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雲初感激這場山洪的時候,裴行儉卻推了雲初一把道:“軍民死傷了三千多,就這,再說說,你是怎麼空口白牙就弄到半條街的。”

雲初愣了一下道:“皇帝……”

“陛下冇事,不就是一場山洪嗎,不算事,皇帝冇了,再找一個皇族當皇帝就是了。”

“咦?你是說真的沒關係嗎?”

“在你跟前說沒關係,換個人在跟前,我會痛哭流涕地擔心陛下的安危。”

“伱就這麼信任我?”

“不是我信任你,是你上一次喝高了之後說皇帝什麼什麼來著,還說想去武媚的閨房看看,還說武媚這種女人年年生孩子,肯定是特彆的女人,是男人就該去看看人家是怎麼辦事的……”

“這話不是我說的吧?更像是你說的,我對年紀大的女人冇興趣,家裡全是年紀大的。”

“那就是狄仁傑說的,不管是誰說的,我們三個都在,砍頭的時候一個都少不了。”

“好吧,以後不跟你們兩個喝酒了,容易早死。”

兩人嘀嘀咕咕地離開了胡餅鋪子,小夥子雖然給雲初的餅子裡夾的全是好肉,卻不肯理睬雲初,倒是她老婆隻要雲初過來,就喜歡給孩子餵奶。

“哎呀呀,老人家,這如何使得,解百姓之難事,便是我輩官員的責任,老人家儘管放心,入冬之前,一定讓你們全家住進這結實,暖和的磚瓦房,就是可能晾曬的時間短,冬日裡可要主意保暖喲。”

“使不得,使不得,百姓尊敬官府,官府自然愛民,這一次修建的房子可與往常不同,樓下可以開作坊,樓上住人,很寬敞的,足夠使喚了……哦,你家是做銅鏡的,這可是一門好手藝啊……”

雲初跟裴行儉走了不足一百米,就有遇上好幾撥過來磕頭的百姓,不過,人家不認裴行儉,全衝著雲初去的。

這讓裴行儉看的牙根都發癢,他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有人賺著錢,就把自己賺成了萬家生佛。

同時,他也發現,雲初跟這些黔首們打交道的時候非常的自然,他可以麵不改色地攙扶著,散發著臭味的老婦人走路,也能握著老黔首那雙佈滿繭子的手,憐惜老人生活之艱辛。

更可以把自己懷裡的胡餅夾肉掰開,一半給臉上糊滿鼻涕的孩子,一半自己吃,還吃得隨意自然。

看到竹子的時候,雲初就暴怒了,把包工頭拉過來,脫掉鞋子就冇頭冇臉地打下去,一邊打一邊怒吼:“老子的工地上絕對不允許出現竹子,誰要是敢把這些竹板啥的當木板弄進房子裡,老子一個子都不會給你,還要你把房子給我推倒重建。”

儘管這些包工頭不停地解釋,這東西就是蓋房子的時候搭架子用的,雲初就是不聽解釋,用鞋底子抽打得更加凶狠,當場命令,就算是搭架子,也給老子用木板,不準用竹子。

看著欲哭無淚的包工頭,裴行儉都覺得雲初過份了。

冇想到雲初把包工頭打完了,又開始講道理,從房子的地基,說到結構,再從牆壁的厚度說到冬暖夏涼,再從百姓的不易,說到房屋的質量,一層層地推進,直到將包工頭說到淚流滿麵為止。

對於雲初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裴行儉忍不住擦一把額頭上的汗水,他剛纔還以為雲初就是一個黑了心肝的商賈,現在,他又認為雲初為人,辦事是真得很不錯。

當然,包工頭也可能不是被雲初說得感動哭的,很有可能是剛纔一鞋底子抽到了鼻子。

罵完了包工頭,還讓他把所有的竹子踏板統統撤出工地,雖然竹子踏板遠比木板踏板結實安全,雲初還是決定用木板的,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一旦百姓們說起來這裡房子的質量,首先就會說,連踏板都是木頭的包工隊,乾出來的活計還用想嗎?

對,以後誰家再用竹子當踏板蓋房子的,就是粗製濫造的表現。

在堆積如山的青磚青瓦跟前,雲初會找來一柄錘子,指揮百姓隨意地從大堆,大堆的青磚,青瓦中間抽出來一些,然後,就在百姓們的眼前,用錘子一一砸碎,看茬口檢驗磚瓦是否合格。

“郎君,都是青茬口,敲擊有脆聲,磚瓦都是好磚瓦,燒透了的好磚瓦。”

坊民們看著一地的爛磚破瓦,心痛得不行。

雲初丟掉手裡被他敲碎的破磚爛瓦,就對光福坊百姓們道:“盯著一些,這可是給你們蓋的房子,以後,老人要在這裡麵養老,年輕人要在這裡娶媳婦生娃呢。

一座房子要住上百年,可不是一輩子人的事情。

我隻有一個人,隻有一雙眼睛,看不過來這麼大的工地,就要你們多操心,看出問題來了告訴我,我收拾他們,如果你們冇看出來,我肯定也看不出來,到時候你們家的房子爛糟了,就彆來找我哭訴。”

圍在雲初身邊的受災戶們紛紛點頭道:“哪能呢,自家得房子在哪裡,圖上都畫的清清楚楚,自己不管,難道讓郎君日夜替我們看著?

冇這個道理,郎君放心,隻要發現問題,小的們一定會告訴郎君。”

裴行儉眼睜睜地看著,雲初將房子蓋好之後的麻煩事,都輕鬆寫意地推到了住房子的人身上,此時此刻,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這個人了。

你說他貪婪吧,他卻真的是一個很有心胸的人,能低價收購百姓們的地契,卻寧願多花很多錢去用新房子換。

官員們慣用的粗製濫造,以次充好,他這裡不屑為之,就剛纔檢驗的那些材料,各個都是真材實料的,就算是往地基裡鋪灑的石灰,用手捏過,也是上好的石頭燒成,然後碾成粉末,握在手心都有些微微燙手,這絕對是好東西。

可是呢,他真的幫那些無力蓋房的百姓,蓋起來了足夠他們容身,討生活的房子。百姓們也談不到吃虧,甚至可能賺一筆,因為雲初說過,這裡的好房子,將來可以賣到兩百貫,而百姓們以前居住的破房子雖然大,連一百貫都不值。

每個人都很滿意,雲初賺錢了自然很滿意,百姓們有了新房子也很滿意,就連那個被雲初用鞋底子抽的包工頭,此時也嗬嗬直笑,看樣子他也不虧。

就是他賺的錢太多了,而且冇有花自己一個錢。

裴行儉將自己今日在光福坊的所見所聞告知了蘇定方,正在把玩象棋的蘇定方,輕輕放下棋子道:“能人所不能為者,雄才也。”

裴行儉道:“弟子隻是想不明白,誰纔是這一場變故中的受損者。

官府不是,雲初不是,百姓應該也不是,那些供應材料的商賈們不是,負責建造那些房屋的工匠們明顯也不是,就連購置雲初新房的那些人,也不是。

弟子不信世上有無中生有者。

不算雲初的客棧跟大食堂,他還有二十座新宅子可以對外售賣,二十座便是四千貫,這四千貫錢又能安置七十戶受災百姓。

弟子還聽說,這僅僅是第一期房子,第二期還有百餘戶冇有受災的百姓,願意用自家破舊的老宅按照雲初提出來的要求換房子。

如此,便是子子孫孫無窮匱也,直到雲初把整個長安城的房子都翻新一遍,而他將獲得半個城池。

恩師,如此看來,雲初說,要給整個長安包上一層金箔的話語,並非酒後之言,他有辦法可以達成,隻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蘇定方笑道:“有辦法能夠達成,固然不錯,然,能不能達成又是另外一說。

你的才能不在於此,而在於發現,提拔對我們有用的人才,而薛仁貴的作用,則在於衝鋒陷陣。

隻要雲初在地下蔓延,你在地上瘋長,薛仁貴在天空翱翔,如此,三十年間,我們將高枕無憂,至於帝王是誰,對我們來說都不重要,無非就是李氏後人罷了。

冇必要非要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與他人較量,相信雲初也不願意在斷事,識人,指揮作戰上與你一較高下。

雲初此人長處明顯,短處也一樣明顯,而我們這群老傢夥,想要的無非是一座千年不變的長安城罷了。

至於彆人想要什麼,隻要不觸及我們的根本,我們可以退讓,可以裝聾作啞。”

“如此說來,遷都一事已經塵埃落定了嗎?”

“我們表麵反對,實則支援。

之所以不願意與皇帝起糾紛,原因在於吐穀渾,已經抵擋不住吐蕃人的攻擊。大非川一旦丟失,吐蕃人就有了進入西域的通道,而我大唐,在廣袤的西域留存的兵馬,隻有安西軍一支,一旦吐蕃人西進,則於闐,焉耆,龜茲,疏勒四鎮定然不保,如此,大唐經營多年的西域就會損失大半。

最麻煩的地方在於,我大唐自太宗皇帝以來,對外之戰幾乎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即便是太宗皇帝晚年攻打高句麗,也無非是冇有達成戰略目的。

這讓大唐軍隊已經滋生了驕橫之心,邊軍在鬆州對吐蕃人橫征暴斂,已經激起吐蕃人的仇恨。

一旦大非川有失,受損的絕對不僅僅是西域,那些雲初不願意理會的胡人部落,必定會再起刀兵。

此次程咬金之所以高齡入西域,目的就在於斬殺阿史那賀魯,為大非川之戰清理後方……可惜,梁建方在龜茲冇有堵截到阿史那賀魯,導致我們至少失去了兩年時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