惑,隻是從武媚說過那句話之後,就不肯再跟他說話了。

於是,李弘就大著膽子拿走了那張卷子,去前邊尋找還冇有起床的父親。

“父皇,父皇。”

聽到李弘童稚的聲音,李治歎口氣,將一隻腳從一個美豔的婦人懷中抽出來,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等待著李弘進來。

“這是你寫的字嗎?”

拿到卷子的李治冇有理睬這張紙以前是乾啥的,隻是注意到了紙上,李弘寫的那兩個字。

“是的,父皇。”三歲的李弘扭扭捏捏地回道。

李治對那個麵色緋紅的女子道:“拿毛筆來。”

等毛筆到手,李治就在李弘的名字下邊,又重新寫了一遍兒子的名字。

“拿去,照著這兩個字,再寫一百遍。”

李弘歡喜地拿著那張紙就離開了,李治則對那個女子招招手道:“你,過來。”

女子偷偷地朝外看看,確定冇有人再來打攪,就脫掉衣衫跪在床榻前媚聲道:“陛下——”

武媚忙碌完畢之後,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她放好了那些文章,站起身的時候,肚子微微有些痛,她就原地站立了片刻,直到那一陣疼痛消失之後,這才發現兒子拿著一張黑乎乎的紙張,等她良久了。

此時,這張卷子上除過那個紅豔豔的九字還在,其餘的地方已經被無數笨拙的李弘二字給遮蓋住了。

“誰讓你寫了這麼多字?”

“父皇!”

武媚朝寢宮位置看了一眼,就拖著李弘的小手,拿著那張紙去了寢宮。

此時,李治正靠在床榻上,手裡拿著一卷書在看,見大著肚子的武媚牽著李弘進來了,就笑著問李弘:“大字可曾寫好?”

武媚抖抖手裡的紙張道:“寫好了,就是字冇有什麼長進,可惜了一位讀書人十年寒窗之苦打磨出來的好文章。”

李治笑道:“都說習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他們學成了文武藝,還要看朕這個帝王家要不要呢。”

武媚將卷子上唯一能看得清楚的,那個被紅圈,圈起來的九字讓李治看看。

李治大笑道:“李義府圈閱,褚遂良定名,此人能得到第九名,看來朕冇道理不買啊。

既然弘兒已經把名字寫在上麵,此人就賞賜給弘兒當一個伴讀吧。”

武媚笑道:“臣妾也正有此意,隻是此人還不能此刻就給弘兒。”

李治笑道:“這是誰家的子侄?”

武媚笑道:“英公要求此子即刻擔任萬年縣尉。”

“即刻?”

“冇錯,這是英公這些年來第一次向陛下求的恩典。”

附:下一章會在8月7日淩晨零點釋出,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