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跟虞修容嘴都冇有親一個,怎麼可能懷孕生孩子,如果真的有了孩子,雲初才該好好地問道問道.算起來虞修容比雲初還大半歲呢,關中十七歲的女孩子似乎比彆的地方的女孩子發育早,所以虞修容人家早就發育的亭亭玉立的,不像娜哈那般隻長個子,目前,前後都分不清楚。

雖然冇有公孫那樣一副隨時都會爆炸的身材,就雲初看來,配自己綽綽有餘。

上一次見虞修容媚眼含春,臉如蘋果就忍不住偷襲親了一下臉蛋,如果不是自己身手了得,襠部就會捱上一記斷子絕孫腿。

為此,虞修容足足有一個月冇有再來雲家。

雲家給虞氏下了聘禮,是在三媒六證親眼目睹的狀況下,下的聘禮,聘禮不多,除過風俗約定的大雁等聘禮,也就四樣能拿得出手,可就是這四樣聘禮,已經讓長安多少待嫁的女子暗自垂淚了。

一匹青白花的母馬,聽說是從回紇王的馬廄裡拉出來的,馬屁股上還有回紇王的狼頭圖案呢。一尊白玉彌勒佛像,據說是雲初妹子給添的聘禮,這尊羊脂玉佛像乃是長安最著名的雕玉工匠“漢八刀”用時半年方纔雕刻成功。

不論是玉石原材,還是“漢八刀”的雕工,都不是這尊未來彌勒佛的珍貴之處,最珍貴的地方在於,玄奘法師的加持,導致這尊玉佛成為八件聘禮中最尊貴的存在。

至於後麵的千兩黃金跟有百多名工匠的造紙鋪子一座都不值一提。即便是安靜如虞修容,在看到這些聘禮之後,當場就重新拉回雲家。

不是她不接受,而是她根本就不敢把這些東西放家裡,算來算去,隻有晉昌坊雲家最安全。晉昌坊這些年打死的飛賊,潑

皮已經不計其數了,尤其是可以躥牆越戶的飛賊,往往在進入了晉昌坊之後,就會失蹤。

然後,那些窩藏飛賊入城的坐地分贓的大盜們馬上就會倒黴,張甲一乾不良人這兩年,僅僅依靠捉拿巨寇,就賺得不少的身家,其勇武之力,更是名噪京城。

每年五月的時候,長安都會迎來一場暴雨。

隻要到了暴雨將要來臨的時候,晉昌坊都會如臨大敵,清淤溝,理順水路,將水塘裡的水全部放掉,下水閘堵住坎兒井,封閉所有井口,不讓雨水,汙水汙染水源,並且由雲初親自帶隊,檢查每一處房屋,隻要發現有危房,危牆之類的地方,搶先搗毀,不留下任何隱患。

積蓄大量的石炭,柴火,在糧倉,貨倉這些地方佈置大量的石灰跟木炭防潮。準備腸胃藥,風寒藥,皮膚藥以防萬一。

之所以會準備這東西,完全是血的教訓,雲初至今不敢回憶,自己遭遇長安第一場暴雨時的模樣。就像天河底部漏了,水就那麼嘩嘩的往下潑。原本乾燥的晉昌坊,在半個小時之內,就成了澤國。到處都是水,到處都漂浮著雜物,剛剛成型的晉昌坊在一天之內,就倒塌了房屋六十七座,坊牆倒塌了六處,九個人被倒塌的房子壓在底下,等一個半月後清理出來的時候,人已經在水跟高溫的作用下化成了白骨。

所以,雲初今年花費了大力氣準備了防災救災的事情,還特意組建了救災隊,隻要哪裡出現險情,就去哪裡,基本上做到了萬無一失。

下午的時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間就烏雲密佈,大地一瞬間就暗了下來。

於此同時,天邊的悶雷一陣緊似一陣,早就在等待這場暴雨來臨的晉昌坊人,各個磨拳擦掌,準備以最完全的準備抗擊即將到來的暴雨。

一個小時之後,烏雲滾滾,如同妖怪來臨一般,一陣又一陣的風將卸掉扇葉的大風車吹得吱吱呀呀的似乎隨時都會傾倒。

又一個小時之後,天空中金蛇亂舞,閃電一道連著一道,將黑乎乎的烏雲鑲嵌上一道又一道的金邊。又一個小時之後,黃豆大小的雨點就鋪天蓋地的傾瀉下來,整個晉昌坊的壯丁全部都動員起來,照料晉昌坊裡的每一處要緊地方,就連孕婦嬰兒也被雲初安置在位置高的自家。

又兩刻鐘過後,雲初瞅著晴朗朗的天空,很有一種罵孃的衝動。

同樣的,已經做好打硬仗的坊民們也一個個跟著自家裡長瞅著天空中白亮亮的太陽發楞。“裡長,咱們還要全坊戒備嗎”

坊正劉義披著厚厚的蓑衣,手裡拿著鐵鍬,小心的詢問自家脾氣看起來已經非常不好的裡長。每個人都很失望。

如果冇有做準備,暴雨冇來,坊民們隻會如蒙大赦,認為自己很幸運,受老天的照顧。如果準備不充分,那麼也不會失望,隻會覺得自己不用折騰了。

現在,為了防範這場暴雨,雲初已經把坊民們武裝到了牙齒,就等著與暴雨作戰,最後,戰而勝之。現在,這狗日的暴雨儘是一些欺軟怕硬之輩,它們竟然做足了前戲,最後就用一點雨水給晉昌坊洗刷了一遍街道,就草草了事了。這讓人何等的失望啊。

“哇哇一…”一陣嬰兒急促的啼哭聲驚醒了眾人,雲初呆滯的回頭望去,隻見一個接生婆,喜氣洋洋地對一個漢子叫道∶“合生,合生,你婆娘生了;給你生了一個帶把的,母子平安。那個叫做合生的壯丁,嚎叫一聲,就像從來冇生過孩子一般衝進了雲家大門。雲初絕望的瞅著冇有一片雲,

冇有一絲風的長安城無力的對劉義道∶“該乾什麼就去乾什麼,這場雨看樣子是下不來。”

劉義道∶“如此,我們豈不是白白準備,白白演練了嗎,還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大食堂都因此關閉了兩天,這得少賺多少錢啊。

雲初怒吼道∶“來啊,把坎兒井給我打開,把劉義家下遊的水渠給堵死,把水全部灌進劉義家裡,我們去他家抗洪救災…

劉義拔腿就跑,他知道,再多嘴兩句,惱羞成怒的裡長說不定真的會帶人去他家抗洪救災。“彆的婦人在咱家生孩子,這一點都不吉利。”崔氏坐在屋簷下帶著一群胖子摘棉花。

“誰讓你們一個個都不願意生,要是能生,咱家院子裡應該會有很多滿地亂跑的小仆役,小丫鬟了。’崔氏笑道“郎君淨說氣話。

氣咻咻的雲初回到了書房,重新翻開日曆瞅著五月初三這個日子,他當年在陝西旅遊的時候記得很清楚,導遊說,永徽五年,五月初三,李治跟武則天睡覺的時候差點被山洪衝跑,幸虧薛仁貴大喊,說山洪來了,才讓李治跟武則天逃過一劫……難道說,導遊在胡說八道?

山洪既然能把皇帝都差點衝死,那麼,長安城天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要不是有這點記憶,雲初何苦如此大動乾戈的在晉昌坊演練如何救災

就算前年那場大雨把晉昌坊禍害的不輕,可是,也就是因為那場大雨,把晉昌坊的危房,危牆全部處理掉了,根本就不畏懼一般的雨水。

雲初進到冇有玄奘的大慈恩寺,爬上高高地爛慫大雁塔,就在金色的夕陽中遙望皇城。

金色的陽光照耀在皇城上,將那座城內城照耀的亮堂的,遠處龍首原上的青草碧綠一片,讓這座城池美麗的就像是一幅畫卷。

怎麼就不下雨水了呢

要知道李績所說的三人眾裡麵的右領軍中郎將薛仁貴現在非常非常需要這場救駕功勞。也需要讓李治看到隻有軍方是支援他的,也隻有軍方纔會把他的命當成一回事。怎麼就不下雨了呢

雲初站在高高地爛慫大雁塔山捶胸頓足。

天冇有亮,雲初就打開窗戶朝外看看,還是冇有下雨,天空晴朗的不像話,看樣子,今天又將是炎熱無聊的一天。

吃過早飯之後,雲初就騎著棗紅馬來到了光福坊的工地上。

此時,正有大隊大隊的牛車,馬車,驢車在往城外運送光福坊的建築垃圾。

裴行儉來的比雲初還要早一些,雲初來到小夥子家門口開始要胡餅吃的時候,裴行儉走過來拿走了一個胡餅,一邊吃一邊對雲初道∶“白白給人建造房子,你真的能從中牟利嗎?

我是說,在給坊民修建磚瓦房子的前提下,你真的覺得拿走百姓一半的地,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嗎?雲初咬著胡餅道∶“我買的可不僅僅是一塊地,還有周邊這稠密的人群,以及經營多年的居住環境,更不要說這裡靠近朱雀大街,你覺得這裡的一套房子該值多少錢?

裴行儉思慮一下道∶“占地一畝的房子價值兩百貫!”

雲初撇撇嘴道∶“長安人又不在院子裡種地,一般人家也不需要花園,半畝地就能修建出一套非常好的上下兩層的房子。

“磚瓦價格不低,再加上運貨價格…………

“因為冇有地價,在這裡修建我圖紙上畫的那種宅子,我以總價五十七貫錢的價格承包給了施工隊,還專門指定了磚瓦供應商,其餘白灰,木料,麻,鐵等大大小小

的材料,也承包給了西市的供應商。

還約定,等房子建成之後再付給他們料錢,工錢。”

裴行儉瞅著雲初拿來的圖紙,雲初發現他的腿開始不由自主的抖動了。半晌,裴行儉才艱難的問道∶“你不會已經開始賣這裡還冇有建成的房子了吧?”雲初攤攤手道∶“不賣房子,我哪裡有錢給大大小小的供應商跟包工隊給料錢,跟工錢呢?裴行儉抖腿的毛病開始傳染了,從腿慢慢變成了胳膊跟手,顫抖的手將雲初畫的圖紙抖動的嘩嘩作響。“也就是說,你一文錢冇有花,就是張興嘴,然後修建好了一條遭了祝融的長街,還給自己落下了一座巨大的客棧,跟一個巨大的大食堂?

雲初笑道∶“不止,付過料錢跟工錢,再把答應坊民的房子給他們之後,應該還會給我剩下二十套房子。你要不要,我可以兩百貫一套原價賣給你。

裴行儉製止不了身體抖動,從喉嚨裡噴出三個字∶“憑什麼?

雲初悠悠的道∶“就憑我雲初無憑無據萬裡送百萬金給孤寡的仗義名聲,人家就願意聽我的話,相信我會在他們乾完活,供完料之後給他們錢。

裴行儉正要說話,卻看到一匹馬瘋狂的跑過來,將一份文書交給了裴行儉。

裴行儉驗看了火漆,打開文書掃了一眼,吃驚的對雲初道∶“接到九成宮飛鴿傳書,陛下昨夜在九成宮遭遇了山洪”

聽裴行儉這樣說,雲初覺得鼻子酸酸的,這該死的山洪終於如期而至了,那個漂亮的導遊冇有騙人,隻是自己記錯了,山洪在九成宮,不在長安。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