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以為五道策論中有一道必定是以"廢後"為題目的策論,結果冇有。

其實也不難理解,考官從許敬宗換成褚遂良之後,基本上就冇有這個可能了。

不過,也能從中看到褚遂良阻止李治廢後的的決心是何等的大。

雲初從考場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看他,其中包括褚遂良跟李義府。

褚遂良皺著眉頭問李義府:“他衝著你施禮,如此說來,你們應該相識纔對。"李義府澹澹的道:“劣徒。”

褚遂良道:“如此說來,國子監中儘是你的劣徒嗎?”

李義府瞅著褚遂良道:“這個罪名,李義府可承擔不起。”

褚遂良也冇有繼續在此事上糾纏,讓人拿來雲初的卷子就看了起來。

看到誇父巨人逐日渴死之後,就對李義府道:“他有當一個太學生的資格。"李義府道:“門下最不成器的就是他。”

褚遂良一目十行,等他看到那首詩的時候,再一次疑惑地看著李義府道:“令徒與你有著天壤之彆。”

李義府不惱不怒的道:“孔子日:有教無類。"褚遂良笑道:“我若黜落此人,你會如何?”

李義府笑道:“儘管黜落此人,然後,英公就會率領乾軍萬馬踏碎你的府邸。"褚遂良道:“英公—向公正無私,何至於此呢?”

李義府笑道:“你儘可試試黜落此子,某家相信,陛下一定會重新將此人的名字提上來。”

“就因為英公對陛下說,廢後乃是皇傢俬事?此子值得英公為他付出如此臉麵?"李義府從褚遂良手中接過試卷,看都不看就在上麵畫了一個紅圈,然後遞給褚遂良道:“第九名應該是一個合適的名次。”

褚遂良接過試卷,也冇有猶豫,就徑直在試捲上寫下一個大大的九字。

他可以不喜歡武媚,卻無論如何都不能不給英國公李績顏麵,同時,他也不相信李績是一個損公肥私之人。

如果他真的看好雲初,大可以直接薦舉給皇帝,而不用經曆這麼一場類似走過場的考試。

雲初從考場出來的時候,早就過了午時,狄仁傑的考場也在四方館,不過,他考的是明法科,主要考律、令等知識。

試策共十條,其中律七條,令三條。

全通為甲等,通八條以上為乙等,通七條或七條以下為不合格,不能錄取。

這些對於狄仁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事情,雲初總覺得自己記憶力驚人,可惜,在看一眼人群,就能記住在場所有人樣貌,衣著,以及站立位置的狄仁傑麵前,自慚形穢的不敢暴露自己其實也是一個天才的事實。

這種依靠死記硬背才能通過的考試,對狄仁傑幾乎冇有半點難度。回到自家的馬車上,果然發現了大快朵頤的狄仁傑。

往嘴裡塞了老大一塊醬牛肉的狄仁傑,被噎的雙眼泛白,雲初趕緊把茶水遞過去,這才救了他一命。

“屁精當的如何?“狄仁傑笑眯眯的道。

"五道策論,冇有一道涉及廢後事宜,既然你這麼問,也就是說,你遇到了?""遇到了,家律中有一條問:天子婚配可有變乎?”

“你是怎麼回答的?”

狄仁傑看一眼雲初,搖搖頭道:“我正在吃東西呢,就不要影響我的食慾了,剛剛寫完那道題目,我就彷佛看到一個碩大無朋的女人屁股從天而落,產道,穀道毛髮儼然,重重的砸在我的臉上……"雲初憐憫的看著狄仁傑道:“聽說被女人用屁股壓了要倒黴三年。”

狄仁傑跟著喟歎一聲道:“我反倒覺得廢後一事真的不算什麼大事,大唐律法對於夫婦之義,有七出,義絕,和離三大規定。

既然律法中已經規定了適用於大唐所有男女,那麼,陛下與皇後算不算大唐男女?能否適用於律法呢?

如果適用,那麼陛下廢掉犯下了—無後這七出之條的皇後,是不是也算是合情合理呢?”

雲初左右看看,發現又有士子不斷地出來,甚至還有兩個衣衫不整的喊著跳著被武衛從皇城裡給丟出來的,他不願意看到這一幕幕慘狀,就爬上馬車,讓肥九立刻離開皇城。

“你這時候的樣子很像是一個賊。”

雲初搖頭道:“我把卷子寫滿了,而且自覺回答的不錯,每篇策論我都是言之有物,其中兩條,甚至給出了可行的解決辦法。

不過,從策論題目來看,大唐府庫的錢糧數目堪憂啊,五道題中有四道是關於財稅的。”

狄仁傑躺在馬車上,瞅著頂棚道:“如果是這樣,以你的本事冠絕長安都是可能的,僅僅是晉昌坊一地的成就,就能愧煞天下大半治民言。

所以,你不用像一個賊一般跑路,應該昂首挺胸的告訴任何人,你是新科進士。”

狄仁傑話音剛落,就看到李義府的管家騎著馬匆匆追上來,將一個紙片丟給雲初,也不說話,就撥轉馬頭又走了。

雲初打開紙片,隻見上麵用紅筆寫著一個碩大的九字,而且這個字還是用紅筆圈起來的。

狄仁傑看過這張紙片笑的直不起腰,半天才指著雲初道:“你這真是黃泥掉進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了,明明能考中的,偏偏落得了一個賊的名聲,你說,我們兩個這是何苦呢?

快快準備準備,帶上重禮,準備去李義府的府上謝師去吧。”

雲初歎口氣道:“我等你高中的榜單下來,我們一起去,一次兩個進士去給李義府府上謝師,他該是何等的歡樂啊。”

“桂樹新發三十枝,桂樹新發三十枝,可憐天下讀書人……"提到李義府,不論是雲初還是狄仁傑,都冇有什麼繼續談話的興趣。

讓肥九把車簾子徹底的掀上去,兩人就並排躺在車廂上,就像兩頭等待被扒皮的死豬。

朱雀街上人來人往,雲初跟狄仁傑的死豬樣子很多人都看到了,也非常的理解,又是兩個冇有考好的倒黴士子,這樣的人,在長安,他們見多了。

虞修容,娜哈,崔氏站在晉昌坊門口,不斷地朝外邊看,每過來一輛馬車,她們就緊張一陣子,看到不是,又非常的喪氣。

早就考慮到這一點的雲初跟狄仁傑兩個筆直的坐在馬車上,每個人都露出合乎所有人期望的笑臉,八顆牙暴露在外邊,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這就是中了?因為身份低,可以滿街亂跑的崔氏首先衝出來抓著車轅急促的問道。

雲初臉上的笑容不變,穩穩的回答道:“桂樹新發三十枝,有一支是我。"崔氏又看著狄仁傑道:“狄公子想必也是心想事成?”

狄仁傑用同樣的笑容回答崔氏:“桂樹新發三十枝,有一支是我。”

崔氏歡喜的高高跳起,肥碩的身體落地發出冬的一聲,然後她就衝著坊市裡麵大喊:“中了。”

不等眾人歡呼,雲初就壓壓手道:“不著急,不著急,等榜單下來了,我們再歡慶不遲。”

也不知道這些人哪來的那麼大的信心,雲初跟狄仁傑兩人說考中了,那些人不管雲初怎麼說,就高呼起來,導致那些原本在坊門外排隊的客人們,紛紛伸長脖子看,不知道晉昌坊又有什麼好事發生。

就是不知道,主人家會不會趁著有喜事,就讓大食堂今日打七折。

最終,雲初還是在客人們的歡呼下,答應今日晉昌坊所有食物,所有貨物統統打七折,而商家這三成的損失全部由雲公子跟狄公子買單。

夏日酷熱,回到家想跟虞修容親熱—下,消解一下前些天被李慎的侍女勾起來的慾火,誰知道,再一次被虞修容給推開了,隻肯讓他把玩一會蔥白一樣的手指。

回到家裡,裴行儉公孫也在,不過,兩人早成怨偶,即便是坐在客廳裡,也冇有話說, 一個不理睬一個。

雲初,狄仁傑換好衣衫進來的時候,裴行儉與公孫分彆祝賀了他們兩人。

雲初仔細看了看公孫的臉,又抓起她的手腕摸了一陣子脈搏道:“已經無礙了,就是骨頭錯位之處,還需要多多注意,不可劇烈活動,更不可舞劍,如果你以後還想依靠劍舞討生活的話,還需要休養一個月以上。”

摸脈搏這種事是雲初跟著孫思邈學的,高手,就是高手,雖然隻是偶爾指點一下雲初,兩年多的時間下來,雲初已經能摸出喜脈來了,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公孫來雲家,就是來看病的,雲初本來不想給她看,架不住公孫百般哀求。

自從她被裴行儉的老婆周氏帶著幾十個彪悍的女人,砸了她的劍廬,抓花了她的臉,還把她打的骨頭開裂兩處,錯位三處之後,公孫就果斷的拒絕了裴行儉的任何邀約。

如果那—天不是娜哈在場,極力的保護公孫,周氏又知曉娜哈是佛女這個事情,公孫會被周氏帶人活活打死。

冇錯,就是活活打死,然後,周氏隻會被判罰銅五十斤,甚至連公堂都不用上。

周氏與公孫兩人身份差距太大了,一個是堂堂的男爵夫人,一個是名歌姬,身份上的差距,讓公孫在先天上就毫無還手之力。

雲初卻知道,真正讓公孫對裴行儉感到失望的是,事後,裴行儉連一句重話都冇有向周氏說。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