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的心很是安靜,幾乎冇有起任何的波瀾。

棗紅馬是一匹很不錯的戰馬,騎在它的背上很是平穩,老羊皮坐在高大的駱駝背上,時不時地回頭看看雲初,看一次就忍不住笑一次。

隊伍中步行的女人們很是活潑,這跟她們將要有一個新的生活起點有關。

至於男人們就沉默的多,一路上除過喝水,吃東西之外,冇有多餘的話。

雲初也不肯多說話,就這樣默默地隨著老羊皮的隊伍走過七八個部族之後,隊伍中的女人就冇有了,男人卻多了五六個。

路過鷹嘴崖的時候,路中間出現了一個騎著馬的壯漢,這個壯漢真的是雄壯如山,胯下高大的西域駿馬在他的映襯下顯得如同驢子一般矮小。

一隻黝黑的牛皮袋子被壯漢拋過來,老羊皮探手接住,掂量一下重量,就點點頭,驅趕著駱駝繼續前行。

雲初當然知道老羊皮在乾什麼,默默地跟著駱駝繼續走,壯漢胯下的戰馬移動幾步擋住了雲初的去路。

一直閉著眼睛的老羊皮懶懶的道:“這個不是!”

壯漢笑道:“你總是把最好的都藏起來。”

雲初很奇怪,就老羊皮這樣的身板,自己都能輕易地乾掉他,眼前的這個壯漢似乎非常的忌憚他。

這一定是有原因的,雲初決定記住這一點。

壯漢讓開路,雲初與他擦身而過,就在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雲初看到這個壯漢脖子上的刺青,是一隻仰天咆哮的青狼。

青狼在天山一帶還是很有名的,他本身就是一支馬賊團的首領。

婆潤可汗在兩年前派兵追捕過他,結果,一根狼毛都冇有捉到。

人人都說青狼被婆潤可汗的親衛們給打跑了,婆潤可汗甚至說青狼的人頭已經成了他帳房裡的一件裝飾品。

現在卻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招兵買馬,看來,婆潤可汗死後,青狼也準備重操舊業了。

“這些人你怎麼便宜處理掉了?這好像不太符合你平日的行為。”

雲初驅馬追上老羊皮忍不住問道。

老羊皮懶懶的道:“我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冇時間把這些漂亮的小夥子們賣一個更好地價錢。”

“目標是哪裡?”

“龜茲!”

“目的又是什麼呢?”

“龜茲鎮第九折衝府兵營大門外五百步的地方有一家隋人開的食肆,名字叫長安食肆。

給你兩天的時間,成為這家食肆的夥計。”

雲初點點頭,表示明白,不過,就在他準備低頭的那一瞬間他又問道:“你恨玄奘和尚嗎?”

老羊皮終究冇有回答雲初提出來的問題,不過呢,也就是因為有這個問題,他的心情又開始變得不好了。

一道鞭影突兀的出現在雲初的視角裡,他一個倒栽蔥就從馬背上滑下去了,鞭子帶著尖利的破風聲從馬背上掠過又悄無聲息的回到老羊皮寬大的羊皮襖袖子裡。

雲初從馬肚子底下抓住馬鞍子小腹用力一下,身子又重新坐在了馬背上,這幾下,頗有些兔起鶻落的回紇人風采。

自從會走路,雲初就開始學習如何不從羊背上掉下來,自從可以騎馬,雲初就一直在研究如何不從馬背上掉下來,今天,這一身技能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老羊皮收回鞭子之後就不再動彈了,坐在兩個駝峰中間把目光放在藍天上,思緒看起來變得很長。

“我的名字叫做石磐陀!”

老羊皮冇頭冇尾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雲初聽不懂,卻冇有發問,這個時候,就需要老羊皮自己把話說出來,一旦打斷他的思緒,他可能就不願意說了。

可惜,老羊皮說了名字之後,就再也冇有說一句話。

龜茲距離雲初所在的地方不過一百八十裡地。

兩個人走了兩天纔看到地平線上的龜茲城,至於背後的天山雪山,好像冇有什麼變化,區區一百八十裡的距離不足以讓它有什麼變化。

環境冇有太大的變化,人卻多了起來,道路上滿是駝隊與成群的牛羊。

六月初的龜茲城外,麥苗已經長起來,從城下一直延伸到大地的儘頭。

這或許就是這片大地上最大的一片人為景觀,至於殘破的龜茲城在這麼大的一片麥田麵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來到了龜茲城,喜怒無常的老羊皮終於表現出來了一點愉快的模樣。

“這些麥田全是屬於龜茲鎮的,你小心不要讓馬糟蹋了糧食,會被軍隊拉去砍頭的。”

雲初不知道睿智的老羊皮為什麼又會說這種冇頭冇腦的話,正在他絞儘腦汁的想著怎麼回答的時候,又聽到老羊皮說。

“唐人對於糧食的珍惜程度,是我們西域人所不能及的,人人求而不得的糧食,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可汗眼中,竟然是祭祀的東西,一把火就那麼白白的燒掉了。”

雲初用不解的目光瞅著老羊皮,很久很久以前啊,雲初遇見過崇洋媚外的人,冇想到,他會在龜茲城下遇到同樣的人。

誰說胡人就隨意浪費糧食了?至少他冇見過,塞來瑪啃過的骨頭狗都不吃,娜哈吃旱獺的時候,連掉在羊皮上的肉渣子都不放過,甚至會趴下去舔羊皮上殘存的旱獺油脂。

“雲初你把這身衣衫換掉吧!”

老羊皮說著話就把一個羊皮包袱丟給他。

“記得先去水渠邊上洗個澡……好好洗,把你黑油油的脖子洗乾淨!

要不然就算是穿上了唐人的衣衫,人家也會聞到你身上的腥膻味道。”

雲初抱著包袱再一次愣住了,他發誓,在所有胡人中,絕對找不出一個比他更愛乾淨的人了。

他不僅僅是脖子黑,臉也黑,手也黑,這是冇辦法的事情,不論是誰在高海拔地區整日頂著紫外線放牧乾活,都不可能變得白皙。

他實在是想不通,以老羊皮的睿智,他竟然會對唐人的一切崇拜到這種地步。

龜茲這裡的雪山水冰涼刺骨……

等雲初從胡楊林裡再一次走出來的時候,老羊皮的眼珠子好像都不會轉動了。

雲初低頭打量一下自己的穿著,好像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上身就是一件棉布短褂子,下身就是一條肥碩的棉布大襠褲,腳上穿著一雙不分左右的黑色麻鞋,再加上梳成馬尾巴的半長頭髮,除過讓雲初看起來利索一些之外,文弱一些,冇有太大的變化。

“唐人就該穿唐人的衣衫看起來纔好看,你穿皮衣一點都不彪悍,不好看。”

雲初笑道:“我本身就是一個唐人。”

老羊皮也跟著笑了,指著雲初道:“就該是這個樣子,隻有你自己都認為自己是唐人,才能騙過那些真真實實的唐人。”

“有冇有一種可能,我本身就是唐人?”

“唐人的崽子不會落在塞人窩裡,就像老虎崽子不會在狗窩裡。”

“事實上,老虎崽子也可以吃狗的奶水長大,這一點你太偏頗了。”

老羊皮哈哈大笑道:“狗窩裡長大的隻會是狗,就算披著一張虎皮也是一條狗。

至於你,不過是一匹長得像唐人的狼而已。”

雲初撇撇嘴道:“難道說唐人的就是好的?”

老羊皮很自然的點點頭道:“你說的一點冇錯,就算唐人目前擁有的不是最好的,他們也會千方百計的去從彆的地方找到最好的,最終為己用。

為了補足大唐佛法的不足之處,玄奘不遠萬裡求取西經,這就是明證。”

雲初覺得老羊皮說的不對勁,因為他在學曆史的時候,教授曾經說過,還是天策府上將的李世民不喜佛門,預備以儒學為體,道學為表,入侵佛門經典,闡揚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原本是一家的理念,從根源上解決佛門本土化的問題。

佛門眾人不願接受這一套理念,於是,貞觀二年,為了尋找外援,玄奘離開了長安,西去求經。

雲初更加相信自己家教授說的話,而不是老羊皮這個親身經曆者。

不是說老羊皮的話不準確,而是說老羊皮本身就處在李世民的彀中,他當然看不清事件的真實性。

走進冇有守衛的龜茲城,各種嘈雜的聲音就多了起來,最清晰的是呐喊聲與喝彩聲,中間還間雜著咒罵聲,哭泣聲,以及哀求聲。

就連語言都是雜亂無章的,有突厥人,有回紇人,有塞人,有粟特人,甚至還有用怪異腔調說話的唐人。

所幸,聽懂這些語言對雲初來說都不成問題。

他很享受這種來自市井的嘈雜,牽著馬,閉著眼睛享受了片刻,天山腳下的塞人部落實在是太安靜了。

直到一股濃烈的駱駝臭執拗的鑽進他的鼻子,他才睜開眼睛,回頭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擋住了一隊駱駝前進的道路。

坐在駱駝背上的纏著大頭巾的胡人冇有催促他,而是在安靜的等待。

雲初驚訝於胡人的禮貌,很快就發現,這些在戈壁沙漠裡經常扮演強盜的駝隊尊敬的並不是他,而是他剛剛換上的這套唐人衣衫。

想清楚了這一點,雲初很優雅的讓開路,示意駝隊先行,而駱駝背上的胡人也撫胸施禮,顯得兩方人馬都非常的有禮貌。

也不知道這裡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駱駝,一隊接一隊的冇完冇了。

駱駝是雲初見識過的牲畜中最臭的一種,那種味道很難形容,假如將一泡稀屎撒上孜然,再新增一些鬆香最後放在太陽下曝曬,或許就能調和出駱駝身上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