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罡啊,李淳風啊.對於雲初來說,都是神仙.玄奘啊,對於雲初來說是佛.

他很不明白,神仙跟佛打架,為什會波及到自己

老猴子從來都是一個有一說一一的人,他既然已經提前發出了警告,那麼,自己這裡一定不會太安穩的雲初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要點,那就是萬萬不能丟掉太醫署這個從八品的司醫的官職.冇了這個官職,自己將會跟狄仁傑在醴泉坊-樣被長安縣縣衙的人壓製的很淒慘.狄仁傑現在的壓力有八成是來自於長安縣衙,因為人家看中了他手裡每月的五百貫現錢.

於是,很多莫名其妙的費用就落在了狄仁傑的頭上,最過分的是安人居的掌櫃拿著賬單來找狄仁傑要錢,狄仁傑廢了很大的力氣才弄明白安人居是個什麼地方.那是長相醜陋的男人與漂亮男人睡覺的地方.

這種賬目,自然被地人家一-口回絕了,這個狂暴的傢夥還因為安人居掌櫃的拉扯他袖子,還當著醴泉坊坊民的麵,把安人居的掌櫃痛毆了一頓,最近一直在長安縣縣衙跟安人居的掌櫃打官司中,聽說前景不妙,很有可能會輸掉官司,賠錢,還要賠禮給這個安人居的掌櫃.

還以為狄仁傑會很失落,冇想到雲初在飯堂見到這個傢夥的時候,他正瑞著裝的滿滿的飯盤在大快朵頤眼看著肥膩膩的豬肉,被他口-塊吃的香甜,雲初就知道長安縣的那些官僚們,這一一次徹徹底底的把這個年輕人給惹怒了.

雲初也端著一盤子飯坐到狄仁傑對麵,等他喝了一-口蛋湯,就問道“你準備怎麼辦”狄仁傑哼一聲道“怎麼辦涼拌“咦,你這是掀桌子的舉動啊。

狄仁傑從懷裡掏出厚厚一摞子紙張,拍在雲初麵前道“不讓老子好過,他們一個都彆想逃掉.”雲初翻開那些紙瞅了-一眼道“杜善賢這人官聲不錯,你哪來他的把柄

狄仁傑冷笑一聲道“陛下登基三年,杜善賢的小兒子今年正好兩歲,這說明什麼”雲初不解的瞅著狄仁傑

狄仁傑往嘴裡丟了一塊肥肉,也不見嚼就吞下去了,又喝了一口蛋湯道“我算過日子,他那個小兒子,就是全大唐都在為太宗皇帝守孝期間懷上的.

雲初回憶了一下大唐禮製,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你說這傢夥在給太宗皇帝守孝期間還跟老婆胡搞”狄仁傑一拳砸在桌子上,獰笑道“這是大不敬隻要杜善賢不弄死兒子,老子連證據都有.“雲初點點頭這個長安縣令杜善賢完蛋了,又翻開上麵標註長安主簿吳子牛的卷宗,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合上卷宗驚訝的道“吳子牛寵妾滅妻’

狄仁傑淡淡的道“吳子牛的老婆是他寒窗苦讀的時候娶的一個尋常婦人,雖然尋常,卻也給吳子牛生了兩子一女,並無被休的道理.

吳子牛發達之後,又娶了一個豪商的女兒,這傢夥就嫌棄原配年老色衰,又無-個頂事的孃家,就把原配與原配子女丟到小小的農莊,不聞不問.

前段時間還把那個小妾給扶正了,還他孃的大大方方的邀請賓客歡宴,為那個小妾打氣鼓勁.你說,我要是把這事捅出去,吳子牛會是-一個什麼下場

“禮部會把吳子牛恨死的,他的小妾彆想活命,他的下場最輕恐怕也是永不敘用吧狄仁傑還想給雲初翻看彆的卷宗,雲初一把按住狄仁傑的手道∶“你想怎麼的?狄仁傑長吸一口氣道“翻天吧’

“直接在長安縣法曹審理你這個案子的時候把這些東西拿出來

“冇錯,也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君子一怒,雖不如天子之怒伏屍百萬,血流漂杵,也一定要讓這些魑魅魍魎們無所遁形。

雲初鬆開狄仁傑的手道“我有更好地辦法,你聽不聽

狄仁傑搖頭道“道理我都懂,你若是想讓我放過這群不知廉恥的狗賊,這話就不必說了.雲初大笑道“如此大快人心的事情我怎麼可能阻攔,我隻想給你介紹一個叫做銅板的傢夥狄仁傑道“我不缺錢

“那麼,你知道太宗年間,曾經刊印了-套”金剛經“的事情你知道嗎

狄仁傑點頭道∶“聽說有高手匠人,將字反刻在木板上,然後塗抹上墨汁,再把紙張刷上去,頃刻就能成書,你問我這件事做什麼

“大唐第-塊陽刻雕版”金剛經“就是銅板他阿爺刻出來的”

“銅板最近一直在研究在泥巴上刻出一個單字,還分成一塊一塊的,有多少字,就在泥巴上雕刻出來多少字,一些常用的,子曰詩雲一-類的字就多刻-一些。

然後再把這些泥巴字放進爐子裡燒,等把泥巴燒硬了,再把這些泥巴字拿出來.

如果有文章需要刊印,秩序按照文章把那些單字排列一下,頃刻就能成文章.前兩天,聽說已經研究成功,你說,我們是不是去拜訪-下他.

狄仁傑瞅瞅桌子上厚厚的一疊紙張狐疑的道∶“三天後,我就要上公堂了,那個狗日的法曹陳金秀還特意派人告訴我,如果不想在公堂上丟臉,他可以私下裡安排我跟那個兔兒爺掌櫃和解.要我跟一個兔兒爺和解,這是我狄仁傑的奇恥大辱,老子寧死也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雲初用筷子指指狄仁傑麵前的飯食道“快些吃,早點去,早點把”長安縣秘聞錄“給印製出來到時候,你拿著這本書再去公堂,-個個的質問那些表麵上冠冕堂皇,實際上滿肚子的男盜女娼的傢夥們,到底是誰有罪.

狄仁傑吞一口飯不解的道“拿書跟拿著這些紙張有什麼區彆嗎”

雲初喝一口蛋湯哈哈大笑道“區彆大了,我問你,用雕版印刷來印製這樣的一本書,需要多長時間狄仁傑想了一下道“如果陰刻,至少-年半,如果,陽刻,就需要兩年之久.“那麼,我問你,兩年前你還在什麼地方“太原老家讀書中’“那麼.

狄仁傑按住雲初的手道“我明白了,你想把我從炮製這些證據的泥坑裡拖出來”

“要不然呢?如果人人都知曉這些陰私證據都是你找出來的,以後除了我這種光明磊落之士敢跟你做朋友還有誰敢往你身邊靠近一步到時候,你隻有做酷吏,跟寵臣的份.

一個好好地漢子,跟一群混賬同歸於儘,太不值得了,現在,你還跟我去不去找銅板狄仁傑推開飯盤站起身道“我這就去騎馬,咱們這就去.

雲初把狄仁傑冇有吃完的飯推回去道“把飯吃完,銅板就在我晉昌坊,綠竹街甲字第四號就是他家狄仁傑皺眉道∶“如果被他知道了,豈不是做事不密,要知道這世上就冇有不透風的牆.雲初喝完最後一口蛋湯,長歎-聲道“你真是小看了這些工匠,人家根本就不識字.”狄仁傑瞪大了眼睛道“不識字怎麼刻的字

雲初苦笑道∶“這就是人家的保命手段,如今的書本,很多都是秘傳,一個雕版工匠,有多少顆腦袋夠給那些想要保守住秘密的大戶人家砍的

我也不相信世上有這麼離譜的事情,結果,事實就是如此

會在木頭.上雕花的人不會畫畫,能製造出精巧機關的人不會畫圖,不會用尺子的人卻能用一隻手度量亳厘之差,現在,再多一個不識字的雕版刻字工匠你還覺得不可信嗎

狄仁傑瞪著眼睛道∶“這真是咄咄怪事,我們快點吃完,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見這樣的奇人了.”吃完飯,兩人沿著陋室的斜坡下到了綠竹街,長了足兩個月的竹子,終於有了那麼一絲茁壯的模樣一些嫩芽正在竹竿的枝頭吐綠,這東西要嘛不生長,一旦開始生長了,絕對是-天-一個模樣.雲初推開甲字第四號的大門,一個彪形大漢正蹲在-根木頭上吃飯呢.見雲初帶著狄仁傑進來了,就連忙拱手道“裡長來了,吃飯了嗎雲初點頭道“剛剛在飯堂吃的飯.

說完就瞅瞅銅板的飯碗, 見裡麵隻有一些糜子飯跟野菜,就敲敲他肥厚的胸部道“吃這些東西,你是怎麼長得這麼彪悍的.”

銅板嘿嘿笑道“我飯量大,吃好的家裡供應不起,聽說飯堂裡的飯菜好,我吃不起.”

雲初掏出狄仁傑的那一遝子紙張,拍在一一個巨大的工作台上,對銅板道“兩天時間,我要一百本這樣的書,要求,一個字都不能差.”銅板拿起那一遝子紙張,快速的翻看起來.狄仁傑皺眉道“這是不識字雲初笑道“人家在數字數呢.

片刻之後,銅棒揚起那張憨厚的臉,對雲初道“全書共一萬三千六百八十六個字,相同的字有二十七種,十六類.

如果裡長不要雕版書皮的話,小的一日夜就能印出來.“狄仁傑冷笑一聲道“怎麼可能不用書皮,一定要.”

說著話,就讓銅板找來一塊上好的木板,先是在木板上寫下“長安縣秘聞錄”,然後迅速的在字的下方繪製了一張**像,身條婀娜多姿,雲初怎麼看,怎麼像公孫.狄仁傑繪製完畢之後,纔對雲初道“如此,大家纔有誦讀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