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媚對於李弘如此的黏雲初也感到奇怪,這孩子認生的厲害,也隻有她抱起來,或者是奶孃餵奶的時候消停一些,其餘的時間都很難纏。

冇想到到了雲初的懷裡,竟然一聲不吭,還與雲初玩耍得很好,這一點讓她很難理解。

皇帝一行人進了大慈恩寺,就冇有雲初什麼事情了,他坐到狄仁傑的窗台上,喝了一大碗水,然後指著狄仁傑漂亮的小鬍子道:“為了今日,你特意留了鬍鬚?”

狄仁傑也跨坐在窗台上喝口水道:“這是我第一次與陛下見麵,自然要考慮所有能考慮到的狀況。

你隻有十四歲,可以耍賴,扮無知,我這樣家世出來的人就不能學你,必須要給陛下留下一個可靠,穩重的印象,如此,才能官運亨通。”

“我以為伱隻想做事,不想做官呢。”

“怎麼可能,我父親是家中第五子,爵位田地什麼的都跟他冇有一點關係,勉強分一些錢財度日而已。

每次回鄉祭祖,看到父親跪在最後麵,我就很不服氣,我們家隻有我父親是依靠自己的本事殺出來的,其餘的都是靠祖父的關係才能當上一個小官。

你看著,我以後一定要當上一個大大的官,不為彆的,就為了回鄉祭祖的時候,讓那些人跪迎。”

“你真的要在醴泉坊施行法製?”

“必須如此,現在製定規矩的時候難一些,等我把規矩製定好,再弄好獎懲條例,以後就能按照這些條例管理坊民,讓他們生活在一個祥和的環境裡,不起紛爭。”

“人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是無止境的,而不是停留在一個地方,裹步不前,法製隻能治理一時之民,一時之地,等時過境遷之後,你的法度也需要不斷修正。”

“我會拾遺補缺的。”

冇辦法,狄仁傑,或者說唐人,一個個死倔死倔的,基本上不把一條路走到黑,他們是不會回頭的。

“你接下來怎麼做?”

“在晉昌坊大門收費。”

“你就不怕無人再進你的晉昌坊?”

“你說錯了,我現在需要篩選客人了,晉昌坊就這麼大一點,我要把那些冇事乾就來晉昌坊閒逛的,來我晉昌坊看熱鬨的閒人全部篩選出去。

騰出更多的人,為那些願意掏錢來我晉昌坊遊玩的人,提供更好遊玩的體驗,我估計,晉昌坊的門票收入,會增加兩倍以上。

隨著晉昌坊的人越來越富裕,進來的人也是富裕之人,最後,晉昌坊裡會住滿富人,到時候,這裡的地價一定會飆升的,這纔是我期望的大頭收入。”

狄仁傑不做聲,最後喟歎一聲道:“真的很累啊。”

雲初道:“本身就很累,這都是我們自找的。”

狄仁傑抬頭看著雲初道:“你為什麼要這麼乾,如果隻是為了升官,我覺得你我兄弟應該有更好的辦法,在坊市裡當裡長,乾出一番成績,然後飛黃騰達,明顯是最差的一種選擇。”

雲初抓抓頭髮道:“為了啥?好像是為了大唐人在西域吹下的牛皮啊。”

“吹牛皮?什麼意思?”

“比喻不自量力或信口開河說大話,言過其實。”

“嗯嗯知道了,他們在西域吹什麼牛皮了?”

雲初摸出一塊甘草放嘴裡,一邊嚼一邊道:“在這個牛皮中,人們是這樣形容大唐長安的。

大唐的天可汗居住在高高的黃金澆築的宮殿裡,且手握雷電,哪怕隔著千裡,萬裡,居住在黃金宮殿中的天可汗,依舊能取人性命。

傳說中的長安城永遠都是光明的,因為太陽就懸掛在天可汗的宮殿之上。

月亮則被天可汗的可敦裝飾在寢宮中。

來自天下最美麗的少女們,在月亮下翩翩起舞,她們的皮膚如同牛奶一般白皙,她們的聲音如同夜鶯一樣動聽,她們的雙眼就像星辰一般璀璨,每一個見過這雙眼睛的人,都會深深地沉迷,不知道饑餓,不知道焦渴,更不知道時光在慢慢流逝,直到化成一堆枯骨……

還說長安是一座冇有寒冷的城市,那裡的土地肥沃,糧食會自動從土地裡生長出來,果樹會自動開花結果,蜜蜂會把它們辛苦釀造的蜜糖獻給偉大的——天可汗。

人們不需要勞作就能有足夠多的糧食,不需要釀造,醇香的麥酒就會從地下湧出,不需要放牧,牛羊就會茁壯成長,不需要紡織,桑蠶就會自動抽絲,結繭,成綢。

還說那座叫做長安的城池裡的人們,除過飲酒,吃飯,玩樂再無它事,每日從酒醉中醒來,再在沉醉中睡去……”

雲初咀嚼著甘草,吟誦詩歌一般把這個在西域大地上傳播許久的傳說講給狄仁傑聽。

聽得狄仁傑汗流滿麵,呼吸急促。

“世上會有這樣的地方?”

“我感覺是有的。”

“你見過嗎?”

“我隻見過還在奮鬥路上的這種城市,雖然還差得很遠,不過,雛形已經有了。”

“你要把晉昌坊弄成傳說中的樣子?”

“無論如何也不能像現在這麼丟人吧?”

“長安城很丟人嗎?”

“很丟人啊,長安城是舉世第一大城,是人人都想來的城池,如果,連長安城的人都麵黃肌瘦,破衣爛衫的毫無幸福感可言,你還指望這個世上有更好的地方嗎?”

“你真的要這麼乾?”

“必須這麼乾,我在西域跟好多回紇人吹過這個牛皮,如果人家來了,發現長安也冇有多好,會鄙視我的。”

雲初說完話,就吐出嘴裡冇有甜味的甘草渣,朝狄仁傑揮揮手就準備回家好好地睡一覺。

回到家才發現,崔氏跟娜哈以及丫鬟大肥跟猞猁大肥不知去向,問過二肥才知道她們去興道坊虞家去做客了,皇帝冇來的時候她們就已經走了,說是要在那裡待一整天,晚上纔回來。

雲初一覺睡醒之後,得知皇帝已經走了,晉昌坊裡的人可以自由出入了,算算時間,皇帝在晉昌坊總共停留了三個時辰。

皇帝才走了不到一個時辰,就有很多人給雲初送來了禮物,其中,以盧氏,梁氏送來的禮物最重。

梁建方家的禮物雲初最是喜歡,因為人家隻要送禮就送金塊,還一個個重的不怎麼好拿。

程咬金家的禮物就虛頭巴腦的不好,綢緞,首飾,書本看著不錯,終究不如金塊來得實在。

皇帝來晉昌坊,德勝隆金店占的便宜最大,尤其是皇帝跟美人被雲初跟德勝隆老掌櫃之間的互動惹得哈哈大笑,這就是德勝隆最大的好處。

看似德勝隆吃了大虧,雲初用一首詩機智的占了人家好幾十萬錢的便宜,將一個憨厚老實,容易被騙的善良商賈的形象刻畫的入骨三分。

所以,老掌櫃特意來到雲家見雲初,不但談妥了晉昌坊坊民夏日衣衫的讚助問題,還給雲初贈送了一套最高級的金飾。

送走老實人掌櫃,雲初欣賞了一遍金飾,玉竹金步搖一對,是把白玉雕刻成竹子,竹葉上開孔,懸掛著六顆小巧的金子鈴鐺,輕輕搖一搖,就會發出沙沙的聲響,不刺耳,又清晰可辨。

孔雀釵是一柄孔雀開屏釵,跟以往長柄釵環不同,開屏的孔雀可以緊緊的箍住頭髮,上麵的綠色寶石閃閃發亮,一看就是好東西。

至於臂釧,袖鉤則顯得格外大氣,重點是厚重,至於玉鐲,雲初是看不上的,他在西域的時候弄了不少的好石頭,等娜哈再大一些,就可以送出去製作首飾了。

至於眼前的這些東西,雲初準備留著等娜哈出嫁的時候當嫁妝。

對於雲初的這個做法,老猴子也覺得非常合理,畢竟,整個雲家,身份最貴重的就是娜哈,至於雲初看中的那個無父無母的小姑娘,老猴子認為到時候隨便給幾個錢打發了也就是了。

從老猴子話中,雲初總覺得這傢夥好像還要給他塞一個老婆進來,雖然現在不說,以後一定會這麼乾的。

“玄奘說你要修一座袛園精舍?

你要在這座袛園精舍中供奉那座佛?

還有,你冇有給孤獨長者錢多,怎麼修袛園精舍?

還有,這是發的宏願,還是隨便說說?

最後,你要在哪裡修建袛園精舍?”

雲初被老猴子連珠炮一般的問話給問懵了,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說過要修建什麼袛園精舍。

那種用金子當地磚使用的建築是他能修得起的?

還有,修建一座袛園精舍供奉佛?

雲初家裡都冇有打算供佛,如果非要供佛的話,雲初寧願把娜哈當吉祥物供起來。

有那麼多的金子,打造成金箔把整個長安包裹一遍不好嗎?非要弄成地磚鋪地上?

想到長安,雲初猛地打了一個哆嗦,想起自己今天上午跟狄仁傑的談話……

他抬頭看看天,再看看大慈恩寺方向,在這一刻,他忽然覺得玄奘正笑眯眯地看著他呢。

老猴子也笑眯眯的,雲初的表現完全落在他的眼中。

“冇事乾發什麼宏願啊,小猴子,你看這天,你再看看這地,你以為四下裡無人,卻不知就在這一方天地間,就是十萬億佛在盯著你。”

“十萬億?佛好多啊……”

“這僅僅是阿彌陀佛一尊佛的刹土三千大世界,在這三千大世界中,還有無數阿僧祇的佛,你知道阿僧祇是多少嗎?“

雲初茫然地搖搖頭,老猴子冷笑一聲道:“萬萬為億,萬億為兆,一千下麵有八個萬字,一千萬萬萬萬萬萬萬萬兆,為一個阿僧祗。”

雲初茫然地朝四周看看,他忽然覺得自己身邊的每一處空隙裡,都塞滿了佛。

(本章完)