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初對於大唐農村的觀感不好。

從西域到長安這一路上,他看到的農民生活狀況實在是算不得好。

隴右道乃是大唐最富裕的地區,尚且如此,他很難想象那些不富裕的地方會是一個怎樣的狀態。

永徽二年,戶縣一箇中縣,實物秋賦加上錢賦,共計三千七百三十三貫又一百二十七文,已經是戶縣曆年以來租庸調收穫之冠。

縣令名叫第五清明,被戶部清吏司舉為乾吏,升官發財就在眼前。

而戶縣共有三萬六千四百五十一戶。

這三萬六千四百五十一戶,大約十萬以上的人口,給大唐繳納的稅賦總額,趕不上雲初大半年雜七雜八弄回來的錢多。

這些錢,甚至不如娜哈的身家豐厚,尤其是娜哈前兩年用羊骨節從回紇小朋友手中換來的白石頭,被老猴子鑒定為羊脂白玉之後,這孩子的身價就暴漲,就目前而言,雲家最有錢的人不是雲初,而是娜哈。

因為她弄到的白石頭實在是太多了,裝了滿滿兩皮口袋,每隻皮口袋都有一百多斤重。

在天山腳下的時候,隻有用白石頭買通娜哈的人,纔有資格讓雲初給他們家燒旱獺吃……

所以,當娜哈給公孫和虞修容一人發了一塊白石頭玩耍的時候,公孫就對娜哈的來路充滿了懷疑。

她不相信娜哈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西域小姑娘,因為,她工作的地方就有很多參與跳舞的西域小姑娘,冇有一個人可以拿出這種白石頭隨便送人的,她們一般隻會把自己送給彆人。

這是一塊雞蛋大小的白石頭,上麵還有一片黃褐色的皮,如果找到高手工匠,就能很好的把這片黃色的皮利用起來,雕刻成風景,或者人物,都是極好的。

不管這塊石頭價值幾何,僅僅是雕刻這塊石頭需要花費的工錢,就絕對不會少於十貫錢!

公孫斜睨著虞修容謝過娜哈,就把那塊溫潤細膩的石頭握在手裡把玩,隨後忍不住提醒道:“虞娘子,這是一塊很好的白玉。”

虞修容揚起那張精緻的小臉道:“我知道啊,這是娜哈送我的禮物,我會好好儲存的。”

騎在驢背上的娜哈大方地揮揮手道:“沒關係,丟了再問我要,我有很多這種白石頭。”

公孫轉轉眼珠子道:“你在西域的時候,那裡的人對你好嗎?”

娜哈咧嘴笑道:“冇人敢對我不好,年紀大的對我不好,羯斯噶會用鞭子抽他,年紀小的對我不好,我哥哥會用鞭子抽他,總之,凡是對我不好的人,都會捱揍。

還有幾個想要把我弄走送到可汗帳篷裡的人,不知怎麼的就不見了,可能被狼吃了吧。”

聽著娜哈嘻嘻哈哈地跟她們說起往事,公孫隻覺得心驚肉跳,什麼人才能在野蠻,凶狠的回紇部落裡這麼肆無忌憚地打人,乃至殺人。

冇去過西域的她,很自然地就把娜哈受到的這些保護跟權力聯絡到一起,而不是野蠻而血腥的武力。

娜哈是羯斯噶的親生女兒,在彆人欺負他閨女的時候,就等於在欺負他,如果他不反抗,下一個被欺負的人就是他自己。

至於雲初……雲初在西域的時候就是一個嚴重的心理疾病患者,娜哈是他能看到的唯一的一點光明,誰要是敢欺負娜哈,他就弄死誰!而他已經弄死好幾個了。

虞修容的注意點不在娜哈身上,也不在手裡的白石頭上,她關注的焦點是騎著一匹特彆漂亮的紅馬背上的雲初,看紅馬鬃毛飛揚,雲初也英氣勃勃的模樣,虞修容總覺得臉很燙。

就在這個時候,虞修容第一次期望自家的老黃,可以變得更加羸弱一些,好讓跟在後麵的雲初不知不覺地攆上來,不說話,好好看看也是好的。

她在看雲初,而她的小丫鬟紫鵑卻在看她手裡的那塊白石頭,這樣的白石頭自家小娘子也有一塊,不過是主母臨死前留下來的,說是要給小娘子當嫁妝,還說,有了這塊玉,小娘子嫁過去也不算寒酸。

現在,小娘子手裡握著一塊比主母留下來的白石頭更大,更好看,也不知道值多少錢……

“不要總盯著人家看,我們離得遠,看不清楚的。”

馬車裡的崔氏揶揄地笑道。

“她故意坐在牛車邊上,還把臉轉過來了,就是希望我看呢,女為悅己者容,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

“你可以像一個登徒子一樣湊過去看啊。”

“我既然已經裝了許久的君子,就要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廢。”

“郎君通曉兵法,可以用兵法想想辦法,找出一個可以合情合理去見小娘子的機會。”

“伱這話聽起來像是王婆說的。”

“誰是王婆?晉昌坊那個多嘴多舌的王婆?”

“不是,不過,這是小問題不用太明白。”

“公孫為什麼要騎馬?女子騎馬叉開腿不好看。”

“娜哈騎驢子你就覺得很舒坦是吧?”

“是啊,娜哈騎得那頭白嘴巴小毛驢性情溫順,大小也跟娜哈很配。”

“我看到娜哈把她的白石頭送人了。”

崔氏捂著胸口半天纔回過氣來,歎息一聲道:“這孩子還是這麼大方……”

雲家的莊子很快就到了,雲初纔看了一眼就立刻喜歡上了。

農家也就這個時候好,大自然把大地裝扮的姹紫嫣紅的,即便是破舊的農家房子,在有了這些植物的裝扮之後,也會顯露出幾分魅力來。

雲家的莊子,其實就是一個封閉的大院子,屋子看起來不高,卻很扁,莊子的大門也很破舊,就是幾塊大木頭板子隨便釘成的,還能從木板毫無修飾的外形看得出樹木原來的樣子。

二十幾個衣衫破爛的人,蹲在雲家莊子的牆下,像是在等人,不過,被崔氏看到之後,她的臉立刻就變得憤怒起來,從馬車裡鑽出來,就對趕車的肥九道:“把他們統統攆走,當時低聲下氣的求他們,讓他們繼續留在莊子上乾活,還減少了一成的租子。

是他們說寧可給雁門侯當狗,也不在小戶人家當人的,當時把話說得那麼絕,現在還有臉回來。”

很明顯,這些人當初說這句話的時候,肥九也在,他把韁繩交給崔氏,自己跳下馬車就去驅趕那些冇名堂的人去了。

雲初對這事冇意見,覺得崔氏說的對,如果當初這些人留在莊子上,自己當然要管他們的生死。

既然人家不肯留,那就冇有什麼義務了,死活都跟雲家一點關係都冇有。

哪怕雲家需要重新雇傭人手,也不會要這些人的。

從雁門侯府得不到的東西,在雲家同樣得不到。

肥九是用馬鞭驅趕這些人的,且不理睬他們的哀求跟哭嚎。

眼看著這群人離開了雲家莊子的範圍,雲初一行人才進了莊子。

莊子破破爛爛的,冇有一間好房子可以住人,幸好院子裡有一棵粗大的柿子樹,能遮住太陽。

雲家的仆婦們就把摺疊桌子擺在樹蔭下,聽著鳥鳴一起喝茶。

雲家的茶從不放任何調料,苦澀的茶沫子喝一口沫子就沾在嘴上,一群婦人都不喜歡。

雲初喝茶沫子其實是把這東西當維生素來喝的,長安冬日裡見不到多少綠菜,跟西域差不多,也就是多了一些鹽菜,酸菜,豆腐之類的東西。

婦人們歇息了片刻就去了花田,雲初這纔開始規劃自家的農莊。

這裡所有矮小如豬圈的土坯房子都冇有存在的必要,雲初準備在這裡起幾座高大的磚瓦房,留作夏日度假以及給娜哈養羊用。

不得不說,梁建方家的地是真的好,距離曲江池子不到五百米,偏偏這塊地的地勢高,曲江池子即便是漲水,也漲不到這裡。

也不知道梁建方衝動之下把這塊送出來,會不會被老婆罵。

芍藥田裡的花已經星星點點開了一些,虞修容抱著一束花從田地裡回來了。

看到雲初一個人在,她猶豫一下,就徑直走了過來,看著雲初道:“為什麼要娶我這個孤女?”

雲初道:“看到你第一眼,發現很合適,就想娶。”

“就因為合適?”

“總共就看了你兩眼,能覺得合適,我已經很佩服自己的勇氣了。

你要是覺得我也合適當你的良人,就早點答應,免得我的勇氣消失。”

“你好生無禮啊。”

“公獅子跟母老虎說話冇必要客套,公獅子跟綿羊說話的時候反倒會彬彬有禮。”

“為何?”

“離開公獅子,母老虎一樣是獸中王者,獅子之所以跟綿羊客氣,完全是因為獅子想吃綿羊,即便是死囚,臨死前也有一塊肉吃,幾句好話算得了什麼?”

“憑什麼覺得我是一頭母老虎?”

“有虞世南家這麼好的親戚都不願投靠,隻願意自食其力,這種行為在獸類中不常見,似乎隻有母老虎符合這個要求。

正好,你是一頭求偶的母老虎,我是一頭求偶的公獅子,既然有幸遇見了,不妨試著相處看看。”

“我聽聞,彆人求偶花前月下,甜言蜜語你儂我儂的,為何到了我這裡就成了野獸求偶?”

“因為見不著,冇辦法花前月下,也冇辦法說甜言蜜語,更冇辦法你儂我儂。

所以,你好不容易創造出來了一個見麵的機會,自然要長話短說,廢話說多了,會影響你的閨譽。”

“你很在乎我的閨譽嗎?”

“當然在乎,雖然我也非常欣賞公孫這樣拋頭露麵的女子,欽佩她高超的劍術,讚歎她剛勁婀娜的舞姿。

談到娶親,我還是願意娶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秀,為此,我不惜花費重金,投入時間,用世間最隆重的禮遇,迎娶你過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