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是一個很有商業天賦的孩子,在確定雲初喜歡玫瑰油之後,立刻就通過更衣室前麵的小窗戶,跟女澡堂搓澡的幺娘聯絡,告訴她無論如何要讓正在洗澡的娜哈小娘子跟崔嬤嬤也用一下玫瑰油,如果大肥有錢,也給大肥用上,就說是裡長說的-

下子就做成了三筆大生意,有可能是四筆大生意,二牛在給雲初按摩的時候格外地用力。

於是,雲初在二牛賣力的按摩中,被玫瑰花馥鬱的香氣籠罩著,不一會就睡著了,睡著之前,他還在迷迷糊糊地想,如果把二牛換成美女,角落再放一根點燃的蠟燭,這樣的一項服務該收多少錢來著從澡堂子裡睡醒,整個人就變得神清氣爽,帶著同樣香噴噴的娜哈,崔氏跟大肥去了飯堂這個時候正是那些苦讀的學子們進夜宵的時候,雲初幾人一人要了一份餛飩慢慢地吃.這個時候,雲初冇有再提起玫瑰油的事情好像已經忘記了這個好東西。就算要做,也絕對不是現在,太紮眼了.

老神仙給的兩千壇酒精生意,已經可以保證雲家今後衣食無憂不說,還能發家.

再加上家裡悄無聲息的棉被生意,進項已經很驚人了,冇必要為了錢就把所有的東西都一把押進去,而這個世界上不論什麼時候,錢都是賺不完的.

“郎君,妾身今日跟修容小娘子已經商量好了,三天後是個好日子,就讓坊市裡最有名的竇媒婆走一遭修容姑孃家,她是官媒,她去了修容姑孃家,在街坊四鄰也有一些顏麵。

娜哈這時候抬起頭道“猴子阿爺說,他已經挑選好了一匹小母馬,青白花的,不起眼,卻是一匹好馬雲初笑道“青白花,不會是一頭奶牛吧“不是的,是一匹馬。

“青白色的馬還真得少見,娜哈,你見過嗎娜哈忙著吃飯,隻是搖搖頭,表示冇見過.

崔氏笑道“青白色的馬有什麼不好的,這不是說修容家是一個清白人家嗎雲初把最後一一個餛飩吃下去又道“娜哈,你喜歡騎驢子嗎

娜哈也把餛飩吃完了,想要用袖子擦嘴,見哥哥跟崔氏都看著她,就拿出手帕隨便擦兩下道“現在騎驢子以後騎馬,猴子阿爺給我準備了一匹小馬駒,才三個月,全身黑色,就四個蹄子是白的.名字叫踏雪烏騅

猴子爺爺說一-百年都遇不到這樣的一匹好馬,尤其是母馬.猴子阿爺還說,要哥哥多努力,免得到時候連一匹馬都保不住

雲初覺得老猴子是故意的,他在西市胡人那裡極有威望,凡是有大隊的胡商從西域來長安做生意,他這個碼頭是必定要拜的.

有什麼好貨物,也往往是第一個尋找老猴子給他們尋找最合適的買家.

而老猴子能給胡商們提供的就是融資,也就是說,胡商們把自己帶來的貨物賣掉之後,還想購買更多的大唐貨物,如果錢不夠了,就會去找老猴子,這個時候,老猴子就會給他們提供錢買貨雖然不知道老猴子是怎麼保證自己借出去的錢能夠回來,想必老猴子有自己安全的渠道.這可能就是大唐最早的國際金融貿易吧.

所以,娜哈有一個做國際貿易還做的很大的猴子阿爺,弄-匹最貴的寶馬怎麼都不算過份,據說項羽騎的戰馬就叫踏雪烏騅.

雲初與崔氏對視一眼,再一次確定了家中最有錢的人是誰後,臉上都帶著苦澀的笑意.崔氏甚至在想,-旦老猴子死掉了,娜哈會不會有機會繼承老猴子的豐厚遺產

難怪玄奘根本就不在意娜哈會不會讀好書,會不會變成一個才女,原來,隻要一個人福澤深厚,真的隻需要有一顆善良的心就足夠了.

雲初不敢想象娜哈變成縱橫大唐西域兩地的財女,會是一個什麼模樣

人待在長安,就很容易失去警惕,尤其是當邊疆傳來的都是好訊息的時候,人們就會渾渾噩噩地生活.夏,四月,趙孝祖大破西南蠻,斬小勃弄酋長歿盛,擒大勃弄酋長楊承顛.自餘皆屯聚保險,大者有眾數萬,小者數千人,孝祖皆破降之,西南蠻遂定.

雲初在看了朝廷邸報之後,才弄明白,身處雲南與貴州交界處的朗州,也就是以前夜郎國的地盤上的大唐朗州總管趙孝祖,在西南大開殺戒,斬殺了所有不向大唐俯首稱臣的亂賊.這一一仗打得極為辛苦,不過,趙孝祖還是把那片山地裡的蠻族統給殺光了.

之所以說殺光了完全是邸報上有一一個“破”字,不瞭解的人還以為這個“破”是打敗了敵人了事,像雲初這種在邊軍中混過的人,就會明白,這個“破”字實在是太凶殘了,比屠城還要可怕一百倍屠城的時候,還有說殺幾天就封刀的,這個破,就說明,城池,關隘是被唐軍在戰鬥中攻破的.

既然戰鬥一直在持續,那就說明一直在殺人,能殺多少天完全冇數.

趙孝祖的捷報傳來,長安人冇什麼反應,在大唐殺個什麼部落,平個什麼國家,這都是基本操作,如果冇有這樣的戰績纔是很丟人的一一件事

人們更加關心的是,距離長安兩百裡的太宗皇帝行宮,玉華宮,被當今聖上給改成了寺廟

就這件事,雲初冇有多少感覺,他還沉浸在趙孝祖大捷一事中,雖然他已經見識了梁建方的霸道,而趙孝祖朗州大捷帶給他的震撼更甚.

還以為大唐軍隊隻能在平原,戈壁上所向無敵,冇想到趙孝祖卻在叢林地帶擊敗了當地的土著,並且做到了聚而殲之這樣的戰果,實在是太出乎預料之外了.

為了此戰趙孝祖本人丟了一條胳膊,將士們戰死了一千兩百餘本該是轟轟烈烈慶祝的一件事,在長安市上卻聽不到任何議論

大家都在議論太宗皇帝行宮,一個道教叢林,一一瞬間變成了佛教寺廟這件事為此,雲初深深地為死去的大唐將士們感到不值.

“明年,玄奘法師將在玉華宮,這個清淨之地繼續翻譯佛經,不再主持大慈恩寺”老猴子纔來雲家,就把這個震撼性的訊息告知了雲初,讓他提前做一些準備.“這是為何”

老猴子笑道“玉華宮改成玉華寺,雖然隻是一字變動,卻是我佛莫大的勝利.

袁天罡坐鎮玉華宮三十一年,他在,我們就進不到玉華宮,八年前,袁天是自知壽元已儘,就強行顛倒自己身體內的五行運轉,結果失敗而亡,甚至冇有來得及兵解,

現如今,李淳風一人獨木難支,就在六天前,陛下終於下旨,將玉華宮改為玉華寺.

李淳風等人不甘罷休,所以,玄奘法師就主動請纓,以尋找清修之地,翻譯經書為名去玉華寺坐鎮,而陛下也已經於昨日應允,如此,便斷了李淳風等人最後的希望。

雲初抓抓腦袋,他實在是聽不懂什麼逆轉五行,跟兵解這些名詞,總覺得老猴子在說神話故事,而且,什麼袁天罡,李淳風距離他的生活實在是過於遙遠.

就算是玄奘法師去了玉華寺,雲初不相信那個貪婪的知客僧,敢停掉給晉昌坊每月三百貫的資助.再說了,那三百貫錢,在經曆了私鑄錢的侵襲之後,價值直接回落了六成以上,對於如今的晉昌坊來說,已經不是主要收入了.

道觀變成寺廟,這好像真的不關自己什麼事情.

老猴子見雲初一臉的迷茫,就歎口氣道“狂風吹過的時候,每-棵樹都要低頭.”

雲初笑道“我們不是大樹,我們是小草,隻要有一一個土台子幫我們擋風,我們就會安然無恙.你能不能跟那個知客僧說說, 現在的錢已經不是錢了,讓他把給晉昌坊的工錢加到五百貫,與醴泉坊胡人寺廟給狄仁傑的錢看齊呢

老猴子搖頭道∶“能保住三百貫已經不錯了,明年,五月,藏經塔樓的修建,必然會開始,這對大慈恩寺來說是很大一費用.

“不是說修建塔樓的錢,是陛下賣死亡宮女,太監的衣衫湊錢來修建的嗎”

老猴子站起身瞅著雲初道∶“自從上次陛下來參觀過你晉昌坊之後,覺得如果天下事處處都需要皇家掏錢,或者動用國帑,是很錯誤的一件事,要大慈恩寺自主籌錢修建塔樓.陛下還專門要求,這座塔樓必須修建成十層的全青磚塔樓.

知客僧聽聞此事,恨得牙齒都要咬碎了,能繼續給你三百貫,已經是看在玄奘法師的麵上.你這時候如果去找知客僧要錢,你猜他會不會用大棒把你打出來“

“可是,你們已經得到了玉華宮啊,人不能隻算小賬,說不定你們能拿下玉華宮,也有我出的一份力’“好啊,給你五百貫,明日,我就把你這話傳揚出去,看看,李淳風會不會過來用劍把你砍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