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板家的泥活字不好,印製出來的東西也不好,模糊不清不說,有時候還會錯位最麻煩的就是油墨不好,導致字體有粘連。

這本書還能勉強看,隻是多費一些功夫去猜想,好在,漢字的排列順序並不怎麼影響閱讀,再加上唐人的書根本就冇有標點,全靠自家憑藉學識斷句。

這就給了這本書更多的可以聯想的空間。狄仁傑看到印製出來的書很是鬱悶。

雲初卻非常地滿意,粗劣,低俗,廉價,本身就是傳播小道訊息的小書的重要特點。

最重要的是這種書根本就不用發行,找個冇人的時間,在國子監丟十幾本,在青樓丟七八本,在西市丟一些,東市丟一些在禦史言官們聚會的地方無意中丟一些,相信,書裡麵的內容很快就會傳遍長安。

這個時候,狄仁傑拿著一本這樣的書在公堂上質問法曹,應該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我覺得這本書出現之後,法曹可能就不開堂審理你這件案子了。狄仁傑搖頭道“他不開堂不成,我會敲鼓。

雲初點點頭,他真得很佩服狄仁傑,這傢夥的頭不是一般的鐵。接下來的一天,雲初跟狄仁傑兩個人非常地忙碌。畢竟,散播流言這種事情不好假他人之手。

長安是一座對流言根本就不設防的城市,跟官府的露布比起來,他們更加地願意相信流言,尤其是跟皇室,權貴,官員們有關的流言。他們也喜歡看到那些人身敗名裂。

這些流言剛剛出現在長安市上的時候,長安縣令杜善賢收養的小兒子就突發急病死了。

長安縣主簿吳子牛的小妾突然以不守婦道的名義被攆出家門,同時,吳子牛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髮妻從小的農莊裡接回來,不知道他是怎麼哄騙他老婆的,總之,他老婆親自發聲說,吳家絕無寵妾滅妻之事。長安尉鄭挺乾脆住在青樓裡不回家,用這個為來掩飾他喜歡孌童這個事實。自從那一本《長安縣秘聞錄》出現之後,整個長安縣的官員就冇有一個好人了。

如果那本書裡的描述的狀況是一的話,經過百姓口相傳之後,那些人的噁心程度就變成了一百。

當然也有有心人,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也通過這本書的事情一起說出來,這就導致長安縣無好人已經是一個大眾常識了。終於,當禦史言官們開始問責長安縣令杜善賢的時候,再也經受不住輿論壓力的杜善賢,經曆了長時間的思考,在淩晨,上吊自儘了。吳子牛的運氣很好,因為他有一個為了她不惜直麵禦史言官的老婆,再加上他的事情屬於閨房內聞,隻要吳子牛的老婆說從未有寵滅妻的事情,彆人就算有再多的證據也是枉然。他長安尉鄭挺,已經被吏部清吏司強令鎖廳,待查。

就在人們以為此事就此作罷的時候,狄仁傑這個本來可以上陳情表的國子監士子,卻向整個長安縣衙門發動了舉劾程式。

這一次,他舉劾的對象是整個長安縣衙,根據他呈送上來的舉劾狀來看,長安縣衙中從縣令到書吏,再到不良人,不良帥,冇有一個人是無辜的,貪墨,徇私,枉法

就連負責救火的武侯鋪也有收錢才救火的罪狀。一時之間長安縣官衙中人人自危。

孫戶曹見雲初的時候,幾乎要哭出來了,他知道狄仁傑跟雲初是好友。

狄仁傑在長安縣乾的事情,他萬年縣未必就冇有,因此,才仗著跟雲初熟悉前來打探一番,看看雲初這邊有冇有想要乾掉他們的想法,“我這裡安安靜靜地,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難道說孫戶曹你跟長安縣的趙戶曹一樣,隱匿了五百畝口分田”孫戶曹連連搖頭道“那種事我能乾出來嗎,我們是老大一個家,我弄田地回去,又落不到我手裡,乾這事乾什麼雲司醫,你也是一個官員,既然是官員,就該知曉官員當差,就冇有不出錯的。既然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問題我們關起門來好好商量,何苦像狄公子那般激烈呢”

雲初歎口氣道丫狄仁傑與我不同,萬年縣對晉昌坊的支援有目共睹,你孫戶曹更冇有把逛青樓欠的錢讓我去還,即便是有事情,我們也都是有商有量的,不至於弄到狄仁傑發起舉劾的地步。

他也是被人逼迫壓榨的冇法子了,如果這一次不能痛打落水狗,你看著,等那些人翻身了,會百十倍的報複回去,不舉劾都不成。”孫戶曹見雲初心情平和,冇有乾大事的意思,也就鬆了一口氣,低聲道“曲江裡的事情我可給你辦下來了,從今往後,就看你用何種手段將兩個裡坊捏合在一起。縣尊也覺得你的想法大有可為。“

雲初聽了孫戶曹的這句話,忍不住歎息一聲道*我們這些當官的還真是脆弱啊。”

孫戶曹苦笑道“這就是當縣令的那句老話,三生不幸,知縣附郭三生作惡,附郭府城惡貫滿盈,附郭京城。仙4如果長安縣不在京城,狄仁傑這般與整個縣衙為敵,早就被碎屍萬段了。”送走了孫戶曹後不久,狄仁傑就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他在陋室的居所。他不來雲家,雲初隻好去找他。

略顯憔悴的狄仁傑目光變得平和了許多,再也不複當日那副飛揚跋扈的模樣。見雲初來了,就給他倒了一杯清水,露出一絲笑意道“讓你為我擔心了。“

雲初笑道“擔心是小事,我就想問問你的打算是什麼,很明顯,你把事情弄得這麼大,如此地不留情麵,不留半點退路,所謀者必定很大說說啊。“

狄仁傑喝一口清水道*以前呢,我以為百姓之所以窮苦,完全是因為他們愚鈍,懶惰。所以,當我發現你可以帶著晉昌坊五六千人,可以慢慢地把日子過好,就覺得我也可以。

主掌醴泉坊之後,我才發現,錯得離譜,百姓們並不懶惰,也不愚鈍,相反,他們從日出忙碌到日落,不得片刻安閒,而且年複一年,日複一日。

而我們這些人說起來很努力,可是呢,我們還有大把的空閒,放在吟詩作對上,放在風花雪月上,甚至結伴欺負那些傻蛋路人,還惡作劇地把人家女人的衣服扯掉。

百姓們忙碌一整日,未必能弄到隔夜之糧,根本就冇有時間去想彆的,做彆的。

如果說他們不聰明,其實,我們吃的,用的統統來自於他們如果他們不夠聰明的話,我們這些人早就餓死了。

求得一日兩餐,已經讓他們精疲力竭了,想要積攢下更多的錢糧,純屬做夢啊。就算他們從牙縫裡摳出來積攢了一些,一旦遇到兩月前的那種錢災,他們的積存又會化作烏有,以前的辛勞也付諸東流了。

即便如此,他們還要麵對官府的層層盤剝,繳稅交銅錢要負擔火耗,交糧又要麵臨大小鬥,以及踢斛淋尖的盤剝。雲初,我知道此次作為什麼都改變不了,隻能出一口惡氣。

可就是這口惡氣,已經填塞在百姓心中太久了,哪怕是看一場熱鬨,也能讓百姓們有官府熱鬨可看,這就足夠了呀。你說,我還要謀什麼呢”

雲初點點頭道說得很好,認識非常地深刻,不過,你還是要跟我說說這麼乾的個人目的纔好。“我隻是一心為民。

“我知道你一心為民,問題是,為民請命之後呢,千萬千萬不要跟我說,你對這件事以後自己的前途冇有想法。“狄仁傑哈哈大笑道∶“知我者雲老弟也,一月後,我再進太學,將主攻律法。“以後當法曹還是進大理寺“

“不在乎,隻要能把那些令我感到噁心的惡人,送進監獄,或者親眼看著他人頭落地就好。”

聽了狄仁傑的一番話, 雲初不得不感慨時空進程的巨大慣性,還以為自己改變了狄仁傑,冇想到,千折百回之後,人家還是走上了神探的老路。

“醴泉坊呢,你打算就這麼放棄了“

“不放棄不行,如果他們還在我的治理之下,不會有半點好處,除非我這一生都待在醴泉坊,否則,隻要我離開,他們的下場就會很悲慘

還不如現在就放棄。”

說到這裡,狄仁傑重重地拍拍雲初的肩膀道“幸好還有你你能力強,就把我的那一份事情一併乾了。我真得很想看到,你把整個長安包上金箔的模樣。

“你隻要不是蠻乾,我就放心了。“雲初一口喝乾了狄仁傑給他倒的清水。頗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的意思。

離開狄仁傑居住的屋子,雲初瞅著牆上那一樹紅梅,雖然被風雨侵蝕了一部分,卻顯得更加遒勁,枝乾如鐵的模樣似乎要刺破這白粉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